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明威短篇小说集:老人与海.pdf

海明威短篇小说集:老人与海.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从某种角度讲,海明威是一百年来所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最受我国学者推崇、最受我国读者喜爱的一位。在他的所有作品中,最早成名并且经久不衰的,当属他开创一代文风的短篇小说。这些小说描写精准,对白简短,直抵读者的内心,也影响了一代青年文学爱好者。本书精选了其中6篇能集中体现海明威小说艺术成就的中短篇小说,以飨读者。

编辑推荐
德国哲学家雅思贝尔说:个体自我的每一次伟大的提高,都源于同古典世界的重新接触。意大利文学家卡尔维诺说:经典是那些正在重读的书,经典是常读常新的书。

作者简介
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1899 ~1961年),美国记者、作家,被世人认为是20世纪最著名的小说家之一。1953年,他以《老人与海》一书获得普利策奖;1954年,《老人与海》又为他夺得诺贝尔文学奖。他被称为美国的“文坛硬汉”,同时又是美国 “迷茫的一代” 作家中的代表人物,其独树一帜的精炼文风以及作品中对个体生命的思索、对战争的反思,对20世纪文学的发展影响深远。

目录
目录










世上的光 /

乞力马扎罗的雪 /

最后的净土 /

雨中的猫 /

在异乡 /

老人与海 /

序言
有好书读,读好书
毛姆在《书与你》中曾提到:“养成阅读的习惯,使人受益无穷。很少有体育运动项目能适合盛年不再的你,让你不断从中获得满足,而游戏往往又需要我们找寻同伴共同完成,阅读则没有诸如此类的不便。书随时随地可以拿起来读,有要紧事必须立即处理时,又能随时放下,以后再接着读。如今的和乐时代,公共图书馆给予我们的娱乐就是阅读,何况普及本价钱又这么便宜,买一本来读没有什么难的。再者,养成阅读的习惯,就等于为自己筑起一个避难所,生命中任何灾难降临的时候,往书本里一钻,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古人也说:“开卷有益。”但面对浩如烟海的图书,如何选取有益的读本来启迪心智,这就需要有一定的鉴别能力。
对此,叔本华在《论读书》里说:
“……对善于读书的人来说,决不滥读是很重要的。即使是时下享有盛名、大受欢迎的书,如一年内就数版的政治宗教小册子、小说、诗歌等,也切勿贸然拿来就读。要知道,为愚民而写作的人反而常会大受欢迎,不如把宝贵的时间用来专心阅读古今中外出类拔萃的名著,这些书才真正使人开卷有益。
坏书是灵魂的毒药,读得越少越好,而好书则是多多益善。因为一般人通常只读最新的出版物,而不读各个时代最杰出的作品,所以作家也就拘囿在流行思潮的小范围中,时代也就在自己的泥泞中越陷越深了。”
正如叔本华所言,“不读坏书”,因为人生短促,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
出版好书,让大家有好书读。——基于这样一个目的和愿景,便有了这样一套“国内外大家经典作品丛书”,希望这些“古今中外出类拔萃的名著”,能令大家“开卷有益”。

编者

文摘
雨中的猫


旅馆里,只有两个美国客人留宿。他们进出房间,上下楼梯时,一路上碰到的人他们一个都不认识。他们的房间在二层,面朝着海,房间也与公园和战争纪念碑相对。公园里有大棕榈树,绿色的长椅。风和日丽的时候,时常能看到一个带着画架的艺术家。艺术家喜爱棕榈树的样子,也喜爱面朝着小公园和大海的旅馆艳丽的色彩。意大利人自远方赶来瞻仰战争纪念碑。纪念碑以青铜铸成,在雨水中泛出光芒。天正下着雨,雨水从棕榈树间滴落,在石子路的缝隙中形成积水。海水夹着雨呼啸而至,又顺着海滩退回去,接着,又夹着雨滚滚而来。停在战争纪念碑旁广场上的汽车都开走了。广场对面,一个侍者站在餐馆门口,朝着空阔的广场望去。

那美国太太站在窗前眺望,外面,就在他们的窗下,有只猫蜷在一张不断向下淌水的绿色桌子下。那只猫拼命缩成一团,好不让雨水淋湿。

“我去下头把那只猫带上来。”美国太太说。

“我去吧。”她丈夫从床上说。

“不,还是我去吧。外边那只可怜的小猫想在桌子下避雨。”

丈夫继续看书,他枕着两只枕头靠在床头。

“别淋湿了。”他说。

太太下了楼,她经过前台时,旅馆老板起身,向她弓腰致意。老板的办公桌就在前台的那一头。他是个老人,个子很高。

“下雨了。”太太说。她喜欢这个旅馆老板。

“是啊,太太,天气可真不怎么样。”

他立在幽暗的房间那一头的办公桌后头。

这个太太喜欢他。她喜欢他对待抱怨时,那种严肃认真的态度。她喜欢他那严谨的态度,喜欢他愿意为她效劳的心态。她喜欢他那作为旅馆老板的自觉。她喜欢他那张上了年纪而饱经摧折的脸与那双大手。

她开门向外张望,雨下得很大。有个披着橡胶雨衣的人正穿过空荡荡的广场,向餐馆走去。那只猫大概就在右边附近,也许她可以沿着屋檐下过去。正当她站在门口时,有张伞从背后撑开了,原来是那个收拾他们房间的女侍者。

“您可不要淋湿了啊。”她笑着用意大利语说。不用想,一定是旅馆老板叫她来的。

侍女为她撑着伞,沿着石子路走到他们房间的窗下。桌子就在那里,被雨水洗刷得很干净,但那只猫却不见了。她突然感到十分失望,那个侍女抬眼望她。

“您丢了什么吗,太太?”

“刚刚这里有只猫。”年轻的美国太太说。

“猫?”

“是啊,一只猫。”

“一只猫?”侍女笑着说,“在雨里有猫?”

“是呀,”她说,“就在这张桌子下头。”接着她又说,“啊,我好想要它,我想要有只小猫。”

她说英语的时候,侍女的脸绷紧起来。

“走吧,太太,”她说,“我们进去吧,您该淋湿了。”

“我想也是。”年轻的美国太太说。

她们沿着石子路回去,进了旅馆内。侍女在外面收了伞。美国太太经过前台时,老板在桌后向她欠身。太太心里感到有点儿渺小和紧迫,不过这个老板的表现却令她觉得自己很渺小同时又很了不起,刹那间她觉得自己尊荣无比。她上了楼梯,打开房门,乔治在床上看书。

“猫带来啦?”他放下书本问。

“找不到了。”

“那它会跑到哪里去呢?”他说,暂且不看书,歇歇眼睛。

她在床边坐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