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史:最有分量的中国断代史工程.pdf

秦汉史:最有分量的中国断代史工程.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秦汉史》是吕思勉先生的五部断代史之一,初版于1947年,后多次再版,是研究秦汉史基本的参考书之一,已成为中国近代学术史上的经典著作。杨宽曾总结说:“此书把两汉政治历史分为十一个段落,既作了全面的有系统的叙述,又能抓住重点作比较详尽的阐释。对于社会经济部分,叙述全面而又深入。”

编辑推荐
最有分量的中国断代史工程
易中天最为尊崇的史学大师——吕思勉
《秦汉史》是研究秦汉史基本的参考书之一
秦汉时期,风云际会,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自此奠基
中国历史上首次实现大统一

名人推荐
论方面广阔,述作宏富,且能深入为文者,我常推重吕思勉(诚之)先生、陈垣(援庵)先生、陈寅恪先生与钱穆(宾四)先生为前辈史学四大家。 
   ——历史学家严耕望
  常州府中学堂诸师长尤为余毕生难忘者,有吕思勉诚之师。
  
   ——钱穆

作者简介
吕思勉(1884 ~ 1957)
中国史学四大家之一。15岁入县学,16岁自学古史典籍。早年执教于常州溪山小学堂、常州府中学堂,学生中有后来成为文史大家的钱穆、赵元任、黄永年等人。后任教于上海光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吕思勉读书广博,治学严谨,有《经子解题》《理学纲要》《宋代文学》《先秦学术概论》《中国民族史》《中国制度史》《吕著史学与史籍》《文字学四种》《白话本国史》《吕著中国通史》《先秦史》《秦汉史》《两晋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吕著中国近代史》等传世。

