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燕园景观及人文底蕴.pdf

风物:燕园景观及人文底蕴.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风物:燕园景观及人文底蕴》以历史和审美的眼光,细细刻画了燕园的湖光塔影、建筑园林、名胜古迹、碑刻雕像与古树名木,每一处景致必然有一段或沉重或有趣或给人以启迪的小故事,使人不仅身临其境,更玩味良久;在刻绘燕园幽美风光的同时,也深刻地揭示了其中所蕴藏的历史与精神内涵。只有熟悉风物景观背后的故事,把北大(包括燕京大学及西南联大)的历史、深厚的人文底蕴与风物景观结合在一起,才更能品味出北京大学的魅力所在。

编辑推荐
《风物:燕园景观及人文底蕴》按燕园经典、古园影踪、文物遗存、今日风华、名人雕像 、燕园碑寻、友人墓记、古树名木八个类别介绍了燕园的景观,并通过对相关人物、事件、故事的介绍,揭示了其中所蕴藏的历史与精神内涵。

作者简介
肖东发,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现代出版研究所所长。长期从事中国图书史、出版印刷史、年鉴学、出版经营管理、北京文化等领域的教学和研究工作。2013年被评为“北京大学十佳教师”。出版《中国图书出版印刷史论》《年鉴学概论》《实用年鉴学》《中国图书》《中国出版图史》《中国图书馆年鉴》《藏书中国丛书》《中国编辑出版史》等。
  杨虎,文学博士,北京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研究生院奖助办公室主任。研究领域为中国典籍与传统文化、北京风物与传统文化等。迄今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参与多项国家重点社科基金项目,编著图书多部。

目录
燕园经典
西校门
办公楼
未名湖
博雅塔
德、才、均、备、体、健、全斋
静园六院
临湖轩
岛 亭
钟 亭
南北二阁与俄文楼
燕大新闻馆
抗日战争联络点
一体和二体

古园影踪
畅春园
勺 园
淑春园
朗润园
蔚秀园
承泽园
鸣鹤园
镜春园
农 园

文物遗存
校景亭
华 表
石麒麟
乾隆石屏风
翻尾石鱼
未名湖石舫
日 晷
石雕五供及石供桌

今日风华
北京大学图书馆
百周年纪念讲堂
北京大学校史馆
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
北京大学地质博物馆
三角地与燕南园
教学楼群
人文学苑
邱德拔体育馆
静园草坪
红湖与考古文博学院新馆
百年校庆标志
北京大学星
民主与科学雕像
校景柱

名人雕像
严复雕像
蔡元培雕像
李大钊雕像
青年毛泽东雕像
马寅初雕像
周培源雕像
陈岱孙雕像
冯友兰雕像
塞万提斯雕像
罗蒙诺索夫雕像

燕园碑寻
三一八遇难烈士纪念碑、魏士毅女士纪念碑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
北京大学革命烈士纪念碑
"振兴中华"碑
杭爱碑
梅石碑
花神庙碑
乾隆御制诗碑
"文水陂"碑

友人墓记
埃德加·斯诺墓
葛利普教授墓
赖朴吾、夏仁德墓园

古树名木
古树名木绕燕园

附录 让燕园在发展中更和谐

文摘
古树名木绕燕园
北大有着一百多年的历史,而它所在的燕园有着比北大更为久远的历史,在几百年的沧桑里,留下了许多珍贵的文物和建筑,风栉雨淋,见证着这块土地的变迁。燕园中还有一种风景,它们年复一年交替演奏着春华秋实、冬枯夏荣的乐章,它们见证北大的成长和变迁,它们迎来送往一批批青年才俊,它们引无数学子在笔端、在心里、在梦里吟诵,它们是历史的见证。它们,就是一直守望着燕园,或站在北大学子必经的路旁,或默默守在某个角落的各种古树名木。
据资料记载,燕园里的植物有300多个物种,其中古树1000多棵,树龄在300年以上的就有23棵。当你漫步在燕园时,也许不经意间就与一株百年老树擦肩而过,你若未曾放慢脚步,或许就错过了一次聆听历史声音的机缘。
有人说:“北大里面,人有俗人,但树无凡品。世间的生灵唯有树既诚笃,又灵动,没有不美的。”现在,请随我来,认识其中一些吧。
西门内的古桑
西门一带的建筑,雕梁画栋,轩楼朱阁,一派古香古色的风格,而这一带也是古树众多之地,校友桥水池东北角的古桑就是其中之一。此古桑为雄株,整棵树向北倾斜伸向水面,似在眺望校史馆北面的那棵雌株古桑,它已经在历史的风雨中守望了三百多年,但它的枝干仍然那么粗壮,遒劲有力,它那粗糙而干裂的肌肤,正是几百年沧桑赋予它的见证。
远在乾隆年间,古桑所在位置正是权臣和珅的淑春园的西部景区,以后又成为鸣鹤园的一部分。它一定还记得当年古园主人的雍容华贵和志得意满,它也一定记得“庚申之变”中这一带的冲天大火,它还一定记得百年来燕园的风雨变迁。
现在,每到春来,它依旧焕发着旺盛的生命力,枝叶繁茂。北大幼儿园和低年级小学生常有科学观察课,而养蚕似乎是每年都有的,这古桑想必也是甘于奉献的,它部分枝丫低垂向水面,春天的新叶垂手可采,常引小朋友来小心翼翼地采些嫩叶喂蚕,嫩叶满足了小小的好奇和探索之心,盛装的浓绿给了夏,而又红又紫的桑葚献给了成群贪吃的鸟儿。
秋冬两季,华叶落去,不免略显疲惫,但它虽有苍老之态,却存有千里之志。它旁边的方池与石桥,同样披沥历史的风雨,优雅沉静,更衬出古桑的沧桑之美。

