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天髓补注.pdf

滴天髓补注.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滴天髓》作为集数千年来四柱命理学之大成的经典著作,经清代命学先贤任铁樵呕心沥血予以评论,并配以五百多个各具特色的命例进行阐幽发微,使其更加光芒四射,折服后人。
这本《滴天髓补注(最新编注白话全译)》是“中国古代占卜经典”系列之一。
《滴天髓补注(最新编注白话全译)》的作者是刘基,译者孙正治。

作者简介
作者:(明)刘基原

目录
通神颂
第一编 上论天干
第一编 中论地支
第一编 下总论干支
第二编 上形象格局
一、形象
二、方局
三、八格(正官、偏官、正财、偏财、正印、偏印、食神、伤官是也)
四、从化
五、顺逆
第二编 中体用精神
一、源流
二、通关
三、清浊
四、真假
五、恩怨
六、闲神
七、羁绊
第二编 下四柱总论
第三编 征验
一、六亲
二、富贵贫贱吉凶寿天
三、性情
四、疾病
五、出身
六、地位
第四编 妇孺
一、女命章
二、小儿章
附录编
一、《滴天髓》订正本原文
二、支藏人元表
三、阴阳顺逆生旺死绝表
四、逐月理化表
五、男女命行年表
六、徐乐吾自评八字
七、徐乐吾命理学著作列表

