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流云:乔伊斯短篇小说集.pdf

一片流云:乔伊斯短篇小说集.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作家之一,乔伊斯的文学生涯始于其短篇小说作品。在写给出版商理查兹的信中,他这样说:“我的宗旨是要为我国的道德和精神史写下自己的一章。”这,也成了他一生文学追求的目标。在乔伊斯眼中,处于大英帝国和天主教会双重压迫下的爱尔兰是一个不可救药的国家,而都柏林则是它“瘫痪的中心”,这里每天都上演着麻木、苦闷、沦落的一幕幕活剧。本书选录的作品,故事背景便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都柏林,作者用其简练的笔触,呈现出了那个时代那个城市的苍凉世态。

编辑推荐
德国哲学家雅思贝尔说:个体自我的每一次伟大的提高,都源于同古典世界的重新接触。意大利文学家卡尔维诺说:经典是那些正在重读的书,经典是常读常新的书。

作者简介
詹姆斯•乔伊斯(1882~1941年),爱尔兰作家、诗人。1882年2月2日出生于都柏林,1941年1月13日逝于瑞士苏黎世。他是意识流文学的开山鼻祖,长篇小说《尤利西斯》成为意识流文学的代表作,是20世纪最伟大的小说之一。其1914年出版的短篇小说集《都柏林人》久负盛名,堪称20世纪整个西方最著名的短篇小说集。

目录
一片流云
圣恩
伊芙琳
对手
死者
两个浪子
寄宿客栈
赛车之后
两姐妹
偶遇
阿拉比
伤心命案
泥土

序言

有好书读,读好书
毛姆在《书与你》中曾提到:“养成阅读的习惯,使人受益无穷。很少有体育运动项目能适合盛年不再的你,让你不断从中获得满足,而游戏往往又需要我们找寻同伴共同完成,阅读则没有诸如此类的不便。书随时随地可以拿起来读,有要紧事必须立即处理时,又能随时放下,以后再接着读。如今的和乐时代,公共图书馆给予我们的娱乐就是阅读,何况普及本价钱又这么便宜,买一本来读没有什么难的。再者,养成阅读的习惯,就等于为自己筑起一个避难所,生命中任何灾难降临的时候,往书本里一钻,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古人也说:“开卷有益。”但面对浩如烟海的图书,如何选取有益的读本来启迪心智,这就需要有一定的鉴别能力。
对此,叔本华在《论读书》里说:
“……对善于读书的人来说,决不滥读是很重要的。即使是时下享有盛名、大受欢迎的书,如一年内就数版的政治宗教小册子、小说、诗歌等,也切勿贸然拿来就读。要知道,为愚民而写作的人反而常会大受欢迎,不如把宝贵的时间用来专心阅读古今中外出类拔萃的名著,这些书才真正使人开卷有益。
坏书是灵魂的毒药,读得越少越好,而好书则是多多益善。因为一般人通常只读最新的出版物,而不读各个时代最杰出的作品,所以作家也就拘囿在流行思潮的小范围中,时代也就在自己的泥泞中越陷越深了。”
正如叔本华所言,“不读坏书”,因为人生短促,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
出版好书,让大家有好书读。——基于这样一个目的和愿景,便有了这样一套“国内外大家经典作品丛书”,希望这些“古今中外出类拔萃的名著”,能令大家“开卷有益”。

编者

文摘
版权页:



伊芙琳
她临窗坐着,看着暮色渐渐吞噬了林荫道。她的头斜倚着窗帘,窗帘布上的灰尘一股脑儿地跑进她的鼻孔里。她感觉累了。
路上的行人渐渐稀少。一个男人从最后一幢房子里走出来,在她的窗前经过,然后踏上了归家的路。她听见他的脚步声一路噼里啪啦响过混凝土的人行道,又踏上了那条新落成的红屋区前的小道。那条小道是煤渣铺就的,踩上去便发出咔哧咔哧的声响。
曾几何时,那儿还是一片空地,每天晚上,他们姐弟几个和别人家的孩子就在那儿玩耍。后来,一个从贝尔法斯特来的人买下了那块地,在上面建起了房子,那是一栋和他们这儿的棕色小屋完全不一样的、有着明瓦的亮堂砖房。
从前,街坊邻里的孩子们常在那片空地上玩,迪万家的、邓恩家的,还有小瘸子基奥,当然,她和她的兄弟姐妹也在其中。不过,厄尼斯特从来不玩,他少年老成,比其他孩子要显得成熟许多。她父亲常常提着一根刺梨木拐杖赶到这片空地上,把他们撵出野地。不过好在有小基奥负责望风,一见她爸爸来,便狂呼示警。总的来说,那时的她还是相当快活的:父亲脾气还没这么糟,而且,母亲也还健在。可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今,时间一晃而过,她和她的兄弟姐妹都已经长大,妈妈已经过世多年,蒂西·邓恩也已不在了。就连沃特一家,也搬回了英格兰。物换星移,眼下,她也要走上他们的那条路,离开家乡了。
这就是家呀!她环顾四周,屋中所有熟悉的器物历历在目,很多年来,她每周为它们拂拭一遍灰尘,很多时候她也纳闷,这么多灰尘到底从哪儿来的。也许,以后的日子里她再也见不着这些旧物了,她做梦都想不到会有这一天。
房间里摆着一张信徒向圣女玛格丽特·玛丽·阿尔柯克许愿的彩色画片,旁边是一架早已破败不堪的风琴,风琴上面的墙上挂着一张泛黄的照片,是一位神父的,在那么多年漫长的时间里,她竟然从未弄清过那位神父的名字。神父大概是父亲的一位校友,每每家里一来客人,父亲就会指着那张照片给人家看,往往还漫不经心地添上一句:
“他现在在墨尔本。”
她已经决定要和他私奔了,她就要离开这个家了。可这样做明智吗?她努力从方方面面掂量这个问题。在家里,无论如何,她还不愁吃住,她还有亲戚朋友,大家相互知根知底也有照应。当然,她也得拼命劳作,家里、店里都一样。可如果被店里的人知道她跟个汉子私奔了,他们会怎么议论她?可能会说她是个傻瓜。至于她空出来的那个职位嘛,也许很快就会登出广告,招聘新人填补进来。这下,可遂了加万小姐的心意。平时,她总是爱跟她伊芙琳争上风,特别当旁边有人的时候:
“喂!希尔小姐,难道你没看见女士们都在等着吗?”
“打起精神来,希尔小姐,拜托啦!”
所以,离开这间店,她是不会伤心流泪的。
当然,在她即将要去的那个家,在那未知的远方,情形肯定就不同了。那时候她会结婚——她,伊芙琳。那样一来,人们就会尊重她,她绝不让自己有母亲那样的遭遇。哪怕是现在,她已经过了十九岁,还能时时感觉到来自那个暴力父亲的威胁。她明白,正是这种感觉让自己终日提心吊胆。在以前,父亲体罚哈里和厄尼斯特是常有的事情,但却从不招惹伊芙琳,因为她是女孩子。可是最近,父亲开始吓唬她,说什么要不是看在她死去母亲的分上,他一定要给她点厉害尝尝。现在,再也没有能够保护她的人了。厄尼斯特死了,而哈里在教堂装饰行里谋生,常常奔走于乡间,根本无暇照顾到她。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