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五代史:最有分量的中国断代史工程.pdf

隋唐五代史:最有分量的中国断代史工程.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隋唐五代史》分上、下两部,上部是政治史,包括王朝兴亡盛衰、各种重大历史事件的前因后果、政治设施的成败得失,以及与少数民族的关系等;下部是社会经济、文化史,分社会经济、政治制度、民族疆域、文化学术等方面的发展情况。本书从多角度呈现了隋唐五代这段纷繁历史期间的社会、文化、政治等风貌。

编辑推荐
最有分量的中国断代史工程
易中天最为尊崇的史学大师——吕思勉
制度革新,政策开放
社会、文化蓬勃发展的全盛时期
中国封建社会历史发展的高潮

名人推荐
论方面广阔,述作宏富,且能深入为文者,我常推重吕思勉(诚之)先生、陈垣(援庵)先生、陈寅恪先生与钱穆(宾四)先生为前辈史学四大家。 
   ——历史学家严耕望
  常州府中学堂诸师长尤为余毕生难忘者,有吕思勉诚之师。
  
   ——钱穆

作者简介
吕思勉(1884 ~ 1957)
中国史学四大家之一。15岁入县学,16岁自学古史典籍。早年执教于常州溪山小学堂、常州府中学堂,学生中有后来成为文史大家的钱穆、赵元任、黄永年等人。后任教于上海光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吕思勉读书广博,治学严谨,有《经子解题》《理学纲要》《宋代文学》《先秦学术概论》《中国民族史》《中国制度史》《吕著史学与史籍》《文字学四种》《白话本国史》《吕著中国通史》《先秦史》《秦汉史》《两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吕著中国近代史》等传世。

目录
第一章 总论——001
第二章 隋室兴亡——005
第一节 文帝内治 | 006
第二节 文帝外攘 | 012
第三节 炀帝夺宗 | 020
第四节 炀帝荒淫 | 024
第五节 炀帝事四夷 | 029
第六节 隋末之乱上 | 038
第七节 隋末之乱下 | 047
第三章 唐之初盛——057
第一节 高祖太宗之治 | 058
第二节 唐初武功一 | 065
目 录
第三节 唐初武功二 | 071
第四节 唐初武功三 | 075
第五节 唐初武功四 | 079
第六节 唐初武功五 | 082
第七节 唐初武功六 | 089
第四章 武韦之乱——097
第一节 高宗之立 | 098
第二节 武后得政代唐 | 103
第三节 武后政治 | 108
第四节 高宗武后时外患 | 114
第五节 中宗复位 | 121
第六节 韦后乱政 | 125
第七节 玄宗之立 | 129
第五章 开元天宝治乱——133
第一节 玄宗政治 | 134
第二节 开天边事一 | 141
第三节 开天边事二 | 147
第四节 开天边事三 | 149
第五节 开天边事四 | 152
第六节 开天边事五 | 156
第七节 安史之乱上 | 160
第八节 安史之乱下 | 166
第六章 安史乱后形势——175
第一节 代宗之立 | 176
第二节 吐蕃回纥之患 | 179
第三节 藩镇及内乱 | 187
第四节 代宗政治 | 195
第七章 德宗事迹——203
第一节 德宗初政 | 204
第二节 东方藩镇之变 | 210
第三节 泾师之变 | 213
第四节 兴元后藩镇起伏 | 219
第五节 贞元后边患 | 226
第六节 贞元朝局 | 235
第八章 顺宪穆敬四朝事迹——245
第一节 顺宗谋诛宦官 | 246
第二节 宪宗时藩镇叛服 | 250
第三节 元和朝局 | 257
第四节 穆宗时藩镇叛服 | 264
第五节 穆敬荒淫 | 272
第九章 文武宣三朝事迹——281
第一节 甘露之变 | 282
第二节 武宣朝局 | 293
第三节 文武宣三朝藩镇叛服 | 301
第四节 回纥之亡 | 311
第五节 吐蕃衰乱 | 319
第十章 唐室乱亡上——327
第一节 懿僖荒淫 | 328
第二节 中叶后南蛮之患 | 334
第三节 懿僖时之内乱上 | 343
第四节 懿僖时之内乱中 | 346
第五节 懿僖时之内乱下 | 349
第六节 僖宗再播迁 | 359
第十一章 唐室乱亡下——363
第一节 昭宗征河东 | 364
第二节 河东与邠岐华之争 | 370
第三节 岐汴之争 | 377
第四节 梁太祖代唐 | 383
第五节 唐末割据上 | 390
第六节 唐末割据下 | 399
第十二章 五代十国始末上——405
第一节 梁唐盛衰 | 406
第二节 梁室之亡 | 409
第三节 后唐庄宗乱政 | 419
第四节 唐灭前蜀 | 423
第五节 后唐庄宗之亡 | 426
第六节 后唐明宗时内外形势 | 434
第七节 从荣从厚败亡 | 442
第十三章 五代十国始末中——449
第一节 唐晋兴亡 | 450
第二节 晋高祖时内外形势 | 456
第三节 石晋之亡 | 462
第四节 契丹北去 | 469
第十四章 五代十国始末下——479
第一节 郭威代汉 | 480
第二节 南方诸国形势上 | 485
第三节 南方诸国形势中 | 488
第四节 南方诸国形势下 | 496
第五节 周世宗征伐 | 499
第六节 宋平定海内 | 506
第十五章 唐中叶后四裔情形——513
第一节 东北诸国 | 514
第二节 南方诸国 | 518
第三节 西北诸国 | 522
第十六章 隋唐五代社会组织——535
第一节 婚制 | 536
第二节 族制 | 546
第三节 人口 | 552
第四节 人民移徙 | 557
第五节 风俗 | 561
第十七章 隋唐五代社会等级——569
第一节 门阀 | 570
第二节 豪强游侠 | 577
第三节 奴婢 | 579
第十八章 隋唐五代人民生计——593
第一节 物价工资资产 | 594
第二节 地权 | 607
第三节 侈靡之俗 | 615
第四节 官私振贷 | 624
第十九章 隋唐五代时实业——631
第一节 农业 | 632
第二节 工业 | 640
第三节 商业 | 644
第四节 钱币上 | 654
第五节 钱币下 | 667
第二十章 隋唐五代人民生活——677
第一节 饮食 | 678
第二节 食储漕运籴粜 | 684
第三节 服饰 | 697
第四节 宫室 | 704
第五节 葬埋 | 716
第六节 交通 | 727
第二十一章 隋唐五代政治制度——747
第一节 政体 | 748
第二节 封建 | 753
第三节 官制上 | 759
第四节 官制下 | 772
第五节 选举上 | 786
第六节 选举下 | 808
第七节 赋税上 | 828
第八节 赋税下 | 839
第九节 兵制 | 854
第十节 刑制 | 875
第二十二章 隋唐五代学术——893
第一节 学校 | 894
第二节 文字 | 906
第三节 儒玄佛思想转移 | 916
第四节 史学 | 924
第五节 文学美术 | 942
第六节 自然科学 | 953
第七节 经籍 | 965
第二十三章 隋唐五代宗教——973
第一节 诸教情状 | 974
第二节 限制宗教政令 | 982
第三节 杂迷信 | 989

