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群像.pdf

白色群像.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白色群像(新版)》内容简介:这是一个异次元的故事,情节纠缠,场景描写细腻,事件神秘,还有阴暗的气氛及完美的人物设定......本书的主人公、第三中学的物理老师申之森的真实身份是一名魔法师,他与专门负责超自然事件的神秘组织2205的探员阿政一起解决了一件件发生在各个学校里不可思议的案件。两年前,阿政的姐姐、2205的另一名探员孟梓莛突然嫁给了另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申之森同父异母的兄弟黑田幻真……在校园与都市的奇妙冒险中,魔法师威尔森、庞玉玲、叛逆少年杨、张天翔等形象鲜明的人物粉墨登场,更大的悬念渐渐被揭开了谜底,一场围绕“白色群像”计划展开的权力斗争即将打响。都市悬疑灵异小说《白色群像》用冷酷与充满画面感的文字描写了申之森、孟梓莛、阿政、黑田幻真、庞玉玲、威尔森、黑田盛雄等人的爱恨纠葛,构造了一幅真实的人间图景与独一无二的世界观。

编辑推荐
在《白色群像》这部集惊悚、悬疑、犯罪、灵异等诸多元素的作品中,肖以默用独特的文字风格与叙述方式构建了独特而完整世界观,一个现实与灵异并行的奇幻世界,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观察力详尽剖析了种种社会问题与复杂人性,将一个个或温暖、或伤感、或残酷的人间悲喜剧娓娓道来。
肖以默擅长从不同角度描绘当代年轻人与社会以及世界的关系,故事的舞台从校园到家庭,从家庭到社会,最终由社会延伸到整个世界。作者不仅把未成年人的心理活动诠释得淋漓尽致,更对许多当今社会值得关注的话题进行了深刻思考。
除了扣人心弦的故事,书中不乏惊心动魄的打斗场面,小说的字里行间充满了电影镜头般的画面感,使读者有一种欣赏纸上大片的快感。

作者简介
肖以默,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作家,十八岁开始写作,曾在多家杂志报刊发表文章。2008年开始陆续在《最小说》发表小说、散文二十余篇,是《最小说》先锋派人气作家,其作品风格独树一帜、构思精巧、文字洗练,深刻又充满阅读趣味,擅长从不同角度、用不同题材对社会与人性进行客观剖析,作品中个性鲜明的叙述方式以及对现实世界的独特定义获得读者的广泛欢迎。已出版长篇小说《白色群像》《骑誓•十字骑士的诅咒》《昔夏杉树镇》《时雨记》销量持续攀升。

文摘
深夜降临,人类仿佛拥有依靠黑暗而成为怪物的特殊体质。每到这种时候,白天西装楚楚的工薪族、装模作样的公务员、打扮时髦的小青年等等,似乎都被某种无形的魔法改变了本来的性格,在灯红酒绿的夜晚以完全不同于白天的形象出现在彼此面前。
从街边狭小喧闹的饭馆里、霓虹闪烁的迪厅里、人际混杂的酒吧里,不时闪出一些处于极度亢奋或是头晕目眩的男男女女。他们有的弯着腰在呕吐,有的吵着商量下一个要去的地方。第三中学的张老师也在这些人之中,放学后他常常独自喝酒喝到十一点多才回家。
酒精刺激着他的大脑皮层,他醉醺醺地钻进地下通道,朝地铁口走去。
地下通道里寂静无声,脏兮兮的墙壁上涂鸦着各种奇怪的图形以及污言秽语,一个乞丐蜷缩在墙边一动不动,白色的灯光让人产生一种坠入梦境的感觉。
这当儿,张老师忽然觉得背后响起了脚步声,他没有多想,继续自顾自地往前走着。
奇怪的是,那脚步声时有时无,中间断开的频率也在渐渐加快,从开始的四步一停变成了两步一停,最后几乎是走一下停一下,然而这动静却一直像紧贴在他背后似的。
他忍不住回过头,眼前是一条长长的地下走廊,乞丐仍旧一动不动地睡在那里。除此以外,半个人影都没有。
今天喝太多了吧,他自嘲般地解释道,接着转动肥胖的身体。
猛地,他看到面前竟站着一个初中生模样的孩子,从校服看出是自己学校的学生。
“吓了我一跳……你是三中的吧,这么晚在这里干什么?”
