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区柯克悬念故事集:三十九级台阶.pdf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集:三十九级台阶.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集:三十九级台阶》内容简介:喜欢悬念故事的人,大概很少有人不知道希区柯克。这个对电影执着一生的胖老头,已经成为“悬念”和“惊悚”的代名词。书里所包含的《西北偏北》、《捉贼记》、《蝴蝶梦》、《美人计》均是希区柯克最著名的悬念电影经典作品。通过希区柯克的演绎,它们悬念迭出,扑朔迷离,引人入胜。希区柯克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能在大众熟悉的素材当中找出不落俗套的东西。如果你未读完作品,任凭你如何猜测,你也猜不出真相!

编辑推荐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集:三十九级台阶》编辑推荐:世界惊悚悬疑大师、恐怖大师的扛鼎之作。最经典、最权威、最全面、最值得收藏的希区柯克故事集。人类精神世界悬疑惊悚的代名词,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电影导演的精品作品荟萃。恐怖片及悬念片的启蒙教科书,深刻洞察人生的荒谬和人性的脆弱。本套丛书一共八本,真金印制精装典藏,当你一口气读到最后,只让人想放声尖叫。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阿尔弗莱德•希区柯克 译者:王强 等

阿尔弗莱德•希区柯克(1899-1980),是举世公认的“悬念大师”。为了表彰他对电影艺术作出的突出贡献,1979年,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授予他终身成就奖。1980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封他为爵士。

目录
西北偏北
捉贼记
知情太多的人
玛尔妮
三十九级台阶
蝴蝶梦
美人计

序言
出版前言
在中国,几乎没有人不知道金庸,他的武侠小说让亿万华人沉醉其间。在全世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1899-1980),他的悬念和惊悚故事像海啸一样席卷人类的心灵。
这是一位来自阴暗世界的传奇天才。在希区柯克四五岁的时候,他的父亲交给他一张字条,让他送给警察。警察打开纸条,上面写着,把他儿子关上五分钟,以示惩戒。警察照办。惊悚和悬念就这样戏剧性地在希区柯克的心灵上打上了沉重的烙印。他总是一个人关在黑暗的小屋中,缩作一团,瑟瑟发抖。对他来说,恐惧并非一个突然飞过的蛾子,或阴暗角落里爬行的蜘蛛,而是一种感觉,一种来自内心的战栗。任何物体的摆放和存在,对于他来说,都可构成威胁,让他的心灵备受刺激。他喜欢猎奇,对谋杀、下毒之类的事深感兴趣,被无所不在的邪恶现实深深吸引。正是这种来自童年的阴影和经历,让希区柯克理解了黑暗的力量。这种力量伴随他一生,渗透在他的影片中并释放出来。如《惊魂记》(Psycho,1960)中著名的浴室暗杀镜头,希区柯克始终用镜头来烘托和渲染恐怖的感觉,却并不表现任何直接的打斗冲突。危机和恐惧就在后面,让人惊悚。这部影片放映之后,成千上万的女性对浴室莫名恐惧,不敢洗澡。而希区柯克却说:“对我而言,《惊魂记》是个大喜剧。”
这位登峰造极的悬念和惊悚大师1899年出生于英国的一个蔬菜批发商家庭,从未受过正规的电影和戏剧专业教育。1920年进入电影圈做字幕设计。1926年拍摄《房客》,一举奠定了他在电影界的地位,这部电影当时被誉为“英国有史以来最好的影片”。1939年,应米高梅电影公司的制片人之邀,希区柯克到好莱坞执导他的《蝴蝶梦》一鸣惊人,捧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此后,希区柯克一发不可收拾,佳作迭出,拍摄了《爱德华大夫》《美人计》《后窗》等杰作。
希区柯克的故事有自己一贯的模式,绝大多数以人的紧张、焦虑、窥探、恐惧等为叙事主题,设置悬念,故事情节惊险曲折,引人入胜,令人拍案叫绝。根据他的理论,悬疑必须设计成这种紧张气氛:以观众为主线,通过剧中角色陷入危机的情节来发展,但是观众却无法得知这些角色与危险是谁造成的,或是会再造成什么样的危险,但是又必须让身处其中的无辜者不会受到伤害。于是,我们看到了男女角色之间的互动,而他们却毫不知情;我们了解了剧中人物错综复杂的关系,但是却无法推测下一步希区柯克会让他们发生什么事情!这种故事叙述手法,让人们回味无穷;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多部片子都成为经典,其中充满了希区柯克元素:足智多谋的拍摄手法、不可思议的男女角色关系、戏剧性的真相、明亮鲜明的色彩、内敛的玩笑戏弄、机智风趣的象征符号以及支配人心的悬疑配乐。这些元素成就了“希区柯克”这个与悬疑、紧张画上等号的代名词——让人感觉无助、惊吓,祈祷着接下来要(或不要)发生什么——而这就是希区柯克!
