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pdf

边城.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边城》:世界文学文库(插图本)

媒体推荐
导读
沈从文(1902—1988),原名沈岳焕,湘西凤凰县人。沈从文读过两年私塾,正规教育仅是小学,他的知识和智慧更多是自然和人生这部大书给他的。
凤凰城墙外绕城而过的清澈河流,是他儿时的乐园,给予他无穷的享受。他与小伙伴在这里游水嬉戏,也常常在河滩上看见被处决犯人的尸体。这美与野蛮的奇异组合,都对沈从文后
来的创作产生了强烈的影响。沈从文十五岁当兵,五年行旅生涯,大部分时间辗转于湘西沅水流域。河水不但滋养了两岸的生命,也滋育了沈从文的性情。所以,他的小说、散文,大都与水有关。可以说,对水的生命体验,培养了沈从文特殊的审美心理,转化成他小说优美的诗意。
1922年,沈从文脱下军装,采到北京,他渴望上大学,可是只受过小学教育、又没有半点经济来源的他,最终只能在北京大学旁听,后来一边在香山慈幼院打工,一边勤奋写作。在他生活最绝望的时候,曾写信给郁达夫求助,郁达夫登门看望了这位衣衫蓝的湘西青年,慷慨解囊,并写下激愤的《给一位文学青年的公开状》。1924年,沈从文迎来命运的转机,他的作品陆续晨报》、《语丝》、《京报副刊》上发表。四年以后,当他迁居上海,与丁玲、胡也频一起创办《红黑》杂志时,已是一位小有名气的青年作家。随着创作的渐入佳境地,他在社会上也渐渐有了令人羡慕的地位。
但是,他发现,自己始终与都市文明有一种难以消除的隔膜,他将这种隔膜称为“乡下人”和“城里人”的隔膜。他与“城市”的隔膜,不仅仅是经济和社会地位的悬殊和所谓文明教养的差异,最根本的,他与城市人在生活、经验、知识乃至价值观上,具有后天无法沟通的天壤之别。他的生命、情感,已经留在了那个给他生命、知识和智慧的湘西,他每天坐在屋中,耳朵里听到的,却不是都市大街的汽笛和喧嚣声,而是湘西的水声、拉船声、牛角声……
在沈从文看来,“城市”是民族文化的歧路,“现代化”是人类退化的根源。他要为现代的都市人呈现另一种生活、另一种人情,在他看来,乡下原始、淳朴、自然的人性和人生,才是民族理想的精神和人生状态,他要展现这种人生的境界,为民族灵魂的再造提供他独特的方案。他常常说,他的创作是建“希腊小庙”,“这神庙里供奉的是‘人性”。我们需注意的是,沈从文所醉心的人性,与五四启蒙主义崇尚的人性是有区别的。沈从文强调的人性,基本不包含理性,是特指自然状态的人性;与浪漫主义者不同的是,他崇尚的自然人性,又主要不是心灵的自由激情,而是原始的野性的生命力。
沈从文有一部分小说是写都市生活的,如《第二个狒狒》、《如蕤》、《八骏图》等,这类小说讽刺性强,但流于表面化;他还有一类小说,在展示湘西原始的民风和朴素的人性时,暗带对人生的些许哀怜,如《萧萧》、《丈夫》;而《月下小景》、《菜园》等,则对愚昧的习俗和黑暗的现实进行了批判。但真正奠定沈从文在文学史上地位的,是《边城》这一类“牧歌”小说——以湘西的人情、自然、风俗为背景,旨在展示淳朴的人性和理想人生情态。这些
小说以真挚的感情,优美的语言,诗意的情绪,为我们营造出一派沈从文式的理想世界,宛如清新悠远的牧歌,倾诉着沈从文对湘西的眷恋,对自然的感怀,对至善至美的人情与和谐宁静理想境界的想象。沈从文特殊的文化选择和文化观念,在这类小说中,得到最完美的表现,这是沈从文小说中最隽永的部分。
1943年完成的《边城》,是这类“牧歌”式小说的代表,也是沈从文小说创作的一个高峰。
小说叙述的是湘西小镇一对相依为命的祖孙平凡宁静的人生,以及这份平凡宁静中难以抹去的寂寞和“淡淡的凄凉”。
“由四川过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叫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条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家人只有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小说在这种极其朴素而又娓娓动人的语调中开始叙述,一开篇就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宁静古朴的湘西乡间景致。小说叙述了女主人公翠翠的一段朦胧而了无结局的爱情,但爱情却不是小说所要表现的全部。翠翠是母亲与一个兵士的私生子,父母都为这不道德的、更是无望的爱情自我惩罚而先后离开人世。翠翠自打出生,她的生活中就只有爷爷、渡船、黄狗。沈从文用平淡的语言淡化了翠翠与爷爷孤独清贫的生活,却尽量展现他们与自然和乡人的和谐关系:近乎原始的单纯生活,淳朴自然的民风,善良敦厚的本性,与那温柔的河流、清凉的山风、满眼的翠竹、白日喧嚣夜里静谧的渡船一起,构成一幅像诗、像画、更像音乐的优美意境。
……

