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词作品精华本.pdf

纳兰词作品精华本.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纳兰性德是有清一代最为著名的词人之一,其词哀感顽艳,直抒性灵。一生留词300余首,此精华本选取了他最为精华的代表作近150首,辅以诗意唯美的文字,烛见一个三百年来倾倒众生的传奇式的翩翩浊世佳公子的繁华内心。注析精当。

编辑推荐
1。此为纳兰词中的精华之作,选取了最烩炙人口,缠绵悱恻的代表词作150余篇。2。解读唯美,华丽。烛见一个三百年来倾倒众生的传奇式的翩翩浊世佳公子的繁华内心。

媒体推荐
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王国维
纳兰词缠绵清婉,为当代冠。
   ——郑振铎
  成容若君度过了一季比诗歌更诗意的生命,所有人都被甩在了他橹声的后面,以标准的凡夫俗子的姿态张望并艳羡着他。但谁知道,天才的悲情却反而羡慕每一个凡夫俗子的幸福,尽管他信手的一阕词就波澜过你我的一个世界,可以催漫天的焰火盛开,可以催漫山的荼蘼谢尽。——徐志摩

作者简介
纳兰性德是有清一代最为著名的词人之一,其词哀感顽艳,直抒性灵。一生留词300余首,此精华本选取了他最为精华的代表作近150首,辅以诗意唯美的文字,照相烛见一个三百年来倾倒众生的传奇式的翩翩浊世佳公子的繁华内心。注析精当。

目录
卷一
忆江南(昏鸦尽)•3
忆王孙(西风一夜剪芭蕉)•5
如梦令(正是辘轳金井)•7
如梦令(纤月黄昏庭院)•9
天仙子(好在软绡红泪积)•10
江城子(湿云全压数峰低)•12
长相思(山一程,水一程)•14
昭君怨(深禁好春谁惜)•16
酒泉子(谢却荼)•18
生查子(散帙坐凝尘)•20
生查子(惆怅彩云飞)•21
点绛唇(别样幽芬)•23
点绛唇(一种蛾眉)•25
浣溪沙(泪浥红笺第几行)•27
浣溪沙(伏雨朝寒愁不胜)•28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30
浣溪沙(莲漏三声烛半条)•32
浣溪沙(谁道飘零不可怜)•34
浣溪沙(酒醒香销愁不胜)•36
浣溪沙(残雪凝辉冷画屏)•37
浣溪沙(五字诗中目乍成)•39
浣溪沙(身向云山那畔行)•40
浣溪沙(收取闲心冷处浓)•42
浣溪沙(无恙年华汴水流)•44
浣溪沙(肠断斑骓去未还)•46
浣溪沙(十八年来堕世间)•48
霜天晓角(重来对酒)•49
菩萨蛮(新寒中酒敲窗雨)•51
菩萨蛮(催花未歇花奴鼓)•53
菩萨蛮(朔风吹散三更雪)•55
菩萨蛮(问君何事轻离别)•56
菩萨蛮(荒鸡再咽天难晓)•58
菩萨蛮(白日惊飚冬已半)•59
菩萨蛮(榛荆满眼山城路)•61
菩萨蛮(知君此际情萧索)•63
菩萨蛮(萧萧几叶风兼雨)•65
菩萨蛮(为春憔悴留春住)•66
菩萨蛮(晶帘一片伤心白)•68
菩萨蛮(乌丝画作回纹纸)•69
减字木兰花(晚妆欲罢)•71
减字木兰花(烛花摇影)•73
减字木兰花(相逢不语)•74
减字木兰花(花丛冷眼)•76

