永远热泪盈眶.pdf

永远热泪盈眶.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永远热泪盈眶》编辑推荐:人一长大,就总能听到这样的人生指点:你应该结婚了;你应该有份稳定的工作;你应该有个孩子;你应该……是不是每个人天生就是为了稳定的工作、“美满”的婚姻来到这个世界?如果我们没在完成所谓的应该,是不是就十恶不赦,活该被众人指点呢?《永远热泪盈眶》无意给答案,希望每个抗拒“应该”的孩子都知道,你不孤单。人要时时有一颗棉花般柔软的心,但要有踩在刀刃上的勇气。

名人推荐
不妥协世俗,重新审视青春的正能量,每个人都哭过、笑过、颓废过,但那些都不是你的一生,与其在怀念中自怨自艾,还不如挺胸抬头,去够那在你起身时已经离得更近了的天。
——网友 我的梦想总在前方
不管多么艰难,至少要搏一搏,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青春不应仅仅是愤怒与忧郁,抬起头来走自己的路——这才是青春的样子。
——网友 我心飞扬
我们现在的艰难不是最艰难的时候,最艰难的时候,是人过半百却碌碌无为,此时他们的未来对于他们来说已然是没有很多的变数,没有很多的可能了,趁着年轻,无畏前行,永远感动自己,永远热泪盈眶,加油!
——网友 Terrace

作者简介
翩翩,去往理想的路上,聪明的先闪了,笨拙的先死了,偏执的继续在彷徨。翩翩就是这“偏执”的少部分。街头吟游者,时代观察者与书写者,走过大半个中国,曾是记者、杂志主笔,也曾在世界500强里学习丛林法则。为40块钱在没安全带的9楼搬砖撕膜,也曾踩在废墟上亲历地动山摇。只愿做一个清醒的流浪汉,不被身份所累,坚定追寻真相。她在不断用生命去试验人生的另一种可能,力图自证——时光的打磨并不能使所有人都向生活俯首称臣。

目录
序 晴雨江湖,随处可栖
自序
第一章 梦想照进现实
这个时代教会我的事儿
有些心痛,就像缺齿
有趣主义
闻香识人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天崩了,我们继续挺起
孤独者自白
活着及被活着
梦想把戏
我想赚钱,但不想寝食难安
鲜活或干涸
病忘书
我只想留住我的安静
我们为什么要写作?
写作是门苦差事

第二章 爱情的底色
曾经有个他为你生白发
我沉默是怕你无以应对
我当然要嫁给你
爱则亲,不爱则疏
爱已清道,请勿着魔

第三章 我独自走过茫茫人海,就这样与你告别
走!到哪里去?
都拉塔口岸——潜藏
伊犁——一群肆意的孩子
成都——废墟上的花朵
陇南——黄土高坡上的信仰
广州——百废待兴的欲望都市
北京的冬——第二个故乡
北京爱情故事
将广州的晴天送给杰克
你终将离开,就像你终将到来

第四章 《自说自话》
关于态度
关于社会
关于爱情
关于婚姻
关于友情
关于杂乱回忆

第五章 忠于事实、梦想不死
这代年轻人都在做什么?
你还年轻吗?你还有梦吗?