希区柯克非常害怕跟警察打交道,以至于到了美国后,几乎不敢开车出门。有一次,他驱车去北加利福尼亚,仅仅因为从车中扔出一个可能尚未完全熄灭的烟头而终日惶惶不安。
他也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人。他的知名度极高,几乎到了家喻户晓的程度,却离群索居,怕见生人,整天在家里跟书籍、照片、夫人、小狗、女儿为伍,还同很少几位密友往来。他很少参加各种社交聚会,不跟妖艳的女影星厮混。他除了拍片之外,的确是一心不二用的。有人问他,要是让他自由选择职业的话,那他愿意做什么,或者在他一生中想做什么。他回答说:“我不知道,我爱画,但我不会画。我爱读书,但我不是作家。我只懂得制片。我绝不会退出影界,除此之外,我还能做什么呢?”希区柯克把全部精力都用在准备制片上,他事先筹划一切,直到最后一个细节,并且全神贯注、兢兢业业地去实现他的计划。
对于希区柯克来说,电影只是这么一种手段,它能使惊恐不安、经常被莫名其妙的内疚和焦虑所折磨的人们,通过导演对剧中人物的巧妙安排来排除内心的痛苦。他说:“戏剧就是将生活中的枯燥遗忘。”
也许正是由于希区柯克复杂的个性,才使得他的作品具有广阔的阐释空间。其丰富的意蕴,使得阅读他的作品成为一种巨大的享受。
《天才的阴暗面——悬念大师希区柯克的一生》一书中说:“他对人类的心理世界和异常精神状态有着深刻的体悟,这使他的作品有力、深刻而迷人,并使他成为一位与卡夫卡、陀思妥耶夫斯基和爱伦•坡比肩而立的艺术大师。”
1979年,希区柯克80岁生日,坐在轮椅上,向前来道贺的人们致意:“此刻,我最想要的礼物是一个包装精美的恐怖。”一年后,他在洛杉矶去世。
希区柯克一生导演、监制了59部电影,300多部电视连续剧。曾在1968年获特殊奥斯卡奖,同年获美国导演协会格里菲斯奖。为了表彰他对电影艺术作出的突出贡献,1979年,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授予他终身成就奖。1980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封他为爵士。
这套书所汇总的故事,均根据希区柯克的电影和电视剧改编。编者竭尽所能,希望将这位大师的故事收集齐全,出版全集,但考虑到难免挂一漏万,故不敢称作“全集”。不过我们相信,这套书肯定是国内收集希区柯克惊悚悬念故事最多的。
在中国,希区柯克的电影、电视和图书一直备受欢迎,畅销不衰。我们相信,这些经典作品,必将像福尔摩斯的侦探小说和金庸的武侠小说一样,代代相传,流芳百年。
编者

文摘
西北偏北
纽约曼哈顿广告公司经理桑希尔先生正同女秘书玛奇乘电梯下楼。
电梯刚一停稳,桑希尔就一个箭步冲了出来。他大步向门外奔去,害得玛奇也不得不一路小跑,她拿着个小笔记本和笔,一边记下老板新的工作计划和指令,一边提醒老板已经记录在案的预约、谈判、见面事宜。
桑希尔脚底生风,嘴也不停:“你可以再查查结算出来的数据。”
玛奇正要回答,旁边一个男人驻足与桑希尔打招呼:“那不是桑希尔先生吗?晚安!”
桑希尔一抬头,“嘿!笛!替我问候夫人。”随即转回头对着玛奇,“咱们接着说,”路经报摊,桑希尔买了份报纸,“我还是那句话,我们必须保持住原来的战果,不然又会有什么令人遗憾的小错误出现。要是对手抓住了好的机会,那我们只有到银行去哭诉了。”
两人转过楼梯,桑希尔先生的嘴巴又开动了:“咱们下星期一共进午餐如何?”他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下。
玛奇微微撇撇嘴,那神态仿佛是说:“瞧,又来了。这种空头支票开得也太多了。”
桑希尔又对玛奇交代道:“请回信给山姆。”玛奇忙拿笔准备记下来,“就说祝你快乐等等,反正就这些老套子,你已经熟悉了。”
谈话间,两人来到了大楼门口。桑希尔用既像征询意见又似命令的口吻说道:“走吧,你最好跟我到广场大楼。到了之后我再叫车送你回来。”
玛奇吓得一哆嗦,她面呈难色:心想,“天,这一路上不知他又要分派多少活计了。”
桑希尔不由分说抓着她的胳膊冲出了大门。
桑希尔一边走一边打趣地说:“你看上去气色很好。”又做严肃状,“下面该谈葛清的事了吧?”
