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的历程.pdf

时尚的历程.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美学与艺术丛书:时尚的历程》编辑推荐:1.时尚和历史是最受大众欢迎的话题之一。该书把二者结合起来,讲时尚的历史。2.《美学与艺术丛书:时尚的历程》用简短的篇幅把时尚的历史讲得完整、清晰、通俗,并有上百张各个历史时期的插图。3.《美学与艺术丛书:时尚的历程》除了讲时尚的历史,看时尚史的插图,还介绍了适当的时尚理论,让读者对时尚的秘密有更深入完整的了解。纵览千奇百怪的时尚史事、围观一代瞩目的时尚领袖、洞悉时尚变换的社会密。

名人推荐
那些年,世界一起追的潮人
在吕克•贝松的《第五元素》里,我们在看到乔沃维奇近乎裸体的百叶窗时装的同时,也看到了外星歌唱家伊娃那巴洛克式的盛装。古老的法国宫廷服饰竟然比后现代的暴露更惊艳。这不是法国导演在炫耀本国传统,当卢卡斯在《星战》里表现阿米达拉公主的时候,也选择了宫廷时代的奢华造型。
《时尚的历程》在介绍宫廷时尚的时候,帮我们简单温习了一下17世纪以来的几位超越国界的时尚达人,直到今日我们总能在最潮的娱乐工业中发现他们的时尚基因被不断表达。
首先要说的是鼎鼎大名的太阳王路易十四。是他奠定了法国宫廷领导全欧洲时尚的地位。当时意大利四分五裂,西班牙光荣已尽,英国正崇尚新教的节俭,德意志被战争洗劫一空。而法兰西,迅速实现了政治统一,努力修补失落的民族灵魂,成了意大利文艺复兴之光的真正继承者。
路易十四执政以后,他面对国内林立的封建贵族,没有依赖赤裸裸的武力“削藩”,而是不可思议地用宫廷魅力削弱封建贵族的权力,强化皇室的权力,即所谓的“亲密政治学”(politics of intimacy)。具体做法如下:花费巨资建造富丽堂皇的凡尔赛宫,让这座宫殿使所有贵族的府邸黯然失色,寒碜得像仓库。接着制定一套优雅、繁缛的宫廷礼仪,让贵族们在这套礼仪之中,养成合度的言谈举止和对国王的敬畏与尊重。贵族渐渐忽视了手中的权力,而专心于在宫廷礼仪上的竞胜。路易十四继而营造一种不厌其烦地追求时尚、文化与艺术的宫廷生活,将可能会对皇权产生巨大威胁的人物牢牢地吸引到宫廷里,使其成为虔敬的廷臣,效法他的生活方式,而且以各种严格的宫廷礼仪将他们完全控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不断引领贵族们追求新时尚,是亲密政治学中至为关键的招数。伏尔泰曾经提到过路易十四亲自设计的一种绣着金银花纹的蓝色上衣。谁获准穿这种衣服乃是极大的恩宠。人们几乎象追求圣神骑士团的金链一样希望穿上这种衣服。虽然从本质上来说,这种蓝上衣和清朝皇帝赏赐的黄马褂一样,本质上都是显示与皇帝亲疏程度的一种视觉符号,但路易十四的蓝上衣首先被视为一种“时装”。
路易十四作为潮人,有很多衣着方面的创造,他戴金灿灿的假发,穿高跟鞋。利用这些手段和华丽的袍子使一米六的身材看上去非常威严壮观。作为潮人,他不仅在穿着上苦心达到扬长避短,而且还主导艺术潮流。他赞助画家,建筑师,自己参演宫廷舞剧,出演太阳神阿波罗。
花样层出不穷的时尚让他的廷臣们疲于追赶,而且在文化和艺术的濡染下,整个法国上层贵族渐渐由崇尚勇武变成追逐优雅。路易十四没用杯酒释兵权,他用艺术和时尚让贵族们慢慢自废武功。社会史学家Jennifer Jones 说:“法国的专制制度是一种以凡尔赛为舞台,以路易十四作为编剧和主要演员的国家戏剧。”
路易十四之后,法国的国家戏剧没有落幕,不过这回主角不再是国王路易十五或路易十六了。女性在宫廷中崛起,成了引领时尚的无冕之王。
