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自然萌.pdf

吃货自然萌.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美食界记者,暴饮暴食遇良缘?让江教授来治吃撑的你!
当胡细细这个小胖纸终于成为了一名以“吃好喝好”为奋斗目标的美食记者,又因为“废寝怒食”的专业精神住进了医院,从而与医学界腹黑男神江教授展开了一段爆笑的“伪倒追”传奇,她的人生是不是应该被贴上“狗屎运×100次”的标签?可生活里总会有一些小风浪,而我们胡细细的人生准则向来都是“迎难而吃”——管你什么大风小浪,先一口吞了再说!
鬼马胖妞用美食放倒男神的爆笑传奇,正等你来爆笑看不停哦!

编辑推荐
萌中霸主桃桃一轮,新作来袭“萌”势汹汹

美食界记者,暴饮暴食遇良缘?
让江教授来治吃撑的你!

连环萌攻三招式:陪吃、挑衅、胃口好
看【胖胖吃货】无心机搞定【医学男神】

当你全身心喜欢一个人时,就总觉自己是丑小鸭,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名人推荐
《花火》主编小狮倾情推荐: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胖姑娘,萌软善良又鬼马调皮,对爱情坚定勇敢,对美食执着热爱。能与江醉墨在一起吃自己最喜欢的美食,这大概就是吃货胡细细心中最幸福的事了。无论这一天的天气是阳光温暖还是阴雨绵绵,如果你有最想念的人,就带上最好吃的美食去找他吧,因为这世间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啊。

作者简介
桃桃一轮
江湖人称桃爷,实为八卦超美美少女一枚,因为其风魔狂拽的个人气质和细腻爆笑的文字功底,引无数粉丝笑弯了腰。原创小说作者,已经出版作品《谁说大象不会跳舞》、《给点阳光我就灿烂》。

目录


吃货自然萌

代序 有笑有泪的吃货手札
第一章 那个死胖子
第二章 路虎是个纸老虎
第三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第四章 论倒追成功的可能性
第五章 荆棘鸟
第六章 你能不能喜欢我
第七章 法风烧饼
第八章 詹姆细·邦德
第九章 改造小饕餮
第十章 入戏人生
第十一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第十二章 夏洛克·福尔摩细
第十三章 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后记 喜欢并执着

序言
有笑有泪的吃货手札
文/撒空空
桃爷这个人,一直有着很深的恶趣味,所以我们两个猥琐的人才能一拍即合。
她笔下的大多数男主不外乎两种职业,一是老师,二是医生。其实,不光作者,很多读者妹子也都是白大褂控。百度上经常有妹子提问:“求男主是医生的文。”有的还具体到中医、西医或者内外科,等等。想象一下,斯斯文文的一个帅哥,套上一件白大褂,挂上听诊器,不苟言笑地淡淡一句 :“好,我给你检查一下。”那一刻,生死好像都掌握在他手中,神秘又充满掌控感,简直萌死!
言归正传,她最近告诉我,自己又塑造了一个医生男主,而且女主的某个特质很像我。我羞涩地问:“女主是校花吗?”她忍住嘴角的抽动,告诉我——“女主,是个吃货。”
我当场掀桌,表示再也无法与之愉快地玩耍。之后,我带着几分不甘、几分好奇拜读了一下这篇小说,惊奇地发现,作者才是个吃货。女主是个美食记者,因此文中涉及的美食多多,多也就罢了,有的还加以详细描述。有时候我会产生幻觉,感觉自己捧着的不是小说,而是一本菜谱或者是……吃货手札。能吃是福,无论是大病初愈,还是金榜题名,恐怕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昭告天下,而是找个地方大吃一顿吧。只是,一个吃货,一个胖妹子,
在暴饮暴食把自己吃进医院后竟然还能遇见男神,从而成就一段传奇姻缘。
桃爷很少写倒追文,大概是为了标榜她自己的高贵冷艳,她向来安排男主狂追女主,有时还加上好几个男配,估计这也是她的玛丽苏恶趣味。这篇倒追文,算是她的一个尝试。最可贵的是,在诙谐幽默的文风中,居然还让人感觉有点小虐。这是我最爱的风格,笑中有虐,虐中有笑,才不失为佳品。其实我有点担心江医生的婚
后生活,不知他的工资是否会被吃货老婆一点点吃光呢?我甚至可以拟一个文案给男主的婚后生活—“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吃遍天下”。
我个人觉得最精彩、最感动的部分之一是医生出于保护女主的心理,单方面拒绝女主追求时,女主却孜孜不倦地用发信息的方式刷存在感那一段,很多纠结反复的心理描写让所有暗恋过或追求过男生的女生感同身受,让我不禁想起被很多作者引用过的一句俄文诗:“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那时候,女主大概也是这样的,明知没有未来,却强忍着失望、羞愧和悲伤,还是想再争取争取。尤其是女主把男主发来的信息截图保存的情节,相信
很多妹子都这么干过,对吧?我记得原来看过一个妹子的微博,说她把自己和男神的短信往来都抄写在本子上,一来二去,写满三个本子的时候,她终于和男神在一起了。作为码字员,倒追或者说女主先喜欢男主的文我也写过两三篇,《小吵闹》里的大绮对唐宋,还有《兽类辅导员》里的悠然对屈云,这样的女主都有一个特质,就是执着和坚持。我不敢说这种特质究竟好不好,但最后,她们的确都得到了想要的幸福,虽然过程充满艰辛和反复。
总之,这本书能让人读之捧腹大笑,深情处又令人感动落泪,绝对值得一看!
恭喜桃爷又出一本书,我比以前更加期待了,因为——听说我这篇序是出现在第一页,是吗?!