“是的。”玛奇道。
“送她一包包尔糖,十块钱就打发了。那种糖你知道的,就是每个糖都用银色纸包装的那种。她会喜欢的。”说到这儿,桑希尔狡黠地一笑,“她会喜欢的,从包装上来看,她会以为那是小钟表呢!”
桑希尔脸上露出一丝难以觉察的冷笑,“你对她只要说,我没有一天、一时、一刻……”
“你上次就是这么说的,是吧?”一边记录一边撇嘴的玛奇忽然插话道。
桑希尔愣了一会儿,随即又不以为然地耸耸肩,“买甜食送你怎么样?”
他脸上挂着一种讨好的表情。
“下星期三我还得跟你谈一谈,有些事情还得跟你商量商量。”
桑希尔说着已带玛奇来到了大街上。
“我们不乘出租车行吗?只有两条街。”桑希尔试探性地问。
“我太累了!”玛奇立即叫苦道。她太熟悉她这位以勤俭持家闻名的老板了。
“这是你一贯的毛病!玛奇。好吧!出租车!”
在他们前面,有位戴眼镜的绅士刚好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桑希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了过去,一把把玛奇硬塞进了出租车。他忙不迭地对绅士说道:“这个女人有病。我们有急事。对不起,我们得先上了。”
那位不知所措的绅士被扔在路边,出租车载着两人向前驶去。
“先到广场大楼。”桑希尔对司机说道。
“你看他多可怜!”玛奇回过头看看。
“没办法,这就是生活,”桑希尔一脸胜者为王败者寇的表情,“生活就是这个样子嘛——唉,你看看我发福了吗?”桑希尔望望玛奇又望望自己的肚皮,不等回答,就对玛奇也是对自己说道:“要想着瘦!要想着瘦!”
说完,马上又换了一副面孔,严肃地对玛奇说道:“咱们接着谈,”又对司机补充了一句,“是在五十九大街。”
玛奇拿着笔记本念道:“明天上午10点半,你得安排成品展示排练。然后和蒙肯夫妇共进午餐。地点在拉瑞尼,时间是中午1点钟。”
桑希尔似乎觉得所有重担都在向他压来,他略带抱怨地说道:“星期三晚上7点钟我还有个约会。噢,天哪!另外,你回去后别忘了尽快给我母亲打个电话。”
车到了广场大楼。
桑希尔一边掏钱一边对司机说道:“请你再把这位女士送回去,好吗?”
桑希尔下得车来,在出租车即将离开的刹那,又俯身冲车里的玛奇说道:“别忘了,马上给我母亲打个电话。”
玛奇在车里使劲地点头应允。她又问道:“你待会儿还回办公室吗?”
桑希尔还没来得及回答,车就已经开出去了。
突然,桑希尔又想起了什么,他冲出租车背影大声叫道:“等一下,等等!还有件事!”
但出租车已开出好远一段路了。
桑希尔无奈地摇了摇头,走进广场大楼的餐厅。
桑希尔刚进餐厅大门,一位中年侍者就微笑着迎上前来:“桑希尔先生,您来了!”
桑希尔冲他点点头,“维多,伟奈在等我吗?”
侍者维多对他做了个邀请的姿势说道:“这边请,他们在靠近壁炉的那桌等您。”
维多带着桑希尔向壁炉那边走去。靠近壁炉的座位上坐着三个男人,其中一个见到桑希尔立刻起身相迎:
“桑希尔,这边!”他对坐在自己旁边的那两人介绍道:“这是罗杰•桑希尔。”
两人站起身分别与桑希尔握手。伟奈指着一个戴助听器的男人对桑希尔介绍道:“这是班尼•尼布森先生。”又指着另一位瘦高个介绍道:“这是莱里•瑞德先生。”
三人互致问候后落座。
伟奈告诉桑希尔说:“我们一直在等你呢。我们想是不是……”说到这儿,伟奈忽然停下了,因为他发觉桑希尔心思一直没集中起来,总是心神不安,于是他问道:“你怎么了,罗杰?”
桑希尔一脸焦急和懊丧的表情:“我刚才告诉我的秘书,让她给我母亲打电话。可我忽然想起来,我母亲这会儿不在家。她正在一个朋友家里打桥牌。那位朋友刚搬进新居,房间还没装修过呢,电话也没有。我真蠢哪,我想现在我应该发个电报给我母亲。”
桑希尔回头去叫维多:“维多,哪里可以发电报?”
