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片叶子:欧·亨利短篇小说集.pdf

最后一片叶子:欧·亨利短篇小说集.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作为世界上最会讲故事的人,欧•亨利就像一个有着丰富阅历的老水手,总能很自然地将他人生中的那些精彩故事娓娓道来。一如他自己所说:“我的笑话的性质是和善亲切的,绝不流于讽刺,使别人生气。”本书选录了欧•亨利22篇风格不一的短篇作品,如《麦琪的礼物》《春天》《最后一片叶子》《天窗室》《幽默家的自白》等,以期让读者对其作品有一个较为全面的了解。

编辑推荐
德国哲学家雅思贝尔说:个体自我的每一次伟大的提高,都源于同古典世界的重新接触。意大利文学家卡尔维诺说:经典是那些正在重读的书,经典是常读常新的书。

作者简介
欧•亨利 (1862~1910年),原名为威廉•西德尼•波特,美国著名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小说家,公认的世界上最擅长讲故事的人,与法国的莫泊桑、俄国的契诃夫并称为“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巨匠”。他是一位高产的作家,曾被评论界誉为“曼哈顿桂冠散文作家”和“美国现代短篇小说之父”。代表作有小说集《白菜与国王》《四百万》《命运之路》等,其中一些名篇如《爱的牺牲》《麦琪的礼物》《最后一片叶子》等使他获得了世界声誉。

目录
最后一片叶子
回合之间
幽默家的自白
警察与赞美诗
麦琪的礼物
爱的付出
没有讲完的故事
比绵塔薄饼
女巫的面包
天窗室
公主与美洲狮
证券经纪人罗曼史
无常的人生
春天的先兆
提线木偶
命运之路
宝藏
爱情信使
红毛酋长的赎金
苹果的诱惑
幕后黑手
菜单上的春天

序言

有好书读,读好书
毛姆在《书与你》中曾提到:“养成阅读的习惯,使人受益无穷。很少有体育运动项目能适合盛年不再的你,让你不断从中获得满足,而游戏往往又需要我们找寻同伴共同完成,阅读则没有诸如此类的不便。书随时随地可以拿起来读,有要紧事必须立即处理时,又能随时放下,以后再接着读。如今的和乐时代,公共图书馆给予我们的娱乐就是阅读,何况普及本价钱又这么便宜,买一本来读没有什么难的。再者,养成阅读的习惯,就等于为自己筑起一个避难所,生命中任何灾难降临的时候,往书本里一钻,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古人也说:“开卷有益。”但面对浩如烟海的图书,如何选取有益的读本来启迪心智,这就需要有一定的鉴别能力。
对此,叔本华在《论读书》里说:
“……对善于读书的人来说,决不滥读是很重要的。即使是时下享有盛名、大受欢迎的书,如一年内就数版的政治宗教小册子、小说、诗歌等,也切勿贸然拿来就读。要知道,为愚民而写作的人反而常会大受欢迎,不如把宝贵的时间用来专心阅读古今中外出类拔萃的名著,这些书才真正使人开卷有益。
坏书是灵魂的毒药,读得越少越好,而好书则是多多益善。因为一般人通常只读最新的出版物,而不读各个时代最杰出的作品,所以作家也就拘囿在流行思潮的小范围中,时代也就在自己的泥泞中越陷越深了。”
正如叔本华所言,“不读坏书”,因为人生短促,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
出版好书,让大家有好书读。——基于这样一个目的和愿景,便有了这样一套“国内外大家经典作品丛书”,希望这些“古今中外出类拔萃的名著”,能令大家“开卷有益”。

编者

文摘
版权页:



