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边际成本社会.pdf

零边际成本社会.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零边际成本社会》内容简介:《第三次工业革命》作者杰里米•里夫金开创性地探讨了极致生产力、协同共享、产消者、生物圈生活方式等全新的概念,详细地描述了数以百万计的人生产和生活模式的转变。他认为,“产消者”正在以近乎零成本的方式制作并分享自己的信息、娱乐、绿色能源和3D打印产品。他们也通过社交媒体、租赁商、合作组织以极低或零成本的模式分享汽车、住房、服装和其他物品;学生更多地参与到基于零成本模式的开放式网络课程……《零边际成本社会》的作者敏锐地察觉到,从生产力发展上来看,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贡献很可能远远超过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数十亿人和数百万组织连接到物联网,从而使人类能以一种从前无法想象的方式,在全球协同共享中分享其经济生活。这个连通性转折点的重要意义甚至有可能超过20世纪电气化所带来的经济变革,以及随之产生的电话、广播和电视的传播。里夫金分析认为,在数字化经济中,社会资本和金融资本同样重要,使用权胜过了所有权,可持续性取代消费主义,合作压倒了竞争,“交换价值”被“共享价值”取代。他甚至预言,“零边际成本”现象孕育着一种新的混合式经济模式,这将对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零边际成本、协同共享将会给主导人类生产发展的经济模式带来颠覆性的转变,我们正在迈入一个超脱于市场的全新经济领域。

编辑推荐
《零边际成本社会》是《第三次工业革命》作者杰里米•里夫金集大成之作。李克强总理、汪洋副总理密切关注,继加印45次、印数达50万册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之后,杰里米•里夫金再度深入阐述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理念和模式物联网、协同共享、零边际成本共同打造新一轮经济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是理念与模式,零边际成本社会是发展与思路。

名人推荐
摆在读者面前的《零边际成本社会》,可以说是杰里米•里夫金对他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中这方面观点的进一步阐述和发挥。
——《经济参考报》总编辑 杜跃进
美国著名社会学家杰里米•里夫金在其新作《零边际成本社会》中提出了令世人震惊的观点,即互联网带来的近乎零边际成本的社会在未来三五十年将终结资本主义的经济形态。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 罗文
《零边际成本社会》一书的观点和阐述都是极为精彩的,杰里米?里夫金告诉了我们当互联网和物联物、能源以及制造产业结合起来的时候,一个基于协同共享的经济模式是如何形成的。
——哈佛大学教授 尤查•本科勒
这本书精彩纷呈,作者把当代极其重要的科技潮流同协同共享模式联系了起来。里夫金带领我们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经济领域。
——沃顿商学院教授 凯文•韦巴赫
《零边际成本社会》一书证明了里夫金预测技术潮流的独到眼光,他对未来社会有着如此形象的勾勒,我会把此书推荐给所有对未来发展感到困惑的人们。
——美国科学院院士、哈佛大学教授 卡雷斯托斯•朱马
在这本书中,里夫金关注了一个接近零边际成本的世界,探讨了这对于我们经济和环境的深刻影响。作者对传统经济发展模式的崩溃以及协同共享模式兴起的预言毫无疑问将使这本书成为本年度最受关注的书籍。
——杜克大学教授 詹姆斯•博伊尔
里夫金引领读者徜徉在过去和未来,对不断壮大的全球协同模式深信不疑。我相信,读罢此书你会认同作者的观点。
——企业家、投资者 丽莎•甘斯基
传统的自由市场支持者很难意识到未来经济的支柱在于共享模式,这是一种讲究协同、分享且关注生态和人类合作的模式。里夫金描述了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它将改变我们的经济社会和个人生活。本书对历史下一个转折点的描写细致入微。
——社会活动家、独立学者 戴维•博利耶
