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季度精选集:读者.pdf

2014年季度精选集:读者.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2014年季度精选集:读者(原创版)(秋季卷)》内容丰富,包罗万象。全书共分为五辑,每一辑主题都不相同,有情感,旅行,励志,历史,科技等。全书汇集了《读者·原创版》2014年秋季人气文章精品,从中进行有序的分类,以供读者阅读与品鉴。

编辑推荐
《2014年季度精选集:读者(原创版)(秋季卷)》编辑推荐:文学名家,精华之作,篇篇精品。情感细腻朴实,内容深刻感人,可读性强。无论是亲情、爱情、友情读来都令人深有感触,在选题内容上延续一贯的风格,抒情感悟、人生哲理。同时又结合当下社会热点,选题新鲜有趣,时尚潮流,话题热点。《读者·原创版》总是能在平淡的文章里读出哲理,思考人生。内容丰富,分类明确,主题鲜明,排版清晰。全书共分五辑,每一辑主题不同,情感,旅行,励志,历史,科技,人文自然,环球访谈等等。分类明确,一目了然,根据读者的阅读爱好与品位精心分选。

作者简介
读者·原创版,最初是《读者》杂志里的一个原创专栏,后于2004年独立成刊。创刊于2004年9月,作为读者出版集团刊群中的第一新军,是国内领先的综合性原创青年杂志。创刊以来,已发行数千万册,受到了众多读者的厚爱和欢迎。文章以社会、话题、情感、人物、心理、资讯为主线,集粹原创首发内容,与《读者》和时代精髓一脉相承,又散发着自己的独特气质。

目录
第一辑
咬人的光阴
那天下午,我在旧居烧信
最适当的距离
伪球迷

倍耐力
女孩都爱摄影师
甜蜜的称呼
春眠不觉棋中意
再见,江小溪
我很好,你呢
一条跑道的距离
最远的距离是不够爱
小小的爱
咬人的光阴
别指望那个交情给你太多依靠
与母亲隔着的那层稀薄空气
写故事的人和故事里的人
第二辑
一朝自由,十年自律
属于他们的珊瑚与暗河
当热情来袭
难民阿里
弄堂
登台
没法了
大河恋
最好的十年
师弟师妹快快来
老爹的装与老妈的忍
一朝自由,十年自律
菲利普,别搞砸了
像薇薇安同志一样
难觅的浪漫
亲爱的爸爸
我很胖,但这并不值得羞耻

第三辑
远走高飞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男人难做
家宴
钓鱼
给我一点赞
凭什么你刀子嘴
拥有好运气的错觉
店主自留款
被伪装的问题
无限自由
远走高飞
乌鲁木齐
台北女孩看大陆
说走难走的旅行
心有野马,家有草原
台湾学校的劳动教育
“饭桶小姐”的美丽行动
在《友谊地久天长》的原乡
宁远:创造是一种生活方式

第四辑
人在囧途
复兴上海老西餐
人阅读·望星空
东京地铁
人在囧途
抬起头来
我不愿意
易容术
吃玫瑰
闲话鳝鱼
杯子的味道
攒人品可以博第一
世界上最优秀的销售员
大学生的工作秘籍
农民工兄弟,你们看球吗
为什么快乐的就一定肤浅
当你在长大面前徘徊
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按摩章鱼50分钟
吃海鲜才不亏
回家的下午
吃花生吐不吐花生皮

第五辑
我们不要附加值
北极圈村庄
殉葬者
从医数年
美国护士手记
美国到底有多少种性别
用数学方法治疗选择恐惧症
大数据的审慎魅力
你会当“实验鼠”吗
美国职业Top10
欧洲中国队
我们不要附加值
奸臣如何当评委
亲历美国式的人文关怀
洋人代办过路费
十大采访B面
十大编辑部的故事
非典型经济学家──邹恒甫
演戏就像跳水,让我上瘾——专访田亮
不对每一个人都谦卑——专访沙宝亮

