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三百首精华本.pdf

宋词三百首精华本.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宋词三百本》是晚清上疆村民有关宋词的一个选本。这个选本是目前为止最为精典最能体现选家水平和审美眼光的一个选本,现在流行的宋词排行榜前100名的词中,此选本就有80多首。此精华本由宋词专家王兆鹏主编,汇集国内著名宋词专家叶嘉莹,学者周汝昌及一些词学新秀有关宋词的赏鉴之作。名选配名编名析,堪称经典。

编辑推荐
1。此为流传最广泛最久远最权威的宋词选本。2。此书由宋词专家主编,集周汝昌,叶嘉莹等文化大家的精彩赏析之作。

媒体推荐
词之为体,要眇宜修。能言诗之所不能言,而不能尽言诗之所能言。诗之境阔,词之言长。——王国维
诗歌是中国人的宗教。——林语堂
我一直深深地相信,每一个中国人生命的深处都蛰伏着诗意,也许人的年岁越长越需要这样一种温暖,需要我们生命年华中的浪漫,让我们从现实的纠葛中拥有一种挣脱地心引力的力量。——于丹
在宋词中,你会觉得有一种饱满与安静,它酝酿了另外一颗新的种子,与花的骚动性的美非常不同。骚动是因为它正在开花,开花自然要吸引别人注意,而果实不见得有那么多吸引力,但自有一种圆满。宋词是一种简练,一种淡雅,一种不夸张的情绪。——蒋勋

作者简介
朱孝臧(1857—1931),一名祖谋,又号彊村,别署上疆村民。童年爱好文学,随父在河南生活。清光绪八年(1882)中举,次年进士,入翰林院,改庶吉士,授编修。工书法,擅行楷。精词学,为清末四大词家之一。编选了最著名的宋词选本《宋词三百首》
王兆鹏,武汉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宋词专家唐圭璋先生的入室弟子,在宋词研究方面深有造诣。

