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古城墙复兴史.pdf

三联生活周刊•古城墙复兴史.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如今来西安旅游的人们已经习惯在游览兵马俑之余沿着城墙脚下走一圈,看热闹的早市在墙根下摆开,将并不宽阔的马路堵得水泄不通;看浓密的槐树绿荫下,重檐叠落的居民社区,和古城西北角熙熙攘攘的穆斯林街区。
对于西安人来说,似乎只有带着一家老小在城墙上赏过月观过灯,才算是过了一个地道的传统佳节。平日里,老人们在城墙下遛鸟、唱秦腔、打太极,早将城墙当成了自家的舞台,年轻人则在城墙上“夜跑”、散步、骑车,让古老的城墙有了年轻的活力。
但正如世界上的诸多古城墙一样,西安的古城墙也多次面临与工业浪潮、人口膨胀和新一轮城市建设的直接冲突。如何保存古城墙代表的丰厚过往,又如何使古城与规则迥然不同的现代世界连接,如何使人与城和谐共处,是西安人也是每一个城市规划者应该思考的问题。
本期《古城墙复兴史》走进西安,梳理西安城墙从岌岌可危的工业社会的障碍物,到生机不在的破落孤岛,再到逐步摸索出与现代城市相融合的发展脉络,试图从中探寻出良性的古城复兴之路和人与城相处之路。

编辑推荐

目录
封面故事
从长安到西安
古城墙复兴史
52 一座城墙与一个城市的60年
68 习仲勋三护西安城墙
72 西安城墙与西安人:情感的守护
84 大雅和谐:西安的城市特色之道
专访中国工程院张锦秋院士
90 南门区域改造:一座城市的“心脏搭桥术”
96 从长安到西安——镌刻在城墙上的历史
104 于右任与碑林:书法的流派
112 回民坊的日与夜
126 西安佛寺:唐朝的因子

社会
136 热点:扇贝“绝收”之后:獐子岛困境
140 热点:“巨人之旅”越野赛:一场332公里的修行

经济
134 市场分析:“一带一路”的宏图与挑战
148 商业:500亿广州万达城,献给世界的乐园

文化
158 话题:随酒而逝的勃艮第酒爷
162 话题:爱德华•霍珀的美国
168 设计:布洛涅森林里的玻璃帆船
180 思想:快乐重要吗?
182 书话:纳博科夫的与妻书

专栏
28 邢海洋:回归自行车
174 袁越:怎样科学地见到鬼
176 张斌:曾经一墙永隔
178 宋晓军:美国航母真要过“紧日子”?

8 环球要刊速览
18 读者来信
20 观察
22 天下
30 理财与消费
32 好消息•坏消息
34 声音
36 生活圆桌
40 好东西
183 漫画
184 个人问题

文摘
《西安城墙与西安人:情感的守护》
在从小生活在城墙根下的商子秦记忆里,60年代到80年代,城墙里的生活都没什么变化。那时候他家住在湘子庙街的一个大院里,就在现在南门盘道的位置。院子的北门紧挨着城墙,顺着一道土坡上去,就到了城墙根下。商子秦说,湘子庙街过去都是大院,多是做商号的人和旧官僚,比如他家住的这个四进院子,房主姓武,老太爷曾是清朝陕西督军,生了9个儿子,民国时期就让他的儿子们一半参加共产党,一半参加国民党。所以院子里既有曾经的国民党西安城防警备司令,也有从延安回来的艺术家、之后成为陕西某大学的油画系主任,还有一位做过西安城建局长。商子秦家是后来搬入的房客。这个传统的关中大院非常精致,前头有个花园,种着腊梅花、紫薇花,还有一棵西安市有名的玉兰花,花开的时候,西影厂都到院子里来取景。
在城墙下住着,一切就都跟城墙有关系。商子秦对本刊说,他上中学的时候,所在的西安市第五中学就在书院门的关中书院内,早晨上学、下午放学,还有晚自习上学放学,都是沿着古城墙走,一天绕南门三个来回。有时候早上起来锻炼身体,就绕着南门跑一圈,正好400米。学校面积小,开运动会时也绕着南门跑。更喜欢的是去城河游泳。回到家一身臭水味,妈妈往身上一抠就是一道白印,知道肯定是去城河游泳了,免不了又挨一顿揍。
因为50年代末那一轮拆城墙运动,很多城墙砖都被人扒下来了,特别是南城墙附近,城墙上下都有堆成一摞摞的砖,所以城墙根下家家户户用城砖垒灶、铺地、修房,反正近在咫尺,唾手可得。那砖,一块大约顶大开本的《辞海》两本还多,沉甸甸,光溜溜,可算是上等的建筑材料。商子秦记得,那时候有好几位著名书法家,练字都用城砖,蘸点黄泥浆,一写,水就被吸走了,擦了再写。小孩子们还拿城砖锻炼身体,刻成石锁,或者简单钻两个洞,弄成杠铃。商家厕所用来垫脚的都是城砖,现在想想,太不恭敬。
城墙的魅力还在于攀援,这对孩子来说尤其有吸引力。商子秦说,那时候城墙疏于管理,上面到处堆满了砖块,也禁止人上去。不过他们几个小伙伴经常一放学就上城墙,钻进五六十米一个的砖砌水槽,张开手臂撑着槽壁内侧,踩着一指宽的砖愣往上爬。在城墙上,天晴时候远望可见终南山,能看到山的形状,甚至是上面的积雪。往近处看,城墙下面都是棋盘格式的街道、院落、平房、槐树。经历了上山下乡后,商子秦在90年代初辗转再回到西安,发现院子拆了,街道也不存在了,只有路边的槐树还在,树干苍黑苍黑的,冬天在天影底下直立着。他不禁感慨:“我所认识的只有树。”今天再从城墙上往下看,全是高楼大厦,他就觉得不协调。他喜欢到规划院去看那个60年代西安城圈内的模型,做得非常细致,连湘子庙街老院里的那个月亮门都能找到。
所幸城墙还在。如韩骥所说:“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凭个人力量,保不住这座墙。同样,拆掉它也不是那么容易。”