卷二
采桑子(彤云久绝飞琼字)•81
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83
采桑子(冷香萦遍红桥梦)•84
采桑子(非关癖爱轻模样)•86
采桑子(桃花羞作无情死)•88
采桑子(土花曾染湘娥黛)•90
采桑子(谢家庭院残更立)•92
采桑子(而今才道当时错)•93
好事近(马首望青山)•95
好事近(何路向家园)•96
一络索(野火拂云微绿)•98
清平乐(青陵蝶梦)•100
清平乐(将愁不去)•102
清平乐(塞鸿去矣)•103
清平乐(凉云万叶)•104
清平乐(泠泠彻夜)•106
眼儿媚(独倚春寒掩夕扉)•107
忆秦娥(长飘泊)•109
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111
眼儿媚(重见星娥碧海槎)•112
山花子(风絮飘残已化萍)•114
摊破浣溪沙(林下荒苔道韫家)•115
摊破浣溪沙(欲语心情梦已阑)•117
山花子(小立红桥柳半垂)•119
摊破浣溪沙(一霎灯前醉不醒)•120
青衫湿(近来无限伤心事)•122
落花时(夕阳谁唤下楼梯)•123
河渎神(风紧雁行高)•125
太常引(西风乍起峭寒生)•127
太常引(晚来风起撼花铃)•129
荷叶杯(帘卷落花如雪)•130
荷叶杯(知己一人谁是)•132
寻芳草(客夜怎生过)•134
南歌子(暖护樱桃蕊)•136
秋千索(药阑携手销魂侣)•138
秋千索(游丝断续东风弱)•140
忆江南(心灰尽)•141
浪淘沙(眉谱待全删)•143
浪淘沙(紫玉拨寒灰)•145
浪淘沙(夜雨做成秋)•147
浪淘沙(闷自剔残灯)•148
浪淘沙(清镜上朝云)•150

卷三
鹧鸪天(独背残阳上小楼)•155
鹧鸪天(别绪如丝睡不成)•156
鹧鸪天(握手西风泪不干)•158
鹧鸪天(马上吟成促渡江)•160
鹧鸪天(尘满疏帘素带飘)•162
木兰花(人生若只如初见)•164
虞美人(曲阑深处重相见)•166
虞美人(黄昏又听城头角)•168
虞美人(银床淅沥青梧老)•169
虞美人(凭君料理花间课)•171
虞美人(残灯风灭炉烟冷)•173
鹊桥仙(倦收缃帙)•175
鹊桥仙(梦来双倚)•177
南乡子(烟暖雨初收)•179
南乡子(泪咽更无声)•180
红窗月(梦阑酒醒)•182
踏莎行(倚柳题笺)•184
临江仙(绿叶成阴春尽也)•186
临江仙(六曲阑干三夜雨)•188
临江仙(雨打风吹都似此)•189
临江仙(飞絮飞花何处是?)•191
蝶恋花(眼底风光留不住)•193
蝶恋花(萧瑟兰成看老去)•194
蝶恋花(露下庭柯蝉响歇)•196
月上海棠(原头野火烧残碣)•198
满江红(问我何心)•200
满江红(代北燕南)•202
满庭芳(堠雪翻鸦)•204

卷四
凤凰台上忆吹箫(锦瑟何年)•209
琵琶仙(碧海年年)•211
御带花(晚秋却胜春天好)•212
念奴娇(人生能几)•214
念奴娇(无情野火)•216
水龙吟(须知名士倾城)•218
水龙吟(人生南北真如梦)•220
瑞鹤仙(马齿加长矣)•221
潇湘雨(长安一夜雨)•223
金缕曲(德也狂生耳)•225
金缕曲(酒涴青衫卷)•227
金缕曲(洒尽无端泪)•230
金缕曲(此恨何时已)•231
金缕曲(未得长无谓)•233
青衫湿(青衫湿遍)•235
忆桃源慢(斜倚熏笼)•237
忆江南(江南好,建业旧长安)•239
忆江南(江南好,怀古意谁传)•240
忆江南(江南好,真个到梁溪)•241
忆江南(江南好,水是二泉清)•242
浣溪沙(燕垒空梁画壁寒)•244
浣溪沙(抛却无端恨转长)•246
眼儿媚(手写香台金字经)•247
满宫花(盼天涯)•249
鹊桥仙(月华如水)•251
虞美人(愁痕满地无人省)•253

