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鞅传奇.pdf

商鞅传奇.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王华兴所著的《商鞅传奇》叙述一个历史上饱受争议的风云人物,一次战国中血雨腥风的变法维新。
从魏到秦,从门客到相国,从金蝉脱壳到隆重登场,为了改制他舌战群儒,为了变法他慷慨疾呼,秦孝公视他为掌中宝,旧贵族视他为眼中钉。他让秦国大治,也让六国大恨;他成就的繁荣既是道不拾遗,也是道路以目;他为秦国开创了帝业,也为战国埋下了祸根。
“续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没有他,不会有后来如此气势如虹的统一大业,亦不会有历代沿用的霸道王道并存的治国传统。生前就有毁誉参半,身后更是啼笑难分。千秋功罪任评说,莫以成败论英雄。

编辑推荐
王华兴所著的《商鞅传奇》再现的是两千三百年前商鞅变法的二十年那段历史。商鞅变法是中国历史上的偶发事件,它不是历史的必然,但是这次偶发事件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走向。这是一次备受争议的历史事件,人们对此褒贬不一,看法不同,甚至持截然相反的观点。本书的任务就是要尽力真实客观地反映那段历史,对商鞅变法的功过是非,由读者自己去评判。

作者简介
王华兴:沈阳市人。1954年生于辽宁省西丰县。1972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77年退伍,后在西丰县第一中学、西丰县平岗中学、兵器部贵州5087厂子弟中学任教。先后函授毕业于辽宁教育学院和西南大学。1994年进入航天部沈阳新光集团三产公司。2006年进入辽宁煤炭建设集团。2013年进入天津市辰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11月转入浙江省义乌市建安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现为国家注册监理工程师。

从年轻时就酷爱历史,并对历史文化有独特研究,尤其对商鞅这一历史人物有着深刻的认识和见解。

目录
第一回 身在虎穴也从容
第二回 金蝉脱壳入西秦
第三回 李慧娘血染华山
第四回 公孙鞅舌战群儒
第五回 戊子变法秦无鼻
第六回 吴少女恶战边域
第七回 法出一格人平等
第八回 劓师黥傅无古人
第九回 吴少女真情洋溢
第十回 秦陇地春华秋实
第十一回 太极翁剑指卫鞅
第十二回 战国侯爵话李冰
第十三回 大规划运筹帷幄
第十四回 扁鹊被刺连环案
第十五回 公孙鞅求婚未果
第十六回 十路剑侠闹雍都
第十七回 社平会公孙斗智
第十八回 二公孙三元戏兵
第十九回 西门果火烧魏军
第二十回 秦魏会战谁得利
第二十一回 洛城合约滑稽戏
第二十二回 飞将军智取广汉
第二十三回 公孙鞅两日之恋
第二十四回 时机到苏秦转运
第二十五回 西用兵戈东用谋
第二十六回 为复仇孙膑出山
第二十七回 齐王宫孙膑闯殿
第二十八回 战桂陵围魏救赵
第二十九回 广汉城里多疑案
第三十回 血洗广汉误会多
第三十一回 劓太子法进王门
第三十二回 祝欢谋划太子驷
第三十三回 太子相父穿微服
第三十四回 百子会赵良
第三十五回 公孙鞅断臂致伯日
第三十六回 孙膑迎娶绣花女
第三十七回 战马陵孙庞斗勇
第三十八回 商鞅欺骗公子印
第三十九回 深宫政变捉商鞅
第四十回 尸佼举起商国旗
第四十一回 葫芦谷水淹秦军
第四十二回 二郎枪挑樗里子
第四十三回 张仪摇唇定三秦
第四十四回 西门豹剑指咸阳
第四十五回 西门果腰斩杨平
第四十六回 还魂场车裂商鞅

