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情人杜拉斯.pdf

永远的情人杜拉斯.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玛格丽特•杜拉斯(Marguerite Duras)是二十世纪最有影响、最具个性、最富魅力的一位女作家。1984年,杜拉斯在七十岁时发表了她最著名的小说《情人》,该作品于1986年获海明威奖,是“当年用英语发表的最佳小说”。在这部十分通俗的、富有异国情调的作品里,她以惊人的坦率回忆了自己十六岁时在印度支那与一个中国情人的初恋,荣获了当年的龚古尔文学奖,并且被译成40多种文字,至今已售出300万册以上,使她成为当今世界上最负盛名的法语作家。
杜拉斯的一生就像一部小说,她为艺术生活,为爱情疯狂。身为作家,她享誉世界,却也难排孤独,在酗酒中老去。本书是用传神的笔调,再现了杜拉斯传奇的一生,让读者再次贴近她的点滴记忆,再次感受杜拉斯的特异魅力。

编辑推荐
2014,中法建交50周年,同时是杜拉斯诞辰100周年。杜拉斯以其极富传奇色彩的经历、惊世骇俗的叛逆性格和卓尔不群的才华,成为当代法国最值得骄傲的作家,是通往法国当代文化的一条重要通道。
细腻的文笔,冷艳的文字。超越文化与世俗,书写杜拉斯特立独行的一生。
中文繁体版、日文版、韩文版均已售出,“杜拉斯热”继续席卷亚洲。

媒体推荐
没有感性的天才,就不会有杜拉斯《情人》那样的杰作。好评不绝于耳。这将是传世之作,不是用现世的道德标准来评判。除杜拉斯的《情人》之外,近十几年来,我没读到过什么令人满意的小说。 ¬——王小波

即使在现在这样一个有人把谈论杜拉斯当作俗套的时候,我依然想独自谈论她,或者和别人讨论她。
绝望的性爱,无言的别离。杜拉斯写尽了爱情的本质,不会再有更多,就好象深爱一个人,到了尽头,突然发现自己如此孤独。 ——安妮宝贝

杜拉斯,她是一个活泼、勇敢、有激情的女人。
——弗朗索瓦•密特朗(前法国总统)

在她的写作中,有一种来自里边的源泉,从肺腑最里面涌上来,一种来自特尔斐神殿的天籁之泉。她的写作迷住我。这就是诗意。玛格丽特本人就是诗意。
——埃德加•莫兰(法国当代著名思想家)

作者简介
福建人,新闻学专业出身,80后狮子座。知名书评人,文风轻盈婉约。本书历时三年写作,素材丰富详实,文笔优美流畅,为近期杜拉斯传记中不可多得的佳作。

目录
前言:这就是一切
第一章厚颜无耻的人
多纳迪厄
河内之变
争产风波
第二章抵挡太平洋的堤坝
下一站:永隆
总督夫人和女乞丐
水稻女王的泡影
禁忌之爱
第三章来自中国北方的情人
湄公河的男人
中国城里的小房子
分道扬镳
隐秘的堕胎
第四章年轻姑娘和小孩
让和副省长的公子
要嫁给你
丧子之痛
迪奥尼斯
第五章痛苦
殷勤的陷阱
怀孕了,孩子不是他的
我爱您,再见
撒谎的男人
第六章扬·安德烈亚·斯泰奈
80年夏
来特鲁维尔吧
爱你备受摧残的面容
永远的情人
后记
杜拉斯著作列表

序言
前言:这就是一切
陌上花开,一念红尘,擎一茎荷香,寻觅一抹月晕的昏黄。
人世间,光阴数载,浪里沉浮,谁会记得被风吹起的衣角、飞舞的发丝、绽放的迷蒙。
回首往昔,湄公河畔,你是笔下回眸的倾城,不经意间,流转了百年时光。
风月如画,似水流年,你化作情浅缘深的一阕,与百花挥别,与秋霜寂寞,飘零如枫叶的迁徙,轻盈似冬雪的邂逅。
拾掇记忆,前一世,她倦卧红尘,贪恋一腔柔情。那些曾经被清风错翻的故事,在书页间低吟浅唱。
有人说,她是全世界最淫靡的女人,她却无惧于荼毒加身,桀骜不驯,游弋于文字间。千山万水,百转柔肠,那支纤弱的素笔,道尽了悲喜冷暖。
她是丘比特箭下的追爱精灵,热情似火。她跨越在禁忌的河流,羁绊她的不是罪孽,而是一晌贪欢。如花般次第开放,又悄悄落尽。
原以为在一起就是永恒,却没想到爱而不得,渐行渐远。泪落无声,只将这漫漫的相思化作一纸素笺。
她清冷如孤傲的灯塔,豪放不羁,天性独然。虽世事洞明,却执念于爱的回应,故而被不甘与不舍所捆缚。她舔舐着伤痛,放荡不羁也变成苦涩的颓败,最后还是输给了时间,输给了多情。
她种下希望,却愈见忧伤。谁会是最终的一个,不得而知。
当她老去,不再倾城。而他,却更爱她备受摧残的容颜。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桩不是闲事。她尝尽人世间的颠沛流离,而倾注一生的爱情也从未停息。时光荏苒,回忆成诗。日月消磨中,那些泪眼蒙胧的缘分,从此不再……
这就是她的一切。
她是杜拉斯。