文摘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①,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注释】①被酒,犹中酒,酒酣。
【赏析】江淹笔下的七种离别中,有两种涉及男女情感。一为夫妇之别:“又若君居淄右,妾家河阳,同琼佩之晨照,共金炉之夕香。君结绶兮千里,惜瑶草之徒芳。”一为有情男女之别:“春草碧色,春水渌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至乃秋露如珠,秋月如圭,明月白露,光阴往来,与子之别,思心徘徊。”
君居淄右妾河阳,琴瑟和谐的夫妇不得不被生活分隔在不同的空间里;送君南浦,思心彷徨,两情相悦的伴侣又大多于情浓之际只留下背影。有情而分离,实是人生种种悲剧的渊薮,也是造就人类普遍悲凉心境的根柢。渐渐老去的青春,逐日孤单的自己。千金散尽,华发早生。无论是功名还是富贵,都难以永恒。至于那更加值得珍重的情感,不管有过怎样的执着,却最终徒留“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康熙十六年的整个秋天,容若都陷入这种深切的痛苦情绪中无法自拔。
康熙十六年五月三十日,容若之妻卢氏离开了她匆匆经过的人世。容若长子福尔敦的降生对他的母亲而言是一次艰难的过程,这次艰难的生产夺去了卢氏的健康,她受了风寒,变得异常虚弱,因生子而欣喜的脸庞开始黯淡。瞬息之间,她便已经不能同容若在园子里看合欢花开,也不能陪伴他在书房,听夜雨生香。
那是自他们成亲以来两人心情最灰暗的一个月。卢氏缠绵病榻,开始出现生命最后阶段的迹象。容若整日坐在她的床前,长久地、默默地望着她。她已经很少说话,因为那会耗费她太多力气,而她的力气正以看得见的惊人的速度从她年轻羸弱的身体中逐渐消失。容若起初还背着她独自流泪。但后来,他已经不能再克制自己,他不止一次,面对正逐日失去颜色和光华的花朵,潸然泪下。
她几乎没有留下什么话,但临死时,她那悲怆的眼神给了容若永生难忘的温情。她仿佛在说:“我走了以后,你就是世上最孤独的人了。离开了你,我也将是冥间最孤单的灵魂。”
卢氏的离世,是容若一生都难以释怀的事。不仅因为在容若的思想里,一直将卢氏当做另一个自己,在他们的相互依存的生命里,彼此映照了然。也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日太短暂,故而在容若的记忆中,相聚更加弥足珍贵。对旁人而言,卢氏的死,是一场意外,是一个悲剧,但对容若而言,卢氏之死,是对他生命和幸福的无情劫掳,停止呼吸的是卢氏一人,然而再也无法活过来的仿佛是容若和卢氏两个人。
在卢氏刚刚离世的那段日子,容若夜不能寐,“悼亡之吟不少,知己之恨尤深”,这首《浣溪沙》即为容若痛楚的悲鸣。
萧瑟西风中,容若孑然一身,身边已没有他的妻,唯有黄叶飘落疏窗。残阳如血,如同他内心新鲜的痛苦。那些痛苦来自于幸福温暖的往昔。当卢氏在他生命中来了,又去了,他的心中只剩下无边的悲凉。他悲凉着,追忆着,一笔笔书写着过往,一字字揪着那已回不来的不放。他几乎已经不能呆在书房里了,那里的每一篇书页在秋风中发出的哗啦啦的声音,都似在责备容若当初忙于仕途攻读,令年轻的卢氏于大好光阴中独自寂寞。他也不肯再呆在书房内,因为那里的每一本书,都曾经被他们怀着同样幸福的心情翻阅过。
在词的下阕,容若用了李清照和赵明诚的典故。李清照《〈金石录〉后序》云:“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既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甘心老是乡矣!”怀想与妻子卢氏的赌书泼茶之趣——当日如何欢乐,今日便如何痛不欲生。
死别,是命运对情好伴侣最残忍的安排。《诗经•唐风•葛生》曾这样写生不如死之苦:“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葛生蒙棘,蔹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
这样的悲伤,是无需任何辞藻与修饰的,故后世文人,凡言及于此,无不抛却天赋文采,流露真挚的情怀。这些作品,一如容若之词,念兹在兹的都是夫妇间最平常的相处,却无不透露出同甘共苦生活中的深情厚谊。情真意切,感人肺腑。“纳兰容若(成德)深于情者也。固不必刻画花间,俎豆兰畹,而一声河满,辄令人怅惘欲涕。”“情深不寿”,夫复何言!(何灏)