太精彩了!请读一读这本书,回味一下,让我们共同创建一个与共享模式相匹配的市场和国家吧。
——P2P基金会创始人 迈克尔•鲍威兹
里夫金的视野总是超前的。在这本书中,他带领我们走向未来,那里没有消费者,而是消费自己生产的产品并在协同共享模式下分享的产消者。他对在全球范围内通过创新民主化来提高全人类福祉的预想非常切合实际、充满见解,而且他的预想是可行的。
——环保哲学家 范达娜•席娃

媒体推荐
本书观点极具启发性,系统阐述了当今世界最重要的新科技。本书的价值不在于作者预测的正确性,而在于作者做出这些预测所依赖的推断方式。如果里夫金的预言成真,那这本书确确实实能让大众了解即将发生的革命性科技变革。如何应对这次科技变革取决于我们。里夫金为未来40年的科技变革打下了理论基础。
——《金融时报》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杰里米•里夫金 译者:赛迪研究院专家组

杰里米•里夫金,当代最著名的思想家之一,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主席,他的20部著作被翻译成35种语言在全球广泛发行。里夫金为欧盟和世界多国提供政策咨询和建议,并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担任讲师。2012年,杰里米·里夫金的著作《第三次工业革命》获得了瞩目的成就。他关于后碳时代可持续发展经济模式的研究获得了李克强总理及欧盟、联合国、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奥朗德的肯定。杰里米·里夫金的最新作品《零边际成本社会》一书系统地做出了关于未来世界的三大预测:协同共享经济将颠覆许多世界大公司的运行模式;现有的能源体系和结构将被能源互联网所替代;机器革命来临,我们现在的很多工作将消失。《金融时报》评论认为,《零边际成本社会》是一本发人深省的读物,是杰里米·里夫金长达40年思想的集大成之作。《财富》杂志则认为,《零边际成本社会》讲述了我们的经济前景能为后代提供什么,它给人以希望。

目录
推荐序一
推荐序二
中文版序
第一章 伟大的转变:从市场资本义到协同共享001
大势所趋:社会发展的最佳状态002
全新的经济模式009
物联网:彻底颠覆人类经济社会011
协同共享:主导人类社会016
第一部分资本主义不为人所知的历史
第二章 市场经济的诞生027
新经济力量的冲击027
市场经济的兴起030
第三章 历史的进程: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到第二次工业革命037
亚当?斯密的经济逻辑037
第一次工业革命039
第二次工业革命046
第四章 从资本主义看人类的本性055
上帝让位于市场055
从神学世界观到经济世界观058
第二部分近乎零边际成本的社会
第五章 极致生产力、物联网和免费能源067
极致生产力068
物联网071
指数曲线077
免费能源080
能源价格趋近于零084
第六章 3D打印:从大规模生产到大众生产088
微信息化制造088
普天之下,皆可打印092
创客运动099
理想型经济社会105
第七章 慕课时代:零边际成本教育110
一个容纳20亿学生的教室110
传统课堂走向衰落114
第八章 最后一个站着的工人122
工作的终结122
知识型劳动者也是牺牲品130
第九章 产消者和智能经济时代的来临136
边际成本论战136
第三次工业革命140
清洁网络146
免费Wi-Fi共享150
超越政府和市场152
第三部分协同共享时代的到来
第十章 共享的喜剧157
重新认识共享模式158
我如何认识到了共享模式168
信息与生命科学:比尔?盖茨的兴趣点173
第十一章 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176
免费软件拉力赛177
介质即主宰181
新共享理论185
全球共享时代192
第十二章 基础设施:重大经济变革的关键198
通信共享200
能源共享211
罗斯福新政为什么能成功213
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的新型合作社218
物流共享224
全新的经济模式228
第四部分社会资本和共享经济
第十三章 从所有权到使用权的转变233
汽车共享:从所有权到使用权234
让所有权成为历史240
共享一切244
共享医疗信息251
人人都是医生254
广告的终结258
第十四章 众筹社会资本、民主化货币、人性化企业
以及对工作的思考266
P2P信贷266
信誉经济与共同货币268