蓬巴杜夫人活跃于法国宫廷的时候,大致是我国的康乾之际。她能演奏多种乐器,擅长油画和版画,美于容貌,娴于辞令,完美得很难不成为路易十五的情妇。她没有贵族的家世,但依靠非凡的美貌、才智,无可匹敌的时尚意识,她在凡尔赛宫里表现得比任何贵族都贵族。蓬巴杜时期的法国宫廷,时尚风格转变了:同路易十四所带动的威严、宏大、华丽的巴洛克时尚不同,蓬巴杜夫人所提倡的是一种精致、细腻、繁复又带有文人的高雅的洛可可式的时尚,前一种是男性的华丽,而后一种是女性的雅致。龚古尔兄弟将她描述为“洛可可艺术的王后和教母”。法国宫廷也具有了更多的女性的阴柔色彩。这种生活方式的繁复让今天最礼仪范儿的英国女王也望尘莫及。据说1746年的一位时尚女人需要一天换七到八次衣服,有晨装、骑装、散步装、出行坐马车的服装,晚宴时穿的服装,看戏时穿的服装。不仅是衣服,日常使用之物像扇子、袜子、肚兜、围裙、提篮都不厌其烦地精致,这一时期人们希望自己成为一件移动的艺术品。
蓬巴杜夫人更了解当时的艺术动向,敏锐地洞察到,艺术品作为传播自己形象的媒介的重要性。她把当时最顶尖的画家,如拉图尔,布歇请到宫廷里来,为她画像。她的光彩随着这些杰作的声名远播而横扫欧洲。这种模式和今天某位明星随着一则广告或一部电影而风靡世界大同小异。
这位洛可可教母在四十多岁的时候就去世了,颇受她有待的伏尔泰说:“当一个古代的书记员不能走路时,他的存在就是荒谬的;一位美丽的女人,也应该在她灿烂的生命的中间,就是四十岁时离去。”
蓬巴杜在最灿烂的时候陨落了,但女性继续住在宫廷时尚。登场的是路易十六的王后安东奈特。安东奈特讨厌任何严肃的费力的事情,而只愿意让自己的生命在享乐中度过,她倒愿意把自己的才智花在对于享乐的追求上。她是个好动的美女,安坐、倾听、读书或者思考都让她非常不耐烦。她没有远大理想和坚定信念,可以说,她的一生都在围绕着空虚转。而这样一位王后,对于艺术家来说却是再合适不过的一个表现对象了。在当时的艺术家作品中,安东奈特被表现为“一尊洛可可女神”。她不喜欢被画成一个威严富丽的皇后,她的御用女画家勒布伦把她画成一位沉迷于时尚和装扮的轻佻的年轻女人更合她的心意。或许她对宫廷时尚的作用,就是进一步“去政治化”。她甚至离开了权力中心凡尔赛宫,另建了一座小特里亚农宫。安东奈特完全废止了凡尔赛的宫廷礼仪,让她随心所欲地过一种有着王后的特权而无须承担任何王后责任的生活。小特里亚农宫的装饰和物品表面上看上去似乎十分脆弱,但却经久耐用,且组成和谐整体,既有仿古意味,又包含法国所特有的韵致,这就是“玛丽•安东奈特的风格”,“它以亲切、和谐为特征,取代了路易十四和路易十五时代意在炫耀的博大、豪华的风格。 这些器物淡雅、柔和的色调,轻巧、雅致、简约的形式主要是表现安东奈特作为一位美丽女人的魅力,而非作为王后的威严,这里追求的是轻松自如的享乐的生活艺术,而非辉煌的宫廷气派。
这位任性的王后在服饰和头饰上面似乎具有无限丰富的创意,因为她疲于超越别人对她的模仿。她每有新造型出来,很快就成了整个宫廷的模仿的对象,以致于一件新的时装很快就成了宫廷制服一样。所以她需要不断出花样,不沦为“制服王后”。
从路易十四到安东奈特,法国王室在把凡尔赛打造成全国乃至全欧洲的时尚中心的过程中,代价也极其巨大。竞相追逐奢侈服饰的过程中,不但很多廷臣债台高筑,不得不申请补贴、租金,或者申请各种优惠待遇,就连法国国王也开始陷入到财政危机中。凡尔赛每年要花掉王室一半的财政收入,安东奈特从成为王后的第一年开始,就债台高筑。这种“欲望政治”埋下了君主制度灭亡的伏笔。众所周知,法国大革命的一个起因就是资产阶级反抗国王加税。但就时尚本身而言,或许可以豁免这种政治谴责。毕竟两百年里,时尚领袖们将服饰艺术推向了一个极致,同时也催生了法国最早的时尚产业,奠定了今天法国的时尚工业的雏形。
——豆瓣网友 punkwang

纨绔主义
历史的动人之处在于那些不同寻常的细节。《时尚的历史》是讲欧洲人穿衣打扮的历史,里面就有很多这样的细节。譬如,纨绔子弟。纨绔,的确是跟衣服有关的,汉语语境里是个贬义词,如今更带有一种对于富二代的鄙视。
但在欧洲时尚的历史中,纨绔主义还曾经是一种很前卫的力量,甚至奠定了今天的男装风格。
纨绔主义的杰出代表英国人布鲁梅尔如今少有人知,而当时和他齐名的另外两个却是如雷贯耳,拿破仑和拜伦。拿破仑是伟大的军事家和政治家,拜伦是伟大的诗人,而布鲁梅尔是“伟大”的会穿衣服的人,这个并举确实太不严肃了,但这却是拜伦自己的原话。拜伦说这话的时候自己还挺荣幸的,看来在19世纪中叶,人们对时尚和品位领袖的尊重比现在更强,今天,范思哲敢说自己比加缪伟大吗?