文摘
第一回 身在虎穴也从容
“要么你被杀死,要么你赶快逃到别国去,逃不出去也是死。”
公孙鞅刚刚来到魏国的相国公叔痤的病床前,还没来得及过问病情,公叔痤就认真地、吃力地对公孙鞅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这是为什么?”公孙鞅故作惊讶地问公叔痤。
公叔痤关切地盯着公孙鞅,把气喘匀了,慢慢地解释:“刚才大王屈驾老夫病榻前探望老夫病情,大王可能是看老夫已经病入膏肓,将不久于人世了,所以问候几句话之后就问老夫说:‘公叔相国病得不轻,万一起不来,寡人应该把国家托付给谁呢?’老夫告诉大王说:‘中庶子公孙鞅可以担此重任。’可大王又问:‘那卫鞅到底有啥能耐啊?’老夫就竭力推荐说:‘中庶子公孙鞅,确实满腹经纶、当世奇才,如有幸为大王相国,胜过老夫十倍啊,定然是大王之幸、举国之幸、列国之福哇。’可大王听后却鄙夷地说:‘相国,你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吧?那卫鞅仅仅是一个中庶子,又太年轻,也没有显赫的功勋,他以何服众呢?想寡人之魏国战将千员,雄兵百万,那庞涓自入魏以来与太子申坐镇中土、应急四方,大小一百二十七战,尚无败绩,与吴子(吴起)相比也毫不逊色;公子印镇守河西固若金汤,犬戎闻风丧胆,对秦作战大获全胜;公子赫慑服韩、楚两国,战必胜、攻必克、守必固;公孙痤运筹帷幄之内,决胜千里之外;惠施深明哲理,且能恤百姓、输粮道,功名显赫。此等都不能为相,反用一个乳臭未干,又无寸功的中庶子为相,就算不为列国耻笑,那寡人这么多的文臣武将又何以服之呢?’我看推荐无望了,就对大王说:‘大王,公孙鞅确实有匡世之才,大王如能用他,老朽担保五年内天子致胙,十年天子致伯,二十年一统华夏;如果大王决意不用,那就杀掉他,千万不能让他跑到别国去,否则后患无穷。”’
公叔痤说到这儿停了下来,连喘几口大气,胸脯急速起伏着,又盯着公孙鞅非常吃力地说:“老夫让大王如不用你为相就杀掉你,算是老夫对大王尽忠了;又马上把你叫来,叫你赶快逃走,也算老夫尽义了。”
公孙鞅是何等聪明的人呢,他的大脑在高速地运行。就在这段时间内,他想了很多很多,也很全很全。他怎么可能向公叔痤表明自己要跑呢,那公叔痤既然能让大王杀掉我,为什么不能告诉大王我要跑呢?于是公孙鞅故作镇静,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说道:“愚鞅感谢相国的厚爱,如此关心愚鞅。不过,鞅没有必要逃走,否则会给相国带来灾祸。愚鞅想,大王既然不纳相国之言用鞅为相,也就不会纳相国之言杀了愚鞅。”
公叔痤听后又劝道:“中庶子,不可固执己见,否则杀身难免!”
公孙鞅微笑着,又接着说:“敬请相国放宽心,大王无比聪明,怎能为杀一个中庶子而留骂名呢?况且中庶子微吏而已,大王不会留意此事,有可能早就忘了这事儿了。”
公叔痤听完公孙鞅的话,心里有数了,也完全明白了。公叔痤绝非等闲之辈。他才不如李悝,功不过吴起,凭什么能置李悝于死地,又挤走了吴起呢?还不是凭他的智慧嘛。到现在公叔痤一切都明白了,他知道公孙鞅在这件事上不单是心里有数,而是成竹在胸了,甚至是早已预料到了,并且提前策划好了各种应对方案。但是,公叔痤还是装作信以为真的样子说:“卫鞅,你不听忠告,亡无日矣!”
其实,从公叔痤相国病重时起,公孙鞅就忧心忡忡,知道公叔痤将不久于人世了。而且相国之职在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此位历来争夺激烈,这也是王权制度下的一种必然。可这次却把公孙鞅一个小小的中庶子推上了风口浪尖,这使他必须直面这场斗争。
公孙鞅回到家里,和自己的朋友同时是自己的门客、家将和卫士的庄赫谈及了此事。他俩都认为,从魏惠王的为人和性格上去分析,不用公孙鞅当相国那是一定的事了,可要杀公孙鞅那也应该是公叔痤死了以后才符合情理。于是两人开始做出走他国的准备,他俩收拾完必要的东西,带上渔具,骑马向大河奔去。他俩要把一些贵重的物品藏到大河边儿去。