序言
代序 晴雨江湖,随处可栖
文/大冰(电视主持人、民谣歌手)
翩翩告诉我说,在她流浪江湖的岁月里,我的歌曾给予过她一些温暖。故而,她请我做这本书初稿的第一个读者。
我很荣幸也很开心,但我没想到,这本书一下子把我自己看难受了。
所谓初心,世人皆曾有过,但能将一颗初心付诸笔端而不改其真颜的,却寥寥无几。翩翩算是一个。她以初心为笔为矛,很成功地戳痛了我。
娑婆世界里苦海浮沉的众生相,有无数的作家刻画过。
诚然,翩翩对勾描浮世绘有着过人的灵敏,她在笔端给人营造的心悸,比时下大部分作者都更直接地炮锤膻中。但若说打动我的仅仅是其独特的视角、生猛的素材……那我是在扯淡。
打动我并让我难过的,是这个姑娘生生扒开自己皮时的赤诚。
她笑噙着小泪花,裸露出来她的纹理和结构。
她选择了一种大部分人不敢尝试的生长方式,并执拗地想去论证这种生长方式的合理性。
我完全理解她所选择的生长方式,却总结不好,开口即为错,太具象的文字有时会有种可怕的苍白。若你有心,读完此书后仁者自知。若君心并非似我心,那也请念其初心挚诚,千万莫先以“幼稚”二字度量她。多谢了,于此百拜。
翩翩和我都是自诩“浪荡天涯”的一类人。
我一直觉得我们这批孩子很可怜。
我们这些可怜的孩子,隔山跨海驿马四方,浪费了多少宝贵的青春,才触摸到那些最浅显的道理,才懂得内观己心的重要,才明白整场人生都是可以自我操控的,每一种生活方式都是可以自由去选择的,才开始在一条行人稀疏的荒径上,犹犹豫豫地知行合一。
他人眼中我们是异数。
但翩翩却是我们中的异数。不论是走哪条路还是自己给自己扒皮,她都没有那么多的犹豫。我认为她这种不犹豫的状态,是由起初的无知、当下的无畏、可预见的无所谓构成的。读她文字的时候我几度掩卷,上述这三条也是她让我感觉心里有些难受的点。
我道行尚浅,谨希望翩翩的“无所谓”慢一点到来,这本书的销量快一点上升。
我是个跳跃性思维的人,请多多包涵我不太逻辑的表述。翩翩这本书还衍生给我一些念头,想借此宝地记录下来,并求教于愿意花钱买此书的诸方家。
我们是心智蒙昧的一代人,大把的光阴被暗蚀消磨,几乎再没有脑容量去真正思辨自己的人生步履。
又或者,往往我们要扮演完规定的一个个角色,才能依仗着生了又灭、灭了又生的厌离心,去博得一个醍醐灌顶的机会。可届时往往人过而立将行不惑,尚有意气,却少胆气了。
读这本书时,我在想,多少我们的同龄人一生被一种生活方式所桎梏,以为自己唯一接触过的生活、唯一触手摸得到的生活,就是终极答案……
是什么力量导致了这一切?
是什么力量催生了那些可悲的中年人,还有那些自称屌丝的年轻人?
是什么力量让我们浪费了如许宝贵的时光,过着没有独立人格,没有人性尊严的日子?又是什么力量,让更多人依旧过着完全无动于衷的日子?
……
最后。
