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史的碎片.pdf

时尚史的碎片.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时尚史的碎片》:时尚,是有钱有闲阶级才有权利消遣的文化,还是一群疯子聚在一起制造的“皇帝的新衣”?
欧洲的法官为何头顶永远戴着假发?泰坦尼克号上的女人为何要把自己勒得像只蜜蜂?小黑裙何以击败众多华衣美服成了女人衣橱中永恒的经典?从此时的时尚中我们总能或多或少地寻觅到一点彼时的影子。这些影子或深或浅,或远或近,但并不妨碍热爱真理的我们沿着它们追根溯源,触摸彼时社会生活的印记,探寻时尚的本质含义。

目录
假发:虚荣丛生 文/关飞
当粉丝们疯狂地膜拜头戴假发的时尚教母LadyGaga之时,她的虚荣心再次得到了满足:我征服了世界,就用这-撮毛
卷发:烫发之父与他的烫发机文/古珂德
1906年10月8日,内斯勒首次公开展示了第一台烫发机。人们尊称他为“烫发之父”,巴黎的女人为获得一头内斯勒亲手烫的卷发甚至不惜代价
口罩:安全与恐惧并存的矛盾体 文/Yami
口罩在带给我们安全感的同时,也在散布恐惧的气氛。口罩的历史,是医学卫生发展的历史,是人类对抗疾病的历史与消解恐惧的历史
领带:从铁血战士到纨绔子弟 文/刘昕
在如今的男士着装中,领带无疑是最显眼的身份象征之一。两三百年前的纨绔子弟一定不会想到他们曾经的“战旗”一领带,如今却成了体制权力的符号
紧身胸衣:魔鬼曲线的雕刻史 文/划昕
从中世纪的完全遮挡到文艺复兴前期的贴合身体,从适度的s形到极端的x形,展现的是女性探寻体态美的艰辛过程
比基尼:罪还是美? 文/马陌上
让人类穿起衣服,似乎费了成千上万年时间,而脱掉它们,则是不到一百年的事。简或繁的轮回,不仅表征着剪裁艺术,更多地则与社会观念相呼应。是罪,还是美,这是个问题
小黑裙:世纪风流 文/刘昕
1926年,一款新式裙子问世一“这件黑色的齐膝直筒裙,采用双皱面料,有简洁的一字领、紧致的长袖”。从此,时尚界多了一款传奇女装,并且有了自己的专属名词:小黑裙
男士内裤:一面名为遮羞布的旗帜 文/刘昕,
大多数时间里,内裤都居于外裤之下,实在是多此一举。但另一方面,不论是历史上的大人物,还是现代生活中的城市男女,有太多人把内裤和男性气质联系在一起了
裤袜:潜伏五百年 文/刘昕
在今天的时尚都市街头,能看到不少女孩身穿彩色裤袜,挥洒着自己的青春与活力。这一幕和文艺复兴时期的年轻男性如出一辙。看到如此情景,谁又能说时尚不是个巨大的轮回呢?
高跟鞋:十厘米上的风景 文 /刘昕
如果能在十秒钟里变得高挑和妖娆,恐怕没有哪个女人会放弃穿上高跟鞋。的机会。十厘米之上,有的不止是艳羡目光和性感挥洒,更多的是女性对雕塑自身体态近乎痴迷的追求。
人穿鞋:向前走?向后走? 文/张海鹏,
虽然人类目前发现的最古老的鞋子距今只有1万年,但是最新研究表明,早在4万年以前人类就已经开始穿鞋了,不过,有科学家认为:穿鞋走路是人类进化的败笔
鞋的迷思:为何古希腊人右脚不穿鞋 文/徐娴
古希腊人在布阵上重右轻左,人们右脚赤裸不穿鞋,左、右是否在古希腊人的观念中有着特殊的指向?华尔兹:变革二百年文倩洁有人说世上有三种情景最美丽:骏马扬蹄奔驰,船舰破浪前进,女子旋转于华尔兹,但就是这样美丽的华尔兹,曾经被卫道士们授予“三冠王”的称号:伤害身体、腐化心灵、缺乏高贵气质。
红磨坊:旋舞120年 文/徐娴
红磨坊夜总会是巴黎夜场生活最重要的代表之一,120年来,红磨坊以其别具一格的艺术魅力,成就了不计其数的首创和第一。它的馨香流传了百年,看起来,还会继续流传下去
沐浴传奇:从全民浴乐到百年禁浴 文/颐桢
中世纪初中期的沭浴,是一场全民参与的游乐。然而蔓延欧洲的黑死病却让这·古老的习俗在欧洲绝迹。数百年间,沐浴走过了从全民浴乐到谈浴色变,最终回归历史舞台的传奇之路。
日光浴:在“药”与“酷”之间 文/高洁
如今的城市里,夏天的太阳伞已经成为一道亮丽风景,与此同时,各地的海滩上的众多男女却在最大限度与阳光亲密接触。在赞同与反对的声音争执不休之时,目光浴走向两条路:热爱者愈热爱,反对者愈反对
靛蓝:回归重现午夜天空的颜色 文/傈月
早在公元前3000年前,心灵手巧的古埃及人就把白色的木乃伊亚麻裹尸布染上蓝色的边。从此靛蓝风靡几千年,从欧洲、美国,到中亚、印度,深深浅浅的靛蓝点缀了世界
“简”:二战英国第一招贴女郎 文/笑非壬望热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简”这个连环画人物在英国军队中无人不晓。这个金发美女的影响之大,丘吉尔曾把她比作盟军用来对抗德国的秘密武器
熔剑为针:战时巴黎的时尚抗争 文/唐建光
以奢靡繁华闻名于世的花都巴黎,虽然无法在一战隆隆炮火中继续时髦安逸的生活,但它依然保持着骄傲的时尚姿态,对巴黎的女士们来说,时尚再不仅仅是华服锦袍,更是用来抗争的乐观精神和不屈意志。

