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区柯克悬念故事集:被冤枉的好人.pdf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集:被冤枉的好人.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集:被冤枉的好人》内容简介:喜欢悬念故事的人,大概很少有人不知道希区柯克。这个对电影执着一生的胖老头,已经成为“悬念”和“惊悚”的代名词。书里所包含的绝大多数作品以人的紧张、焦虑、窥探、恐惧等为叙事主题,设置悬念,故事情节惊险曲折,引人入胜,令人拍案叫绝。如果你未读完作品,任凭你如何猜测,你也猜不出真相!

编辑推荐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集:被冤枉的好人》编辑推荐:世界惊悚悬疑大师、恐怖大师的扛鼎之作。最经典、最权威、最全面、最值得收藏的希区柯克故事集。人类精神世界悬疑惊悚的代名词,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电影导演的精品作品荟萃。恐怖片及悬念片的启蒙教科书,深刻洞察人生的荒谬和人性的脆弱。本套丛书一共八本,真金印制精装典藏,当你一口气读到最后,只让人想放声尖叫。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阿尔弗莱德•希区柯克 译者:王强 等

阿尔弗莱德•希区柯克(1899-1980),是举世公认的“悬念大师”。为了表彰他对电影艺术作出的突出贡献,1979年,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授予他终身成就奖。1980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封他为爵士。

目录
犯罪现场001
我能杀死你008
连环命案012
僵尸皇后017
天衣无缝024
一笔勾销027
侥幸030
私密生活043
循循善诱064
上帝派来的魔鬼078
小女人089
忠贞不渝104
撞个正着119
芳林迷踪128
诱惑140
鸟已飞去143
象牙153
冲洗洁净的尸体158
椅子165
一个常见的错误173
机密情报178
谢幕的掌声184
偶然的因素192
陷害我于油画之中197
待玩的游戏207
瓶中的魔鬼215
我想当一个侦探219
脱险公司224
沙漠搭车人228
电影魅力233
福奇先生篱笆的秘密236
烈火中的公平241
杀手警探244
圈套250
弄巧成拙的凶犯254
小屋谋杀案261
幸运钱包271
蜡像馆282
幻境292
午夜300
求你杀了我吧310
六万块320
胜算331
毒蛇334
爱是毒品342
自由360
大鱼难钓367
漫漫归乡路375
什么都可以叫作艺术382
全盘招供390
重大谋杀398

序言
出版前言
在中国,几乎没有人不知道金庸,他的武侠小说让亿万华人沉醉其间。在全世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1899-1980),他的悬念和惊悚故事像海啸一样席卷人类的心灵。
这是一位来自阴暗世界的传奇天才。在希区柯克四五岁的时候,他的父亲交给他一张字条,让他送给警察。警察打开纸条,上面写着,把他儿子关上五分钟,以示惩戒。警察照办。惊悚和悬念就这样戏剧性地在希区柯克的心灵上打上了沉重的烙印。他总是一个人关在黑暗的小屋中,缩作一团,瑟瑟发抖。对他来说,恐惧并非一个突然飞过的蛾子,或阴暗角落里爬行的蜘蛛,而是一种感觉,一种来自内心的战栗。任何物体的摆放和存在,对于他来说,都可构成威胁,让他的心灵备受刺激。他喜欢猎奇,对谋杀、下毒之类的事深感兴趣,被无所不在的邪恶现实深深吸引。正是这种来自童年的阴影和经历,让希区柯克理解了黑暗的力量。这种力量伴随他一生,渗透在他的影片中并释放出来。如《惊魂记》(Psycho,1960)中著名的浴室暗杀镜头,希区柯克始终用镜头来烘托和渲染恐怖的感觉,却并不表现任何直接的打斗冲突。危机和恐惧就在后面,让人惊悚。这部影片放映之后,成千上万的女性对浴室莫名恐惧,不敢洗澡。而希区柯克却说:“对我而言,《惊魂记》是个大喜剧。”
这位登峰造极的悬念和惊悚大师1899年出生于英国的一个蔬菜批发商家庭,从未受过正规的电影和戏剧专业教育。1920年进入电影圈做字幕设计。1926年拍摄《房客》,一举奠定了他在电影界的地位,这部电影当时被誉为“英国有史以来最好的影片”。1939年,应米高梅电影公司的制片人之邀,希区柯克到好莱坞执导他的《蝴蝶梦》一鸣惊人,捧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此后,希区柯克一发不可收拾,佳作迭出,拍摄了《爱德华大夫》《美人计》《后窗》等杰作。
希区柯克的故事有自己一贯的模式,绝大多数以人的紧张、焦虑、窥探、恐惧等为叙事主题,设置悬念,故事情节惊险曲折,引人入胜,令人拍案叫绝。根据他的理论,悬疑必须设计成这种紧张气氛:以观众为主线,通过剧中角色陷入危机的情节来发展,但是观众却无法得知这些角色与危险是谁造成的,或是会再造成什么样的危险,但是又必须让身处其中的无辜者不会受到伤害。于是,我们看到了男女角色之间的互动,而他们却毫不知情;我们了解了剧中人物错综复杂的关系,但是却无法推测下一步希区柯克会让他们发生什么事情!这种故事叙述手法,让人们回味无穷;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多部片子都成为经典,其中充满了希区柯克元素:足智多谋的拍摄手法、不可思议的男女角色关系、戏剧性的真相、明亮鲜明的色彩、内敛的玩笑戏弄、机智风趣的象征符号以及支配人心的悬疑配乐。这些元素成就了“希区柯克”这个与悬疑、紧张画上等号的代名词——让人感觉无助、惊吓,祈祷着接下来要(或不要)发生什么——而这就是希区柯克!