文摘
吃货自然萌
作者:桃桃一轮
1 那个死胖子
胡细细要是生在盛唐,一定是后宫佳丽三千中的一员,无奈她活在连金丝猴都喊着要瘦成一道闪电的二十一世纪,这就注定了她是个引人注目又不引人注目的死胖子。
虽然,她号称自己看起来胖是因为头大、脸圆、肤白、身材凹凸有质感,但名字和人完全对不上又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再虽然,她老妈一再强调,细细若身在唐朝,一定是当时第一美人,但世事弄人,美人细细晚生了一千来年。
胡细细的前半生是十分凶险的,用著名古文《陈情表》中几句表示就是“臣以险衅,夙遭闵凶”。翻译成现代文就是“我从小就多灾多难的”。胡细细的老妈怀孕四个月时摔了一跤,胚胎细细第一次感受到了人生的凶险,细细妈凭着强健的身体素质加上医生的妙手回春,胚胎细细才稳了下来,然后在七个月的时候——她又被车撞了。这不禁令人好奇,细细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祸害人物,两次险些被扼杀在胚胎状态中。
细细妈被救护车送到H市妇幼保健院,医生说,你这个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
细细妈呼天抢地了半个小时,医生说了句但是。但是,这位女士,请你冷静点,可以催产。
细细妈为孩子即将提早呱呱落地而破涕为笑时,医生又说了句但是。但是,催产针也是催熟针,这孩子将来可能是个胖子。
就在细细妈犹豫不决暗自垂泪时,医生再次说了句但是。但是,这个针不一定能保证孩子活着出生变成个小胖子。细细妈这时的情绪很稳定,等待着第四个但是。但是医生只是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也有可能出生之后变成一个——死胖子。
就这样,胡细细在催产针的作用下出生了,幸运地成了一个小胖子。并在将来的日子里,逐渐成了一个胖子小学生,胖子初中生,胖子高中生,万恶的高考让她丢掉了三十斤肥膘。考上N大后,胡细细成了一个胖子大学生。在四年的大学生涯中,胡细细小心谨慎地维持着自己飘忽不定的体重,终于在大学毕业后,成功地成了一个胖子记者,做着所有胖子热爱的美食评论工作。
胡细细被人嫌弃的一生里有过不少外号,什么胖虎、土肥圆、高大壮、金三顺,最常用的是“细胖子”,碰上一些说话不标准的南方人就成了“死胖子”。所以,不是你活着出生了,就不可能是个死胖子。
前头说了,胡细细和普通的胖子不一样,她的胖,是属于盛唐的那种胖,象征着一种丰腴,一种肥美,一种文艺复兴时期的慈祥,怎么跟你们形容呢?就是……一个小胖子。
好,让我们回到胡细细平凡的生活中。
尽管已经在美食记者界混了两年多,但细细还是没有养成美食家淡定的习惯,好像六十年代那些挨过饿的人一样,好吃的不好吃的都拼了老命吃,终于把自己吃进了医院。
现在,胡细细如同一只等待被大卸八块的烤乳猪一样躺在八一医院消化内科诊疗室的病床上,一直哼哼唧唧垂死挣扎。这不,冬天到了,全国人民陷入吃火锅的热潮中,清汤滋补锅、麻辣鲜香锅、至尊海鲜锅、山珍野菌锅……这几期金京晚报生活版主打火锅专栏,胡细细和同事几个平均一天得吃三家火锅店。火锅这种东西就好像贪污受贿,吃的时候永远不知足,等出了问题才追悔莫及,胡细细就是一个活生生、血淋淋的反面典型。
肚子抽痛,一阵阵反胃却又吐不出来,整个腹部胀得难受,胡细细一度以为自己要跟《七宗罪》里那个大胖子一样因胃部爆炸而死。直到门口进来几个人,为首的一个手里拿着医生常拿的那种病历夹,站在她床边时,她才觉得有了一丝活下去的希望。
白衣天使们真是人类的救星啊!胡细细想,这次痊愈后她一定要送一面锦旗给八一医院这群可爱的医生们。
修长的手指掀开虚盖在细细身上的白被子,灵活而利落地把她大衣外套上的三个牛角扣一一解开。细细瞪着一双死鱼眼,瞄见帮她宽衣解带的是个男医生。
没有普通医生身上那股强烈的消毒水味,取而代之的是自然的一抹檀香,竟,如此圣洁。
