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局2:上位与蜕变的制胜王道.pdf

控局2:上位与蜕变的制胜王道.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控局》讲述了一段从平民到权臣的奋斗历程。这是一部讲述仕途法则的独家笔记,也是一系列教人在职场、经商中学会控局的经典案例。
通向权力巅峰的道路危机四伏、陷阱重重,能力挽狂澜者,才能步步高升。一介草根,如何逆袭?
布局、开局、对局,运筹帷幄,能以小博大;破局、僵局、败局,以思路闯活路,可进退自如。
看小人物与史上最强老板的惊天博弈,亲历权力交锋的生死搏杀,再现仕途沉浮的荣辱兴衰!

编辑推荐
从平民到权臣的历史官场,50万字解析生存法则与权斗真相:不控局,就出局。《控局》是一部小人物的独家官场笔记,也是一部教人在从政、经商中学会控局的经典案例。《控局》以轻松幽默的文风,将官场生存的智慧与谋略、杀伐与权术、心法与玄机融入其中,让人在忍俊不禁之余,不免心惊胆战:设局、开局、对局,运筹帷幄,能以小博大;搅局、僵局、败局,以思路闯活路,可进退自如。

作者简介
云宏,甘肃白银人,历史小说作家,携体制内二十年的生存阅历、读史三十年的人生智慧,挥毫两年,终成《控局》,一纸捅破仕途玄机。
《控局》以轻松幽默的文风,详实展现了无权无势的小人物如何在大时代里上位与蜕变的绝顶智慧。
布局、开局、对局,运筹帷幄,能以小博大;破局、僵局、败局,以思路闯活路,可进退自如。

目录
第一章 雪中行
第二章 故人
第三章 难题
第四章 隐忧
第五章 谁碰谁倒霉
第六章 胜利之日
第七章 锦上添花
第八章 牵牛要牵牛鼻子
第九章 我追求的是人间功业
第十章 一分钱一分货
第十一章 房子那些事儿
第十二章 归来
第十三章 被算计了
第十四章 麻将桌上摊牌
第十五章 覆舟之水
第十六章 大胃口
第十七章 赚钱不能吃独食
第十八章 钱能生钱,钱也能吃钱
第十九章 野心
第二十章 鸦片
第二十一章 河图洛书
第二十二章 大火
第二十三章 危机四起
第二十四章 大婚
第二十五章 岭南王
第二十六章 龙生九子
第二十七章 鱼和熊掌
第二十八章 刺杀
第二十九章 莫欺少年贫
第三十章 血汗工厂
第三十一章 帝王心术
第三十二章 一了百了
第三十三章 六十有三
第三十四章 水很深
第三十五章 扫地僧的秘密
第三十六章 打劫的境界
第三十七章 以退为进,以利驱人
第三十八章 钱庄
第三十九章 二十六条罪状
第四十章 人死如灯灭
第四十一章 准备抢钱了
第四十二章 拍卖会
第四十三章 物以稀为贵
第四十四章 财神爷

