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链:莫泊桑短篇小说集.pdf

项链:莫泊桑短篇小说集.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莫泊桑的作品风格辛辣,善于捕捉发现平凡琐屑的生活中富有典型意义的片断,以小见大地反映现实,摹写人情世态;另外其小说构思布局别具匠心,人物语言和故事结局均有独到之处,让人回味无穷。本书精选了莫泊桑的19篇经典短篇小说,包括他的代表作品《羊脂球》《项链》和《我的叔叔于勒》等。

编辑推荐
德国哲学家雅思贝尔说:个体自我的每一次伟大的提高,都源于同古典世界的重新接触。意大利文学家卡尔维诺说:经典是那些正在重读的书,经典是常读常新的书。

作者简介
居伊•德•莫泊桑(1850~1893年),法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与契诃夫、欧•亨利并称为“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巨匠”。他是法国文学史上短篇小说创作数量最大、成就最高的作家。6部长篇小说、300多篇中短篇小说使他成为当之无愧的“短篇小说之王”。代表作有《一生》《漂亮朋友》《羊脂球》《项链》《我的叔叔于勒》等。

目录
散步
树林里
米龙老爹
羊脂球
两个朋友
皮埃罗
骑马
我的叔叔于勒
俘虏
真实的故事
保护人
项链
月色
烧伞记
一个乞丐
壁橱
兄弟来一杯啤酒
归来
被抛弃的人

序言

有好书读,读好书
毛姆在《书与你》中曾提到:“养成阅读的习惯,使人受益无穷。很少有体育运动项目能适合盛年不再的你,让你不断从中获得满足,而游戏往往又需要我们找寻同伴共同完成,阅读则没有诸如此类的不便。书随时随地可以拿起来读,有要紧事必须立即处理时,又能随时放下,以后再接着读。如今的和乐时代,公共图书馆给予我们的娱乐就是阅读,何况普及本价钱又这么便宜,买一本来读没有什么难的。再者,养成阅读的习惯,就等于为自己筑起一个避难所,生命中任何灾难降临的时候,往书本里一钻,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古人也说:“开卷有益。”但面对浩如烟海的图书,如何选取有益的读本来启迪心智,这就需要有一定的鉴别能力。
对此,叔本华在《论读书》里说:
“……对善于读书的人来说,决不滥读是很重要的。即使是时下享有盛名、大受欢迎的书,如一年内就数版的政治宗教小册子、小说、诗歌等,也切勿贸然拿来就读。要知道,为愚民而写作的人反而常会大受欢迎,不如把宝贵的时间用来专心阅读古今中外出类拔萃的名著,这些书才真正使人开卷有益。
坏书是灵魂的毒药,读得越少越好,而好书则是多多益善。因为一般人通常只读最新的出版物,而不读各个时代最杰出的作品,所以作家也就拘囿在流行思潮的小范围中,时代也就在自己的泥泞中越陷越深了。”
正如叔本华所言,“不读坏书”,因为人生短促,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
出版好书,让大家有好书读。——基于这样一个目的和愿景,便有了这样一套“国内外大家经典作品丛书”,希望这些“古今中外出类拔萃的名著”,能令大家“开卷有益”。

编者

文摘
版权页:



两个朋友
巴黎被包围了,在饥饿中呻吟着。屋顶上难得看到麻雀,下水道中也空空荡荡的,连老鼠都灭绝了。人们不管什么都吃。
正月里的一个晴朗的早晨,莫里索先生,他是一位职业钟表匠,有时也是住在家中的国民自卫军,此刻,他正空着肚皮,双手插在制服裤子的口袋里,闷闷不乐地沿着环城林荫大道散步。突然,他在一个也穿着制服裤子的人面前站住了,原来他认出这是他的一个朋友,正是他在河边相识的索瓦热先生。还没打仗的时候,每逢礼拜天,莫里索总是天一亮就出发,手里拿着竹制的钓鱼竿,背上背着白铁做的罐子。他搭乘开往阿尔让特伊的火车,在科隆布下车,然后步行到马朗特岛。一到这个他魂萦梦牵的地方,他马上就开始钓鱼,一直钓到天黑。
每个礼拜天,他总在这里遇到一个性情快活的矮胖子——在德洛雷特圣母大街经营服饰用品店的索瓦热先生,他也是一个钓鱼迷。他们手持钓竿,肩并肩地坐着,两条腿在水面上摇来晃去,常常一坐就是半天,长此以往,他们互相间的友谊就这样产生了。有时他们整天一句话不说,有时也聊上几句。不过即使他们一句话不讲,他们互相也是那么了解,因为他们趣味相同,感觉一致。
春天的时候,上午十点钟左右,朝阳照在平静的水面上,使得水面飘起一层薄薄的雾气,随着水流轻轻地浮动。和煦的阳光也把它的热力射向这两个钓鱼迷的脊背,使他们感到暖洋洋的,异常舒服。这时莫里索偶尔会朝着他的邻人说上一句:“嘿,多舒服啊!”而索瓦热先生则回答说:“我不知道有什么比这更惬意的了。”这一问一答就足以使他们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了。
到了秋天,白昼将尽的时刻,夕阳将天空照得通红,绯红色的云彩倒映在水里,把水面染成一片绛紫色。天际像着了火似的,将两个朋友笼罩在一片红光中。大自然已经预感到冬天的肃杀,正在簌簌发抖的枯黄的树木也被镀上一层金色。这时索瓦热先生微笑着朝莫里索说:“多美丽的景色啊!”心里也正在赞叹不已的莫里索眼睛一刻也不离开他的浮子,悠哉地回答说:“嘿,这可比林荫大道强多了!”
现在,他们在第一时间互相认出以后,就立刻紧紧地握手,为在这一非常时期里相遇激动不已。
索瓦热先生叹了一口气,轻轻地说道:“这是多大的变化啊!”
神情非常忧郁的莫里索也感慨地说:“多好的天气啊!今年还是头一次有这种好天气呢!”
确实,天空一片碧蓝,阳光异常明媚。
他们肩并肩,神情感伤,漫不经心地向前走着。
莫里索又说道:“还记得那些钓鱼的日子吗?嘿,多好的回忆啊!”
索瓦热先生问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到那里去呢!”
他们走进一家小咖啡馆,每人喝了一杯苦艾酒,然后又在人行道上闲逛起来。
莫里索突然站住说:“再来一杯怎么样?”索瓦热先生同意说:“我听您的。”于是两人又走进一家小酒店。
等到他们走出来时已经昏头昏脑,就像那些空腹喝酒的人一样,肚子里的酒精已经使他们晕头转向。天气和暖,温柔的微风拂过他们的面庞,使他们感到异常惬意。
索瓦热先生被和煦的微风吹得飘飘然,他已经半醉了,站住说:“我们到那儿去怎么样?”
“到哪儿去?”
“钓鱼去啊!”
“到哪儿去钓呢?”
“当然到老地方——我们的岛上。法国前哨阵地就在科隆布附近,我认识迪穆兰上校,放我们过去应该没问题,只要我说上一句话。”
莫里索高兴得简直发抖了:“好极了,那我们一言为定。”
于是,他们兴匆匆地分头去拿自己的钓鱼工具。
一个小时以后,他们又肩并肩地走在大路上,随后来到迪穆兰上校占用的那座别墅。上校听了他们这个荒唐的想法后笑起来,什么也没问就同意了他们的要求。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