序言
本书是命理名著《滴天髓》三个主要注本之一。这三个注本和它们的作者都是大名鼎鼎的。
第一个注本的作者是明代开国元勋、术数名家刘基。有人认为《滴天髓》的原文实际上也是他写的,只是为了避免洪武皇帝的猜忌而托名于宋人京图罢了。这个注本附于《滴天髓》原文之下。
第二个注本的作者是继清代士人任铁樵。任氏积二十年垂帘推命的心得,为《滴天髓》增注十余万言,并于附入500多个命造以资佐证,使原著中的深奥义理得以为世人所了解,所以一直被推为“斯道之龙象”,乃至“如江河日月,不可废者” (方重审语,见《子平真诠评注·序)。
第三个注本就是本书,其作者是民国命理学家徐乐吾先生。
徐乐吾(1886—1949),据其署名“东海乐吾氏”推断,应是江苏省东海县人。出身于书香门第,祖上有研习术数的传统。据徐氏自己说,他的叔祖擅长术数,在公事的余暇,举凡五星术、子平术以及太乙、奇门、六壬之类书,没有不涉猎的。赴外地做官,每次占卜都能应验。可惜壮年去逝,遗书散佚;后来陆续收集,只得到精抄本及手批本十余部。徐氏自己也对术数感兴趣。在研习命理以前,曾经请术士推算,发现一知半解的术士,或者荒谬地以有为相许,或者以短命危言耸听,于是感叹真懂命理的人少而又少,立志自己研究。刚开始研习命理的时候,叔叔见了,高兴地说:“你学习这个,我家就有传人了!”于是把叔祖的书交给他,他下拜而接受了,研究命理越发努力,既注意博览,又注意精研,终于成为一位著作等身的命理学家。
在众多命理学古籍中,《滴天髓》是徐氏平生最服膺的有三本书之一,(另两本是《子平真诠》和《穷通宝鉴》)。为了深人研究和宣传此书,他编订了《滴天髓征义》,使之成为与《滴天髓阐微》并行于世的任注本,又著有《滴天髓补注》这本用来补任注之缺的《滴天髓》注本,可见先生对《滴天髓》一书用功之勤,研究之深。
这本《滴天髓补注》堪称一部别具慧眼,足以与任注并驾齐驱的注本。徐氏在序言中说:“……《滴天髓》一书,以任注珠玉在前,未敢妄为续貂。间有意见出入之处辄笔之,积久成帙,适小日报主人以命理一栏见属,因补缀成书,名之日‘补注’。补者,补任氏之缺也,凡任氏所已详者,概从略,各存一义云尔,非敢与任氏争长短也。”但是从书的内容可知,无论徐氏如何谦逊,此书都不但与任注“各存一义”,而且足以“与任氏争短长”。
从书中的内容看,作者虽然对任注相当推崇,但是绝不盲从,而是一直保持着自己独特的视角和观点。例如对神煞和纳音五行,任注基本上是持否定态度的,而徐氏则采取了肯定的态度。他说:“神煞者,数之代名辞也。……神煞起于干支,即是起于数。……所谓吉与凶者,不外乎战斗、伏降、刑冲、破合之关系。”“先论生克以定格局,次参神煞以定休咎,为论命一定之法则也。古人书中,财、官、食、印与神煞相混,统名神煞,流弊所至,弃五行旺衰生克之理而专谈纳音神煞(如《兰台妙选》等),以致乖谬百出,论断亦无验,于是后人起而辟之,乃有神煞无关吉凶之说。数典忘祖,过犹不及,其失一也。”对于纳音五行,徐氏虽然没有专门谈论,但是说“纳音亦出于数,其理当另文论之”,可见也是持肯定态度的。
本书的可贵之处还在于,作者能够与时俱进,摆脱传统观念的束缚,体现时代的新观念。例如在谈到“贞下起元”的道理时,作者提出:“凡一家一族之兴,开基立业者之命造与其末代子孙之命造,始终相应,亦贞元之消息”,并举了明太祖命造以土局开基,至明思宗崇祯命造以木局终结,清太宗命造以水局开基,至宣统命造以火局终结,以及合肥李氏之兴始于李文忠,其命造为曲直仁寿格,至其孙李国杰命造以金局袭爵而终的例子。但是作者笔锋一转,指出:“此在从前宗法社会,以家为主体,世家大族始有消息可寻,若寻常人家,其兴也暴,其亡也忽,不能以此论;现在时代,以个人为主体,更不能此矣。”在谈到女命时,作者也指出:“女命与男命一也。取用看法无一不同,何以要另立一章,论夫论子?要知此为社会上对于女子之观念不同,非命理有殊也。……论命者随社会之习惯,专择安富尊荣,享用现成一类,在男命所谓“少年公子老封君”者,称为上上之格。所以日主不宜其旺,旺者自掌权衡,非福也;不嫌其弱,弱者因人成事,恰合所宜也。究之过旺非宜,过弱亦非宜,当以平和为贵。干支战克,则风波起伏,非女命所宜,当以气静为尚也。”最重要的是,作者的许多观点不是从书本到书本、从理论到理论而来的,而是一点一滴地从实践中体会出来的。例如对命与运的理解:
“若创家立业,或破败祖业,属于命造之优劣,非关父母。有遗荫可享,为命中所本有;无遗荫可享,爰命中所本无。若命中本无而父母遗以丰厚之产,亦不能守;命中本有而父母无所遗,自能创立。予所见多矣,为父母者,大可不必枉费心机也。”
“不特命有定,运亦有关。幼年好游荡嬉戏,读书无成,所行必逆运也。强迫管教无益,运转顺利,自然敏而好学,进步至速,前后顿若两人。此皆莫之为而为,莫之知而至者,在其本人亦莫明其妙也。”
但与运相比,更重要的是命:“原局忌神肆逞,挽救极难,即在好运之中,亦意志彷徨无定,行为不轨于正,更遇忌运相攻,决无幸免之理。谚云‘命好不如运好’,此有激之谈。富贵定于命,穷通赖于运。命为根本,若原命有损,运岂足恃?”
这些来自命理实践的看法,体现了中正不偏的要旨,只有“所看既多”,才“自能领会”,不是纸上谈兵者所可以比拟的。
也正是由于作者注重从命理实践中总结经验,检验理论,本书中列举了大量清代和民国政要的命造,从李鸿章、瞿鸿玑到黄兴、蒋介石、林森无不备载其中,并在与实际命运的对比中作了具体解说。这些实例在增加本书说服力的同时,也增强了本书的可读性。
本书的点校和今译,是依据育林出版社出版的手写影印本进行的,应该是一个比较权威的版本。至于本书的译注工作,这里不再多说,敬请读者监督和指正就是。
孙正治
2010年11月18日