目录
第一章 总论——001
第二章 秦代事迹——005
第一节 始皇治法 | 006
第二节 始皇拓土 | 011
第三节 秦之失政 | 013
第四节 二世之立 | 017
第三章 秦汉兴亡——021
第一节 陈涉首事 | 022
第二节 刘项亡秦 | 025
第三节 诸侯相王 | 032
第四节 楚汉兴亡 | 036
第四章 汉初事迹——043
第一节 高祖初政 | 044
第二节 高祖翦除功臣 | 046
第三节 高祖和匈奴 | 051
第四节 汉初功臣外戚相诛 | 053
第五节 汉初休养生息之治 | 062
第六节 封建制度变迁 | 065
第五章 汉中叶事迹——075
第一节 汉代社会情形 | 076
第二节 儒术之兴 | 079
第三节 武帝事四夷一 | 082
第四节 武帝事四夷二 | 084
第五节 武帝事四夷三 | 094
第六节 武帝事四夷四 | 095
第七节 武帝事四夷五 | 097
第八节 论武帝用兵得失 | 100
第九节 武帝求神仙 | 103
第十节 武帝刻剥之政 | 107
第十一节 巫蛊之祸 | 113
第十二节 昭宣时政治情形 | 121
第十三节 昭宣元成时兵事一 | 124
第十四节 昭宣元成时兵事二 | 127
第十五节 昭宣元成时兵事三 | 129
第十六节 昭宣元成时兵事四 | 131
第六章 汉末事迹——133
第一节 元帝宽弛 | 134
第二节 成帝荒淫 | 140
第三节 哀帝纵恣 | 146
第七章 新室始末——153
第一节 新莽得政 | 154
第二节 新室政治上 | 158
第三节 新室政治下 | 162
第四节 新莽事四夷 | 168
第五节 新莽败亡 | 172
第八章 后汉之兴——179
第一节 更始刘盆子之败 | 180
第二节 光武定河北自立 | 183
第三节 光武平关中 | 187
第四节 光武平群雄上 | 188
第五节 光武平群雄下 | 192
第九章 后汉盛世——197
第一节 光武明章之治 | 198
第二节 匈奴分裂降附 | 204
第三节 后汉定西域 | 210
第四节 汉与西南洋交通 | 216
第五节 后汉平西羌 | 219
第六节 后汉开拓西南 | 221
第七节 后汉时东北诸族 | 224
第十章 后汉衰乱——229
第一节 后汉外戚宦官之祸上 | 230
第二节 后汉外戚宦官之祸下 | 237
第三节 后汉羌乱 | 245
第四节 党锢之祸 | 251
第五节 灵帝荒淫 | 253
第六节 后汉中叶后外患 | 255
第七节 后汉中叶后内乱 | 258
第十一章 后汉乱亡——265
第一节 何进之败 | 266
第二节 董卓之乱 | 270
第三节 李傕郭汜之乱 | 273
第四节 东诸侯相攻 | 276
第五节 曹操平定北方上 | 281
第六节 曹操平定北方下 | 285
第七节 孙氏据江东 | 293
第八节 赤壁之战 | 295
第九节 刘备入蜀 | 300
第十节 曹操平关陇汉中 | 305
第十一节 刘备取汉中 | 309
第十二节 孙权取荆州 | 311
第十二章 三国始末——315
第一节 三国分立 | 316
第二节 三国初年和战 | 319
第三节 诸葛亮伐魏 | 323
第四节 魏氏衰乱 | 327
第五节 魏平辽东 | 331
第六节 司马氏专魏政 | 332
第七节 蜀魏之亡 | 340
第八节 孙吴盛衰 | 347
第九节 孙吴之亡 | 352
第十节 三国时四裔情形 | 357
第十三章 秦汉时社会组织——365
第一节 昏制 | 366
第二节 族制 | 372
第三节 户口增减 | 374
第四节 人民移徙 | 378
第五节 各地方风气 | 383
第十四章 秦汉时社会等级——389
第一节 豪强 | 390
第二节 奴客门生部曲 | 393
第三节 游侠 | 398
第四节 秦汉时君臣之义 | 403
第五节 士大夫风气变迁 | 406
第十五章 秦汉时人民生计情形——411
第一节 秦汉人訾产蠡测 | 412
第二节 秦汉时豪富人 | 414
第三节 秦汉时地权不均情形 | 417
第四节 汉世禁奢之政 | 420
第五节 汉世官私振贷 | 423
第十六章 秦汉时实业——427
第一节 农业 | 428
第二节 工业 | 432
第三节 商业 | 434
第四节 钱币 | 438
第十七章 秦汉时人民生活——445
第一节 饮食 | 446
第二节 仓储漕运籴粜 | 449
第三节 衣服 | 451
第四节 宫室 | 456
第五节 葬埋 | 461
第六节 交通 | 466
第十八章 秦汉政治制度——481
第一节 政体 | 482
第二节 封建 | 484
第三节 官制 | 491
第四节 选举 | 504
第五节 赋税 | 517
第六节 兵制 | 525
第七节 刑法 | 535
第十九章 秦汉学术——553
第一节 学校 | 554
第二节 文字 | 569
第三节 儒家之学 | 578
第四节 百家之学 | 590
第五节 史学 | 597
第六节 文学美术 | 605
第七节 自然科学 | 610
第八节 经籍 | 616
第二十章 秦汉宗教——621
第一节 祠祭之礼 | 622
第二节 诸家方术 | 627
第三节 五德终始之说 | 631
第四节 图谶 | 634
第五节 神仙家 | 638
第六节 道教之原 | 641
第七节 佛教东来 | 645

文摘
自来治史学者,莫不以周、秦之间为史事之一大界,此特就政治言之耳。若就社会组织言,[1] 实当以新、汉之间为大界。盖人非役物无以自养,非能群无以役物。邃古之世,人有协力以对物,而无因物以相争,此实人性之本然,亦为治世之大道。然人道之推行,不能不为外物所格。人之相人偶,本可以至于无穷也,而所处之境限之,则争夺相杀之祸,有不能免者矣。争夺相杀之局,不外两端:一恃强力夺人之所有以自奉,或役人劳作以自养。其群之组织,既皆取与战斗相应;见侵夺之群,亦不得不以战斗应之;率天下而惟战斗之务,于是和亲康乐之风,渺焉无存;诛求抑压之事,扇而弥甚;始仅行于群与群之间者,继遂推衍而及于群之内,而小康之世所谓伦纪者立,而人与人相处之道苦矣。又其一为财力。人之役物也,利于分工,而其所以能分工,则由其能协力,此自邃古已然。然协力以役物,仅限于部族之内,至两部族相遇,则非争夺,亦必以交易之道行之,而交易之道,则各求自利。交易愈盛,则分工益密,相与协力之人愈众,所耗之力愈少,所生之利愈多,人之欲利,如水就下,故商业之兴,沛乎莫之能御。然部族之中,各有分职,无所谓为己,亦无所谓为人,有协力以对物,而无因物以相争之风,则自此泯矣。盖商业之兴也,使山陬海澨,不知谁何之人,咸能通功易事,分工协力之途愈广,所生之利愈饶,其利也;而其相交易也,人人以损人利己之道行之,于是损人利己之风,亦遍于山陬海澨,人人之利
害若相反,此则其害也。语曰:“作始也简,将毕也巨。”至于人自私其所有,而恃其多财,或善自封殖以相陵轹而其祸有不忍言者矣。由前之说,今人所谓封建势力。由后之说,则今人所谓资本势力也。封建之暴,尤甚于资本,故人必先求去之。晚周以来,盖封建势力日微,而资本势力方兴之会。封建势力,如死灰之不可复然矣,而或不知其不可然而欲然之;资本势力,如洪水之不可遽湮也,而或不知其不可湮而欲湮之;此为晚周至先汉扰攘之由,至新室亡,人咸知其局之不易变,或且以为不可变,言治者但务去泰去甚,以求苟安,不敢作根本变革之[1] 社会组织当以新、汉之间为大界,民族关系两汉、魏、晋间为一大界。

