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传奇DVF.pdf

时尚传奇DVF.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时尚传奇DVF》编辑推荐:洪晃、邓文迪、萨拉•杰西卡•帕克倾情推荐!她的裹身群5年就卖掉了500万条,她的签名价值几百万美金,她26岁就拥有了自己的时尚帝国DVF,曾被《新闻周刊》誉为“继可可•香奈儿后时尚界最具市场号召力的女性”。

媒体推荐
“她三十岁就赚到了第一桶金,曾经主持一个以自己命名的价值上亿美元的公司,她不需要工作。但是在十五年前,她决定卷土重来。如果乔布斯是男人里东山再起最奇妙的故事,那么DVF绝对是女人中东山再起最美妙的传说。”
——《iLOOK》杂志总策划 洪晃

“黛安不仅是一个具有标志性和永恒国际感的设计师,而且极具远见,她明白在中国日益蓬勃的时尚市场的重要性。能和她成为朋友,是我的荣幸。”
——电影《雪花秘扇》出品人 邓文迪

“她的的确确是个勤奋、聪明的商场女将,也是个出色的设计师。在黛安的身体里,这些美妙而不同的性格总是融为一体,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力量。”
——美国版《Vogue》主编 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

“她是我所认识的人中给人以最多启迪的女性之一,在这本亲密无间且引人入胜的回忆录里,她毫无保留地打开了自己。”
——《新闻周刊》及《每日野兽网》主编 蒂娜•布朗(Tina Brown)

作者简介
作者:(美)黛安•冯芙丝汀宝 译者:李冰清

黛安•冯芙丝汀宝 (Diane von Furstenberg),世界著名奢侈品牌DVF的创始人。
她出生于一个比利时犹太家庭,DVF是身为设计师的她创建的同名品牌,三十多年来迅速发展成为纽约第一线大品牌。1975年,年仅29岁的她就登上《新闻周刊》的封面,并被冠以“纽约时装皇后”的美誉。当时不少时装界的权威人物形容她为继香奈儿女士之后最有市场潜力的时装设计师。20世纪80年代,她随夫迁往巴黎,数年后于1990年重返纽约,重建DVF王国。与以往不同,重返设计界的她这次回归不只专注于时装,更开拓了围绕生活的一切产品。
1999年,她被选为CFDA(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的总监。2005年,DVF女士获CFDA颁发终身成就奖,一年以后,她当选为CFDA的主席。她的DVF时尚王国成为纽约时尚界一朵耀眼的奇葩。

目录
序 10-13
前言 14-16
第一章 重生的阵痛 17-33
裹身裙是我20多年前设计的一种简单的棉织紧身裙,美国女人几乎人手一条,这也让它成为那个时代的标志之一。
第二章 一切待续 35-67
我诞生于1947年的一个夜晚。从妈妈的勇敢中我学到了另一课,我是一个幸存者的女儿,而不是一个受害者的后代。自我出生起,大屠杀就影响了我的方方面面。
第三章 初涉生意场 69-106
裙子成了女性革命的一部分,因为它让成千上万的女人得以在1分钟内打扮妥当,出门去工作,而不必担心褶皱、纽扣、拉链、搭扣或是针孔。裙子也被纳入了性解放运动的范畴:女人如果想要脱下这条裙子,都用不了1分钟。
第四章 我的大亨岁月 107-159
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我还来不及细细体会。我居然在和美国总统聊天,拿自己取
代他成为封面人物的事情说笑,这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第五章 我一直想成为的女性 161-202
他把所有的《滚石》杂志封面都挂在大堂里,我常常戏弄他,让他猜我和多少上了他封面的人有过关系。“猜嘛,”我怂恿他,“猜一下吧。”我那时热衷于勾引和诱惑,我是女猎手黛安。
第六章 我身体里的另一个女人 203-229
我开始明白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虽然后知后觉了一些:当一个女人失去了自我个性的力量,她就失去了当初吸引男人的光芒。她变成了一个她以为男人所希望的温顺而被动的女人,而此时,男人却会被另一个耀眼的灵魂所吸引。
第七章 艰难的回归之路 231-268
他们再次动了手术,在我喉咙上刮片后发现了原因:我的舌头底部和软腭里存有少数的癌细胞。我要做为期8个星期的放射治疗。
作者的话及致谢 269-271