作者简介
杨宪益(1915-),翻译家。1915年生个天津。1916年入英国牛津大学学习古希腊罗马文学、中古法国文学及英国文学。1940年回国任教。1943年后在重庆及南京仟编详馆编纂。1953年调至外文出版社,与夫人戴乃迭合作翻详多部中国古典小说和观当代小说,包括全本《儒林外史》、全本《红楼梦》、《呐喊》、《边城》等。1993年在香港:久学获得名誉博士学位。写有英文自传《白虎星照命》、诗集《银翘集》、笔记《译余偶拾》等。

戴乃迭(1919-1999),翻译家,英籍中国文化学者,中外文化交流活动家,香港翻译家协会荣誉会长,英国中国研究会终身会员,牛津大学首位由文学士。她与丈夫杨宪益合作,翻译出版了《楚辞》、《史记选》、《长生殿》、《儒林外史》、《鲁迅选集》、《红楼梦》、《边城》、《湘西散记》等中国优秀文学作品。

目录

小说
边城
萧萧
散文
桃源与沅州
鸭窠围的夜
箱子岩
常德的船
沅陵的人
凤凰
我读一本小书同时又读一本大书
我上许多课仍然不放下那一本大书
一个老战兵
学历史的地方

序言
本书系《语文新课标•名著阅读书系》之《边城》分册。
本书从学生的实际接受能力和认知能力出发,全面呈现名著原貌。从宏观阅读和微观阅读两个方面有机结合的角度考虑,我们将作品分为精读和泛读两种篇目。精读主要设置了:
人物关系表 将作品中涉及的主要人物及其之间的关系,以网络的形式呈现出来。一目了然。
精彩语段 主要将作品中最为精彩的描写语段收录与此。
书路导航 主要将作者的介绍、作品的创作背景、作品主要概述、主人公等呈现给同学们,使大家在进入作品阅读前,对作品的全貌有一个基本的了解。
导读 生动的语言,趣味的问题,引领你进入本章(节)的快乐阅读。
旁注旁批 对文中的重点或经典的语段进行适当的分析和点评,以帮助同学们加深对作品的理解。
曾桁 体现了对典型人物、典型语言、典型心理描写及创作手法的鉴赏。
相关评介 主要将历代文学大师和评论家对作者风格、主人性格等的相关评价客观的收录在这里,帮助同学们拓展知识。
思考题 从语文课程标准对学生阅读能力的要求和小说文体的写作特点出发而设计,具有较强的开放性。

后记
在经历了早期学习用笔阶段及1928—1929年间向成熟期的过度,至20世纪30年代,沈从文的创作开始进入成熟期。本卷所收1931—1936年间发表的25个短篇及两部中篇小说,均为沈从文创作成熟期作品。
1936年,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出版的沈从文自己选编的《从文小说习作选》,可视作他对自己十年创作的一次阶段性的检阅。在该选集的代序中,他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
请你试从我的作品找出两个短篇对照看看,从《柏子》同《八骏图》看看,就可明白对于道德的态度,城市与乡村的好恶。知识分子与抹布阶级的爱憎,一个乡下人之所以为乡下人,如何具体显明反映在作品里。①
这段文字,是可以作为沈从文小说创作中人生构图的纲领来读的。确实,通过都市社会与乡村世界的对立与互参,寄托沈从文的爱憎好恶及其对人的存在方式的思考,成为沈从文小说创作的总体走向。
对都市人生,沈从文成熟期小说创作延续着早期创作即已开始的暴露与讽刺立场。这基于他对都市病态人生的感知。这人生病态产生的根源,则是人的自然本性的被遮蔽与失落。收入本卷的《自杀》《八骏图》诸篇以及收入《萧萧》卷中的《绅士的太太》《烟斗》《有学问的人》,收入《长河》卷的《大小阮》《王谢子弟》等,组连成都市上流社会的生态图。也有试图超拔泥淖的挣扎。《都市一妇人》《如蕤》诸篇,与收入《萧萧》卷的《一个女剧员的生活》,可视为同一母题的姐妹篇。极力摆脱上流社会病态生存圈,试图向一种新的生存模式攀援,是这几篇小说主人公共有的行为模式。然而,这新的究竟是什么?它能否给主人公们提供一种理想的人生归宿?这依然是一个谜。摆在主人公们面前的,依然是人生的未了路。
沈从文笔下的乡村世界呈现的,则是迥异于都市人生的另一种人生景观。
《月下小景》是《龙朱》《媚金,豹子与那羊》《神巫之爱》一类类民间传说小说的延续,是一种对原始生命形态的“假设和有条件的推论”①。以此寄托作者对人与自然契合的生命形式的神往。《阿黑小史》具有同样的创作意图。虽然,故事发生时间已经是现代,然而,作者却赋予小说以超越现代时空的预设,从而活脱出一幅人与自然谐振的两性关系图。
《扇陀》《爱欲》《慷慨的王子》诸篇,选自《月下小景》集。这个集子所收,是沈从文从佛经故事取材,或加以铺排,或予以重构的小说。从题材角度看,似乎不在乡村世界范围内。但从作者以《月下小景》为这组小说的序篇看,这组小说与作者类民间传说的小说存在着创作主题的一致性,即对美与善的肯定与张扬。

