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帛数术文献探论.pdf

简帛数术文献探论.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简帛数术文献探论(增订版)》编辑推荐:近些年来,由于简帛学及古文字学的发展,学术界对简帛数术文献也做了不少研究,取得了一批重要成果,《简帛数术文献探论(增订版)》就是在研读简帛数术文献并参考诸家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写成的。

作者简介
刘勒贤,湖南桃江人,1964年生。1982年、1989年先后就读于中山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文学学士、硕士和历史学博士学位。1992年至2008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历任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2008年起到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工作。主要从事出土文献及古代数术史研究,撰有《睡虎地秦简日书研究》、《简帛数术文献探论》、《马王堆天文书考释》、《战国秦汉简帛丛考》(论文集)等书及论文90余篇。论文和专著曾获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科研成果奖。2009年获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资助,同年人选“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2010年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目录
第一章 早期数术文献及研究成果概述
一、早期数术概说
二、早期数术文献的著录与亡佚
三、简帛数术文献的分类与研究
第二章 出土五行类文献研究(上)——秦简《日书》丛考
一、放马滩秦简《日书》甲种初探
二、睡虎地秦简《日书》二十八宿纪日法补证
三、睡虎地秦简《日书》“龙”字试释
第三章 出土五行类文献研究(中)——马王堆汉墓选择文献初探
一、《刑德》研究中的几个问题
二、《出行占》摘释
三、《式法•天一》补释
第四章 出土五行类文献研究(下)——尹湾汉墓选择文献探论
一、《神龟占》初探
二、《博局占》考释
三、《刑德行时》考述
四、《行道吉凶》复原
第五章 出土天文类文献研究
一、马王堆帛书《五星占》札记
二、马王堆帛书《星占书》释丛
三、马王堆帛书《天文气象杂占》补注
四、谈银雀山汉简中的《亡国志》
五、简帛文献中的星宿分野资料
第六章 其他出土数术文献研究
一、尹湾汉墓出土历日及相关问题
二、三里村陶瓶朱书残文研究
三、邵家沟汉代木牍上的符咒及相关问题
第七章 相关数术问题考辨
一、往亡考
二、阴国、阳国考
三、十二禽、三十六禽新考
四、选择术与“星命月”
第八章 相关传世文献新探
一、从马王堆星占文献看《河图帝览嬉》
二、《史记•日者列传》新考
三、出土五行类简帛与日本阴阳道文献
四、谈《产经》的生子占文
附录一 马王堆帛书《出行占》补释二则
附录二 马王堆帛书《式法》“张(长)室”补释
参考文献目录
后记
增订版后记

文摘
版权页:

简帛数术文献探论

插图:

简帛数术文献探论

今本《日者列传》没有提到“日者”一词,所记多为司马季主的言论,较少涉及具体的数术方法,其中没有一句可以确定是在写“日者”之术——选择时日吉凶之术(张文认为传文所载方术可与《日书》印证,我们的看法不同,详下文)。所以,有关司马季主是太史公心目中一个理想的“日者”形象的说法,是值得怀疑的。
细察传文,可以看出司马季主应如余文所论,是一位“卜者”。传文开头就说:“自古受命而王,王者之兴,何尝不以卜筮决于天命哉!其于周尤甚,及秦可见。代王之入,任于卜者。太卜之起,由汉兴而有。”说的是“卜者”,而非“日者”。接着说司马季主“卜于长安东市”,又说贾谊、宋衷于“卜肆”中看到司马季主,都表明司马季主是“卜者”。贾、宋在解释为何认为司马季主居之卑,行之污时说,“夫卜筮者,世俗之所贱简也。世皆言日:夫卜者多言夸严以得人情,虚高人禄命以说人志……”司马季主则反驳说:“今夫卜者,必法天地,象四时,顺于仁义,分策定卦,旋式正棋,然后言天地之利害,事之成败。昔先王之定国家,必先龟策日月,而后乃敢代;正时日,乃后人家;产子,必先占吉凶,后乃有之。自伏羲作八卦,周文王演三百八十四爻,而天下治。越王句践放文王八卦,以破敌国,霸天下。由是言之,卜筮有何负哉?且夫卜筮者,扫除设座,正其冠带,然后乃言事……今夫卜筮者,利大而谢少……今夫卜筮者之为业也,积之无委聚,藏之不用府库,徙之不用辎车……子何故而云不可卜哉?”又说,“今夫卜者,导惑教愚也……”贾、宋视司马季主为卜筮者,司马季主亦以卜筮者自居。司马季主为卜者而非“日者”,已是一目了然。
这里,应顺便对张文提出的一个重要问题略作分析。张文认为,今本《日者列传》的传文有窜入与缺失之处。具体地说,开头第一句就是窜入之文。由于窜入了此句,致使原来的开头部分缺失了。据张文推测,所缺内容“首先,应有‘太史公日’对本传提纲挈领的论述,或对‘日者’发展变化史实的概述”,“其次,当有对各国日者之俗的简约概述或对比”。张文认为,类似的窜入之文可能还有几处,“如传中几处言‘卜筮’即可商榷”。
大家知道,在漫长的流传过程中,《史记》一书确实出现了不少窜入与缺失之处。张文提出从这一角度对今本《日者列传》进行审查,是完全必要的。不过,张文说今本《日者列传》有窜人、缺失之处时,并未举出可靠理由。我们细读传文,觉得它虽与《太史公自序》所说不合,但文字确实一气呵成,内部并无矛盾之处。“卜筮”、“卜筮者”、“卜者”是文章的关键字眼和连接词,是它们将文章连成一个整体。如按张文所说,将这些字眼删去,剩下的内容已无法成篇。实际上,传文从头到尾都在论述“卜筮”,其写作目的无非是为了论证卜筮和卜筮者的社会价值。因此,与其说涉及“卜筮”、“卜筮者”的词句可疑,还不如说整篇传文可疑。
(三)从出土数术文献看《日者列传》
张文在论证《日者列传》为太史公原作时,有一个十分引人注目的理由:即考古发现的《日书》等材料可与今本《日者列传》互相印证。我们在上文曾经提到,今本《日者列传》所记皆为司马季主的言论,很少涉及具体的数术占测。而《日书》一类选择文献,则完全是实用性选择条文的汇编。这二者怎么能互相印证呢?不妨先看一下张文所举的例句及所作的解释:
1.方辨天地之道,日月之运,阴阳吉凶之本。
张文说:“本句理论色彩颇浓,当与某种哲学思想有关。‘阴阳吉凶之本’疑即《论六家要旨》所云:阴阳家‘大祥而众忌讳,使人拘而多畏;然其序四时之大顺,不可失也。’而《太史公自序》亦云:‘(易)著天地阴阳四时五行,故长于变。’或本传‘日者’通阴阳、《易》学。在睡虎地秦简《日书》中,多有‘弦望’(756简)及‘正月日七夕九’、‘二月日八夕八’、‘三月日九夕七’、‘四月日十夕六’、‘五月日十一夕五’等句(836简反面-828简反面),当为‘日月之运’之观测记载,可证‘日者’需通‘天地之道,日月之运’无疑。”

内容简介
《简帛数术文献探论(增订版)》从文献学和数术史的角度来解读和认识早期数术文献,一方面注意搜求后世相关记载与出土文献对读,另一方面也注意运用出土资料重新考察某些传世文献,考证疑难数术问题。对以往未被充分重视的出土数术文献,颇多作者首次发布的研究心得。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