最后一片叶子
在华盛顿广场的西面,有一个小区,小区的街道很是奇怪,被分割成很多狭窄的长条,人们称这些长条为“小巷”。这些“小巷”相互间穿插,形成许多奇特的角度和曲线。有的一条街自身也会交叉一两回。有一次,一位艺术家发现这条街也有它的可贵之处。如果一个商人去收颜料、纸张和画布的账款,不成想却在这条街上大兜圈子,最后猛然发现自己转来转去又回到原点,更令他生气的是到头来一文钱也没收到,落得空手而回,那才有意思呢!
于是,没过多久,一些搞艺术的人便都不约而同地来到了这个古色古香的格林威治村。他们四处打听,寻找朝北的窗户、18世纪的三角墙、荷兰式的阁楼,更重要的是,房租还要低廉。接着,这些人又从第六大街买来了一些锡蜡杯子和一两只烘锅,把这个地方弄成了一个“艺术区”。
苏艾和琼珊的画室就是在这里成立的,画室设在一座矮墩墩的三层砖屋的顶楼。“琼珊”是琼娜的昵称。两人一个是从缅因州来的,另一个来自加利福尼亚州。她们是在第八大街上一家名为“德尔蒙尼戈”的饭馆认识的,那时她们都去用餐,恰巧碰到,她们对彼此都很有好感,她们谈艺术、饮食、着装等等,竟发现彼此的口味也十分相投,于是便一起租下了那间顶楼作画室。
那还是五月发生的事。到了十一月,一个冷酷无情,肉眼看不见,医生称之为“肺炎”的不速之客,潜入到了艺术区,他用他那冰冷的手指这儿碰碰那儿摸摸。在广场的东面,这个坏家伙明目张胆地行动起来,他每闯一次祸,总有那么几十个人受到伤害。不过,当他来到这错综复杂、狭窄,并且长满苔藓的“巷子”里之后,他的脚步已经没有原来那样畅行无阻了,他开始用一种缓慢的速度行走。

这位“肺炎先生”并不是大家眼中的那种有风度的老绅士。一个弱小的女人,已经被加利福尼亚的西风吹得毫无血色了,自然无法和那个有着红拳头、气吁吁的老家伙相对抗。所以,琼珊被他击倒了。她躺在那张漆过的铁床上,一动也不动,一双眼睛望着荷兰式小窗外的砖屋,那是空荡荡的邻居家。
一天早晨,那位忙碌的医生,把苏艾叫到过道里,皱着他那灰白色的粗眉毛。
“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她的病很不乐观,只有一成的希望了。”他一边对苏艾说,一边把体温表里的水银甩下去,“那一成的希望主要看她自己,看她自己有没有强烈的求生欲望。这个你应该明白,如果一个人情愿照顾殡仪馆的生意,那么一切的治疗都是毫无意义的。现在,你的这位小姐一门心思以为自己不会好了。你知道她有什么愿望吗?”
“她——她希望有一天能去那不勒斯海湾,她想画它。”苏艾说。
“绘画?——简直太荒谬了!那她心里就没有很让她思念的东西?——比如说,男人?”
“男人?”苏艾像吹小口琴似的哼了一声说,“难道男人就值得——但是,唉,大夫,这根本就是没有的事情。”
“这样说来,一定是身体虚弱的缘故了。”医生说,“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只要科学能达到,我一定可以救治好她。不过,每逢我的病人开始盘算有多少辆马车送他出殡的时候,我就会把医药的治疗力量减去百分之五十。但如果你能诱导她对今年冬季大衣的袖子式样发生兴趣,并提出一个相关问题的话,那么我就可以保证,她康复的几率可以从十分之一提高到五分之一。”
送走医生后,苏艾来到工作室,她狠狠哭了一把,眼泪把一张日本餐巾纸浸湿成了一团纸浆。然后,她拿起画板,吹着拉格泰姆音乐(美国流行音乐形式之一。产生于19世纪末,是早期爵士乐的一种)的口哨,摇头晃脑地走进琼珊的房间。
琼珊躺在床上,脸朝着窗口,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苏艾以为她睡着了,便赶紧停止了吹口哨。
她架起画板,开始替杂志画一幅短篇小说的钢笔画插图。青年画家通常都会有这么一段经历,他们不得不以杂志小说的插图来为将来能够进入艺术殿堂铺平道路,而那些青年作者,为了给自己铺平文学道路,便创作了那些小说。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