希区柯克非常害怕跟警察打交道,以至于到了美国后,几乎不敢开车出门。有一次,他驱车去北加利福尼亚,仅仅因为从车中扔出一个可能尚未完全熄灭的烟头而终日惶惶不安。
他也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人。他的知名度极高,几乎到了家喻户晓的程度,却离群索居,怕见生人,整天在家里跟书籍、照片、夫人、小狗、女儿为伍,还同很少几位密友往来。他很少参加各种社交聚会,不跟妖艳的女影星厮混。他除了拍片之外,的确是一心不二用的。有人问他,要是让他自由选择职业的话,那他愿意做什么,或者在他一生中想做什么。他回答说:“我不知道,我爱画,但我不会画。我爱读书,但我不是作家。我只懂得制片。我绝不会退出影界,除此之外,我还能做什么呢?”希区柯克把全部精力都用在准备制片上,他事先筹划一切,直到最后一个细节,并且全神贯注、兢兢业业地去实现他的计划。
对于希区柯克来说,电影只是这么一种手段,它能使惊恐不安、经常被莫名其妙的内疚和焦虑所折磨的人们,通过导演对剧中人物的巧妙安排来排除内心的痛苦。他说:“戏剧就是将生活中的枯燥遗忘。”
也许正是由于希区柯克复杂的个性,才使得他的作品具有广阔的阐释空间。其丰富的意蕴,使得阅读他的作品成为一种巨大的享受。
《天才的阴暗面——悬念大师希区柯克的一生》一书中说:“他对人类的心理世界和异常精神状态有着深刻的体悟,这使他的作品有力、深刻而迷人,并使他成为一位与卡夫卡、陀思妥耶夫斯基和爱伦•坡比肩而立的艺术大师。”
1979年,希区柯克80岁生日,坐在轮椅上,向前来道贺的人们致意:“此刻,我最想要的礼物是一个包装精美的恐怖。”一年后,他在洛杉矶去世。
希区柯克一生导演、监制了59部电影,300多部电视连续剧。曾在1968年获特殊奥斯卡奖,同年获美国导演协会格里菲斯奖。为了表彰他对电影艺术作出的突出贡献,1979年,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授予他终身成就奖。1980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封他为爵士。
这套书所汇总的故事,均根据希区柯克的电影和电视剧改编。编者竭尽所能,希望将这位大师的故事收集齐全,出版全集,但考虑到难免挂一漏万,故不敢称作“全集”。不过我们相信,这套书肯定是国内收集希区柯克惊悚悬念故事最多的。
在中国,希区柯克的电影、电视和图书一直备受欢迎,畅销不衰。我们相信,这些经典作品,必将像福尔摩斯的侦探小说和金庸的武侠小说一样,代代相传,流芳百年。
编者

文摘
连环命案
“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托尼•萨莫斯问,今天发现了第四个被勒死的人。他的右手不停地拍着游戏机的投球按钮,背几乎都扭曲了——只见屏幕上银色的小球击中了闪亮点,“我觉得从一开始,咱们的思路就错了。”说话时他连看都没看我。
我正在看弹球游戏机里计算托尼的得分,托尼是一号选手。这机器不时发出刺耳的嗡嗡声。我一言不发,只等着托尼自己开口。托尼就是这样,只要有重要的事情要讲,他总要花些时间来个开场白。与他合作八个月,我早就熟悉了他这套做法。托尼喜欢别人按照他的思路行事,按照他的步骤进行,有时候真让人受不了。但是,这才是托尼。大多数时候都会是好事儿,这时可不能缺了他,他可是吹牛、搞笑的一等好手。但当事情不妙时,你最好什么都别听他的躲得远远的。
“我们只是猜测到底是谁杀了这么多人,这有什么意义?”他说,“我只想知道他的动机是什么?”