社会企业家精神275
就业新形式279
第五部分富足的经济
第十五章 可持续的富饶:当商品和服务免费之时285
幸福是什么288
不可控因素298
正在变暖的星球299
网络恐怖主义304
脆弱的电网305
第十六章 人类的未来:生物圈生活方式309
新文明时代310
生物圈意识314
结语317

序言
要“真枪真刀”地解放科技生产力
杜跃进《经济参考报》总编辑
2013年,我代表经济参考报社邀请杰里米•里夫金先生来中国交流时,他在演讲中一再重复的一句预言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在分布式太阳能、风能等得到充分发展和利用的未来,人们可能像今天通过互联网近乎免费地生产和消费信息一样,借助能源互联网近乎免费地生产和消费能源。
摆在读者面前的《零边际成本社会》,可以说是里夫金先生对他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中这方面观点的进一步阐述和发挥。如果回溯得更远一些,有读者可能记得,20世纪80年代,他还写过一本中文名为《熵:一种新世界观》的著作。从那里,我们可以发现,这位多产的趋势学家思想演绎的理论原点乃是热力学第三定律。
如果说21世纪注定是一个远甚于20世纪的“颠覆的时代”,那么在《零边际成本社会》一书中,里夫金先生将这个时代的颠覆聚焦在了彼此密切相关的两个方面,一是技术和基础设施的嬗变,即由通讯互联网与逐渐成熟的能源互联网、物流互联网融合而造就的物联网革命。他在新作中描绘道:“物联网将把这个集成世界网络中的所有人和物都连接起来。物联网平台的传感器和软件将人、设备、
自然资源、生产线、物流网络、消费习惯、回收流以及经济和社会生活中的各个方面连接起来,不断为各个节点(商业、家庭、交通工具)提供实时的大数据。反过来,这些大数据也将接受先进的分析,转化为预测性算法并编入自动化系统,进而提高热力效率,从而大幅提高生产率,并将整个经济体内生产和分销产品和服务的边际成本降至趋近于零。”
二是因这种革命而日益凸显的市场经济的体制性悖论:竞争与创新驱动生产效率持续提升和边际成本持续下降,可是当边际成本趋近于零时,商家将无法收回投资,利益相关方也无法获得满意的利润,行业巨头会因此争取市场份额以建立垄断,阻碍“看不见的手”引领市场达到生产和消费近乎零成本的最有效模式。针对这一似乎无解的矛盾,里夫金预言,资本主义时代正在淡出世界舞台,新兴的物联网正在催生一种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新经济模式:协同共享。在未来几年,几乎所有的经济领域都将引进“零成本”模式。在全球协同共享模式和各经济体依赖性不断深化的背景下,人类正迈入一个超脱于市场的全新经济领域。
姑且不论这种几乎与经典社会主义不谋而合的经济模式对未来社会的构想如何,互联网以至“互联网+”时代带来的种种效率提升和成本下降的趋势,确实正在真实地发生着。里夫金在新作中勾勒了这样三个方面的变化:
现在已经有上百万的“产消者”(消费自己生产的商品)在全球范围内以接近零边际成本的方式制造“绿色电力”(Greenelectricity)。据估计,全球有将近10万名业余爱好者采用3D(三维)打印技术以近乎零边际成本的方式生产自己所需要的商品。同时,600万学生正在参与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慕课”)。近乎零边际成本的网络课程不但由世界知名教授授课,学生的学分还能得到大学的认可。在这三个例子中,虽然前期成本相对较高,但都有增长指数曲线,就像过去几十年间将计算机运算的边际成本降低至接近于零的指数曲线一样。在未来20~30年里,各大洲和全球网络中的产消者将以近乎零边际成本的方式生产并共享绿色能源、商品和服务,并且通过在线虚拟课堂学习,进而将经济带入一个商品和服务几乎免费的时代。
同样地,生活在发展中国家的我们,也日益感受到这种新的数字化技术和力量的影响。它不仅是更为便捷的工具,更是快速拓展发展空间的力量。无论是旅游、租车、零售等典型消费经济,还是金融、电信、传媒、医疗等高壁垒行业甚至一些更为复杂、高端的领域,也开始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化。毫不夸张地说,梦想一旦插上互联网的翅膀,便会成为绚丽多彩的现实。君不见,只因牵手而“触网”,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天弘基金便异军突起为行业翘楚。