他摆出一副老师的威严口齿不清地问,那个孩子并未做出回答。
“说话啊,你是哪班的?这个时间还在外面瞎游荡!”他马上摆起老师的架子。
“张老师不也是吗……”那个孩子开口了,声音像是从信号微弱的收音机里发出来的。
“你说什么?”
“您这么晚怎么还不回家呢?”
“混账,现在在说你的问题,你倒反过来教训老师吗!”他带着醉意喊道。
“因为对妻子感到厌倦,所以每天故意喝酒喝到这么晚才回家吧。”那个声音说,地下通道的灯光开始忽明忽灭,“老师的婚姻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吗?”
言罢,世界陷入一片漆黑,眼睛再次适应周围的光线以后,他发现自己和那个学生已经不在刚才的地下通道里了。这是一片荒凉的工地,身旁是一座盖到一半的大楼。
“这是哪儿?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他猛地清醒过来,感到一阵如潮的恐惧。
“我是您的学生呀,有一道问题想要请教您。”
话音未落,头顶传来嘎啦啦的声音,不知何时一块黑黢黢的水泥块挡住了苍凉的月光,沉甸甸的水泥块被一架起重机吊着,体积似乎变得越来越巨大。然而,没等张老师将目光移回地面,他便感到一下强烈的疼痛,一股红色的液体飞溅在他的脸上。
仅仅花了零点几秒的工夫就意识到那是自己的血。他的胳膊由于某种怪力自行断裂开了,白色的骨头在黑夜中显得格外刺眼。他企图逃走,可是发现根本动弹不得。
那个声音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惨叫:“水泥块每秒钟增大十五立方米,您的血每秒钟流掉三十毫升,请问,究竟是水泥块由于超重先掉下来砸死您,还是您先死于失血过多呢?”
说完,张老师的另一只胳膊也如同脆弱的树枝一样折断了,鲜血如泉涌一般喷射出来。
“您不是数学老师吗?这样的问题对您来说应该是小菜一碟,课本上不是有许多类似的问题吗?例如同时在一个水池注水和放水……哎呀,我的头又痛起来了。”
“求求你……我不想死……我没有做过什么伤害你的事……”他哭着央求道。
“可老师一见到我便一本正经地想要教训我呢,老师并没认为自己正在犯着和我同样的错误,因为是大人,因为是老师,所以理所当然地可以那样说话。”声音比刚刚更加清晰了,“虽然老师说没有伤害过我,但是老师常常对成绩不好的学生说‘你这种笨蛋今后能干什么’之类的话,老师也喜欢把家庭的不愉快发泄在课堂和学生身上,老师常常包庇自己喜欢的学生,对那些看不顺眼的就只有冷嘲热讽……”
没有回答,剩下的只有呻吟和令人不快的汩汩声。
“看来老师答不出我的问题,很遗憾,这次测验,老师得了零分。”
“不……不……不……”
“请您去地狱参加补考吧。”
“……首先发现尸体的是一个无业人员,据称他当时正在出事地点露宿。初步判定死因为突发性心肌梗塞,这是两个月以来第五位死亡的第三中学教师,警方目前尚无法证实这五位被害人的任何一位属于非正常死亡……”
关掉电视,申之森穿上西装外套,又仔细擦了擦心爱的黑框眼镜。客厅整洁得根本不像年轻独身男子的房间,餐桌上和茶几上都放着一盘黄色的柠檬,每盘中有一个柠檬被切成了两半,所以整个屋子弥漫着淡淡的香气。电视柜里放着几台游戏机,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出主人的其他兴趣。
拿起皮包,锁好大门,凑巧碰到住在隔壁的曹老师在等电梯,她主动和同事打了声招呼。
“早上好。”申之森微笑着回应道。
“今天要坐地铁,车子让朋友借去了。”
“那一起吧,不过我要先去‘7-11’买点东西。”他说。