文摘
版权页:

时尚史的碎片

插图:

时尚史的碎片

时尚史的碎片

今天走进时装卖场挑选领带的人,绝对不会买错,因为他们心目中领带应有的样式再确定不过。可是如果我们向历史深处探索,会发现领带的样子曾经变幻莫测,如果仅仅定义为简单的“颈部条状纺织装饰物”,风尚史学家们一定会为“领带到底存在了多长时间”争论得面红耳赤。从四百年到四千年,似乎都有史可考,但要是把它们一起放在现代人面前,却又肯定会遭到集体质疑:这些东西真的是领带么?
最早的颈部条状纺织装饰物,出现在古代埃及。和现在的领带相比,称其为“短披肩”似乎更合适。从现在残存的壁画上,我们能看到埃及人用一块长方形布料围裹在脖子上,并且环绕整个肩部。虽然样子和现代的领带大相径庭,但功能却有相似之处:现代的男士领带多出现在正规场合,象征着一种社交礼仪,而古埃及的领带,则体现着佩戴者的阶层和社会地位,平民不能戴领带,贵族才有资格穿着。
历经几千年的变化,如今领带的形状已经找不到和古埃及的相似之处,但作为一种身份或阶层的象征,似乎被现代人完整地继承了下来。美国文化批评家保罗·福塞尔在其著作《格调》中,将领带视为“区分中产阶级和平民阶层的重要标记”。甚至不少正规社交聚会的请柬上,都会提醒受邀人“打领带”,以视对主人和其他宾客的尊重。一般人都会认为,领带是一个纯西方式的服饰配件,但细心的人们会发现,中国历史中也能找到它的蛛丝马迹。于中国出土的秦代兵马俑上,我们能清楚地看到包裹着战士喉部的条状纺织品。而在汉朝建立了政权之后,这种战士用的领带就退出了历史舞台。虽然文献记载中也有“领带”的字样,如《宋史-五行志》里有“北海县蚕自织成绢,成领带”一句,但这里的“领带”是指古代衣领上的饰边,而不是单独的服饰配件。领带的再次回归,已经是两千年后的事情了。

内容简介
《时尚史的碎片》内容简介:所谓时尚,不是路易十四脖子上华丽的领巾,不是阻碍斯嘉丽追求自由的紧身胸衣,不是超人惊世骇俗的内裤外穿,更不是Lady Gaga征服世界的一撮头发,而是历史发展中的芸芸众生相。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