“互联网+”的重要延伸便是物联网。它正在被广泛应用于绿色农业、工业监控、公共安全、城市管理、远程医疗、智能家居、智能交通、环境检测等领域,并以其强大的生命力、渗透力和扩散性深刻地影响着人类社会生活方式、产业形态、商业模式、价值观念乃至生态环境的变革。
全球著名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把物联网视为改变生活、商业和全球经济的12大颠覆性技术之一。美国资讯研究机构福雷斯特公司预测,到2020年,全球物物互联的业务与现有的人人互联业务之比将达到30∶1;思科公司预测,到2020年,物联网将通过节约成本和增加收益,创造14.4万亿美元的价值。越来越多的研究者意识到,物联网不仅打破和颠覆了传统思维,而且将触发生产力的革命和跃迁。生产者协同制造、敏捷生产、动态联盟、大规模协作等生产方式和创新模式将被无限激活和放大。
有识于此,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将物联网确立为培育核心竞争力的战略重点。美国已明确将物联网上升为国家创新战略的重点之一;欧盟制定了促进物联网发展的14点行动计划;日本的U-Japan计划将物联网作为四项重点战略领域之一;韩国的T839战略将物联网作为三大基础建设重点之一。可以说,全球新一轮物联网浪潮与物联网产业发展的竞争大幕已然拉开。发达国家一方面加大力度发展传感器节点核心芯片、嵌入式操作系统、智能计算等核心技术,另一方面加快标准制定和产业化进程,谋求在未来物联网的大规模发展及国际竞争中占据有利位置。
为应对这场全新的变革和竞争,中国也开始了积极的部署和行动。2011年,工信部制定了《物联网“十二五”发展规划》,提出要重点培养10个物联网产业聚集区和100个骨干企业,实现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汇集和产业资源整合。北京等28个省市先后制定了发展物联网产业的规划政策,积极打造智慧城市,发展物联网示范工程,培育物联网产业,研发物联网核心技术。随着中央和地方政府一系列产业支持政策的出台,国内物联网产业已初步形成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以及中西部地区等四大区域集聚发展的总体产业布局。
青铜器时代、蒸汽时代、电气时代、信息时代……历史变迁的一个个节点都表明,科技创新是人类社会进步与发展的原动力。然而,与以往相对单一或特定领域技术革命不同的是,当今人类正在进入一个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能源技术、新材料技术等交叉融合,技术环境和基础设施深刻变化,进而可能带来经济社会发展“指数级增长、数字化进步和组合式创新”(见埃里克•布莱恩约弗森和安德鲁•麦卡菲所著《第二次机器革命》一书)的新时代。
对于在“三期叠加”中艰难转型的中国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如何将这稍纵即逝的历史机遇化作推进中国经济社会转型升级、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契机成为摆在当代中国人面前的严峻考题。我想,终极答案可能只有一个:通过“真枪真刀”的改革,最大限度地突破思想牢笼,最大限度地破除利益固化藩篱,最大限度地激活市场主体,最大限度地解放和发展以科技创新为先导的生产力。

后记
结语
对于资本主义时代的消逝,我百感交集。我由衷期待协同共享时代的到来,我确信它是拯救地球,推进富裕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最佳途径。不过资本主义制度也有着令我佩服的方面,尽管我同样憎恶其他方面(我觉得,无论男女、身份地位如何,只要身处资本主义制度之中的人,都会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创造性和破坏性所带来的结果感同身受)。
我在一个创业家庭中长大。我的父亲米尔顿•里夫金(MiltonRifkin)是一名企业家。20世纪20年代末,我父亲曾经是好莱坞的一名演员,但从业时间不长,他也没有取得成功。随后,他转而投身实业,并为此奋斗终生。其实,这不足为奇。因为从很多方面而言,企业家就是市场的艺术家,需要不断寻找富有创意的商业传奇来吸引观众的注意力,讲述令人信服的故事,将人们带到发明创造的世界中,比如史蒂夫•乔布斯、企业家托马斯•爱迪生、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他们都以彻底变革生活方式的创造性发明征服了世人。