文摘
属于他们的珊瑚与暗河
文_虹珊
“我的白衬衫呢?”冬天的早晨,父亲躺在暖烘烘的被子里,没名没姓地呼唤。母亲放下手里的活儿,一边急急地走向卧室,一边数落道:“每次都是这样,自己穿的衣服总要别人找,别人又没闲着。”不过,第二遍抱怨还没结束,母亲就已经按照父亲的要求找出了衣服。当然,衣服是划着抛物线丢过去的,但它们从来不会散落在床上,父亲总会及时伸出两只手,一把接住,同时还要挤眼笑笑,那种狡黠和满足,就像庄稼接住了阳光和雨露。
我对父亲的这种陋习极度不满,只要有机会,就要给母亲灌输女权主义思想。我说:“男女平等,再说,你比我爸还大一岁,凭什么只能你伺候他,不能他伺候你?”说多了,母亲就有了觉醒的意识,但她坚持要在改变之前来一个宣布仪式,以免父亲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母亲六十大寿那天,一大家子吃团圆饭,父亲正要跟她碰杯,她突然站起来说:“当着孩子们的面,我宣布,从今以后你们的爸爸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她一边说,一边不停地搓着双手,显得无比紧张、激动和不安,仿佛起义前夜的将军。我们立刻一起举杯,祝愿她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只有父亲坐着没动,他呆呆地望着母亲,望着她搓手,望着她坐下,望着她将一块肉搛起来又掉在饭桌上……仿佛他的魂魄全都附着到她身上去了。安静下来后,他问她:“你是说以后不给我做饭吃了?”她看着他的脸说:“不是那个意思。”他又问:“那是不帮我洗衣服了?”她看向他面前的碗筷,犹犹豫豫地说:“不全是那个意思。”他又问:“那是不和我一起制野菊花茶了?”她看向一桌子的菜,弱弱地说:“哪里是那个意思呢。”
究竟是什么意思,根本就是无法理清的私案,反正母亲的宣布仪式就像是没有成功绽放的烟花,刚刚点燃引信就完全熄灭了。一切还是老样子:有好东西她总是让他先吃,总是在她摆好碗筷后他才会坐上桌,他洗完脚后她总是会递上毛巾和拖鞋……每次我忍不住要打抱不平时,父亲就说:“不要愤怒,你根本就是一叶障目。”
我知道,父亲在母亲眼里,就是力量,这种力量,是母亲无比敬慕的文化的力量、知识的力量。作为农民的父亲,不仅熟读《唐诗三百首》、通晓“上下五千年”,而且连天文地理、时政经济也能说出个子丑寅卯。在我的印象中,他们两个人在劳作之余,最常出现的场景就是:父亲坐在朱红色的松木椅上,戴着老花镜,一字一句地大声读书;母亲坐在他的右边,也戴着老花镜,纳鞋底或择菜。她总是很认真地听,还不时抬起头问几个问题,有时会受到表扬,有时也会受到批评,不过,无论是表扬还是批评,父亲都是笑呵呵的,一副老师对学生表示赞赏的样子。
他们吵架时也是这样。一般是他说了一句文绉绉却充满讥讽的话,她没听懂,但明白那绝对不是什么好话,于是立刻像爆米花一样炸开。她嘴巴很快,理很多,总是可以由此及彼,再由彼及此,不停地循环往复。他咧着嘴,笑呵呵地听着,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手里的活儿一刻也不耽误。当她的声音慢慢变小时,他会再丢出第二句,依然文绉绉却不中听,像深水炸弹,于是,她再度亢奋……如此三四个回合才会结束。我说:“爸你太坏了,一辈子就喜欢逗我妈。”父亲说:“你妈个性好强,要不时疏导疏导,人又太勤快,只有跟我吵架才会忘记做事,就当是我请她休息一下吧。”
2013年,母亲70岁,父亲坚持自己掏钱,正经八百地请母亲休息一下。他们去了心目中共同的圣地北京,来回近半个月。回来后,我要看他们的合影,母亲扭扭捏捏好半天才拿出来,嘴里还嘟哝着“都是导游闹的”。其中有两张着实让人吃惊:一张是在天安门前,他长长的手臂环在她的双肩上;另一张是他搂着她的腰,她歪着头靠在他的胸前。他一米七二,她一米六不到,看起来像一高一矮两棵相依而生的银杏树,古老而羞涩。
而这两棵树,曾经历了多少风霜雨雪啊。生于20世纪40年代初的父亲与母亲,婚姻大事必须听命于家长,尽管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但母亲的爷爷是当地很有威望的地主,他奉行的是门当户对,是“红庚八字”,他根本看不上饱读诗书却贫困潦倒的父亲。在母亲15岁那年,一顶大花轿将她抬到了遥远的异乡。但母亲没有屈服,婚礼后她就自己动手盖茅草屋,开荒种地,自给自足,一天也没与那个“红庚八字”生活过。两年后,她那先是遭批斗,后又处于饥饿中的爷爷,再也无力坚持错误的决定,终于重新接纳了步行两天后返回娘家的孙女。母亲回家后的第六天,父亲穿着草鞋,空着双手,娶走了母亲。从此,他们开始共同对抗多舛的命运:白手起家的艰辛,父亲病危差点没有醒来的绝境,作为地主子女遭受的凌辱和刁难,节衣缩食供养三个孩子生活和求学的劳累……他们真是太累了,累得只能顾及眼前严酷的现实生活,累得绝无可能赖床等着找衣服,累得绝无时间读书看报,累得绝无心情吵架斗嘴,但他们全都挺过来了。50岁之前,他们将百折不挠获取的爱情铸成利器,用它凿成通山的路,用它架起渡水的桥;50岁之后,那些路和桥,终于回归了日常而浪漫的本质,并在古稀之年让他们敢于用镜头定格对彼此的情感。