“没关系,啊……如果没吃早餐的话,我这里还有个三明治。”她一边走进电梯一边在包里乱翻起来。
“不好意思。”因为很难拒绝,申之森有点尴尬地接过三明治。
两人一起朝地铁站走去,申之森很快吃完了三明治,将包装纸扔进了路旁的垃圾桶。
“听说昨晚教数学的张老师……”曹老师小心翼翼地说。
“嗯,最近曹老师也要提高警惕,尽量不要太晚回家。”
“好的,谢谢……”她难掩喜悦地说,尽管对方的口气平淡得并没有特别的含义。
曹老师和申之森是第三中学的教员,两人在一间办公室上班。申之森是教物理的,曹老师是教语文的,自从第一次见到申之森,她便和别的女老师一样对他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好感。当发现他竟然住在自己单身宿舍隔壁的时候,更是暗暗激动了好半天。
据了解,申之森今年二十六岁,独身,家庭背景不详,戴一副普普通通的黑框眼镜,即使和演艺明星相比,也能被称为非常英俊的男人。办公桌上总是放着一个柠檬,说话不紧不慢又不失温暖,诸如此类的因素使他成为异性们茶余饭后讨论的热门话题。
“第一节就有课吗?”到了学校以后,曹老师问拿着书本准备去上课的申之森。
“是啊,待会儿见。”说完申之森闪出了办公室。
初二(4)班在教学楼的四层,申之森爬上一层楼梯来到教室的门口。
离上课时间还差五分钟,他推开门,班里的学生立即安静下来。
“陈祥,把数学作业还给张涛,”申之森走上讲台微笑着说,“陆波,把英语作业……”
他一口气将所有正在抄作业的学生点了出来。
然而,没有人因此感到吃惊,大家只是习以为常又无可奈何地按照他说的做了。起初以为老师是从哪里偷看的,排除这种可能性之后,便理所当然地认为老师在班里安插了内奸。
“老师,这是报名参加秋季运动会的名单。”班长徐晓薇将一张横格纸放在讲台上。
“辛苦了,这个应该是体育委员的工作吧。”
“他……前两天一直不舒服……”徐晓薇羞怯地说。
不舒服吗?申之森默默思忖道,可是昨天还看到他打球打得不亦乐乎啊。
“好的,有什么问题我再找他商量吧。”申之森说。
徐晓薇个头矮矮的,圆鼓鼓的脸蛋可爱得好像一只小熊,她的额前剪着齐齐的刘海,拥有一对深黑色眸子。申之森不知道,这个成绩优异的女生平常不会放过任何一次接近他的机会。上物理课的时候她会希望下课铃能晚一些响起,每当他说“中午到办公室来一趟”,她的内心都难以抑制地涌上一股幸福的感觉,分明自己可以处理的小事也要特意跑到办公室去请教他。
铃声响起,初秋的阳光洒在申之森柔顺的黑发上,他一边讲课一边捧起书本踱到两行课桌中间。那个叫陆波的男生见状急忙藏起了什么东西,但申之森还是向他伸出了一只手。
“拜托,老师,还没存盘呢。”他一边恳求一边拿出一台PSP交给了申之森。
话音未落,教室里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几个学生匆匆忙忙地将桌子下面的杂志、漫画和手机通通收起来,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课本或黑板上。每次见到这种情景,徐晓薇对申之森都油然生出一股敬意,同时暗暗鄙视那些明知故犯的同学。
“放寒假的时候再来拿吧。”申之森对陆波说完,拿着PSP慢慢悠悠地回到讲台前。
窗外吹进一股清晨时分微凉的秋风,角柜上的茉莉花散发出淡淡清香。整个校园宛如施了结界一般悄然无息,空无一人的操场活像清理干净的战场,随时准备迎接下一次厮杀。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