我父亲是塑料革命的早期开拓者之一。每当看到电影《毕业生》(TheGraduate)中麦圭尔先生对少年本低声说“塑料”这个词时,我都会缩进电影院的坐椅里,感觉那个场景既可笑又尴尬,总以为那是父亲在对我说话。因为一直以来我父亲都极力说服我继承家族的塑料事业。他总是对我描绘,未来的世界将被一种神奇的材料—塑料包裹起来。
据我所知,我父亲是20世纪50年代初将聚乙烯转化为塑料袋的制造商之一。虽然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无法理解没有塑料的世界是怎样的,但在早些年,塑料还是一个新事物,包装材料通常是纸袋、纸板、粗麻布或者金属、玻璃和木质容器等。
我记得,每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围坐在小厨房的桌子旁,父亲都会告诉我们一些关于使用塑料袋的奇特想法。为什么不能将杂货、洗衣店洗好的衣服、百货商场的家具放在塑料袋里呢?也许,我们家是第一个将所有家具都用塑料来包装的家庭。我至今还记得,在那个炎热的夏天,当我穿着短裤坐在沙发上时塑料垫所带给我的那种粘在身上的感觉。
我父亲的热情极具感染力,如同电影导演一样,他将潜在的买家设定在他的故事情节中,最终使这些买家成为世界塑料变革的改造者和创造者。
在我父亲从事塑料事业的近25年里,我从未听他提及他工作的经济回报。虽然我确信他肯定会思考这个问题,但他更热衷于创业本身。他更多地将这种创造性的努力视为一种艺术而不是产业。尽管与一些创造资本主义经济奇迹的大企业家、发明者和创新者相比,他的努力微不足道,但是他希望通过自身的奋斗,使人们的生活更美好、更丰富多彩。这并不是说企业家们就不追逐利润了,只是多年来,我认识的很多企业家都更多地由创新精神而非万能的美元所引领。当创业型企业变得成熟,在市场上公开交易,并被只关注投资回报的股东们掌控时,它们通常就会滋生对金钱的狂热追求。无数企业家的故事表明,专业化管理的企业家通常会被驱赶,企业不再从事创新的行为,而是变得更加清醒,并“具有经济责任”,委婉地说,就是更关注经营效益。
当然,早年间,我父亲未曾想到他所销售的数百万塑料袋最终会填埋在垃圾场,并污染环境。他也无法预见,用于生产聚乙烯的化石产品会释放出二氧化碳,并成为影响地球气候变化的罪魁祸首。
反思我父亲的一生,我认为,237年前,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所阐述的“看不见的手”似乎并没有那么“不可见”。是企业家精神驱使我父亲和无数像他一样的企业家不断创新,降低边际成本,为市场带来更廉价的产品和服务,并由此促进了经济增长。现在,这种企业家精神正带领我们驶向零边际成本,进入新的经济时代,在此,越来越多的商品和服务将近乎免费地在协同共享中分享。
对于那些长期以来对供需“看不见的手”持怀疑态度的人来说,近乎零边际成本社会的到来(最优效率状态)已成为“可预见”的事实。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斯密首先提出的这个理论已开始发挥作用,但是在此我还是要提出4点忠告。第一,“看不见的手”效应通常会因不可避免的垄断势力集中,持续导致几乎每个商业领域的创新受挫,导致长期滞缓或完全受阻。第二,“看不见的手”对于确保共同创造生产率和利润增长的劳动者分享其劳动成果帮助并不大。工人们需要把自己组织起来,成立工会和政治游说团体,在这一发展历程中的每一步都不断与管理层进行斗争,来保障其劳动获得公平的回报。第三,尽管资本主义大幅提高了其制度内每个人的生活水平,但是由于人力资源被过度剥削来使特权阶层获益,所以,以任何合理的标准衡量边际利润都可怕得惊人。第四,供需“看不见的手”的运作逻辑本身从未超出过市场机制的范畴,因此,它无法计算出在资本主义制度中资源浪费和垃圾污染所造成的环境损失。
然而,事实证明,斯密的“看不见的手”是一种强大的社会力量,原因不在于他所提出的理论的哲学依据,而在于斯密的理论一直围绕着一种理念:在市场经济中,个人在获取或交换财产时都以追求自身利益为目的,完全没有考虑如何提升公共利益,这样,整个社会的福利会在“不经意间”被提升。
下面是斯密的原话:每个人都需要劳动,以便尽可能提升每年的社会收入。总体上看,人们的确无意于提升公共利益,也不知道公共利益提升了多少……人们在经济活动中所判断的只是他自身的利益。人们受一只“看不见的手”引导,尽力达到一个并非其本意想要达到的目的。然而,虽然人们的行为并非出于本意,但也并非总是对社会有害。相比真正出于本意的行为,人们对自身利益的追求往往更能有效地促进社会的利益。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些假装为公众幸福而经营贸易的人做了多少好事。