游戏机突然停了下来,屏幕显示他可以再玩一局。
“怎么办,托尼,”我说,“你又赢了。”
我们离开游戏机,走进一个小房间。这房间对着昏暗的沙龙入口,现在已近傍晚,这沙龙和那些不管白天黑夜都黑着灯的地方一样,非常暗昏暗。而我们就像两只吸血蝙蝠,在山洞里躲避阳光。
我们俩面前各摆一杯啤酒。不到半小时,托尼已经喝了第五杯,而我的第二杯还剩一半。
看他的样子便知道又有什么事情让他烦心了。对此,不要觉得奇怪,看看我俩这几周都在干些什么——我们一直拼死拼活地抓一个幽灵般的杀手,也就是前天被媒体称作“街头杀手”的那个杀人犯。
第一个被害者是一位年轻女子,一家商业区储蓄信贷行的出纳。她在离她上班地方不远处的一条小巷里遇害;第二个被杀的是一个管道工,年龄稍长些。在他自己店门口的一辆卡车的轮子后,发现了他的尸体;第三位则是个加油站工人,他的老板在工人宿舍的一个小隔间里发现了他的尸体。
今天早晨又有一人被杀,就死在家里。她是个电脑操作员,在警局工作。她的室友在她的房间里发现了尸体。室友是个空姐,刚执行完外飞任务回来。迄今为止,四人遇害,两个男人两个女人,三个白人一个黑人,年龄最小的十九,最大的四十五。在这座城市里,他们住的可谓是天各一方,素昧平生,连碰面的机会都没有。他们之间毫无关系,没有任何破案的线索。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唯一的线索只有一个作案用的黑色毛线围脖。
别人可不管这个,所有的压力都在托尼和我身上。
下午,四点来钟的样子,我们刚从验尸室分析完第四个死者的死因回来,就被我们的头儿莱密斯上尉叫去他的办公室,痛骂了我们一顿。我们也不想事情变得这么糟糕,也难怪头儿气急败坏了,从第一桩命案至今已有三周,来的电话说的全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儿,没什么线索,更别提什么结案了。这案子让我们束手无策,像钻进了死胡同,莱密斯其实也了解其复杂程度,可他还是劈头盖脸地训了我们一通。
托尼倒是没把挨训的事儿放在心上。一从上尉办公室出来,就抓住我的胳膊,拉着我冲出专案组,对我低语:“我们得离开。”尽管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我知道此刻说什么都没用,得听他的。托尼已没有兴致在局里待下去了。
我低头看看表,过六点了。
托尼向侍者示意,又要了杯啤酒,然后看着我。我喝光我杯里的酒,他又叫来侍者:“分成两杯!”侍者照做。
托尼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雪茄,从中抽出一支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又吐出一口浓烟,望着我。这时,他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微笑。
“我总能调整自己,”他说,“你了解我的。”
侍者又端来两杯酒,拿走了我们的空杯子。等那家伙走远了,托尼才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酒。
我等他说话。
“我们一直在找线索,”他终于说话了,“努力寻找死者之间的共同点,不是吗?看起来他们一点联系也没有,纯属滥杀——不分性别,不分年龄。我们在城里不同的地方找到他们的尸体,那有什么联系?”
“那你告诉我,该怎么做?”
他犹豫地点了点头,看来他自己也没有下定决心要不要继续找线索。最后他低声说:“我们只知道被害的是一个出纳、一个管道修理工、一个在加油站干活的年轻人和一个电脑操作员。再问一遍,他们之间有关系吗?”
我沾了点儿酒,“那只是你的理论,伙计。”
他又露出一丝微笑,问我:“你认识那个电脑操作员吗?”他说出今天早晨的死者的名字,“你跟她打过交道,她给你提供材料吗?”
我摇摇头:“没有。”
“那你可真幸运,”他说,“她是个真正的女人,我指床上的那种。能让她为你干点儿事真是莫大的荣幸——当然那是她的工作,但她也会让你为此而痛苦的。”他把剩下的酒都喝光了,向侍者做手势又要了一杯。“我至少可以列举出一打想勒死她的人,她有多可怕!”