翩翩,你说我的歌曾温暖过你的旅程,我不知道是哪一首。这两段歌词送给你,忽晴忽雨的江湖,祝你永远随处可栖。
谁说月亮上不曾有青草
谁说可可西里没有海
谁说太平洋底燃不起篝火
谁说世界尽头没人听我唱歌
谁说戈壁滩不曾有灯塔
谁说可可西里没有海
谁说拉姆拉措吻不到沙漠
谁说我的目光流淌不成河
……
大冰(@大冰)
2013.1.27济南
自序
如果你想捡起信念,我建议你先从书的最后一章看起。如果你想直面现实,那你可以从第一页翻起。
在2012年的年尾,我写过一篇文章,叫《你还年轻吗?你还有梦吗?》,令我难受的,不是一个激情鼎盛的时代已散去,而是上万名年轻人统一口径的答复:“我还年轻,但我的梦想死了……”
我在一一浏览回复后,心情特别沉重,若我仅是一个旁观者,那苦笑一声,就能抛诸脑后。但不幸的是——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我和他们一样,被现实裹挟,又常觉得无力沮丧。
生活在这个时代,是幸还是不幸?
城市吹着牧笛,用梦想和成功等音符,让一个又一个年轻人列成长队,蛊惑你漂泊至此……在这儿,你学会了精神麻醉,学会了木讷作哑,摆弄机关,像喂不饱的动物,被粗暴塞上七情六欲和不一见识,直到有一天,你站在地铁的晃荡车体上,面对反光玻璃里的颓唐面孔,忽然就不知道,这个眸子昏暗的人是不是自己?
爱和说话,都是人的本能。每个人都那么急切地需要爱、需要发表意见,每个人心里都有些东西,除不掉,填不满……从陌生人床铺爬起,彼此不问姓名地道别,打开网页,和一个个虚拟ID互动,忍受各种高密度新闻的情绪波动……城市输出种种不辨真假的信息,也输出种种不问结果的感情。我不可否认,立交桥下穿梭的七彩车流是多么动人,多选的生活如此有引力。城市把你想要的道具悉数推到面前,在这里,你可隐藏,也可以表现。
可快节奏也带来了无法忽视的副作用:大家的梦想都逐渐变得一致,买房结婚、计算着每秒生产的经济效益,人际关系的凶险,逼迫更多人自甘保守。就像阿道司•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一代人的想法从大脑被裁去,留下一具只知被人流控制行走的沉默皮囊。
这些文字,都是我漂泊多年的零散感受:《这个时代教会我的事儿》,写于我在家乡疗病的日子;《有些心痛,就像缺齿》作于2010年于成都过的第一个除夕夜;《都拉塔口岸——潜藏》写的是我大学退学后的抉择,《成都——废墟上的花朵》是在汶川做志愿者的回忆,《北京爱情故事》是某天在北京加班到深夜12点,独走在空荡街上,忽然有感而发……还有些是答复读者来信。
望能带给你们共鸣。若能思索一下,是什么——让我们被迫漂泊和失语,也不枉此书存在的意义了。谢谢多年来对我的支持和安慰。
翩翩
2013.1.30