文摘
一夜的紧张一无所获,没有人来打搅,甚至连野狼都没有一只。在昏暗的天光下,车队又要开始出发,既然要装作和李靖会合,那么一切都需要像模像样,连自己都觉得假,怎么骗别人?云烨决定就去找李靖,到时候拿假文书吓吓他,看能不能再捞些好处。何邵那里还有一大堆铜钱呢,他可不准备把铜钱再运回长安,那样做不经济。
  程处默一夜没睡依然精气十足,他不坐爬犁,而是骑着马,手上戴着一双皮手套,提着他的马朔,不离云烨左右。许敬宗卧在棚子里,念着书,声音有些大。知道他紧张,还好,没有到失态的地步,千古大阴人到底是不同凡响,大奸大恶之辈也是大智大勇之人这句古话诚不我欺啊。
  太阳还未升起,地平线尽头还是一片迷雾,前面忽然出现了一支驼队。云烨的车队立刻停了下来,所有的辅兵也各自给弩上了弦,这次出行云烨装备了很多的弩,基本上每个人有两把,在小规模冲突中有谁可以突破这样密集的攒射?
  对面的队伍里出来一个人,用手抚胸施礼大声说:“我们是安拉的子民,是在大草原上做生意的商人。尊贵的将军,请允许我为您献上我们的礼物,希望尊贵的将军可以同意我们继续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做生意。”说完,后面有人捧出一个精美的银盘,上面堆满了各种精美的银器。
  云烨的战马停在二十米开外,程处默就在他身边,全身铁甲如同魔神在世,车队也迅速围成了一个圆圈。看到自己的部下作好了准备,云烨看看刚刚露头的半轮红日,问那个商人:“你确定你们是安拉的子民?”
  “是的,我的将军,我们从遥远的麦地那来到这片安拉赐福的土地,就是为了把安拉的旨意传播到四方,做生意只是顺带而已。尊贵的将军,我的驼队里有最好的美酒,还有美丽的波斯处女,尊贵的将军这是我们的一片心意。”
  云烨叹口气,看看驼队后面隐隐绰绰的人头,对那个所谓的大食人说:“你说得很好,只是现在是日出时候,再说了,安拉的子民不可能喝酒,你们这是在找死,怨不得我——活捉这个人。”
  云烨说完拨转马头就跑回车队。程处默轻磕马腹,胯下的骏马猛地往前一蹿,就朝着大食人追了过去。这时,驼队后面突然拥出大批骑兵,向着车队冲杀过来,他们的武器很怪,都是弯刀,奇怪的是他们没有弓箭。
  逃跑的大食人还没有跑几步就被程处默追上,马朔在他的后背猛抽一记,大食人就吐着血飞了起来,程处默纵马掠过,俯身抓住他的腰带,把他横放在马背上,转回车队。程处默刚刚回来,大食人的驼队就散开了,数百匹高头大马如同铁流,嗷嗷叫着冲下小山坡。
  公输甲扯下弩车上的麻布,对着人最多的地方,扳动了机弩。一声仿佛撕裂布匹的声音传来,冲在最前面的大食人胸前瞬间就多了一个大洞,身体也被攻城凿高高地带起,朝后面摔下去。当攻城凿动能消耗光的时候,有三个大食人被穿在五尺长的攻城凿杆上,顷刻间就被冲锋的战马踏成肉泥。
  大食人仿佛并不畏惧死亡,依然疯狂地催马,要把马的速度提到最高。又是两支巨箭飞了出去,每只都恰好攻击在大食人冲锋队形的尖角,每一支巨箭都会在人群里开出一条血路。
  狂奔乱跳的无主战马稍微阻挡了一下大食人的速度,这时,老庄下令前排的弩手扣动扳机,上百根黑色的弩箭嗡的一声就飞了出去。这些都是纯钢打造的特殊的无尾弩箭,速度比普通的有尾弩箭快得多,大食人的皮制盾牌根本就不能给他们以保护,三棱形的箭镞轻易地割裂了皮盾,深深地扎在他们的身体里。
  混乱的战场上云烨发现自己清醒无比,没有半点不适,由于处在下风位,风卷着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他居然很享受地长吸了一口气,似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
  战争就是你死我活的杀戮场,大食人在死了一地以后,他们也开用弓箭了,虽然不太密集,却很有准确性,车队防御圈里不时有闷哼声传来,偶尔夹杂着低低的惨号声。程处默手提大盾,将云烨护了个严严实实。
  给弩车装上防护实在是太英明了,公输甲只需要透过钢丝编成的窗口,就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敌人的动静,身后有两个膀大腰圆的辅兵专门给他上弦,他只负责开火,现在他已经不管近处的敌人了,只是仗着弩车超远的射程,狙杀后面的援军。云烨亲眼看见一匹战马被一个攻城凿从前胸穿到肛门,倒地之后艰难地踢两下蹄子,就再无动静。
  云烨越来越闲,他身边两丈之内没有一支箭,程处默也很无聊,他把盾牌交给云家护卫,自己回到战马旁边,随时等待出击。在大食人的又一轮进攻被粉碎之后,云烨车队仅有的五十名骑兵,在辅兵们的帮助下推开爬犁,开始反击。
  程处默、老庄两人呐喊着冲进敌阵,马朔如同出海的蛟龙,不停地在人群中翻滚,那些大食人越战越少,却还是不肯离开,犹在与唐军酣战。
  这是一场奇怪的战争,他们似乎就不是来打仗的,而是来送死的。辅兵们开始越过爬犁,向战场推进。老牛的亲兵头子喊着云烨听不懂的号子,督促着辅兵们一轮轮地射杀残余的大食人。
  辅兵们终于到达了战场,发一声喊,抛掉手中的弓箭,开始用横刀、长矛对付跑不起来的骑兵。战斗很快就结束了,那些骑兵从头到尾都没有求饶一句,只是发出野兽一样的嗷嗷声。
  孙思邈从爬犁后面越了过来,来到云烨面前问:“这些是什么人?胡人?”
  “看装束打扮是大食人,但我相信他们不是,这些日出不朝拜,还带着美酒的人,怎么可能是穆斯林,你说是吧?”云烨回头问那个被程处默抓来的家伙。
  事实再一次证明,翻译官都是怕死的。这家伙也不例外,扑倒在地上抱着云烨的脚,不停地亲吻云烨的鞋子,被他一脚踢开。
  “说吧,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欺骗我们?”
  “全能而勇敢的将军,我们只是派来请您去参加一场宴会的仆人,那些该死的奴隶,只是宴会前的一场小游戏,我们的客人都喜欢在宴会前玩一点小小的游戏。卑微的阿卜杜拉以为将军阁下也喜欢,所以就安排了这样的一场小游戏。”
  程处默大怒,以为这个叫阿卜杜拉的浑蛋在胡说八道。云烨却信了,古代波斯的贵族有这样的习俗,他们用奴隶的生命来取悦客人,为了不影响客人的心情,他们会把奴隶的舌头割掉,就是为了不让奴隶临死前的号叫,影响客人喝酒的心情。他们认为,贵族之所以是贵族,就是因为有高贵的同情心,所以每次都会给这奴隶安上一个罪名,比如这次,他们安排的是欺骗之罪,欺骗一个贵族是要被杀头的,所以贵族可以心安理得地杀掉他们,而不必付出高贵的同情心。
  ?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