“真的?”
他皱起了眉头,说:“想想看,出纳、管道修理工、加油站小工,然后是她。”他盯着我,等我回答。
我只是耸了耸肩。
“你连想都没想。”
我不耐烦地说:“那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呢……”
正在这时,侍者又送来一杯酒放在托尼面前,他看着我,见我摇了摇头,就走了。托尼一直看着他走到吧台另一端,才又重拾话题。他刚给两个小姐抛过媚眼——她俩看起来像秘书,可能刚下班吧。托尼对我说话时,他的眼睛还在她俩身上,“你有没有注意到今天的事情有什么不对劲吗?我指真正注意到?”
我一语未发。
“你走进超市,”他接着说,“看见一个年轻人在整理麦片盒子,你问:‘打搅,请问焖西红柿在哪儿?’‘我不知道,’他说,‘问问经理吧。’你又问:‘好的,经理在哪儿?’他说:‘今天他不在。’”
托尼掐灭烟蒂,“或者假设你来到一家大商场。没错,服务员是得为你服务,可他们却不会主动问顾客,只是顾客有事儿了找他们帮忙。你得自己去找藏在角落里或正慢吞吞地走在通道里的或是躲在柜台后面的服务员。也有可能是三四个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你凑上前去说:‘能帮帮我吗?’而你得到的回答是,‘对不起,我们不是服务员。’”
他又伸手到口袋里摸烟,看起来他忘了放在哪个口袋里了。他终于掏出了烟,但得慢慢地才能把烟凑到嘴边。我拿起打火机,帮他点着烟,他点头致谢。我注意到托尼已经开始有些目光呆滞,我自言自语:“够了,伙计!”
“这该死的传染病。”他说了一句,然后靠在桌上,好让胳膊放松放松。他动了动,让我靠近些,我闻到他呼吸时发出一股浓重的烟酒味儿。
他继续说:“如果被人勒住脖子,你会怎么办?”他用夹着烟的手在脖子前比画了一下,“这个杀手一定非常讨厌像棋子一样被人摆布,因为他应该得到的是服务。”
“嗯?”
“或者是她,男女倒无关紧要。或者此人的工作就得每天笑迎顾客,一个售货员,或他在一家专门接受投诉的公司工作,他成天面对那些平时受到别人忽视而抱怨的庸人。我也说不清楚,抑或是整天都倾听别人的问题的人……像牧师或是精神科医生或——”
“或警察?”我接口道。
他的眼神定在我脸上。“对!”他说,“就是了,一个警察,很有可能。”
我见他又朝侍者望去,赶紧阻止他,“别再喝了,咱们得回家了——”
“你认为是什么让他走上这一步的呢?”他没理会我的话,继续说,“他到银行,然后他遭到误解,他排了半个小时的队,出纳员反倒说起了他的不是。由于那些人把他的存款搞得乱七八糟,他为此退还给出纳的百元支票已有好几张了,他还得每次付上十、十二或十五美元不等的服务费,这就是第一桩命案;又好比几天后,这家伙的浴室管道堵了,而管道修理工又给他脸色看,似乎那管道是他故意搞坏的,第二桩命案就这样发生了;又有一次,他把车子开进加油站,想让那小年轻人到车下检查一下发动机,不料那年轻人却说,‘谁,我吗?’‘就是你,这难道不是什么该死的加油站吗……’”
当发现周围的人都向我们这边看时,托尼突然住了嘴。他的嗓门太大了。
“来,”我尽力站起来,扔在桌上一些钱,弯下身子扶起托尼,“咱们出去再说。”
小巷里很黑,除我俩外空无一人。我隐约能看见托尼笨拙的影子在眼前晃动,跌跌撞撞奔向车子。我满脑子都是他刚才说的那些话。
思考着他没说出来的种种可能。
我自言自语:他到底想告诉我什么?他开始同情那个杀手了?或者他在向我暗示他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
或者?
我很想问问他,迫不及待。
他找钥匙打开车门时,我从后面赶了上来,正想开口问他,我打住了。我将我的领带绕在了他的脖子上。我不能冒这个险,还有许多人要我照顾。
但我仍然清楚地记得那天下午托尼离开专案组时说的话,他说:“咱们俩去一醉方休。”
我收紧领带,笑了笑,心想:托尼,真是好样的。
好一个一醉方休,我喜欢,非常喜欢。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