文摘
你还年轻吗?你还有梦吗?
【一】
崔健在草莓音乐节的舞台上,嘶哑着嗓子问台下的观众:“你们年轻吗?你们还有梦吗?”
有些70后的死忠趴在第一排,喊得热泪盈眶:“我们有梦!”
崔健真的老了,摄像头把他脸上的褶子,稀疏的头发捕捉得一览无遗,同样老去的还有他的那帮老战友们,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和他一起唱《红旗下的蛋》、《一块红布》、《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一无所有》、《花房姑娘》的乐队,那是几个已组家室,曾经放肆叛逆、红遍天南海北的中年男人。
有人扛了红旗,走上了舞台,舞台上旌旗飘扬,松烟把老男人们的眼神照得格外血性,大家跟随崔健的手势呐喊、冲撞……身旁的90后姑娘捅捅我:“为什么你们那么激动?为什么他们的歌曲我一首都没听过呢?”
我该怎么对她解释这代70后80后对一个时代的怀念和致敬呢?
我说:“听下去吧,那是一个还用着红暖瓶,大街上唱着《九妹》,没那么多的车,小贩的吆喝也像一首摇滚诗歌的时代。”
唱到《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崔健示意乐队住了声,银幕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五角星,场内外寂静如旷野,崔健还是戴着他标志的鸭舌帽,就像那代玩摇滚的人头上都别着一顶看不见的紧箍咒。崔健说:“你们知道吗?那时不让我们搞地下乐队,不让一群人扎堆,我们就租了地下室,在地下室里偷偷地排练。人群站满了,没椅子坐,就蹲地上,站到了大街外……警察来抓人,叫我们都把手反背到头顶上,和犯人一样靠墙角蹲着,枪眼子就对着这些年轻人。”
“可是他们的眼神里有梦!那是亮闪闪的执拗的有梦的眼神。”
“就像这样……”崔健缓缓下蹲,手反绞到头顶上,“像这样蹲阴影里……”
“你们想站起来吗!”崔健的声音庄严得像审判官,从遥远的地底传来,“你们想站起来吗!”
人群沸腾了。他们学着崔健蹲在了土地上,冰凉的土地渗着隔夜的雾霜,从脚底板爬起冷意。
“像这样,站起来!”人群肃静了几分钟,大地似在下沉,树叶静止在风里,随着崔健从台上缓缓站起,音乐响起。
所有人都兴奋地蹦起来了!蹦向了天空!
一、二、三、四
听说过 没见过
两万五千里
有的说 没的做
怎知不容易
埋着头 向前走
寻找我自己
走过来 走过去
没有根据地
想什么 做什么
是步枪和小米
道理多 总是说
是大炮轰炸机
汗也流 泪也落
心中不服气
藏一藏 躲一躲
心说别着急
噢……噢……
一、二、三、四、五、六、七
……
“如果你不蹲一次,你永远不知道这次站起来——对你这么重要。”崔健最后的一句话。
【二】
谢天笑干干瘦瘦,据传他是被吸毒给拖累了,当然谁在意呢?在这个什么都可以充盈,又什么都可以放弃的时代,我们还在乎什么呢?
据传曾在红磡演出前几天的时候,记者问何勇对香港音乐有什么看法,他说:“香港只有娱乐,没有音乐,四大天王除了张学友还算是个唱歌的,其他都是小丑,不服气的话,大家可以出来比试比试。”此言一出,黎明、刘德华、富城的歌迷把魔岩的演出海报撕毁,使得演出方不得不重新再贴一遍,而在演出前魔岩三杰已把遗嘱写好,何勇曾对其他二人说:“要做好开第一场演唱会,也是最后一场演唱会的觉悟。”
他绝不会想到,他的海魂衫、红领巾流传了那么久,成为了一代人唏嘘青春的理由。
他绝对不会想到,他之后会疯了一阵。
窦唯也不再唱摇滚了,他成大仙了,旋律里都是海水、山鸣的自然之乐。谁都听不懂他的世界,大家也渐渐遗忘了他的世界:离婚,租住在北京的四合院里,修补着天花板和狼狈地捉着院外爬来的大蜘蛛,只为了让自己的女儿愿意来这儿,陪自己待一阵子。
【三】
80后们都不再爱听周杰伦了,尽管80后都曾学过周佬含糊不清的唱腔,偷偷有过耍下双节棍的念头,在高中的聚会上,K过周杰伦的三两歌曲。
他们渐渐开始听陈奕迅、李志、痛仰……听国外的冷门音乐,听那些爱恨离别、死亡终极……
我曾经喜欢过Eminem、丁薇、朱哲琴、Lube,我疯狂地迷恋过阿杜,那是我学生时代的偶像。
“风若停了云要怎么飞,你若走了我要怎么睡,心若破了你要怎么赔,若非你只是贪玩的蝴蝶……”
后来我开始受伤,开始愤恨,我听《自杀是没有痛苦的》,ladybird里女声绝望地喊:“help me!help me!”我听死亡金属、电子乐、流浪民谣、怀念青春的、记载青春的,耳膜被击得生疼。只要能让自己变抑郁,我就可以把自己的世界与窗外的世界隔开,我需要一辆坚固的金属战车,碾压着我的情绪,我不再幻想,就不会再受伤。
只要能抓住青春的一张纸屑,我都会在夜晚伤感得泪流满面。