文摘
论史者率以汉、唐并称,其实非也,隋、唐、五代,与后汉至南北朝极相似,其于先汉,则了无似处,何以言之?
先汉虽威加四夷,然夷狄之入居中国者绝鲜,后汉则南单于、乌丸、鲜卑、氐、羌,纷纷入居塞内或附塞之地,卒成五胡乱华之祸。而唐代亦然,沙陀入据中原,犹晋世之胡、羯也。蕃、浑、党项,纷纭西北,卒自立为西夏,犹晋世之氐、羌也。而契丹雄据东北,与北宋相终始,亦与晋、南北朝之拓跋魏极相似,一矣。汉有黄巾之起,而州郡据地自专,终裂而为三国,唐有黄巢之起,而长安之号令,不出国门,终裂而为五代十国,二矣。不特此也,汉世儒者,言井田,言限民名田,法家则欲行均输,管盐铁,初犹相争,《盐铁论》贤良文学与御史大夫之争是也。至新莽遂合为一,田为王田,兼行五均、六筦是也。功虽不成,其欲一匡天下,措斯民于衽席之安,其意则皎然也。而自魏、晋以来,人竞趋于释、老,绝不求矫正社会,而惟务抑厌其本性,以求与之相安。本性终不可诬也,则并斯世而厌弃之,而求归于寂灭,为释、老者虽力自辩白,然以常识论之,岂不昭昭如此耶?常人论事,固无深远之识,亦鲜偏蔽而去实际太远之病,顺世外道之所由立也。夫举一世而欲归诸寂灭,是教社会以自杀也。教社会以自杀,终非社会所能听从,故至唐而辟佛之论渐盛,至宋而攘斥佛、老之理学兴焉。然宋儒之所主张者,则以古代社会之组织为天经地义,而强人以顺从古代之伦纪而已;人心之不能无慊于古道,犹其不能无慊于今日之社会也。而宋儒于此,亦惟使人强抑其所欲求,以期削足而适履,此与言佛、老者不求改革社会,而惟务抑厌人之本性者,又何以异?此又其若相反而实相类者也。世运岂真循环耶?非也。世无不变之事,亦无骤变之物,因缘相类者,其所成就,亦不得不相类,理也。然则自后汉至于南北朝,与夫隋、唐、五代之世,其因缘之相类者,又何在也?人性莫非社会所陶甄,今世社会学家言:人类已往之社会,大变有四:曰原始共产社会,曰奴隶社会,曰封建社会,曰资本主义社会。原始共产之世,遐哉尚已,吾侪今日,仅得就古先哲人追怀慨慕之辞,想像其大略而已。我族肇基之地,盖在江、河下游?故炎、黄交战及尧、舜所都之涿鹿,实在彭城,《世本》。与今称为马来,古称为越人者密迩。其争斗盖甚烈?吾族俘彼之民,则以之为奴隶,故彼族断发文身之饰,在吾族则为髡、黥之刑,本族有大罪者,侪之异族。苗民之所以见称为酷虐者以此。古所谓刑者,必以兵刃亏人体至于不可复属,此其始皆用诸战陈,施诸异族者也。苗民之作五刑,盖以施诸异族者, 及本族也。黄帝,书称其清问下民,亦侯之门仁义存耳,其所恃以自养者,恐亦无以异于三苗也。此吾国之奴隶社会也。江、河下游,古多沮泽,水利饶而水患亦深,共工、鲧、禹,仍世以治水为务,共工与鲧皆蒙恶名,而禹独擅美誉,非其治水之术,果有以大异于前人也。
自夏以后,吾族盖稍西迁?夏代都邑,皆在河、洛。西迁而水灾澹焉,则以为神禹之功云尔。出沮泽之地,人苍莽之区,不务力耕,惟求远迹,则于所征服之民,但