目录
林逋
长相思(吴山青)•1
钱惟演
木兰花(城上风光莺语乱)•3
范仲淹
苏幕遮(碧云天)•4
渔家傲(塞下秋来风景异)•6
柳永
雨霖铃(寒蝉凄切)•8
凤栖梧(伫倚危楼风细细)•10
定风波(自春来)•11
戚氏(晚秋天)•13
玉蝴蝶(望处雨收云断)•14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15
鹤冲天(黄金榜上)•18
张先
天仙子(水调数声持酒听)•20
千秋岁(数声鹈)•22
青门引(乍暖还轻冷)•23
晏殊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24
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26
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29
破阵子(燕子来时新社)•31
玉楼春(绿杨芳草长亭路)•32
宋祁
木兰花(东城渐觉风光好)•34
欧阳修
诉衷情(清晨帘幕卷轻霜)•36
踏莎行(候馆梅残)•37
生查子(去年元夜时)•39
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41
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42
临江仙(柳外轻雷池上雨)•43
王安石
桂枝香(登临送目)•44
晏几道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46
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48
鹧鸪天(醉拍春衫惜旧香)•50
阮郎归(旧香残粉似当初)•51
阮郎归(天边金掌露成霜)•53
思远人(红叶黄花秋意晚)•55
王观
卜算子(水是眼波横)•56
苏轼
水龙吟(似花还似非花)•57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59
念奴娇(大江东去)•61
西江月(照野弥弥浅浪)•63
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65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67
卜算子(缺月挂疏桐)•69
洞仙歌(冰肌玉骨)•71
八声甘州(有情风万里卷潮来)•73
江城子(老夫聊发少年狂)•74
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76
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78
浣溪沙(山下兰芽短浸溪)•79
浣溪沙(旋抹红妆看使君)•81
李之仪
卜算子(我住长江头)•84
黄庭坚
定风波(万里黔中一漏天)•86
清平乐(春归何处)•87
刘弇
清平乐(东风依旧)•88
秦观
望海潮(梅英疏淡)•89
八六子(倚危亭)•92
满庭芳(山抹微云)•95
鹊桥仙(纤云弄巧)•98
踏莎行(雾失楼台)•100
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103
满庭芳(晓色云开)•104
赵令畤
蝶恋花(欲减罗衣寒未去)•106
贺铸
踏莎行(杨柳回塘)•107
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110
晁补之
盐角儿(开时似雪)•111
张耒
风流子(木叶亭皋下)•113
周邦彦
风流子(新绿小池塘)•115
解连环(怨怀无托)•116
满庭芳(风老莺雏)•119
过秦楼(水浴清蟾)•121
少年游(并刀如水)•123
花犯(粉墙低)•124
兰陵王(柳阴直)•126
西河(佳丽地)•129
拜星月慢(夜色催更)•131
玉楼春(桃溪不作从容住)•134
叶梦得
贺新郎(睡起啼莺语)•135
朱敦儒
鹧鸪天(我是清都山水郎)•137
李清照
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139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141
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143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146
临江仙(庭院深深几许)•147
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149
添字丑奴儿(窗前谁种芭蕉树)
念奴娇(萧条庭院)•152
永遇乐(落日熔金)•154
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156
声声慢(寻寻觅觅)•159
点绛唇(蹴罢秋千)•161
吕本中
采桑子(恨君不似江楼月)•163
李重元
忆王孙(萋萋芳草忆王孙)•165
陈与义
临江仙(忆昔午桥桥上饮)•166
张元幹
贺新郎(梦绕神州路)•167
岳飞
满江红(怒发冲冠)•169
朱淑真
清平乐(恼烟撩露)•171
陆游
钗头凤(红酥手)•172
卜算子(驿外断桥边)•175
渔家傲(东望山阴何处是)•178
诉衷情(当年万里觅封侯)•179
范成大
忆秦娥(楼阴缺)•181
张孝祥
六州歌头(长淮望断)•183
辛弃疾
摸鱼儿(更能消)•184
水龙吟(楚天千里清秋)•187
水调歌头(带湖吾甚爱)
水调歌头(落日塞尘起)•190
菩萨蛮(郁孤台下清江水)•192
青玉案(东风夜放花千树)•194
清平乐(茅檐低小)•196
西江月(明月别枝惊鹊)•197
贺新郎(绿树听鹈)•199
贺新郎(甚矣吾衰矣)•201
沁园春(杯汝来前)•202
丑奴儿(少年不识愁滋味)•204
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205
西江月(醉里且贪欢笑)•207
永遇乐(千古江山)•208
霜天晓角(雪堂迁客)
陈亮
水龙吟(闹花深处层楼)•213
刘过
沁园春(斗酒彘肩)•214
唐多令(芦叶满汀洲)•217
姜夔
点绛唇(燕雁无心)•219
鹧鸪天(肥水东流无尽期)•221
踏莎行(燕燕轻盈)•222
念奴娇(闹红一舸)•224
玲珑四犯(叠鼓夜寒)•226
扬州慢(淮左名都)
暗香(旧时月色)•230
疏影(苔枝缀玉)
惜红衣(簟枕邀凉)•234
史达祖
绮罗香(做冷欺花)•236
双双燕(过春社了)•238
刘克庄
沁园春(何处相逢)•239
玉楼春(年年跃马长安市)•241
吴文英
风入松(听风听雨过清明)•243
高阳台(修竹凝妆)•244
八声甘州(渺空烟四远)•246
踏莎行(润玉笼绡)
唐多令(何处合成愁)•248
贺新郎(乔木生云气)
陈人杰
沁园春(为问杜鹃)•251
刘辰翁
柳梢青(铁马蒙毡)•254
周密
玉京秋(烟水阔)•255
文天祥
沁园春(为子死孝)•257
王沂孙
天香(孤峤蟠烟)•259
蒋捷
一剪梅(一片春愁待酒浇)•260
虞美人(少年听雨歌楼上)•262
张炎
高阳台(接叶巢莺)•264
甘州(记玉关)•265
解连环(楚江空晚)•267
清平乐(候蛩凄断)•269
疏影(碧圆自洁)•270
无名氏
青玉案(年年社日停针线)•272
鹧鸪天(枝上流莺和泪闻)•273