胡细细贼溜溜的眼珠渐渐往上移,看清了他的脸。有层次感的黑色短发,眉眼惊人的漂亮,睫毛密而长,目色深黑清明,看人时专注却没有攻击性,移开目光时略凉薄,些许倨傲,产生距离感,右眼下方一个小小的泪痣,更添几分风致清冷。他内穿白色衬衫,外穿一件白大褂,右胸位置印着医院的名字,左胸口袋上夹着名牌。
消化内科 副主任医师
江醉墨
江醉墨,好名字啊——潇洒又不失沧桑,侠气又不失文雅。
这个名字令细细在脑海里闪现出一段你是风儿我是沙的武侠传奇,现实中,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就是那块砧板上的肉,将要任人宰割。
只见江醉墨身后跟着至少五个实习医生,有男有女,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睛透过瓶底厚厚的镜片,盯着细细那虽然尽量收腹但还是微微凸起的腹部。
江醉墨把细细的薄毛衣往上推了一点,下一层,是一件格子衬衫。他淡定又冷秀的眸子不见一丝情绪,薄唇轻启,声音如同午夜你最爱那档广播的主持人般低柔清隽:“解开扣子。”
“好好好!”细细挣扎着,奋力从上往下解着自己的扣子,撕扯着自己的衬衫。
在细细奋力又娇羞地解开从上往下数第三颗扣子时,江醉墨才提醒她:“解开下面三颗扣子。”
细细抽抽着又把三颗扣子扣好,艰难地从下往上解了三颗扣子,露出圆滚滚白花花的腹部。
空气,有点凉啊。
这时,江醉墨接过旁人递来的手套,按上了细细的上腹部,第一下,按得蛮轻,细细只感觉——隔着手套,他的手真凉。难道不会在怀里捂热了再检查吗!细细微微咬牙,双手抓着衬衫的边,好像被不法分子那啥似的,一副非常委屈然而又不敢叫出声的小模样。第二下,按得极重,细细的舌头都被他按出来了,只觉得那凉凉的手好像一柄利剑,按得她快要吐了。
瘦子都气血不足所以手脚冰冷!细细小肚鸡肠地腹诽。
他就这么按了两下,细细敏感地瞅见,他微微皱了皱眉。他一皱眉不要紧,细细在多少影视剧和言情小说里看过医生的这种皱眉,下一秒,医生就会用一种“大事不妙”的语气告诉病人或者家属:“哎呀,这孩子不好,晚期了。”
江醉墨没有脱手套,他微微偏头,身后的实习生纷纷倒吸一口凉气,等待他的吩咐。只听他说:“这是个非常典型的病例,你们都来感受一下。”
非常?典型?
细细在极度恐慌中,看见那几个实习生一个接一个戴上白生生滑溜溜的手套,排着队,像在食堂里打饭似的一个接一个上来按她的肚子,左一下右一下,上一下下一下。更令她恐慌的是,实习生的手一个比一个冷,像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猪脚一样,相比之下,第一个按她肚子的江醉墨的手,已经算是最接近人类正常体温的了。
“江老师,这……”实习生们按完细细的肚子,纷纷不敢轻易下结论,一个个巴巴地转身看着江醉墨。
细细闭上眼,肚子遭到一阵惨绝人寰的凌虐后更加疼痛了,而且在她看来,有裂开并生出一个哪吒的趋势。听见脚步声,她睁眼,又是江醉墨。
“医生……”细细可怜兮兮地攥住他白大褂的下摆,“我到底……到底得了什么病……”
江醉墨抬手,并没有脱去手套,而是把右手重新按在细细的上腹部:“我正式检查一下。”
一群神兽在细细眼前奔驰,敢情刚才那一轮蹂躏都是不正式的?!
江醉墨随后几下腹部按压检查做得利落而熟练,目光一直落在细细的脸上,观察着她的表情变化,毫无悬念的,细细每一次的表情都是那样的扭曲,几乎超越了一个正常人的五官能够达到的最大位移。
正式检查结束后,细细刚才还一动不能动的胃抽搐翻腾着,她刚要撑起身子扣好扣子正式询问自己的病情,就感觉一阵前所未有的反胃感,在她反应出“哎呀要吐了”的时候,她已经嗷的一声吐了出来。
虽然一旁的护士眼疾手快地推过去一个垃圾桶,但细细奔腾着吐完后,还是发现刚才围着她来不及躲开的医生们都不幸挂彩,一个实习男医生的白大褂边角沾着一小片羊肉,一个实习女医生的裤子上挂着一片豆腐皮,而江醉墨……他那看上去很贵的黑色皮鞋上赫然躺着半片粉红色的玉米肠。
食物,也分吃进去之前和吐出来之后。