维多指了指门边前台。
桑希尔说道:“对不起,我去去就来。”说罢起身离开。
就在这时,饭店里响起了广播找人的声音,“乔治•凯林先生有人找!乔治•凯林先生有人找!”与此同时,两个壮年男子出现在门边。看来是他们要找乔治•凯林先生。
桑希尔走到餐厅中央,拦住一个年轻侍者,“你能替我发个电报吗?”
侍者一脸歉意,“对不起,先生,电报得自己发。就在那边!”侍者指了指门口。
桑希尔只好继续朝门口走去。
站在门边的两人看到桑希尔向这边走来,其中一个秃头男子对另一个使了个眼色,另一个神秘地点点头。
桑希尔刚转过门厅,正准备奔前台而去,那两个人突然上前一左一右架住了他的胳膊。
桑希尔大惑不解,有些晕头转向地问道:“这是干什么?”
秃头把一支微型手枪顶在了桑希尔腰部,另一个戴礼帽的紧紧拽住桑希尔的胳膊,“老老实实跟我们走!门外有辆车等着。看到没有,你背上正有一把枪抵住你呢。老实跟我们走!”他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
“你们这是干什么?这真太荒谬了。”桑希尔想弄清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没跟你开玩笑!你夹在我俩中间快走!”戴礼帽的人与秃头挟持着桑希尔急速往门外溜去。桑希尔被挤在中间简直像待宰的鸡鸭一般,尽管他长得很高大,但毫无反击能力。更何况秃头的那把手枪正冷冰冰地顶在他的腰眼上。
两人拥着桑希尔来到饭店外。早已等候在那儿的一辆黑色轿车悄无声息地驶到他们跟前。门打开,戴礼帽的人把他推了进去。然后,两人也迅速钻进车,车子一溜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疾驶的汽车内,桑希尔一脸无辜地对坐在他身边的两位陌生人抱怨道:“告诉我,我们到底要到哪里去?别跟我开玩笑了,吓着我了。”他竭力保持镇静。
看两个人毫无反应,桑希尔越发恐惧了。他试探性地问道:“你们也看见了,有几个朋友正等着我呢,我们能不能再开回去,让我把事了结了,再跟你们走?或者让我打个电话,告诉他们我被绑架了?”桑希尔大脑一边快速地转着,一边还要在两位陌生人面前表现出幽默感。
两人依然不动声色。
车子在一处红绿灯前停了下来。桑希尔觉得时机到了,他猛地冲向车门把手,却惊讶地发现,门被牢牢地锁住了。
桑希尔失望地瘫在座位上。两人同时对他发出一声冷笑。为了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桑希尔问了句:“锁上了?”
车子驶入一个大庄园。
这是座富丽堂皇的郊区别墅。巨大的花园如一条绿色长廊包裹住庄园四周。
“这是谁的房子呢?真有趣,我不请自到。”桑希尔一边坐在车上查看周围环境,一边又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了。
两个人还是不动声色。
车子在一处草地前拐弯时,桑希尔注意到草坪边竖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汤森。“也许这个庄园的主人叫汤森吧,”桑希尔暗自思忖。
车停在一幢楼房外面。两个男子推着桑希尔下了车。
这是座宫殿一般的豪宅。戴礼帽的人按了按门铃,不大一会儿,女仆出来开门,一见他们便说道:“他在楼上。”
秃头对她说:“马上叫他过来。”说着推着桑希尔进了门。戴礼帽的转身朝房屋后面走去。
桑希尔进了屋,一边环视屋内琳琅满目的陈列品——名画、瓷器之类,一边又不失时机地向秃头贫嘴道:“顺便问一下,我能吃点儿东西吗?”
那人这回倒是客气地冲他一摆手说道:“这边。”就带着桑希尔穿过房间大厅,到了另一扇门前,“请进。”
两人进去后,那人对桑希尔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拿。”随后,关上门出去了。
桑希尔倒也学乖了,知道在车上都未能逃脱,在这儿就更别想了。他颇合作似的回答道:“没关系,我在这儿看看书也行。这儿真像个图书馆,居然有这么多书!”
桑希尔开始在房间里游荡起来。
他来到大办公桌边。发现桌上有个邮件,邮包上写着:莱斯特•汤森先生收纽约葛兰湾拜纽路169号。
“看来这里的主人真叫汤森。原来这儿就是外交人员聚居的葛兰湾啊!”桑希尔对自己的处境多少有了一些了解。
他朝窗外望去,刚才那个戴礼帽的家伙正跟一个穿黑衣服的打高尔夫球的男子嘀嘀咕咕。窗外是平坦的高尔夫球场地。
穿黑西服的男子抬眼朝这边望了一下,便转身向屋里走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