布鲁梅尔所引领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服装时尚呢?为什么他会在当时产生那么大的影响呢?
可以说,近代的男装本来是为了反对贵族的时尚而形成的,传统的贵族服饰深受法国宫廷时尚影响,满是花哨俗丽的宝石扣子、金链子、珠宝扣环、蕾丝荷叶边、香水和脂粉、扑粉的假发、绶带……等等。布鲁梅尔则基本上将这些完全丢弃,采用几乎没有装饰性的简洁,来凸显自己的风格。
布鲁梅尔或许是最早实践“低调的奢侈”这种风尚的人。他的服装包括一件在腰上扣紧的外套,后摆刚好过膝,翻领高可及耳,并使马甲及打褶的领巾露出。腰以下是一件长裤,裤子塞进长可及膝的靴子里。他只使用两种颜色:外套是蓝色的,马甲和鹿皮衣是浅黄色的,这些都由雪白的亚麻布衬衣和乌黑的靴子加以衬托。他所允许的唯一的装饰就是外套上的铜扣。唯一可以显露出来就是一个简单的戒指和一个很重的金表链。
这显然是一套精心安排的服装,但又没有任何一处特别显示出有意夸耀的成分,它突出的特征是简洁、含蓄,尽量不引人注目。这并不是能轻易达到的,除了需要在布料和裁剪上特别用心之外,布鲁梅尔作为一个完美的男性形象还要通过漫长而复杂的装扮程序来实现。据说他每天上午在装扮上要花两个小时,当然大部分的时间是用来清洗,刷牙、用热水和精良的香皂洗脸,剃须,在镜子前转来转去直到把还没有剃干净的毛发全部拔除,这样长时间、细致而又全面的清洗目的是最终完全不需要用香水。大概他认为香水是一种刻意做作的东西。
不仅是服饰,纨绔主义是关于个人优雅与精致的研究。他们深知美学方程式中的各个元素:线条、颜色、材质及外形,这个方程式可以运用到艺术的各个领域,精致是纨绔作风的关键——精致关乎他整个人的方方面面,他的衣服、举止、诙谐及品味。而且他们最特别的地方是,小心翼翼地隐藏这种精致,决不让人第一眼就注意到。布鲁梅尔确立了19世纪英国绅士的观念,把一种依赖于家世和社会地位的绅士,转变为一种依赖于自我教育和装扮而具有优雅品味的绅士,一个真正绅士的品味尽管如布鲁梅尔一样是经过精心的修饰和装扮而表现出来的,但这种装扮的效果却一定要是自然的,不引人关注的。有人说布鲁梅尔最大的诫命就是“一个绅士的致命之处在于,他的外貌在街上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这种观念的内涵,就如巴尔扎克所说:“这与其说是化奢侈为简朴,不如说在简朴上见奢侈……”它具有一种民主的外表。这和当时整个资产阶级文化形成相关,一个人首先不能被他的出身和地位所评价,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达到一种完美。布鲁梅尔示范的这种服饰并不特别表现着装者所从属的阶层,它可以适合任何职业、任何阶层的人,任何一个只要是希望成为绅士的人。可以说,布鲁梅尔确实开创了一个时代,他使得时尚越来越成为显示个人品味和教养的手段,而不是血统和地位的外在表现。
布鲁梅尔不仅自己创造一种绅士形象的典范,而且他还专门撰写了《希腊罗马的服装,以及罗马入侵以来的英国服装》来宣扬他的服装观念。他虽然曾经是英王乔治的好友,但他并不是靠这个取得对男性时尚的领袖地位,因为他和英王交恶之后,反而更声誉鹊起。他通过两种特殊的方式来使自己在时尚界越来越成为左右风云的人物,第一,他只与那些能够帮助他变得更为时尚的人交往;第二,他为那些上层社会所特别看重的事物制定规则,确立品味,形成标准。以一个仆人的儿子,最后成长为能够对所有绅士品头论足、发号施令的人物,他的确是资产阶级时代的一个文化传奇。当时有很多作家讨论布鲁梅尔所倡导的这种时尚。巴尔扎克的《风雅生活论》(1830),卡莱尔的《拼凑的裁缝》(1831),欧仁•夏皮斯的《风雅理论》(1844),巴尔贝•德•奥勒维利(Barbey d'Aurevilly)的《论风流倜傥和乔治•布鲁梅尔》(1845),波德莱尔的《现代生活的画家》(1863)等。
布鲁梅尔一方面以简洁、冷峻的男装时尚辉映了资产阶级勇于进取的男性气质,同时又以细腻、挑剔的精神反映了资产阶级都市里的一种忧郁、纤弱、孤独的病态气质。威尔逊指出:“纨绔子的角色意味着对于自我和自我表达的集中的专注;形象是一切,纨绔子常常是一个没有家庭,没有使命,表面上没有性生活,没有可见的经济支持方式的人。”他就是一个新型的都市男性的典型,这个纳喀索斯一样自恋的人不知从何处而来,对于他,外貌就是他的整个现实世界。