像所有小学生作文中写的那样,细细出大丑之后,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无奈这里没有那样的东西,细细悲愤地一掀被单,闷头一盖,誓不再见江东父老。
就在这一刻,细细妈急匆匆地从门口奔进来,大概是接到了细细同事小余的电话。这位伟大的母亲一冲进诊室,就看见地上若干污物,而自己的女儿孤单而落魄地躺在病床上,一床白色被单,从头盖到尾,散落的头发上隐约可见前几天刚买的蝴蝶结小卡子。那群医生,都是一副“我们已经尽力了”的模样,注视着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儿。
“细细啊——”这个打击太突然了,细细妈只听说女儿因为吃撑了消化不良进了医院,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女儿怎么了?怎么了?怎么就没了!”她号啕大哭,扯开被单疯狂摇动着自己亲爱又苦命的女儿。
细细妈眼泪婆娑间,对上细细的一双圆眼睛,眨巴眨巴:“妈妈……”
惊吓和惊喜怎么都来得这么突然。
细细妈很快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她怒吼一声,扯掉细细盖着的被单,狠狠地在她头上拍了一下,才转过身擦掉眼角哗啦啦往下流的泪。
细细吐完之后舒服很多,她无视那些正在清理衣服、裤子的医生们,只顾着闭目养神。只听细细妈精准地找到这群医生中的关键人物——江醉墨,上前问道:“医生,我女儿怎么了?”
“她是很典型的……”江醉墨停顿了一下,把细细勾得竖起了耳朵,朝他看去,“吃多了撑的。”
细细妈松了一口气,正要开始数落细细,却不想,这年头医生都喜欢说那两个字—— “但是……”
细细坐了起来,要杀要剐来个痛快,一波三折算个什么促销法!
江醉墨低头看病历,脸上一点戏谑之情都没有:“从目前检查的结果来看,是急性胃炎。”这句,是对细细母女俩说的话,下一句,开始转向他带的实习生们:“排除急性糜烂出血性胃炎,未做胃镜和幽门螺杆菌检查之前,尚不能判定患者属于急性幽门螺杆菌感染或是除幽门螺杆菌之外的病原体感染及其毒素对胃黏膜损害引起的急性胃炎……”
胡细细听得云里雾里,最后总算听懂了他的意思——她得住院观察几天。
几顿火锅,吃到住院。这种经历在胡细细的吃货生涯中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消化内科住院病房里躺着的胡细细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慰问,她的先进事迹还被放在报社微博上大肆宣传,报社分管生活版块的大主编对她的英勇行为下了“吃到爆肚浑不觉,我以我血荐轩辕”的评论,胡细细浑身涌动着一股暖流,恨不得马上出院,向天再借五百年,旌旗十万吃翻天。
再壮烈的女英雄不化妆的话也是蓬头垢面的,经过一夜混乱的睡眠,细细醒来时睡眼惺忪、面容憔悴,孤苦伶仃地躺在床上十分落魄。这时正是八点半,恰是医生巡房时间,家属是不能探望的。细细老远就看见几个实习生和主治医生随着江醉墨而来,他依旧还是那样的风姿卓越,一丝不苟的淡绿色衬衫外套着平整得似乎找不到褶子的白大褂。
江醉墨走到每一张病床边,看病历记录,看用药单,询问病人起居,然后微微侧身跟身后的实习医生说些什么,那些实习生埋头狂记录,还一个劲儿点头。终于,他向胡细细走来,见了她,站定,看了五六秒才微微扬一扬嘴角,算是无声地打招呼。
细细这才惊觉,这家伙似乎不怎么爱笑,不像别的言情小说中描写的腹黑男,动不动就半眯着狭长得如同东非大裂谷的眼睛莫名其妙地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江醉墨瞥了一眼病床上贴着的病人名牌上细细用美图秀秀、光影魔术手、PS等你能想到的一切处理照片的手段弄出来的“证件照”,看似随意地说:“证件照那么漂亮,你父母认得出你吗?”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