文摘
版权页:

边城

插图:

边城

祖父呢,可以说一切都知道了的。但事实上他又却是个一无所知的人。他明白翠翠不讨厌那个二老,却不明白那小伙子二老近来怎么样。他从船总处与二老处,已碰过了钉子,但他并不灰心。
“要安排得对一点,方合道理,一切有个命!”他那么想着,就更显得好事多磨起来了。睁着眼睛时,他做的梦比那个外孙女翠翠便更荒唐更寥阔。
他向各个过渡本地人打听二老父子的生活,关切他们如同自己家中人一样。但也古怪,因此他却怕见到那个船总同二老了。一见他们他就不知说些甚么,只是老脾气把两只手搓来搓去,从容处完全失去了。二老父子方面皆明白他的意思;但那个死去的人,却用一个凄凉的印象,镶嵌到父子心中,两人便对于老船夫的意思,俨然全不明白似的,一同把日子打发下去。
明明白白夜来并不做梦,早晨同翠翠说话时,那作祖父的会说:
“翠翠,翠翠,我昨晚上做了个好不怕人的梦!”
翠翠问:“甚么怕人的梦?”
就装作思索梦境似的,一面细看翠翠小脸长眉毛,一面说出他另一时张着眼睛所做的好梦。不消说,那些梦原来都并不是当真怎样使人吓怕的。
一切河流皆得归海。话起始说得纵极远,到头来总仍然是归到使翠翠低头红脸那件事情上去。待到翠翠显得不大高兴,神气上露出受了点小窘时,这老船夫又才象有了一点儿吓怕,忙着解释,用闲话来遮掩自己所说到那问题的原意。
“翠翠,我不是那么说,我不是那么说。爷爷老了,糊涂了,笑话多咧。”
“那自然好极了。”
两人又走着,三三忽然又说:“娘,娘,为甚么你说我要到城里去?你怎么个想起这事情?”
母亲忙分辩说:“你不去城里,我也不去城里。城里天生是给城里人预备的;我们有我们的碾坊,自然不会离开的。”
不到一会儿,就望到大寨子那门楼了,门前有许多大榆树和梧桐。两人进了寨门向南走,快要走到时,就望见榆树下面,有许多人站立,好象在看热闹,其中还有些人,忙手忙脚的搬移一些东西,看情形一定是发生了甚么事情,或者来了远客,或者还有别的原因。母女两人也不甚么出奇,依然慢慢的走过去。三三一面走一面说:“莫非是衙门的委员来了?娘,我在这里等你,你先过去看看吧。”母亲随随便便答应着,心里觉得有点蹊跷,就把篮子放下,要三三等着,自己赶上前去了。
这时恰巧有个妇人抱了自己孩子向北走,预备回家,看见三三了,就问:“三三,怎么你这样早,有些甚么事?”但同时却看到了三三篮里的鸡蛋了,“三三,你送谁的礼呢?”
三三说:“随便带来的。”因为不想同这人说别的话,于是低下头去,用手盘弄那个盘云的葱绿围腰扣子。
那妇人又说:“你妈呢?”
三三还是低着头用手向南方指着,“过那边去了。”
那女人说:“那边死了人。”
“是谁死了?”
“就是上个月从城中搬来养病的少爷。只说是病,前一些日子还常常出外面玩,谁知忽然犯病就死了。”
三三听到这个,心里一跳,心想:“难道是真话吗?”
这时节,母亲从那边也知道消息了,匆匆忙忙的跑回来,心门口咚咚跳着,脸儿白白的,到了三三跟前,甚么话也不说,拉着三三就走。好象是告三三,又象是自言自语的说:“就死了,就死了,真不象会死!”
但三三却立定了,问:“娘,那白脸先生死了吗?”
“都说是死了的。”

内容简介
小说《边城》无疑是沈从文的代表作,写于一九三三年至一九三四年初。这篇作品如沈从文的其他湘西作品,着眼于普通人、善良人的命运变迁,描摹了湘女翠翠阴差阳错的生活悲剧,诚如作者所言:“一切充满了善,然而到处是不凑巧。既然是不凑巧,因之素朴的善终难免产生悲剧。”
《边城》写出了一种如梦似幻之美,像摆渡、教子、救人、助人、送葬这些日常小事,在作者写来都显得相当理想化,颇有几分“君子国”的气象。当然,矛盾也并非不存在,明眼人一看便知,作者所用的背景材料中便隐伏着社会矛盾的影子。作者亦不曾讳言他的写作意图是支持“民族复兴大业的人”,“给他们一种勇气和信心”。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