这种二重性,按照波德莱尔的解释,这些人出现在“过渡的时代”,其时民主尚未成为万能,贵族只是部分地衰落。在这种时代的混乱之中,有些人失去了社会地位,感到厌倦,无所事事……但他们都富有天生的力量,他们能够设想出创立一种新型贵族的计划,建立在劳动和金钱所不能给予的天赋之上。这种新型贵族是一种精神贵族,依靠的是才能和智力,当然也离不开地位和金钱,只是他的地位和金钱的价值都不再是本身的价值,而是体现在对于才能和智力的培养上。他的一切物质生活的方面也都成为他的精神的表达,包括他的家居车马和服饰,任何一个细节都成为他的特殊精神的体现。
纨绔子作为对传统的反叛,既是对于前一代夸张和浮华的厌恶的表达,又是对于民主新情绪的表达。对于贵族的留恋和对于民主的怀疑实际上在各个时代都有表现。汉密尔顿认为纨绔主义这实际上是超越时尚的人,不同时代的纨绔子在他们的时代从来都不会跟随时尚,因为追求与众不同的着装品味,而成为各个时代时尚的创造者。
布鲁梅尔不可避免地被女性时尚主宰的今天渐渐忘却了,但他穿着精致简练的风衣和黑色礼帽穿过伦敦青灰色街巷的身影,却在电视剧《福尔摩斯探案》里,在西装领带的Beatles乐队身上,在一切拒绝用做旧的牛仔裤、铁钉、皮夹克、莫西干头、性和毒品这些外在元素来表现叛逆的人那里,浮现出来。
——读家 张弛

作者简介
杨道圣,1973年生于安徽阜南,2000年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获博士学位,现为北京服装学院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艺术理论、服饰文化、基督教神学与艺术。著有《服装美学》(2003)、《作为科学和意识形态的美学》(2007,合著)。

目录
绪言时尚之美
导言
第一章宫廷时尚与品味
第一节宫廷社会与时尚的形成
第二节宫廷爱情与时尚
第三节宫廷时尚的变迁
第四节法国的宫廷时尚
第二章资产阶级的时尚与品味
第一节从宫廷品味到资产阶级的品味
第二节资产阶级品味的形成
第三节新古典主义女装的品味和时尚
第四节18世纪的“男性大放弃”
第五节纨绔主义时尚
第六节唯美主义时尚与女装改革
第三章街头时尚与品味
第一节20世纪以来欧洲艺术和品味的变化
第二节青年亚文化群体的产生与特点
第三节几种典型的街头时尚
第四节街头时尚的前景
第四章时尚制造与品味消费
第一节时尚明星
第二节时尚媒体
第三节品味消费
第五章时尚理论
第一节理性主义的时尚理论
第二节审美主义的时尚理论
第三节后现代主义的时尚理论
第四节时尚理论的方向
结论从品味理论到时尚理论
后记

序言
绪言
时尚之美

很多人可能从来没有想过什么是美,但却很清楚该为自己选择什么样的服装和发式。他可能无法用语言准确表达自己对于美的看法,而他的打扮装饰,言谈举止又非常直接明白,生动活泼地将他对于美的认识毫发不爽地传递出来。如果要去了解一个时代或者一个民族的审美观,看看他们的服饰可能要比读美学家的著作所获得的认识容易得多,可能也要清楚和丰富得多。你读康德和黑格尔的美学,可能无法了解19世纪德国人的审美观念;正如读朱光潜和李泽厚并不能知道50年代到80年代中国人的审美观念一样。但如果了解了这些美学家所处时代的时尚,则对于他们那一时代的审美观念会了然于心。每一个时代的时尚所体现的正是这个时代的人们对于日常生活形式的美化,他们的审美观念渗透到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表现出与以前的相同或相似,与以前相同的就是传统,而与以前相异的,就是时尚。
时尚的一个重要的特点是求新、求异。时尚从来不会停止在某一种形式上,而会不断地寻求新的形式。有人把时尚描述为一种有规则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一定是一种形式转变为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形式,而在于对已经存在的形式某些细微的方面做出改变,比如衬衫的领子,裙子的长度,室内家居摆设的细节等。作为日常生活形式的美化,时尚总会呈现为种种风格,简而言之,时尚就是持续而有规律变化的风格。传统的社会往往会赋予已经存在的形式某种价值或权威,而不允许随意地改动,好像“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而新的形式往往需要通过各种手段争取被接受、承认。这需要很长的时期。在这期间,新的变成旧的,人们逐渐习惯了,也就不再把其看成新的,过去的新现在也因为成为旧的而获得了存在的权利。已经存在的事物往往会与同时代的习俗,同当时的道德甚至法律结合在一起,被视为理所当然的,具有不可侵犯的权力;而新的事物则会被视为反常的、不道德的、堕落的。在现代的社会中,变化、革新被赋予了积极肯定的价值。当然,这一观念也是逐渐实现的。随着城市的产生、商业的发展和资产阶级的出现,新的事物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无论怎样排斥也无济于事,只好无奈地承认了新的合理性。