我迫不及待地加洗了那两张照片,并把它们装裱后高悬于客厅。每每端详,我总能看见海底璀璨的珊瑚,或听见地下奔涌的暗河。
说走难走的旅行
文_巫小诗
穷游的人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压根儿就不缺钱,只是将省钱当成一种时尚和乐趣的“微服私访型”;另一类是恨不得将一个硬币掰成两半用,不省着花钱就随时有食不果腹危险的“难民逃荒型”。显然,黑皮是后者。
黑皮为什么叫黑皮,首先因为他黑,不是那种野性的、有男人味的黑,而是很普通的好像每天都去工地搬砖似的黑。其次,是因为他土得掉渣的英文名字。大学第一堂英语课,老师让大家自我介绍,每个同学都有英文名字,就他没有。老师让他临时想一个,他寻思自己每天乐呵呵的,那就叫Happy好了,这真是让同学们笑掉了大牙。从此,“黑皮”这个外号就跟他长期绑定了。
我问黑皮,为什么那么多体面轻松的兼职他不做,非要在食堂打杂。他说在食堂工作不用翘课,还管饭。
我撞见过男生们私底下议论黑皮,说他突然跑去食堂兼职,想必是生活所迫。可是生活怎么突然就变得紧迫了呢?谈女朋友了?没听说哪个姑娘这么倒霉啊。玩赌博机了?他好像也不好这口。除了这些,还能为了什么呢?男生的想象力啊,除了情债就是赌债,就不能为了别的吗?比如梦想。
黑皮的旅行梦,是我偶然和他聊起旅行才知道的,只是目前他还没去过什么远的地方。
我问他想去哪儿,他说西藏和尼泊尔。我说这两个地方顺路,你可以一趟走完,他说没钱。
黑皮家境一般,人很懂事,伸手向家里要旅行资金的事,他可做不出来。
攒路费,这就是黑皮在食堂兼职的原因,再简单不过。
为了不耽误工作,黑皮一下课就往食堂跑。他人黑,跑得又快,我夸他是一道黑色的闪电,是大学校园里的博尔特,他只是憨憨一笑。
因为兼职时间都在饭点,这样,兼职几个月以来,黑皮几乎放弃了午睡。下班了,他吃点冷掉的饭菜,就差不多要起身去教室了。上课时,大家都不爱坐在黑皮旁边,因为他身上有一股剩菜味道,尤其是夏天,教室的风扇一吹,剩菜味夹杂着他的汗味弥漫开来,让人对整个食堂都没了兴趣。
在食堂兼职,虽然劳动强度大,薪酬也低,不过有一点好,那就是饭管饱,对黑皮而言,解决了一日三餐,这一天也就可以不花什么钱了。
黑皮说,食堂给的工资加上每个月从生活费里省下的钱,攒到学期末,暑假旅行的钱基本就够了。我微笑着点头,真心觉得他是一个“励志哥”。
我跟黑皮关系不错,他有心事也会讲给我听。有一天他说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姑娘,姑娘长相恬静,每天一个人来吃饭,常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而且每次都吃一样的菜,有时到点了姑娘还没来,黑皮就担心她爱吃的菜卖完了。听着糙汉子黑皮如此细腻的描述,我都忍不住想见一见这个姑娘了。
黑皮问我:“我该怎么办呢?在校园里很难遇见她,要不要在食堂跟她搭讪?”我犹豫了半天,说:“黑皮,要不你暑假旅行回来了再去追那个女孩吧。”“为什么?因为我在食堂做兼职很丢人吗?”黑皮有些敏感。“才不是,因为追女孩是一件费心又费钱的事情。没追上,难过不说,浪漫经费还打了水漂;追上了,后期的约会投入更是个无底洞。我怕你谈了恋爱就凑不够路费了。”我口无遮拦地说出了心中的想法,黑皮沉默,没再说什么。“那些天天说着要来场奋不顾身的爱情、说走就走的旅行的_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说得跟这些都不用花钱似的。”我画蛇添足地安慰道,但这似乎让黑皮变得更加郁闷,他一声不吭地走开了。
往后的日子里,黑皮没再跟我聊起女孩的事情,他依然在下课后化身黑色闪电,依然在食堂勤勤恳恳地工作。
事情并没有像励志故事那样发展。黑皮攒够了旅行的钱,最终却没有迈出远行的那一步。他跟我说,在他最想旅行的时候,他去了食堂工作,在他最想休息的时候,暑假来了。他回到家里,看见用老式手机眯着眼睛存号码的父亲,在商场买件小品牌的衣服都犹豫地来回走了两趟的母亲,他突然好心疼,觉得什么梦想啊,心愿啊,在困顿的现实面前都该先放一放。
他给父母添置了物品,余下的钱也全都给了他们,怕父母心疼,他说钱是学校发的奖学金,父母很是欣慰。
新学期,黑皮没有再去食堂兼职,他累了。食堂里那个他心仪的姑娘,依然坐在那个位子上吃饭,只是她的对面,有了异性同伴。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每当有人说起穷游,我满脑子都是黑皮的样子,虽然他最终只有穷,没有游,但我见证了他为攒钱旅游付出的努力,也被他温情的放弃而打动。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