斯密认为,每个人都无心关注他人利益。奇怪的是,他误解了古典经济学理论中的关键原则的动态性即卖方会矢志不渝地追求创新,以提高生产效率,使其可以降低经营成本以及产品和服务的价格,从而赢得潜在的买方来提高利润,并增加市场份额。从某个角度说,斯密对促使买卖双方建立互惠共赢关系的因素的忽略也是“看不见的手”发挥作用的一个关键因素。那就是,卖方的作用是通过持续提供质优价廉的产品和服务将个人福利传递给买方。正是通过持续关注买方的需求、欲望和需要并为其服务,资本主义企业家才得以茁壮成长。一个完全不关注潜在买方福利的企业家或企业将难以生存。
换句话说,如果企业家想获得成功,除了顾及其自身利益,还应感知他人的利益。亨利?福特了解到了这一点,并用其毕生精力来生产廉价耐用的汽车,使数百万的上班族可以驾车前往工作地点,从而生活得更为舒适。史蒂夫?乔布斯同样了解到了这一点,他积极地通过提供最先进的通信技术满足人们高速移动、全球联网的需求和愿望。正是这种通过提升市场上他人福利以满足企业家自身利益的双重作用,促使我们空前地接近几乎零边际成本的社会。
向着近乎零边际成本和近乎免费的商品和服务时代前进,这不仅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看不见的手”的运作逻辑,而且有趣的是,它同样部分验证了大卫?休谟、边沁等支持资本主义的功利主义者的论点。我们来回想一下,休谟和边沁认为,在没有自然法的情况下,市场上的私有财产交换纯属人为约定,也被证实是合理的,因为这是“提升整体福利”的最佳机制。他们的理论对吗?
市场机制不仅有利于我们接近零边际成本、获取近乎免费的商品和服务,而且在提升整体福利方面也能实现最优效率。休谟和边沁称,市场上交易的私有财产是提升整体福利的最有效手段,这证实了市场机制的效用价值。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实现近乎零成本的目标时,商品和服务变得几乎免费,利润空间消失,那么市场中的私有财产交易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在富裕的经济世界中,商品和服务近乎免费,市场机制将日益失去存在的必要性,资本主义经济将萎缩至小众经济领域。
因此,我们要说的是,休谟和边沁独特的功利主义言论以及他们所提倡的资本主义市场私有财产交易和积累的言论注定不是永恒真理,只能算是对19世纪和20世纪的特定经济力量的特定描述,而那些经济力量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中发挥过某种作用。毫无疑问,当整个社会进入一种新的社会秩序,追求大众利益的合作社开始被认为是社会经济演变过程中提升整体福利的最佳方式。这时,19世纪功利主义经济学家和他们在20世纪的继承者就会惊讶地发现,正是他们所信奉的理论最终导致了自我毁灭。
应该说,这种认为经济制度围绕稀缺和利润来组织的观念,会最终促使商品和服务近乎免费的富裕经济时代的到来。这种理念看似违反常理且难以接受,但它的确正朝我们走来。
在资本主义时代即将终结的时候,对其下定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并不是其支持者所说的救世主,也不是其反对者所说的邪恶化身。相反,当通信/能源矩阵以及相关的企业需要集中大量资金来支持垂直整合企业以及伴随其产生的规模经济时,资本主义是最快捷、最有效的制度。
所以,尽管我赞美我父亲及大量企业家的企业家精神,但是我并不为资本主义的逝去感到哀伤。尽管与市场中的商业化企业家精神一样富有激情,但它与协同共享的协同网络中所孕育的新一代社会企业家精神完全不同。新的精神将少一些自主,多一些互动;少一些对追求金钱的关注,多一些提升生活质量的承诺;少一些市场资本的积累,多一些社会资本的积累;少一些对自然的破坏,多一些可持续发展的投入和地球生态的管理。新的社会企业家也将少受一些“看不见的手”的驱使,多一些“互助的手”的支持;少一些功利主义,多一些情感共鸣。
尽管“看不见的手”的内在逻辑和市场机制促使我们来到了近乎零边际成本时代的关键性十字路口,并为从稀缺经济跋涉到可持续富裕经济的人类带来了希望,但我们不得不说,仅有企业家精神还远远不够。他们必须与身怀社会经济共享理念的远见者共享。最初主要是在跨国企业的驱动下,计算机行业指数曲线中的生产和发送信息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另外,我们来回想一下,互联网是由政府部门的科学家和高校学术机构发明的,互联网是由热衷于推动共享的计算机科学家创造的,GPS、触摸屏和Siri(语音激活个人助理,即实现iPhone“智能”的关键技术)都是政府资助研究的成果。Linux系统、维基百科、慕课所产生的灵感大多来源于社会经济。Facebook和Twitter是商业企业,其成功主要依靠构建社会共享,并希望以此获得经济利益。可再生能源的突破来自于政府和高校实验室,以及市场上运作的私营企业。同样,3D打印革命也是由非营利的工厂实验室和商业开发者共同引发的。