作者小传•275

文摘
破阵子 /晏 殊
燕子来时新社①,梨花落后清明。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疑怪昨宵春梦好,原是今朝斗草赢②,笑从双脸生。

[注释] ①新社:春社。春已中分,新燕将至,此时恰值社日也将到来,古人称燕子为社燕,以为它常是春社来,秋社去。 ②斗草:又称“斗百草,是古代流行在女孩子中的一种游戏。梁代宗懔的《荆楚岁时记》载:“五月五日,谓之浴兰节。荆楚人并踏百草.又有斗百草之戏。”
[赏析] 二十四节气,春分连接清明,这正是一年春光最堪流连的时节。春已中分,新燕将至,此时恰值社日也将到来,古人称燕子为社燕,以为它常是春社来,秋社去。词人所说的新社,指的即是春社了。那时每年有春秋两个社日,而尤重春社,邻里聚会,酒食分飨,赛会腾欢,极一时一地之盛。闺中少女,也“放”了“假”,正所谓“问知社日停针线”,连女红也是可以放下的,呼姊唤妹,许可门外游玩。词篇开头一句,其精神全在于此。
我们的民族“花历”,又有二十四番花信风,自小寒至谷雨,每五日为一花信,每节应三信有三芳开放;按春分节的三信,正是海棠花、梨花、木兰花。梨花落后,清明在望。词人写时序风物,一丝不走。当此季节,气息芳润,池畔苔生鲜翠,林丛鹂啭清音。春光已是苒苒而近晚了,神情更在言外。清明的花信三番又应在何处?那就是桐花、麦花与柳花。所以词人接着写的就是“日长飞絮轻”。古有诗云:“落尽海棠飞尽絮,困人天气日初长。”可以合看。文学评论家于此必曰:写景,写景;状物,状物!而不知时序推迁,光风流转,触人思绪之闲情婉致也。
当此良辰佳节之际,则有二少女,出现于词人笔下,言动于吾人目前。在采桑的路上,她们正好遇着;一见面,西邻女就问东邻女:“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夜里做了什么好梦了吧?快说来听听!”东邻女笑道:“莫胡说!人家刚才和她们斗草来着,得了彩头呢!”
“笑从双脸生”五字,再难另找一句更好的写少女笑吟吟的句子来替换。何谓双脸?盖脸本从眼际得义,而非后人混指“嘴巴”也。故此词之美,美在情景,其用笔,明丽清婉,秀润无伦,而别无奇特可寻之迹;迨至末句,收足全篇,神理尽出,此虽非奇,岂为常笔?天时人事,物状心情,全归于一处。若无神力,能到此境乎?
古代词曲,写妇女者多,写少女者少;写少女而似此明快活泼、天真纯洁者更少。然而,不知缘何,我读大晏的“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不自禁地联想到老杜的“阶前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它们之间,分明存在着共鸣之点。此岂为写景而设乎?我则以为正用景光以传心绪。其间隐隐约约,有一种寂寞难言之感,而此寂寞感,古来诗人无不有之,盖亦时代之问题,人生之大事,本非语言文字间可了;而又不得不一一抒写,其为无可如何之意,灼然可见。但老杜为托之于丞相祠堂,大晏则移之于女郎芳径耳。依此可言,上文才说的明快活泼云云,竟是只见它一个方面,究其真际,也是深深隐藏着复杂的情感的吧。 (周汝昌)