使输税赋而止,夏后氏之贡法是也。贡之名,乃取诸异部族者,与取诸本部族之税赋大异,夏后氏之贡,实以税而蒙贡名,盖初施诸来服之异部族,后虽入居其部,征服者与所征服者,已合为一,而其法仍未变也。至此,则向恃奴隶之耕作以为养者,一变而衣食于农奴之租税矣。此吾国之封建社会也。自夏至于西周,此局盖未大变?故尚论者多以三代并称焉。孔子称殷因于夏,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必有所据。礼即法,惟俗相类,故礼相类,惟社会之组织相类,故俗相类也。东周以降,种殖、制造之技盖日精,通工易事之风亦益盛,则斯民之生计渐舒,户口日增,垦拓日广,道途日辟,风尚日同,则可以兴大师,则可以造利兵,则可以远征,则可以久驻。所征服之国能供亿也。吴入郢能久留者,以郢故都会也。生事之演进,无一非军事、政事之先驱,而统一之业,与资本之昌骈进矣。然以吾国疆域之广,水陆程途之修阻,风同道一,固非一蹴可几,地方豪右及政府所命官吏之桀骜者,盖罔不乘隙思逞,一旦中枢失驭,则纷然并起而图割据矣,此州郡藩镇之祸所由来也,瘠土之民,脱沃土之富厚而思攘夺之,势也。吾国东南临海,大军不能飞越,西南则山岭崎岖,处其间者不能合大群,亦无由成为强寇,惟漠南北之地,既瘠苦足资锻练,又平夷有利驱驰,每为侵掠者所根据,而河、湟、青海之间,亦其次也。争战必资物力,瘠土之民,固非沃土之民之敌,汉、唐盛时,所以能威棱远憺者以此,然自来操政治之权者,多荒
淫而无远虑,睹异族之臣服,则苟利一时之休息,而不暇维万世之安,而官吏、豪民,又利其可供赋役,恣虐使也,如后汉之苦役降羌,晋世并州多以匈奴为佃客,且掠
卖胡羯为奴婢是也。则使之入居塞内;而风尘有警,又驱其人以为兵;于是太阿倒持矣,此五胡及沙陀、契丹、党项之祸所由来也。孔子所谓大同,即古共产之世也,其和亲康乐无论矣。封建之世,黩武之族,虽坐役殖产之民以自活,然其所诛求者,亦税赋力役而已,于所征服之族社会固有之组织,未尝加以破坏也。以力胁夺,所得究属有限,而历时稍久,且将受所征服之族之感化而渐进于文明,故封建之世,社会之规制,尚未至于大坏,犹之人体,虽有寄生之虫,犹未至于甚病,故孔子称为小康也。至资本主义既昌,则昔时之分职,悉成为获利之彰,尽堕坏于无形之中,社会遂变而为无组织,而民之生其间者苦矣。东周以降,仁人志士,日怵目刿心,而思有以移易天下,盖由于此。然斯时之社会,其体段则既大矣,其情状则既隐曲而难明矣,而生其间者,利害又相龃龉而不可合,凡所措置,所收之效,悉出于豫期之外,而事变之来,又多不可捉摸,则安得不视社会为无可控制,不能以人力改造,其惟务抑压一己,以求与之相安,亦固其所。故新室与东汉之间,实为古今一大界。魏、晋以后之释、老,宋、明两代之理学,实改造社会之义既湮,人类再求所以自处,而再败绩焉者也。此又其所以若相反而实相类也。读隋、唐、五代之史者,其义当于此求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