综上所述,尽管市场上的企业家精神正在推动经济向着近乎零边际成本以及近乎免费的产品和服务发展,但关键的是企业家精神的发挥需要一个基础平台,该平台由上述三大创新要素构成—政府、共享经济和市场。尽管到21世纪中叶,协同共享可能会定义社会经济生活的诸多方面,但是上述三个领域中的所有参与者所做出的贡献表明,新的经济模式将是政府、市场和共享的混合体。
我想把我的结束致辞献给那些忠诚地支持资本主义制度的人,他们害怕近乎零边际成本社会的到来会宣告他们自己的灭亡,但经济发展永远不会停滞不前,它会不断演变,并偶尔演绎出全新的模式。同样,随着经济的变化,商业企业会不断更替。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的彼得?圣吉(PeterSenge)指出,《财富》500强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30年左右。的确,在1955年最初的《财富》
500强企业中,只有71家企业仍出现在2012年的《财富》500强名单中。旧的经济制度不会在一夜之间被击垮,而新的制度也不会在一夜之间马上就位。回想20世纪80年代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启时,第一次工业革命正处于巅峰,而在两次革命并行近半个世纪后,第二次工业革命才最终成为主流。在漫长的交替过程中,许多经历过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产业和企业萎缩并消亡,但也并非都是如此,那些幸存的企业一路重生,在新老交替中找到新的平衡点,最终在两次工业革命中屹立不倒。更多新秀企业则抓住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可能带来的新机遇,并很快能够在竞技场上一争高下。
同样,今天,许多经历过第二次工业革命洗礼的企业正面临着同样的机会和选择。一些企业已经涉足第三次工业革命,在现有的业务中吸纳新的商业模式和服务,制定出了过渡转折战略,并密切跟随潮流,向协同共享和传统资本主义市场共同构成的混合经济模式转变。
即将到来的零边际成本社会所释放出来的强大社会力量不仅具有颠覆性,而且具有变革性。这些力量不可能被抑制或扭转,而从资本主义时代到协同时代的转变已经在世界各地崭露锋芒—它有望在适当的时候拯救生物圈,在21世纪前半叶,为地球上的每个人创造一种更公正、更人性化、可持续发展性更强的全球经济。

文摘
大规模经济转型
协同共享有大规模削弱传统资本主义市场的潜力,其速度比很多经济学家预计的要快得多,因为其效率高达10%。《新资本主义宣言》(The New Capitalist Manifesto)的作者和《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的特约撰稿人乌玛尔?哈克 (UmairHaque) 认为,在买入门槛更低的情况下,协同经济具有“致命的破坏性”,因为它能够在许多经济领域削弱本就已经严重不足的利润空间。他写道:如果被正式称为消费者的人们的消费减少10%,而对等共享增加10%,那么,传统企业的利润率就将受到更为严重的影响……也就是说,某些行业必须转型,否则就会被淘汰。
最近的调查强调,协同共享具有广泛的经济潜力。2012年的一份综合性研究指出,62%的“X”一代和“千禧”一代被在协同共享中分享商品、服务和经验的理念所吸引。这两代人与“婴儿潮”一代和“二战”一代有着明显的区别——他们更喜欢使用权,而不是所有权。当被要求将共享经济的优势进行排名时,受访者将“省钱”列为首位,接下来是“对环境的影响”、“生活方式的灵活性”、“分享的实用性”和“获得商品和服务的便利性”。就共享经济的主观优势而言,受访者将“慷慨”列为首位,接下来是“感觉自己成为社会中有价值一分子”、“明智”、“更有责任感”以及“成为社会活动的一部分”。
那么协同共享将会以怎样的方式来瓦解传统的商业模式呢?《纬度研究》(Latitude Research)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75%的受访者预测,在未来5年里,他们将会分享更多的实物和空间。”许多业内分析师赞同这种乐观的预测。2011年,《时代》杂志宣布,协同消费被评为“即将改变世界的10个理念”之一。