浣溪沙

十八年来堕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①。多情情寄阿谁边。紫玉钗斜灯影背,红锦粉冷枕函偏。相看好处却无言。

【注释】①吹花嚼蕊,指歌乐、游赏、吟咏事。胡翼龙《满庭芳》:“吹花题叶事,如今梦里,记得依然。”
【赏析】纳兰词几乎已成哀词的化身。其实,他也曾写过明快欢悦的语句。例如这首《浣溪沙》。词中描绘的那位仪态美好而又才华横溢的女子即容若原配卢氏。卢氏十八岁时与容若成婚。这首词当作于新婚之时,记录了卢氏在容若心中最美好的影像。
这首词见证了容若曾经拥有的温暖情感,以及嗣后无数寄情悼亡词的缘由。“吹花嚼蕊”,钗斜枕偏,琴瑟静好,松萝共倚。
当初夏姗姗而至,容若携卢氏在明府里畅游。他们常行至荷塘,看莲叶田田,将莲实抛入水中。“水榭同携唤莫愁,一天凉雨晚来收。戏将莲菂抛池里,种出莲花是并头。”容若也曾为之神驰,将佳人表情留于丹青:“旋拂轻容写洛神,须知浅笑是深颦。十分天与可怜春。掩抑薄寒施软障,抱持纤影藉芳茵。未能无意下香尘。”(《浣溪沙》)
在那段浓烈的情感里,容若曾在曲房门楣之上挂了一个秾丽的匾额:“鸳鸯社”。这是容若嘱托擅长书法的友人严绳孙为其书写的。“鸳鸯社”典出于南唐张泌《妆楼记》:“朱子春未婚先开房室,帏帐甚丽,以待其事,旁人谓之待阙鸳鸯社。”这名字代表了容若对这段婚姻的认同和期许。
当最初美好的辰光过去,容若同卢氏的感情并没有随着激情的消逝而变淡。他们是幸福的两个人,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就的婚姻。然而,他是极好的,高贵、温柔,她也是极好的,端庄、贤淑。在茫茫人海中,他们如此幸运地碰到了彼此,虽未精心挑选,却比精心更合心。
然而,在容若过分优裕的生命中,似乎从来没有一刻真正的完美。上一年,在大江南北学子奔赴“出则舆马,入则高堂,堂上一呼,阶下百诺”的耀眼人生之际,倾巢出动赴京赶考的举人中,容若带着他的旷世微笑和才学出现了。他已通过会试,即将在神圣的朝堂上以他的智慧与同龄天子会晤。但由于一场无端发作于殿试前晚的寒疾,使他缠绵病榻数月,错失了即将到手的功名。因而,此际虽在新婚之中,却也不得不于国子监苦读,准备下一次的殿试。即使新婚的妻子使容若难以割舍,他也仍然清晨即起,夜半方归。许多时候,他只能端坐书房,以一室月华传递对卢氏无言的思念。如同卢氏生命最后的结局一般,他们的幸福虽然浓厚,却难免混合一丝仓促。
后来,容若终其一生对卢氏不曾停止怀念,似乎也因为同卢氏相伴的这段时光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虽然这时容若错失了殿试,虽然这时容若不被任用,虽然这时他似乎是个无用的男子,然而他却拥有一生最快乐而满足的心境。而自此之后,他渐渐被套上了命运的绳索,失去自由,唯唯诺诺。
也因此,随后流逝的岁月并未冲淡他对卢氏的情意。即使人到中年,卢氏在他心中依然栩栩如青春:“谢家庭院残更立,燕宿雕梁。月度银墙,不辨花丛那瓣香。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这些词句,仿佛容若心底流出的生机,使他在回忆中、追念里,耗尽了自己的情义。即使过往已经随卢氏的坟茔而埋葬,他却还要坚持着。那曾降临在容若生命中的仙子,容若永远无法遗忘。(何灏)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