这种革命的历史观也会影响到对于具体事物形式的接受。人们的心灵和思想也不再以无论多么完美的现存的事物为满足,而把没有变化当成一种缺憾,没有发展的前景,因而是无生命力的,是呆板、枯燥的;把变化视为充满希望的、生机勃勃的,因而是有趣的、生动的,值得追求的,哪怕过去视为堕落的变化现在也被赋予了积极的价值。总之,一句话:“凡是新的都是值得赞美的”。这句话也可以说成“凡是新的都是美的”。相反,“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距离产生美”,这都在表明美与新,美与变化,因此与时尚之间紧密的联系。有人甚至说“时尚就是美”。英国的服装史家拉弗(Laver)看到了服装中一个微小的细节变化可能给人的心理带来的巨大满足:“对于变幻无常的欣赏为生活增添了快乐。一个时代的时尚中的流行、疯狂、时尚的情绪和时尚的愚蠢会带来短命的娱乐。一直做同样的事情,穿同样衣服的人会使自己厌倦,也会使别人厌倦。每种时尚仅仅存在一段时间,没有人能够准确地知道它的流行是在什么时候,为什么,突然产生,又总是像它的到来一样迅速消逝。”1 这些看似无聊的、偶然的变化很可能是与社会变革联系在一起的。法国的历史学家布罗代尔在历史的进程中看到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不知是否纯属巧合,事实上未来属于这样一类社会,它们既关心改变服装的颜色、用料和式样这类琐事,又关心社会等级制度和世界秩序——就是说未来属于那些勇于与传统决裂的社会。因为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2
虽然追新逐异一般被认为在文艺复兴之后才被视为合理的,但我们发现这种行为在人类的历史中一直就存在,哪怕是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也在所不惜。因此不能不说对于新奇的追求是人类普遍具有的一种深层的强烈的冲动。在一种状态中存在久了,人的内心之中会生出一种厌倦,自我的价值被淹没在一成不变之中。政治上的变革者和艺术家或者是具有改变现状的现实的力量,或者具有改变现状的梦想的力量,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出来的,最便捷最容易的改变现状的方式就是对于自己外在装饰的改变,这也就是为什么时尚最容易出现在服装领域的原因。一种发式的改变,一个细小的饰物的出现,这些看似琐屑的事物或行为对于一个人来说却是为他开起了一道穿越现状的大门,引导他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所以时尚最重要的功能既非阶级隔离,也非虚荣心的满足,而是对于日常生活的超越,使人们获得进入一个陌生世界的契机。对于不同的人,这个陌生的世界具有不同的内容,比如获得心上人的青睐,使自己与众不同,打破烦琐的现实世界的束缚,获得一种自由的感觉等。所以我并不认为等级社会中贵族和皇室成为时尚的发起者是因为他们想区别于那些模仿者。即便没有人对他们的服饰进行模仿,他们会满足每天都穿着同样的衣服吗?他们难道不是也需要通过对于服饰的改变给自己提供一种新奇和变化,从而获得一种想象中的满足吗?总之,无论是贵族、平民,男人、女人,年轻人、老年人,都希望在这种简易的改变中获得一种想象中的满足。“追求时尚就是,比如说,追求不可达到的理想。”“追求时尚的行为表明还有些许的偏离和不完善,似乎某些东西没有完全得到实现,又像是一种没有达到完全标准的成就。对时尚的追求表明了在所渴望的和已实现的之间存在着距离,也正是由于这些额外的细微差别使得时尚这个词得以应用。”3 弗吕格尔也指出“时尚的形成不但需要代理人的影响力,还需要事物本身具有特殊的形式”4。
有人会说时尚不一定都是在追求新异,有的时尚就是在复古,把过去若干年以前的东西拿到今天,也能变成时尚。首先,任何过去的东西拿到今天来都不会是原封不动地拿过来,总会对其中某些部分,哪怕是极其细微的部分作出改变,将其打上今天的烙印。比如今天出现了对于汉服的喜爱,穿汉服,甚至在特殊的节日里恢复古人的一些习俗。认真去看你会发现,无论是汉服的样式,还是他们所恢复的古人的习俗,都不可能完全是过去的翻版,而都或多或少表现出当代人的特点。其次,过去的东西经过一定时间再拿出来就有可能成为新的东西,这就是所谓的“距离产生美”。这里所说的新并非是指第一次出现,而是指对于当事人而言陌生的东西。30年代的旗袍在今天也能成为时尚,是因为对于今天的人来说,那种服饰样式已经陌生了,因此具有了一种新鲜感。而且旗袍也不仅仅作为一种服装样式,它也成为一个时代情感的积淀,引发了人们对于30年代的想象。