2014年,尼尔森公司在60个国家对3万名网民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亚太国家被认为是最可能愿意参与共享经济的国家。在公众对共享产品和服务的接受度上,中国排名世界第一,接受比例高达94%,中国人热切盼望协同共享经济的到来。
我们开始见证混合经济在发展中国家的出现,即一部分是资本主义市场,一部分是协同共享。这两种经济体系通常相辅相成,有时又相互竞争。它们在彼此的领域寻求协同性,这样,它们就能够相互提升价值,互利互惠。在其他时候,它们激烈竞争,都想吸收或取代对方。然而,资本主义市场早已成熟,而协同共享则是一个方兴未艾的新体系。
在这种新的混合经济中,民间团体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原因在于互联网上的大部分活动以及不久后将扩张的物联网既具有社会性,也具有商业性。虽然物联网对市场上的电子商务具有推动作用,但是,它同时也孕育了社会经济和非营利部门的发展。物联网具的分布式、协同式特点和横向规模结构,旨在让数以百万计的人们聚集在巨大的协同共享体系中共同生产并分享他们所制作的东西,而这往往是免费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年轻一代越来越多地在协同共享中创造社会资本,而不仅仅是传统市场上的金融资本。他们正在学习在非营利动机的推动下,相互分享自己的大部分经济生活,这预示着经济史上的一次巨变。其结果是,在世界各地的许多国家,社会经济或非营利领域会比民营企业市场增长得更快。
虽然非营利领域在欧美国家比较发达,但它在中国的增长更加迅猛,中国在这方面的发展已经赶上了西方国家。1990年,创造社会资本的非营利组织几乎不存在。而今天,在中国有几百万家非营利组织,它们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在很大程度上,这得益于网络的使用和今天正在发展的物联网的推动,这让它们能聚集和积累社会资本,并在协同共享上分享其生活中的重要部分。
然而,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如果越来越多的商品的生产和分享是免费的,那么,就会失去创新和提供新商品和新服务的动力,因为投资者和企业家无法收回前期成本。在这些经济学家中,大多数人对从交换经济到共享经济的伟大转型感到迷惑。然而,数以百万计的产消者可以在社会共享中免费进行相互协作,创造新的信息技术和软件、新形式的娱乐、新的学习工具、新的媒体、新的绿色能源、新的3D打印成品、新的对等健康研究方案以及新的非营利社会创业企业,使用开源法律协议,从知识产权的束缚中解脱出来。其结果是创造力的激增,增长程度至少与20世纪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所经历的创新动力不相上下。
在新兴的协同共享中,创新和创造力的民主化正在催生一种新的激励机制,这种机制很少基于经济回报,而是更多地基于推动人类的社会福祉上。而这种激励机制正在取得成效。
资本主义市场将有可能继续在中国和世界各地蓬勃发展。边际成本足够高的商品和服务仍将存在,以保证其在市场上的交换和足够的利润,从而确保投资回报。更重要的是,随着物联网基础设施的建立和维护,以及协同共享平台的出现,数以百万计的产消者能够以接近于零的边际成本,生产和分享越来越多的商品、可再生能源、产品和服务,全世界的IT、电子、传媒、教育、能源和电力传输、电子商务、物流运输和建筑行业的公司将蓬勃发展。
金融领域也是协同时代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同样参与构建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物联网的基础设施。然而,资本主义市场将不再是经济生活的主宰者。我们正在进入一个部分超越市场的世界,在这里,我们正在学习如何在一个相互依存性越来越强的全球协同共享中共同生活。
随着物联网基础设施和相应的协同共享机制的构建,中国向零边际成本社会的推进将确保其在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中的领袖地位,带领世界进入一个更公平、更可持续、更繁荣的后碳生态文明。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