文摘
版权页:



多纳迪厄
在光阴里沉睡百年,在遗忘的书页间渐渐苏醒,那里有椰林树影,还有水清沙白。
历史的马蹄逐浪而过,踏印难寻。掩卷冥想那个传奇的女子,她有一半的灵魂在印度支那,在一个叫越南西贡的地方。那个人,名叫玛格丽特·杜拉斯。
相较于张爱玲,杜拉斯是典型的大器晚成。二十世纪风起云涌,她用狂热的笔墨犁铧开荒破土,用跌宕的人生书写绝代风华,用万千的柔情谱写惊世之作。
她是凝结在娉婷清荷下的珠泪,浓缩着花的含羞、叶的傲骨、风的多情、雨的悲凉……
她是曼妙婀娜的丛林女孩,与山嬉戏,与风共舞,遗世独立,临水照花。从默默无闻到享誉海外,有谁记得那些未曾被知晓却要用一生解答的过往,转眼已往事百年。
1914年4月4日,印度支那嘉定市出生了一位名叫玛格丽特·多纳迪厄的女孩,她在作品里回忆说:“也许你不曾记得我,但我却认识你,我也爱着你,我爱你一个世纪前被革命、战火与污血玷污的肌肤,但我更爱你如今朝气、年轻、混乱却充满弹性的容颜。”去过越南的人都说,越南的北方像中国,南方像法国。而她爱的这个容颜,正是如今被称为东方小巴黎的胡志明市。
胡志明市,这座越南最大的城市和工商业中心,旧日的法国风情依旧随处可见。历经二十多年革新开放,工业总产值已占越南全国的四分之一,正以它顽强的生命力在持续蜕变着。那些经过时间淬炼依旧屹立不动的建筑,印证着这里的厚重。
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法国式的自由与浪漫的情怀。很多人因杜拉斯而重新认识越南,也因杜拉斯而去联想当时的西贡。
那时的嘉定位于西贡河和湄公河之间,西贡河全长约二百二十五公里,源出柬埔寨东南部的当村附近,向南再折转向东南,沿着西贡的东缘流淌,最后注入争莱湾。而湄公河是东南亚最大的河流,发源于中国唐古拉山的东北坡,它的上游,在中国境内被称为澜沧江。湄公河总长四千一百八十公里,自北向南,流经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在越南胡志明市以东,经九个河口入南海,故其入海河段又名九龙江。
浑浊的湄公河,浩浩荡荡,像是饥渴的盘蛇蜿蜒于此,它映照着杜拉斯的童年,也见证着她的成长。在渡船的舷墙前,她穿着茶褐色真丝裙衫,被风拂动,浅露酥胸,踏着双镶金条带的高跟鞋,戴着顶玫瑰色的男士帽。正是在这条湄公河上,她邂逅了自己的东方情人。
现在,就让我们走进那个生活在西贡岁月里的杜拉斯。
月牙梳鬓,游廊里几个孩童在月光下看书。摇椅上的母亲拿着香扇渐渐力不从心,开始有些昏昏欲睡。仆人窃窃私语,打搅着这份恬静的夜幕。清晨,群鸟扑闪着翅膀飞过湄公河,霞光渐显,粼粼波光闪烁在湄公河上,忽明忽暗,一派别样的妖娆。小船穿梭,伴着淙淙流淌的水声,在水云间梳洗着未被雕琢的景致。她伸出手,拨开杂乱的草丛,走向静谧的黑色。握着小哥哥暖暖小小的手掌,童年的噩梦褪淡了许多,像是食人花美艳的那一簇,抑或是抵死缠绵的螳螂最后的吞噬。奔跑,攀爬,窥视,完全不是法国田园里娴静的女子,她是潜伏在印度支那充满野性的乡野女孩。
她出生在这里,放眼望去,有一片绿带垂穗的稻子和深绿掩映的椰树林,没有尽头一般,找不到所谓的分界在何处。这里永远在变化着,河水时常会冲毁小堤坝,演变成泥泞不堪,随后又被阳光曝晒成硬块。谁都不知道,下一次这里会变成什么样。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