时尚是通过传播而形成的。没有传播就没有时尚。一个人的言语和行为方式不可能成为时尚,只有某种具体的物质或某种行为方式被一群人所崇尚,所追求之时,时尚才真正产生。时尚就是在人与人之间的相互追随和模仿中,也就是在人群的传播中产生的。在这个传播过程中,被传播的对象获得了超出它本身以外的价值。一个具体的事物怎么在传播过程中获得它本身以外的价值的呢?只能说传播本身就是一种价值赋予的过程,也就是说,事物在传播的过程中,价值逐渐地增加以至于远远超出它本身。什么样的传播方式会使事物获得远超出自己本身以外的价值呢?正如时尚这个词本身所表达的,非常直接地表现了特定社会的价值倾向,尤其是对于视觉形象的价值判断的那些事物和行为。人们所期望的视觉形象往往是通过公众人物表达出来的,因此时尚的形成同人们对于这一时期特定的公众人物形象的关注相关,所谓“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城中好广眉,四方且半额。城中好大袖,四方全匹帛”。在古代社会, 公众人物就是那些特权阶层,他们的形象往往会受到人们的瞩目而被模仿,这种形象因此就得以传播。这种形象的价值并不在于其特殊的社会地位,而在于他们创造出一种新的可供模仿的形象。我们前面谈到时尚产生于日常生活的审美化,并非所有的阶层都有能力追求审美化的生活形式,墨子说:“食必常饱,然后求美,衣必常暖,然后求丽,居必常安,然后求乐”,就是说审美化的生活形式是奢侈的产物。之所以特权阶层常常成为时尚的发起者,是因为他们有能力,有闲暇,而且在审美趣味上确实又有一定的优势,所以他们对于生活形式的改变就给人们提供了追新逐异的契机。正是因此,时尚的变化才总是通过模仿而实现。既然不是每个人都具有创造新鲜行为和样式的能力,不妨就借助现成的行为和样式(但一定是有别于自己已经拥有的)获得一种变化,获得一种想象中的满足。
研究美学的人会研究艺术,但却很少想到研究服装和服装时尚。实际上,在那些依赖绘画、雕塑作品研究服装的服装史著作中,我们不仅看到服装的变化,而且也看到艺术的变化,或者说服装的变化本身就是艺术变化的一部分。如果我们能够看到艺术的变化同服装的变化一样都是人的求新求异心理的表现,我们就可以很轻易地把艺术也包括进时尚的领域。更进一步,无论是艺术,还是服装,实际上都是人们在追求日常生活美化而发展出来的物质形式。这种求新求异如果还要加上符合人们感觉的形式,时尚就是日常生活美化的形式,或者说是日常生活中持续的不断变化的美化的形式,这种形式可以是家具、室内装饰、服装、建筑、绘画、雕塑,再进一步扩大,就是任何一类的日常生活用品。
如果把我们传统的艺术同时尚相比的话,会发现美的变幻在时尚中比在艺术中表现得更为明显,因此时尚同艺术相比更适宜作为美的表达。时尚表明了美的广大的领域,而艺术却将美限制在一个非常狭窄的领域内。时尚表明了美的领域所具有的统一性,而艺术却生硬地将这种统一性分割开来,将一部分称之为高雅的,而另一部分称之为低俗的。有人将这一分离看成是社会阶级区分的结果,是上层阶级的审美品味同下层阶级的审美品味之间的分离。但事实上,对于上层阶级而言,艺术曾经就是时尚中的一部分,绘画和雕塑与服饰家具给他们提供的是同样的愉悦,也都是对他们特殊的社会地位的表达。但实际上这种区分有着更为悠久也更为深远的背景,简单地说就是柏拉图-基督教禁欲主义在美学上的反映,也是强调以理性统治感性,以精神统治肉体的理性主义的哲学在美学上的表达。但问题在于,很难有充分的合理的根据来将艺术从时尚中分离开来,单独赋予一种特殊的神圣性,而将时尚的其他领域抛弃。无论从个体的审美经验,哪怕是那些理性主义者的审美经验,还是从时尚与艺术产生的历史来看,艺术都是时尚中的一部分。其实这一观点早在19世纪已经由巴尔扎克在《风雅生活论》中指出:“不过在今天,时尚不再局限于个人的奢侈享受。……时尚决定风雅的原则,同时包含所有的文艺,是所有文学著作及工艺品的原则。”