序言
这是一个夏日的星期一早晨,我坐在“云中漫步”里,忍不住对身边那么多美丽和欢乐感激不已。这是个晴天,鸟儿在欢鸣,松鼠在我工作室的屋顶上蹦跳个不停,鹿在果园里啃食苹果和桃子。这一切简直美得不真切。
书已经写完了,这个星期就会交付印厂,一同付梓的还有许多焦虑、害怕和满足。一个女孩的挫折,一个女人的生命,一项生意的成型,回顾这一路走过的历程,回味那些起起伏伏并交代清楚它们的起承转合,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况,所有这一切还在天天进展,日日改变。
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一个想法。我创造了一款裙子、一个标签,也触动了穿那些裙子的女人的心弦。从裙子开始,我创造出一系列产品,它们形成的世界带来一种形象、一种态度、一种舒适和自由的精神。我一边学习成为一个女人,一边享受女人的身份,我分享我的发现,为自己的需求作设计,并从中发展出一桩生意。通过产品,我和女人之间建立起一种对话、一种联系。我受到的启示良多,也带给别人启迪。
真实的商业世界并不简单,也不平和,我遇到过种种困难,试着用妥协或者寻找捷径的方式战胜它们。我从第一份工作开始,目标就定在获取独立和自由上,为了捍卫我的独立和自由,有时我不得不改变自己的道路,甚至放弃它们。我学到的一点是,任何事情都需要付出代价。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事物间的统一性对我而言也越来越重要,我希望生活中的每一面都是“我是谁”的连贯写照:我读的书、我吃的食物、我住处的装饰、我的朋友、我选的路,每一面。我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很开心的是,我看到他们也成为这个写照的一部分。我可以骄傲地说,他们是我最棒的作品。
我还有第3个孩子,我的品牌,不过它不再是我或者代表我品位的一种表达。重新掌控它、将它归本原位、让它重新完整起来、重塑它的观点和精神,这些都至关重要。
我触动了新一代年轻女性的好奇和兴趣,她们对我最近设计的新裙子表示出了巨大的热情。这是多么让人开心的惊喜啊!世界各地最好的商店都订购了这些裙子,而且销量喜人,需求量猛增,让我备受鼓舞:我又在创造流行了。我得以重新掌控所有带有我名字的分类产品,可以彻底地从头开始:在一座新的大楼里,有一个新的形象;在一个新的时期,有一支新的团队,人人尽责而且聪明,当然,还有一个美丽而振奋人心的新缪斯,年轻的亚历山德拉。所有这些都按计划进行,将更新过的形象投入竞争激烈的全球市场,这是个艰巨的任务。我再一次充满热情地向前看,希望能把我用品牌与几代女性建立起来的对话继续下去。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梦想成为某一种女人。我成为了那个女人,也希望永远都是那样的女人:享受生活,为它喝彩,并且鼓励别人也这么做。回首往事时我会微笑,向前展望时我也会微笑。和所有人一样我并不喜欢变老,不过如果每条皱纹都会让我想起曾经的某次微笑,那么皱纹也并不那么糟。生活是一场冒险,但我全心全意地爱着它,即使它有时会很艰难,我也试着在每一天都尊重它,把它视为一种荣耀。我爱我的家人和朋友,他们构成了我生活的经纬,也给予我力量。同样,探索新的道路、寻找新的风景也总是让我得到勇气。而归根结底,永远无法预计和揣测的将来,才是带给我最多信心和灵感的源泉。
DVF
1998年7月