办公楼前的银杏
燕园内多银杏,图书馆、学生宿舍周围,未名湖北岸……处处可见“银杏流光”的风姿。在燕园有这样一棵银杏,它的美是那样有气势,堪称北大银杏之王。
这株高大的银杏,位于西门右望,有石栏围护。它已有百年以上的寿数了,但其生命力之蓬勃,常让人唏嘘仰慕。初春微寒,似乎一夜之间,一树嫩绿伸展。盛夏酷暑,它冠盖磅礴,一树翠绿坦坦荡荡,让人心旷神怡。清秋气穆,叶由绿渐渐泛黄,就好像慢慢掀开生命华丽灿烂的乐章一般,直到变成一树无瑕的金黄,映衬着深秋高远纯蓝的天幕。那层层叠叠的金黄、密密匝匝的果实,耀眼夺目,这是它一年中最为美丽的时光,它用最隆重庄严的金色盛装等待那一夜的秋风,为大地摇落满地的金黄。隆冬严寒,它那雄壮的树干如一把把利剑直指苍穹,凛然正气浩浩荡荡。
如果说公主楼前“银杏路”上的那些银杏让人感到一种柔美,引发翩翩幻想的话,那么,这棵银杏用“辉煌”二字来形容绝不过分,它的气势是一种壮阔的美,那一树冲天的金黄,就像要和天空媲美似的,大气豪迈。
身处办公楼前,斜对着西门,临着华表,这样重要的位置,也只有这样一棵充满生机的大树才能“镇得住”吧。

学一食堂门口的国槐
北大许多食堂这几年都逐渐翻修,一个比一个高档,唯有学一食堂仍然以它质朴的特色吸引着许多忠实的就餐者。和它一样质朴、不张扬却又有魅力的,也许就数它前面的两棵老槐树了吧。
曾有人这样打趣地形容这两棵国槐:“这两棵树可真够老的,老到都灌上了水泥,打上了钢筋绷带,还架上两副铁拐杖。”的确,如今这树吸引人,多半是因为它的“老”架势。尽管如此,它的茂盛却忠诚依然。其实,这两棵树的历史要追溯到明代了。清朝时,它们是军机处衙门门口的两棵树。虽然今日它守候的已不是封建王朝的重要机构,但驻足于前,仍然会感叹于它左右开弓的威武之势。尤其是盛夏之时,它浓密的绿叶撑起一方阴凉,风过沙沙的树音总能驱散一些酷热,让人感到神清气爽。历经沧桑的它们,虽然需要靠现代化的水泥钢筋支撑,却见证了那么多岁月,无声地陪伴着燕园走过那么多风雨,聆听着一代代学子的欢声笑语,是历史让它们在苍老之时依旧如此富有魅力。

湖心岛的油松
未名湖是北大最吸引人的景观之一,而幽静的湖心岛就是未名湖上的一颗珍珠。湖心岛曾是和珅仿圆明园“蓬台仙岛”豪华建筑的一景,之后也毁于英法联军。燕京大学建校后,鲁斯的长子哈利•鲁斯为纪念先人,在湖心岛捐资建亭,亭子因此得名“思义亭”。湖心岛上种植的植物以油松、桧柏、白皮松为主,其中最著名的一棵树,就是“思义亭”边的古油松了。这油松的历史算起来要比岛亭长多了,它已有三百多年树龄。几百年来波光水色的滋养,增添了它卓尔不凡的美。油松主干欹斜成趣,枝干如群龙漫舞,松叶茂盛,四季常青,给小小的湖心岛增添了大气之美。有了这些古树的葱茏威严,才让这湖心的小岛不仅有了蓬莱仙境之韵味,也显得沉静而有历史感。

临湖轩前的白皮松
未名湖畔的临湖轩也是一片绿意浓浓之处。临湖轩前,有两株姊妹白皮松,是明代的古树,树龄已超过300岁了,汉白玉石砌的底座让它们更显尊贵。它们树身挺直,就像饱经沧桑、腰板仍然硬朗的老人一般,因为高大,显得十分威严,而灰白色斑驳的树皮,年复一年地剥落,不断地更新自我,又让它们在严肃中显得更有生趣和充满生机。许多在燕园生活过的人,都对这两株白皮松有着格外深刻的印象。宗璞先生在她的《燕园寻树》中有这样详细的描写:“北边的一株在根处便分岔,两条树干相并相依,似可谓之连理。南边的一株树身粗壮,在高处分岔。两树的枝叶都比较收拢,树顶不太大,好像三位高大而瘦削的老人,因为饱经沧桑,所以沉默。”
古树的风姿和历史密不可分,它既是文化繁荣丰厚的象征,也是和平安定的象征。周围的环境几经变迁,而它们依然健在,承载着刀枪火炮的历史,也收纳着师生们的欢声笑语。它们在无声地诉说,也在会心地赞许,因为今天的北大是这样的生机勃发!除了古树之外,燕园还有许多美丽的风景。它们也许未经过百年的风雨洗礼,但却用它们的美丽不遗余力地装点着燕园。燕园四季,可谓古树峥嵘,百花竞艳,一草一木皆含情,它们的生机盎然使燕园更加富有灵动和活力。

(文/姚雪 段艳平)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