艾柯在他的《美的历史》中以“穿上衣服的维纳斯”和“穿上衣服的阿多尼斯”,即各个时代的穿衣的女性男性的艺术形象来展示美的历史变化,不同时代的美从这些艺术形象中一望而知。如果大致可以对其划分类型的话,我们可以把时尚依据其体现出来的美的特点区分为古典时尚、现代时尚和后现代时尚。古典时尚大约出现于14世纪,一直持续到18世纪,指的是由宫廷贵族所形成的时尚。古典时尚主要体现宫廷贵族的高贵的身份、地位,无论男性女性的服饰一律风格华丽,装饰繁复,色彩鲜艳。现代时尚形成于18世纪,指的是由资产阶级上层和艺术家形成的时尚,男女服饰有明显的差异。男性服饰渐形成稳定的风格,更多的变化体现在女装上面,风格追求简约、典雅、方便,强调做工的精致,色彩渐趋内敛。后现代时尚形成于一战之后,二战之后表现得更为突出,指的是由青年亚文化群体形成的时尚,性别差异又被放弃,追求反叛。表现形式多样,有的优雅精致,有的却怪异粗鄙。当代的时尚逐渐为商业和媒体所操纵,从古典到后现代的时尚形式皆可利用,却失去其特质,不再能够形成体现时代精神的风格,而更像是把各种风格混杂拼贴在一起,形成一种炫目之美。无论美的概念本身如何的变化,它总是在不同时代的时尚中清楚明白地表现出来,尤其是在服饰时尚中表现出来。正如波德莱尔所言:“人类关于美的观念被铭刻在他的全部服饰中,使他的衣服有褶皱,或者挺括平直,使他的动作圆活,或者齐整,时间长了甚至会渗透到他面部的线条中去。人最终会像他愿意的样子。”
这就是所谓“服装使人成为人”,或者说“人靠衣装”。

后记
在写作《服装美学》时已经意识到,当时书中所涉及的每一章实际上都是一本书的内容。书中就有一章是讲时装的。那本书完成之后,我对于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是一般的历史,而是西方历史中个体的审美意识的发生和发展的历史。在强大的宗教传统之下,个体的感官意识如何从宗教的意识中脱离出来,单纯追求自己的快感。这一问题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美学理论和美学史中找到充分的证据。在寻找服装史的资料时读了布克哈特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在里面看到了许多令人眼睛一亮的美学问题,像“自然美的发现”,“人的发现”,“生活的外表的美化”等。美的意识的觉醒同我所关注的另外一个问题也是极为相关的,即西方的艺术何时走上独立发展的道路。那些宗教题材的图像什么时候被看成是纯粹的艺术品。先是读艺术史,但发现任何一本艺术史从头一开始谈的都是艺术,连史前时期的图像都被称为原始艺术。但我这个时候已经形成了一个很明确的看法,艺术的独立不会早于文艺复兴。
在和我的导师合作写作《科学和意识形态的美学》时,法兰克福学派让我看到了社会学的重要性,我开始意识到,我所追寻的是艺术的社会史,而传统的艺术史基本是艺术风格史。我也看到传统美学中那些基本的概念,美、趣味、艺术等这样一些概念也不是如那些哲学家所言是具有普遍性的,是永恒不变的,相反,这些概念的意义都在随时代的发展而逐渐变化。艺术作为一个独立的领域,艺术与美之间特定的关系只是到了18世纪才逐渐形成的,而在此之前,艺术是日常生活里的一部分,尤其是宗教生活里的一部分。艺术作为日常生活的美化形式从中世纪末期才开始,对此,赫伊津哈的《中世纪的秋天》里有充分的描述。而在我对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史的阅读与研究中也越来越确证这一点,艺术家是君王、贵族的家臣,为他们的生活提供美化的形式,不仅仅是提供奢侈品,同时也是显示他们的权力,映衬他们的高贵,就如今天的奢侈品消费一样,主要是地位和身份的象征与表达。
《服装美学》让我开始关注历史,而这本书的写作让我逐渐学会了把以前的纯哲学美学的概念还原到了它们所产生的情境之中,这样的改变应该是从哲学美学到社会学美学的转变吧,甚至连社会学都不是,或者可称为美学社会史,有点像李泽厚《美的历程》,艾柯《美的历史》所走的方向。无论如何,这样来谈论美学的问题,变得生动活泼,变得活色生香,尤其与今天的时代是那样的近,似乎那些贵族、资产阶级就是生活在当代社会之中的人一样。
本书一方面极为关注细节,就好像是历代报纸杂志中的花边新闻摘录一般,因为相信真相就掩藏在细节之中;另一方面又采取了一个宏大的叙述方式,从古到今,从贵族、资产阶级到青年亚文化,这样的矛盾是我始难料及的。我最初是想写时尚理论,但读了时尚理论之后发现时尚理论也如美学理论一样有立场的问题,有脱离理论产生的情境问题,所以还是想还原时尚本身的面貌,这就只能以史代论了,但理论也作为一部分内容总结于后,以供彼此参照。
这本书的写作始于2007年的北京市教委的科研项目“时尚研究”。2007年10月份有机会去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学习,在那里搜集了许多极为有用的资料。2008年3月我的女儿诞生,与写作相比,当然女儿更为重要,所以我白天的大部分时间是在陪女儿,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欢乐,女儿晚上睡觉之后,我才能开始专心工作。本来这本书是在2010年9月份交稿,但在这种情况之下就一直拖下来了。我非常感谢北京大学出版社王立刚先生对我能百般忍耐和体恤,他说担心我把身体搞垮了,后来干脆就不催了。