文摘
洪晃作序:
DVF是只凤凰,大家都知道凤凰涅槃的故事。这也是DVF的故事。
这本自传以她15年前重返时尚圈为起点。15年来,DVF这个品牌东山再起,又一次成为一个21世纪的设计师品牌。这当然是个奇迹,也将成为下一本书的内容。
我认识DVF是四年前在北京,那个时候她不仅成功地重返美国时尚圈,而且已经成为这个行业的领头者——美国服装设计师协会主席。我看过很多关于她的报道,似乎都是表明文章,只有看她自己写的书,或者与她聊天,才能真正感受到她的活力。
我们很聊得来,她是一个非常开放的人,关于中国的一切她都感兴趣,她一再跟我说:“你知道,如果我小二十岁,我就搬到中国来住。”别人这么说,我会觉得是客气,但是DVF的话,我是信的。中国的活力像吸铁石一样吸引她,她抓住各种机会到中国来,哪怕只是一天。记得上海世博会前,她跟我说,也许DVF公司会在美国馆做些什么,但是她要亲自来视察一下。我答应飞到上海去陪她。
那天早上,她乘坐的国航航班五点多降落在浦东机场。七点半,她已经在和公关公司一起开早餐会。我大概十点到她下榻的酒店,她在开第二个策划会,精神抖擞,没有半点困意,旁边参加早餐会的小白领已经有点支撑不住的感觉。我和他们一起开会大约到12点,之后去鼎泰丰午餐,DVF超级喜欢小笼包,吃得特别开心。吃完饭我们一群人来到世博园里的美国馆,那时候还在建设中。一路上的中国馆、英国馆、西班牙馆都让她惊叹,等到了美国馆,她却不说话了。她很有耐心地听介绍,提了很多建议,在工地转了三个钟头,只有在走的时候,她轻轻跟我说:“可惜美国馆没有中国馆那么漂亮,太像栋办公楼了。”回来之后,DVF终于显得有点疲劳,但是她坚持不睡,而只是坐在咖啡厅里静静地闭着眼睛,我和公关公司的所有人都已经七扭八歪,累得坐都坐不住了。那天傍晚在上
海公馆的阳台上,我望着面前打盹的DVF,想起她书里讲到她当年去美国几十个城市的百货商店推销自己的产品,真的佩服这个女人的干劲。在中国,由于我们原来的贫困,很多人要拼命干活挣钱,可是她是个公主,是什么驱使她这么努力地工作?我真的跟不上她的步伐,我没有她的动力。
DVF打盹真的像老虎打盹,她会突然自己醒来,很镇定地环视一下周围,之后说:“你们还要跟我谈什么吗?不然我就回去换衣服了,晚上还有一个晚宴。”那时候,我站起来说再见,我要赶飞机回北京了。等我的出租车从酒店开出的时候,我看见一个气场庞大的美女走进大堂,她稳健的步伐让你觉得她无比年轻——那正是DVF。
“了不起。”我脑子里立刻闪过这三个字。
写DVF非常不容易,因为她很复杂,有太多的层面,她是一个大美女,但是她说:“我为什么要擦掉我脸上的皱纹,它们是我的生活的记忆,我要保留每一道。” 她三十岁就赚到了第一桶金,曾经主持一个以自己命名的价值上亿美元的公司,她不需要工作。但是在十五年前,她决定卷土重来。如果乔布斯是男人里东山再起最奇妙的故事,那么DVF绝对是女人中东山再起最美妙的传说。
为了写这个序,我比较二地给DVF发了个采访提纲,我问
她哪里来的动力,她这样回答:
“当我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我不知道我长大后要做什么,但是我很清楚我要做什么样的女人。后来我成为了这个女人……通过我的工作我让其他女性感到力量。几十年以后,我意识到我的生命是完整的,我的使命是让女性发挥她们的力量。我是用时尚的手段,也是通过辅导和慈善。所有女性都是我的灵感……因为她们是强大的、最有生命力的。”
我拿到DVF这本自传的时候,我妈妈最后一次住进医院。我坐在我妈妈的病床旁,给她读DVF的书。
“你应该交这样的女朋友,” 她用微弱的声音告诉我,“她是个强大而善良的女人。她能帮助你。”
我一直牢记这句话,也许我妈妈在DVF的书里,看到了她自己的影子。
我妈妈一点都没错,认识DVF是对我事业最大的帮助,她给我介绍了无数人。当《时代周刊》选我成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100人时,我的介绍是DVF写的。每次我要做什么战略决策,DVF都是我请教的第一个朋友。
DVF是女人的女人。她太给力了。
洪晃
2011年11月

内容简介
《时尚传奇DVF》内容简介:“我设计的衣服会美化女性,但不会到夸张的地步。许多设计师是男人,他们的作品呈现了他们的创意,但并不一定能为女人加分。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让一个女人有能力表现自己可比表达出一个设计师的自我重要多了。
我总是坚信,一个女人的衣服要像她的人,是她的一部分,是她个性的一种延伸。这是我一直欣赏自己的地方,也是希望我能做得更好的部分,我想让别人也拥有这些。
于为哪些女人设计,这个问题的答案总是很简单:所有女人。品位与年龄无关,风情和诱惑力与年龄无关,有魅力和自信与年龄无关——女人们的不安全感同样与年龄无关。”
——“黛安•冯芙丝汀宝”