木兰花 /宋 祁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①?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注释] 肯爱:岂肯吝惜。
[赏析] 宋子京因此词而得名,正如秦少游之为“山抹微云学士”,他则人称“红杏尚书”。古人极善于把事物“诗化”,连一个仕宦职衔也可以化为非常风雅的称号,传为佳话,思之良可粲然。这佳话指的就是此词的上阕歇拍之句了。但吾人学文,不可贵耳贱目,切须自具心眼,即如本篇传颂千载,究竟好在哪里?难道只一个“闹”字便作成了一段故事?倘如此,“红杏尚书”者,为何不径呼他“闹尚书”?岂不更为一矢中的,直截了当?大约古往今来,落于“字障”的学子,半为此等浅见俗说引错了路头。
要赏此词,须看他开头两句,是何等的光景气象。不从这里说起,直是舍本而逐末。
且道词人何以一上来便说东城?普天下时当艳阳气候,莫非西城便不可入咏?有好事者答辩说:当时当地,确实以东城为美。又有的说:只因宋尚书住在东城,所以他不写西城,这自然都言之成理。然而,寒神退位,春自东来,故东城得气为先,正如写梅花,必曰“南枝”,亦正因它南枝向阳,得气早开。此皆词人诗客,细心敏感,体察物情,含味心境,而后有此诗心诗笔,岂真为“地理考证”而设置字样哉?古代春游,踏青寻胜,必出东郊,民族的传统认识,从来如此也。
真正领起全篇精神的,又端在“风光”二字。
何谓风光?词书词典上说就是“风景”。科学家若来解释,定然说,就是“空气和阳光”。这原本不错,只是忘记了我们的语文特色,它比“物理化学名词定义”包涵的要丰富得多。风光,其实概括了天时、地利、人和三方面的关系;它不但是自然景色,也包含着世事人情。正古人所谓“天气澄和,风物闲美”,还须加上人意欣悦。没有了后者,也就什么都没有了。
一个“渐”字,最为得神。说是“渐觉”,其实那芳春美景,说到就到,越看越是好上来了。
这美好的风光,分明又有层次。它从何处而“开始”呢?词人答曰:“我的感受首先就眼见那春波绿水,与昨不同;它发生了变化,它活起来;风自东来,波面生纹,如同纱縠细皱,粼粼拂拂,漾漾溶溶,招唤着游人的画船。春,是从这儿开始的。”
然后,看见了柳烟;然后,看见了杏火。
这毕竟是“渐”的神理,一丝不走。晓寒犹轻,是一步,春意方闹,是又一步。风光在逐步开展。
把柳比作“烟”,实在很奇。“桃似火,柳如烟”,这译成外文,无论如何引不起西方读者的“美学享受”。然而在我们感受上,这种文学语言,这种想象和创造,很美。美在哪里?美在传神,美在造境。盖柳之为烟,写其初自冬眠而醒,嫩黄浅碧,遥望难分枝叶,只见一片轻烟薄雾,笼罩枝梢——而非呛人的黑烟也。桃杏之为火,写其怒放盛开,生气勃发,如火如荼,“如喷火蒸雾”,全是形容一个“盛”的境界气氛——而非炙热灼烫之火也。
领会了这,或者不难进而领会“闹”字矣。
闹,安静、萧寂之反词。词人用它,写尽那一派盎然的春意,蓬勃的生机。王静安论词主“境界”之说,曾言:“着一闹字,而境界出矣!”但也有学者强烈反对这个闹字,说:闹并非好字,亦非佳事(如吵闹、闹事……),写良辰而用此等字眼,无理甚矣。这就是忘记了“闹元宵”,连那头上戴的也叫“闹蛾儿”呢!秋光大好,但着不得“闹”字,其理自当有在。
上阕写尽风光,下阕转出感慨。
人生一世,艰难困苦,不一而足;欢娱恨少,则忧患苦多,岂待问而后知。难得开口一笑,故愿为此一掷千金亦在所不惜,正见欢娱之难得也。千金,千金,宋尚书定是富豪,常人怎得如此——这何啻痴人说梦。这里的事,并非算账目,不过讲情理,须知书生大言,每每若是。倘真是富豪必不作此寒酸语。欢娱恨少,至于此极,书生无力挥鲁阳之戈,使日驭倒退三舍,只能说劝斜阳,且莫急急下山,留晚照于花间,延欢娱于一晌!读词至此,哀耶乐耶?喜乎悲乎?论者或以为此宋祁者肠肥脑满,庸俗浅薄,只一味作乐寻欢,可谓无聊之尤,允须“严肃批判”。嗟嗟,使举世而皆如是读文论艺,岂复有真文艺可存乎?
红杏尚书——莫当他是一个浅人不知深味者流,大晏曾云“一曲新词酒一杯”、“夕阳西下几时回”,面目不同,神情何其相似:岂恋物之作,实伤心之词也。
本词调亦名“玉楼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