《汉书·货殖传》曰:“昔先王之制,自天子公侯卿大夫士,至于皂隶、抱关击柝者,其爵禄、奉养、宫室、车服、棺椁、祭祀、死生之制,各有差品,小不得僭大,贱不得逾贵。夫然,故上下序而民志定。于是辩其土地川泽、丘陵、衍沃、原隰之宜,教民树种、畜养五谷、六畜,及至鱼鳖、鸟兽、雚蒲、材干器械之资,所以养生、送终之具,靡不皆育。育之以时,而用之有节。草木未落,斧斤不入于山林;豺獭未祭,置网不布于埜泽;鹰隼未击,矰弋不施于徯隧。既顺时而取物,然犹山不槎蘖,泽不伐夭,蝝鱼麛卵,咸有常禁。所以顺时宣气,蕃阜庶物,稸足功用,如此之备也:然后四民因其土宜,各任知力,夙兴夜寐,以治其业,相与通功易事,交利而俱赡,非有征发期会,而远近咸足。故《易》曰:后以财成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备物致用,立成器以为天下利,莫大乎圣人。及周室衰,礼法堕。诸侯刻桷、丹楹,大夫山节、藻棁,八佾舞于庭,雍彻于堂,其流至于士庶人,莫不离制而弃本。稼穑之民少,商旅之民多,谷不足而货有余。陵夷至乎桓、文之后,礼谊大坏,上下相冒;国异政家殊俗;耆欲不制,僭差亡极。于是商通难得之货,工作亡用之器,士设反道之行,以追时好而取世资。伪民背实而要名,奸夫犯害而求利。篡弑取国者为王公,圉夺成家者为雄桀。礼谊不足以拘君子,刑戮不足以威小人。富者木土被文锦,犬马余肉粟,而贫者裋褐不完,唅菽饮水。其为编户齐民同列,而以财力相君,虽为仆虏,犹亡愠色。故未饰变诈为奸轨者,自足乎一世之间,守道循理者,不免于饥寒之患。其教自上兴,繇法度之无限也。”此文最能道出东周以后社会之变迁,及其时之人之见解。盖其所称古代之美,一在役物之有其方,一则人与人相处之得其道,此实大同之世所留诒,而非小康之世,世及为礼之大人所能为,《先秦史》已言之。然世运既降为小康,治理之权,既操于所谓大人者之手,人遂误以此等治法,为此大人之所为,拨乱世,反之正,亦惟得位乘时者是望。其实世无不自利之党类(class),望王公大人及所谓士君子者,以行大平大同之道,正如与虎谋皮。然治不至于大平大同,则终潜伏扰乱之因;其所谓治者,终不过苟安一时,而其决裂亦终不可免;此孔子所以仅许为小康也。先秦诸子,亦非不知此义,然如农家、道家等,徒陈高义,而不知所以致之之方。墨家、法家等,则取救一时之弊,而于根本之计,有所不暇及。儒家、阴阳家等,知治化之当分等级,且知其当以渐而升矣,然又不知世无不自利之党类,即欲进于升平,亦非人民自为谋不可,而欲使在上者为之代谋,遂不免与虎谋皮之诮。此其所以陈义虽高,用心虽苦,而卒不得其当也。参看《先秦史》第十五章第五节。秦、汉之世,先秦诸子之言,流风未沫,士盖无不欲以其所学,移易天下者。新室之所为,非王巨君等一二人之私见,而其时有志于治平者之公言也。一击不中,大乱随之,根本之计,自此乃无人敢言,言之亦莫或见听矣。此则资本势力,正当如日方升之时,有非人力之所能为者在也。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