本书的内容在北京服装学院为本科生和研究生都讲过,他们的反馈对我帮助很大,特别是想到给这些年轻人讲,就让我有研究和写作的动力。我的几位研究生的硕士论文也都是从各个方面对于时尚的一些理论问题和一些具体的现象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这对于本书的写作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这本书能够出来,有太多感恩的话要说,感谢北京服装学院的领导和同事,他们总是在教学研究的条件上尽最大可能的满足,并且对于我研究的内容给予极大的包容。感谢教会的弟兄姊妹,他们的祷告,鼓励,还有经常的催问让我带着他们的力量来写。感谢我的女儿,她是天父赐给的非常美好的礼物。她睡眠很好,不需要哄,不需要陪,放在她的小床上就吮吸着手指头甜蜜地进入梦乡;她身体很壮实,从出生到现在,几乎没有进过医院;她胃口很好,吃饭基本上不用我们操心;她很喜欢上幼儿园,几乎没有为此让我们为难过;这让我们省却了很多的精力和时间。感谢我的太太,她怀孕期间支持我出国学习,她在孩子出生之后花了七个月的时间全身心地陪伴,她不辞辛苦,不畏体形的改变一直喂母乳到两岁,她花时间阅读育儿书并以坚定的意志训练女儿,就是这样的陪伴、喂养和训练让女儿有了很好的生活习惯和很好的身体。每天晚上下班回来,无论再累,她都会毫无怨言地接管女儿,让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工作,她常常以《箴言书》31章中贤妻的标准要求自己,让我深深地感受到她的爱。她虽然不太了解我的研究,但每每我想找个人分享我的心得,她都非常愿意聆听,她关注的眼神让我倍受激励。感谢我的岳母,她虽然隔天上班,非常辛苦,但还是几乎将买菜做饭的事承担下来,而且在我们需要的任何时候,她都会安排时间陪伴我的女儿,家有老人是个宝,我们深切地体会了这一点。若没有岳母的支持,我恐怕还需要两年才能完成此书。感恩的话真是述说不尽,但这一切都是蒙上帝所赐,包括这颗感恩的心。sola Dei Gloria!

文摘
版权页:

时尚的历程

插图:

时尚的历程

一般认为第一批宫廷出现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那时,那布勒斯、米兰、费拉拉、罗马和佛罗伦萨都已经成为文化中心。绝对的统治者通过鼓励艺术使他们的权力合法化;他们的宫殿是最漂亮的,他们的城镇是世界上规划得最好的城市。但意大利的宫廷并没有发展出一种主导的文化,结果世界性的时尚也没能出现。而且意大利人的时尚更多的是外来的,而非独创的,爱里森·科尔说:“意大利的王宫们努力模仿勃艮第城堡内部华丽的装饰,收藏法国骑士的浪漫传奇,觊觎英法骑士团的地位,并穿戴优雅的西班牙服饰,学习西班牙人的礼仪。”第一个真正的国际化的宫廷出现于勃艮第。大约14世纪后半期,第戎的勃艮第宫廷超越了其他的宫廷。因此1350—1480年的服装以勃艮第时尚而闻名于世。拉弗把勃艮第的服装称为时代精神对于地方服装的第一次胜利。
勃艮第指的是14世纪末到15世纪末由法国的瓦卢瓦王室的后代,勃艮第公爵所统治的低地国家(包括比利时、尼德兰、卢森堡)以及法国北部地区。某一地方宫廷时尚能够获得国际化的声誉,当然与其政治和经济上的影响分不开。勃艮第在当时欧洲的各个宫廷中之所以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首先是由于英法百年战争和接下来的英国的玫瑰战争使得这两个国家陷入困境之时,勃艮第却获得了发展的契机。

内容简介
《美学与艺术丛书:时尚的历程》内容简介:何谓时尚?时尚就是持续而有规律变化的风格。时尚最集中的体现莫过于人类的服饰。作者认为人热衷于时尚的心理原因在于追求新奇的冲动。这种冲动有时是一种盲目的从众,但有时也会像布罗代尔所说的,成为人们对社会秩序进行批判的方式。作者叙述了时尚在古典阶段、近代阶段(资本主义时代)和现代阶段的三种不同形态,如古典的华丽,近代的内敛,现代的多元等等。作者回溯了时尚的历史之后,分析了时尚传播的机制,时尚是媒体、明星和消费工业构成的巨大社会系统。最后作者简述了代表性的时尚理论,对时尚这一复杂的社会现象提供了一些重要的学术阐释。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