这是黛安•冯芙丝汀宝的一本真诚的个人自传,记录了她从出生到结婚、生子,到获得事业成功的整个传奇经历。
她出生在一个犹太家庭,母亲曾在集中营待了14个月。童年时她自认为平凡(有时甚至是丑陋),实际上带给她许多优势。那些被公认为漂亮的女孩们往往把所有的精力都倾注在打扮上,而她却觉得该做些别的,让自己变得聪明,拥有独特的个性,这样别人也会觉得自己魅力四射。当她明白自己并非相貌平平,甚至可以算得上漂亮时,她已经把自己培养成一个更风趣、更博学的人了。
爸爸个性强硬,对生活有各种追求。他总是坚持自己想做的事,甚至不惜用上近乎粗暴的方式。为了保持他的中欧传统,他总是在派对里大声唱歌并打碎玻璃杯。他非常强壮,精力十足,黛安遗传了他的这些特点。在妈妈那里,黛安继承得更多的是心智上的坚强。18岁时,黛安在一家叫格里芬(Griffin)的日内瓦夜总会里认识了埃贡。这个英俊的金发年轻人正式的德文名字和头衔是爱德华•埃贡•冯翁德•楚•菲尔斯滕贝格(Eduard Egon von und zü Fürstenberg)亲王,一开始黛安并没有特别为他着迷。当时他还在洛桑念书,她觉得他有点孩子气。一次她和埃贡一起去梅热夫(Megève)滑雪旅行,那儿距日内瓦差不多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正是在那个下午,她对他的感觉有了变化。汽车陷入了雪里,埃贡去找人帮忙,实际上汽车很容易就被拖了出来,但埃贡的无助感打动了她。自那时起她就对他满怀柔情,他们便在一起了。
1969年6月,埃贡和黛安在巴黎城外蒙福尔拉莫里(Montfort-l’Amaury)的市政厅结婚,当时黛安已经有3个月的身孕,婚礼在一间迷人的本地小旅馆兼餐厅,被认为是乡村版马克西姆(Maxim’s)餐厅,两人随后去了纽约。
第一批裹身裙诞生于1973年,木纹花纹。裙子一点儿都不复杂,这是实话——不过是在几块布料上添了两个袖子,加了一条宽裹身腰带。但这种V领的裹身设计前所未有地勾勒出女性曲线:胸部和手臂的部分绷得紧紧,腰部束出惊人的苗条感,腿部的空间不会让大步流星的女人感到拘束,但又紧身到足以炫耀臀部的线条。戴上珠宝、穿上高跟鞋就是盛装打扮,足以去赴一场正式的午餐或晚宴;里面加一件背心,配上平底鞋,裙子又低正当黛安的事业蒸蒸日上之时,她与埃贡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她在26岁时成了一个职业单身母亲。
裹身裙的惊人成功让黛安登上了《新闻周刊》和《华尔街日报》的封面。1976年3月号《新闻周刊》这么评价她道“继可可•香奈儿后时尚界最具市场号召力的女性。”同年,她已经和那个后来成为她生命重心的男人陷入爱河:巴里•迪勒。随后,黛安开始进入越来越广阔的天地——彩妆、香水、洗浴产品等领域,她的第一款香水“塔蒂亚娜”畅销大卖。
20世纪80年代黛安迁居欧洲,遥距打理时装业务,同时在法国开设Salvy出版社。她为自己出版了首本消闲书Beds,其后还推出The Bath及The Table,组成一套三册的家居书刊。
1990年,重返纽约的黛安发觉她名下的品牌已不受自己掌控,为了跟顾客及自己喜爱的时装事业重新接轨,她率先引领电视购物潮流,透过QVC销售一系列色彩缤纷的衬裙、裤子、衫恤、西装褛及衬衫。黛安采用家居购物频道持续经营了4年,其间销售额超过4千万美元。
正当Diane横扫电视购物潮流之际,年青新一代的时尚女性纷纷在二手衣店搜寻DVF70年代原创的裹身裙。这群新顾客令黛安灵机一触,决意再度踏足时装界。1997年,她重组公司,重新推出招牌裙款,准备再展拳脚。
随着DVF品牌声誉日隆,Diane重新建立她的事业,成为今天的世界顶级时尚名牌。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