《从长安到西安——镌刻在城墙上的历史》
高宗即位后,国势强盛,经济实力不断提高,长安原有低矮的城墙不仅有碍观瞻,也无法应付北方游牧民族南下时的侵略与骚扰,因此对城墙进行大规模修缮加高势在必行。为了突显大唐之强盛,唐王朝于高宗永徽五年(654)对长安外郭城增修两次;玄宗时期,也对长安城进行了大规模增修。经过数次大规模修建后,至开元年间,长安外郭城墙高度也为一丈八尺,大约5米左右。
整体布局上,隋唐长安城改变了中国自春秋以来,宫城位置在郭城一隅,官衙与民居混杂的布局,而将其置于城市中央,并在宫城之南修建专置中央衙署与禁军机构的皇城,从而突出皇权与中央政府威权。唐长安城中宫城与皇城的全新格局,突破了以往都城仅有内城外郭的传统格局,宫城在都城的北部正中,是帝王所居;皇城在宫城南部,集中了中央官署办公机构。纵横相交的路网把外郭城划分为108个坊,设置居民区和市场区。
……
为了增强帝都治安,长安实行了严格的夜禁制度,宫城,皇城各门,郭城门以及坊市之门,根据在直通郭城门的6条大街上设立的街鼓,每日定时启闭:夕阳西下,首先是承天门上暮鼓敲动,然后六街之上,街鼓紧随其动,擂动八百声,各门遂闭,行人禁行,所谓“六街鼓尽行人歇,九衢茫茫空对月”。夜禁之后,有骑卒巡街叫呼,武官巡查夜探,城门坊角,都设有武侯铺,内置卫士百人至5人不等,因公事或者吉凶疾病等急事者,必须持有府县或者本坊的“文牒”才可出行。每年只有在三元放灯之夕,夜禁制度才临时解除,各门大开,允许百姓市民出门观灯,所谓“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于右任与碑林:书法的流派》
他花20多年时间、耗资十余万两白银收集来的近400方石碑现在收藏于西安碑林博物馆内。
碑林博物馆距离于氏老宅只有不到500米的距离,但于右任将墓志“捐归公有”却着实费了一番周折。首先是交通问题。碑林博物馆副研究员路远在他写的《西安碑林史》中介绍道,这批藏石中的大部分当时存放于北平西直门菊儿胡同的一个旧王府后院内,由于中日关系紧张,平津受日军严重威胁,于右任担心藏石被毁,就委托杨虎城将其运回西安保存。但当时陇海铁路尚未通至西安,最后经过多人帮忙,才包了火车皮,由部队护送经郑州最终送抵。但于右任捐赠石碑是有条件的,他要求将这批墓志拓售所得用来资助自己在三原县创办的民治小学,当时负责碑林整修的监修委员会为慎重起见,多次在会议上讨论于右任碑石存放问题,最后决定另辟一块区域专门存放这批墓志。究竟是否将碑拓所得用于民治小学没有记载,但这批墓志很快就在碑林博物馆里安置妥当,现在碑林第二、三室之间,第三、四室之间,第五、六室之间的碑廊上,就可以看到青砖墙面上镶嵌的《鸳鸯七志斋》藏石精品,经统计,这批藏石共387方,其中北魏160方,隋116方,剩余的属于晋、北齐、梁、北周、唐、宋,以及一些年代不详者和残石。
……
与他对碑学的巨大贡献相比,于右任的书法造诣甚至更为研究者称颂,研究者从他不同时期书写的作品中判断其风格的转向和笔法的日益纯熟。
标准草书的确立是于右任留在中国书法史上尤为重要的一笔。1932年,于右任在南京成立了草书社,在两年后改名为标准草书社。王改民告诉本刊:“之所以成立草书社,是因为当时社会上有一种使用罗马字替代汉字的潮流,于老痛感汉字书写费时,认为草书是一种最值得推广的书写方式,但草书又是最有想象力的,不同书家书写差异很大,后人很难认,所以他决心整理出一套草书书写的标准。”