公孙鞅原本是卫国人,所以也有人叫他卫鞅,不过这种叫法有点不尊敬人,也多少含点贬义。他的长相与众不同,方形脸、方形头、方形嘴、方眼睛,高个子而且体态匀称,皮肤雪白。此时和他骑马并辔而行膀阔腰圆的、大红脸的人就是庄赫,由于他和公孙鞅的特殊关系还是叫他家庭总管贴切些。两人边走边嘀嘀咕咕地商量着什么。
“哇——啊——”突然传来一声少女的惨叫。公孙鞅和庄赫不约而同地顺着声音望过去,只见一棵大树下的树干上,绑着一对青年男女,几个壮汉拿着尖刀,正准备剥这对青年男女的人皮。这时一个壮汉拿起尖刀,在那女子的两乳间胸脯的中部,从上往下划开女子的皮肤,一串鲜红的血珠在刀尖过处渗透出来,又汇成一条血流,顺着肚皮往下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壮汉又把刀尖对准了那女子的肚脐儿。
“住手!”忽然传来一声洪钟般的呐喊。树下那伙壮汉都被这喊声震住了,他们停止了动作,都不约而同地向着呐喊处望去。
这一声是公孙鞅喊的,他喊完就大踏步向树下那伙人走去。
树下那伙人中有一个主子模样的人迎了过来。他看着公孙鞅、庄赫两人都骑着高头大马,穿着锦衣缎袍,知道不是普通人,所以没敢先说些什么。
“这是干啥啊?”公孙鞅来到树下,指着那少女的胸膛,问那主子模样的人。
“他俩是我家的奴隶。”那主子模样的人理直气壮地答非所问。
“奴隶怎么了,又不是牛马。”公孙鞅对那主子模样的人说。
“能顶上牛马还好了!”那主子模样的人又补充说,“他俩换不来一条牛腿,也没有一只马蹄力量大。”
“他俩是人,能和牛马相比吗?”公孙鞅又道,“他俩有思维、会种地、能拔草,又会采桑织布,拿起刀枪能上战场,这些牛马会吗?”
“牛马是不会。”那主子模样的人又接着反驳说,“可牛马也不会解开绳索逃跑哇。他俩呢?他俩要私奔、要逃跑,奔了逃了怎么办?我连两张人皮都捞不着了。”他又把双手一摊一扬说:“都没了,飞了!”
公孙鞅看着那一对泪流满面的奴隶痛苦的样子,思索了一会儿,对那主子模样的人说道:“你不是说他俩换不来一条牛腿吗?我换了他俩怎么样?”
“怎么换?”那主子模样的人问。
公孙鞅指着庄赫的马,说:“我那匹马给你,你给我这两个奴隶,另外再给我两张羊皮、五升谷子、五斤食盐、一块火石怎么样?”
“成!成!”那主子模样的人连忙叫来几个人,命令道:“快!你们赶陕回去拿两张羊皮、五升谷子、五斤食盐、一块火石来!”
这时公孙鞅拔出宝剑,走到大树下,斩断捆绑那两个奴隶的绳索。那两个奴隶跪倒在公孙鞅面前,咚咚地磕起了响头。那女奴泪如泉涌说道:“我俩愿为大人当牛做马,就算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公孙鞅一手一个扶起两个奴隶,问那女奴道:“听你说话不像世袭之奴,为何沦落到这等地步?”
女奴回答:“我父本是读书人,志在结束战国,统一九州。智伯灌晋阳时,我祖上人都死在了城里,后来父亲回到家里更加痛恨战乱,变卖了所有家产,也没有筹够做说客的路资,就把母亲和我卖为奴隶。”
女奴说着低下了头,缓了一口气儿,悲哀地继续说:“母亲身染重病,不能干活了,七天前被主子偷偷地扒了皮、熬了油。今天是母亲的期日,我和宝哥在河边插了几根蓍草,用以祭奠母灵,可还没等我俩哭出声来,就被主子派人给抓起来了。”她说到这儿,抬起头来,瞅瞅公孙鞅,又看看那男奴说:“宝哥是母亲收养的孤儿,与我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早已订了婚事。”说到这儿,她脸红了,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公孙鞅又问那女奴:“你家父姓名如何?”
女奴回答:“姓严名遂字仲子,严遂便是。”
庄赫把马交给了主子模样的人,那几个人又说了几句客气话就走了。
公孙鞅牵过自己的马,又从腰里拔出一把短刀,跟那两个奴隶说:“这匹马、这把刀、这两张羊皮,还有谷子、食盐、火石,你们俩都带走吧!到秦国去,那里人少地多,你们俩可以开垦谋生。”
两个奴隶听了又一次跪下,热泪涌流,磕头不止。那女奴又说:“恩人啊!请你给我俩赐个姓名吧,就算我们的再生父母了!”
“也好!”公孙鞅略一思考,对着那男奴说,“我叫公孙鞅,就赐你复姓‘公孙’,单字名‘宝’。”
P1-3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