那是怎样的迷茫不安的年纪呢?
有一阵子,我在马路上走,当时我也没上班,做着自由撰稿人,车子把我阴戾的脸扑得一脸浮土,夜晚就坐在商场门口的台阶上看一群群乌泱泱的人,面如土灰地从城市各角涌来,或像一堆击碎的芝麻似的掉下拥挤的公交车。我到了青岛,到了成都,到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等地,我曾经在成都的一家酒吧里,和一群年轻人在六一儿童节这天穿着海魂衫、红领巾,吃咪咪,口红糖,手拉手地唱《娃哈哈》、《黑猫警长》、《让我们荡起双桨》、《蓝精灵》,手臂上贴着《大力水手》、《小邋遢》、《鼹鼠兄弟》的贴纸。
我真的以为,青春就这样过去了,在我们告别了校园里的梧桐树和黑板、白裙子,在许巍的《那一年》里,迷茫地夹着公文夹,在十字路口奋力狂奔,只为了追上上班的早车,像我写过的第一篇小说里描述的——青春像洗过脸的水,呼啦一下泼在脚底上,蒸发在空气里……
【四】
我喜欢过一个吉他手,我第一次见他,他正坐在琴行里弹《我要飞得更高》,他的声线迷人,长得也很像超载乐队的高旗,十八九岁留着长发,眼神像豹子似的反叛,我们躺沙发上接吻、十指相扣,把音响提到二楼的阳台上,打架子鼓,震得一条街的人都仰头看我们,承诺永不分开。他把我抱膝上,握着我的手指,教我弹他新写的歌曲。
他曾参加过摇滚乐队比赛,拿过奖,但在去北京参加决赛的时候,因为另一支乐队更有背景,他们被撤换了。
一回忆到这段经历,他就目光呆滞,盯着地板不作声。我叫他给我讲讲他们乐队排练的事儿,他都厉声拒绝了。
但我知道他还是会在深夜,安静地擦拭自己的吉他。每个人心底都有不愿揭开的有关梦想的回忆,就像潘多拉宝盒,一旦开启,梦想的病毒就钻到你身体的每寸骨骼肌肤里,在夜半发作心疼如绞。不愿面对,就不用再做选择,不做选择,就不会折磨自己。
【五】
我曾经质问过自己,我到底在做什么?
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我也曾想过放弃写作,放弃想去外面看一看的念头——车来车往,人近人退,这个复杂的世界,已不适于单线条的人单打独斗。
出门前,一群朋友给我践行,喝得人仰马翻后,有个哥们把我拉角落里,偷偷和我说:“翩,你忒没心眼,出门必吃大亏,你当心点,别竖着出去,横着回来了。”
后来如他所说,我好几次差点死掉,有次插着氧气管在医院抢救了一夜,捡回了小命。
我曾觉得自己丢掉青春了,因为比起那些十七八的孩子们,我们要担心皱纹,担心账单,担心爱情和婚姻,担心失业。我也怀念那些柳叶飘飘,白衣摇曳的年代。躲在不用负责的青春年少里,我们只要在考试前背几本书就能达到及格线,可要在成人的社会里,达到及格线,需要付出多少汗流浃背的辛苦和一次次的伤心和怀疑。
可我们在做些什么呢?
记得在广州的画家村,我和一个画家面对面地交谈,她在知晓我的年纪时,惊愕地说:“原来你这么年轻。”
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己解读的年轻,我们不过二十多岁,我们难道不是活在老辈人最羡慕的青春年纪里吗?为什么就要患得患失地怀念青春?
青春不是一个年纪的终结,也不是面孔的日益干瘪,而是永远有冲刺梦想的心情和挑战的勇气。
抬起头来走自己的路——这才是青春的样子。
【六】
我们谁又知道,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终结后,谢天笑、何勇、窦唯等是否一一也得到了他们认可的幸福。周杰伦扔操着他的口头禅:“蛮屌哦!”,但不再抗拒记者采访,他已经三十四岁了,琢磨着在三十六岁结婚生子。
崔健在台子上掷地有声:
“你不蹲这么一次,你就不知道站起来有多痛快!就像这样,被揍得鼻青脸肿后,蹲一会,等你再站起来,你会发现黑夜已过去了,天离你很近,你还是想大声喊叫和唱歌。”
“你们年轻吗?你们还有梦吗?”

内容简介
《永远热泪盈眶》内容简介:有人问,你为什么不选择定居某处?我说每座城市都是一样,一个人熬粥买菜,在人群前哑忍,夜里蜷膝睡觉,发呆到天明。城市里有的是高楼大厦,拥挤的马路和不属于你的繁华。年岁渐长,我希望自己可以越来越成熟,而不是越来越世故。哭就尽情尽兴,笑就仰天长嚎,工作就俯下身段,恋爱就抛弃芥蒂,对喜欢的人趁着好时光,尽情地告白。对指手画脚的人们说一声:“不需要你理解,只需要你闭嘴。如果——命运能选择,十字街口,你我踏出的步更潇洒。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此书封面有红版和灰版,随机发送

海报:

永远热泪盈眶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