《回民坊的日与夜》
这些蜿蜒的小巷子似乎定格在了90年代。路边的早点铺熬一锅浓芡的胡辣汤,准备上班的人舀一碗进来坐下,掰几块馍卷着肉丸、菜和汤水,呼噜呼噜吃进去,呛得满鼻子花椒粉味才觉得舒坦。吃完再跨上老式的大二八自行车,吱吱扭扭在窄巷中前进,断不了遇着熟人点个头,没准还能捎带个上学快迟到的孩子。
如今在大城市里很难再见这种亲密的邻里关系,但回坊里因为保存了老的街坊形态,生活面貌也和外面不一样了。回坊里只有几栋六七层的楼房,是“文革”时有些工厂在坊上落户后给家属盖的,剩余的绝大多数都是回民的小院或独门独院的小楼。富裕人家现在仍是好几进院子,只是重新盖了更大的新楼房,压缩了院子面积。住在院子里的有些还保留着木框架结构的青砖瓦房,门窗仍是刻着蝙蝠、荷叶等图案的格扇式,门额上砖雕的“紫气东来”或“积善余庆”还依稀可辨。
民房和小吃、小商品等初级形态商品创造了一种旺盛的市井生命力,尤其是每周四和周日的西仓集市,花鸟鱼虫、古玩旧物、蔬菜瓜果、日用百货,丰富、热闹又有趣。
西仓曾是明清时官府的粮仓,原名永丰仓,当时与和平路的敬禄仓东西相对,所以又叫西仓。西仓在庙后街中段路北,由东、西、南、北四条街巷围成一个方形区域。解放后,西仓的粮库改为军需库,平时街巷寂静了不少,但每周两天的集市仍旧是一番喧闹。坊上的古玩藏主杨子真告诉本刊,从清朝末年开始,各色小商贩就围绕着永丰仓的四条街巷沿街摆摊叫卖,北巷的东西两段,分别是西仓最有名的鸟市和鱼市。“清朝的八旗子弟特别爱玩鸟,回民爱去皇城里跟满族人做生意,慢慢地就把斗蟋蟀、玩鸟学会了。”
在西仓,鸟市名气依然最大,有便宜的鹦鹉、八哥、相思雀,也有几千块钱的灰鹩哥,握在卖鸟人的手上,炯炯有神地等着买主上门。鸟市上有些人直接把鸟笼挂在自行车前后,好像不为赚钱,是专程来闲聊的。有些人则专门来遛鸟,一手抬一只九宫格制大鸟笼,另一手提溜两只带竹钩的小鸟笼,和其他的鸟并排摆在一面涂鸦墙下,既为遛鸟,又为结识鸟友。
除了传统的花鸟鱼虫,西仓上来凑热闹的人真不少。有剃头拔牙、补壶磨刀、修脚挖鸡眼的,还有卖铝皮暖水瓶、老石英老钟、老歌曲磁带和小人书等各种旧货的。

《“一带一路”的宏图与挑战》
丝绸之路经济带主要覆盖我国西北和中亚以及东欧各国,海上丝绸之路则主要连接我国东南沿海和东盟国家,“一带一路”覆盖总人口约44亿人,占全球人口比例约六成,经济总量21万亿美元,占全球比重约三成。如果连接中国和中亚地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能够打通,从战略上可以减轻我国海外资源输入对马六甲海峡等传统海上运输生命线的依赖程度,从经济上而言,对于中国和中亚各国都可以形成多赢。中亚各国普遍面临基础设施落后和建设资金不足的问题,而中国拥有丰富的基础设施建设经验以及庞大的外汇储备资金,二者入股能够形成对接,不仅能够提升中亚各国的基础设施和经济发展水平,同时也可以使得中国能够大规模输出基础设施工程建设,以及某些行业严重过剩的产能,比如钢铁、建材等等。同时,中国经济相对落后的西部地区也能够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在东部经济放缓之际,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主要着眼于东盟,辐射南亚和周边国家。目前东盟是我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占我国对外贸易总额超过10%,在传统发达经济体增速放缓之际,东盟对于中国的重要性日益凸显。目前中国和东盟正在启动自贸区升级版谈判,争取到2015年双方贸易额达到5000亿美元,到2020年达到1万亿美元。目前中欧的双边贸易额大概为5600亿美元,中美的双边贸易额约为5200亿美元,由此可见东盟在未来中国贸易版图中的重要性。看重东盟重要性的不仅是中国,美国也正在借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拉拢东盟。中国通过打造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定程度上也可以抵御美国TPP战略对于中国的排挤。

插图: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