文摘
[原文]
合有宜不宜。合多不为奇。
古人论命,专取合神。合,非化也。化必须得时得地,成方成蜀,寻常相合,不以化论。干支多合,则映带有情,精气团结,为一种贵征。(详下情和气协节) 除天干五合,地支三合六合外,更有暗合,如子巳相合(戊癸),寅丑未合(甲己),卯申相合(乙庚),辰戌相合(戊癸),己丑相合(丙辛戊癸),午亥相合(甲己丁壬),皆是也。特合有宜不直,如木生冬令,透丙,为寒木向阳,见辛合作,丙失其用;金水防官,生于冬令,干丁支午,水暖金温,见壬与亥,尽失其用,是合之不宜也。 干支相合,互相勾联有情,然过于有情,志无远达(见气象薷)。如甲木以己土为财,财星就我固美,又乘子丑,内外加合,甲木常为己土所牵绊,情意固结,外之财官印绶,举不足以动其心,其志岂能远达?是“合多不为奇”也。
[今译]
相合有适宜与不适宜的区别;合神多,不算出奇。
古人论命专取合神。合并不就是化。化必须既得时又得地,成为方位一气或三合成局,寻常的相合不作化看。合相的干支多,互相映带,有情有意,精气团聚固结,是一种尊贵的征象。(详见下文的情和气协一节)
除天干的五合、地支的三合和六合之外,还有暗合,比如子巳相合(戊与癸),寅丑未合(甲与己),卯申相合(乙庚),辰戌相合(戊癸),巳丑相合(丙辛戊癸),午亥相合(甲己丁壬),都是。只是相合有适宜的,有不适宜的。比如木日主出生于冬季,干头透丙火,属于寒木向阳,一遇到辛金合作,丙火就会失去作用;金水伤官,出生于冬令,天干为丁火,地支为午火,水温暖而金温润,一遇到壬水与亥水,就会完全失去作用,属于不适宜的相合。
天干地支相合,互相勾联,有情有意;但是过于有情意,就没有远大的志向了(见气象篇)。比如甲木以己土为财星,财星来就我,固然理想,但是又乘子和丑,内外都相合,甲木常为己土所牵绊,情意固结,外部的财星、官星、印绶都不足以动它的心,它的志向怎么能远大呢?这就是所说的“相合太多,不算奇异”。
[原文]
生方怕动库宜开。败地逢冲仔细推。
寅、申、巳、亥四生之地,名为生方,忌冲动。辰、戌、丑、未四墓之地,不忌冲克,非喜冲也。子、午、卯、酉四败之地,有喜冲忌冲之别,宜仔细推之。原注任注均甚详。
窃谓四生之地,寅宫丙戊,气方萌动,忌见冲克,固无论矣。木虽临官,然以时序论之,大地春回,草木萌芽,乃向旺之时,非旺而有余之候。宜阳和之煦拂,以畅其生机,忌疾风暴雨之摧残。《穷通宝鉴》“春木根萎种得深,只宜阳地不宜阴,漂浮只怕多逢水,克制何须苦用金”,正谓此也。
冲者,克也。在干为七煞,如寅宫甲丙透干为用,见申冲克,则甲丙之根拔,而生机歇矣。戊土寄生于寅申,虽非相克,亦忌冲动,所谓“若在艮坤,怕冲宜静”是也。寅宫如是,余可类推。
[今译]
长生的方位怕冲动,墓库的方位适宜打开;败的方位遇到冲击,需要仔细推详。
寅、申、巳、亥这四个长生的方位,叫做生方,忌冲动。辰、戌、丑、未这四个墓库的方位,不忌冲克,但并不喜欢逢冲。子、午、卯、酉这四个败地,有喜欢冲或忌冲的区别,应该仔细推论。这方面原注和任注都很详细。
我以为四个长生的方位,寅宫的丙火和戊土,气息刚刚萌动,忌遇到冲克,这是不用说的了。木虽然临官,但是依时序来说,大地春回,草木萌芽,属于走向旺相的时候,而不是旺而有余的时候。这时应该适宜阳和之气的煦养和照拂,使它的生机畅达起来,而忌疾风暴雨的摧残。《穷通宝鉴》所谓“春天的木根菱种得深,只适宜阳地而不适宜阴地,只怕遇到水多而漂浮,克制它何必一定要用金”,说的正是这一点。
冲就是克,在天干为七煞。比如寅宫的甲木和丙火透出干头而为用神,遇到申的冲克,甲木和丙火的根株就拔掉了,它的生机就停止乃至消灭了。戊土寄生于寅申中,虽然不是相克,但也忌冲动.即所谓“如果在艮坤宫,怕冲击而适宜安静”,寅宫是这样,其余可以类推。
[原文]
库者,辰、戌、丑、未四墓也。土为本气,如用在土,遇冲不成问题,所谓“朋冲”是也。若用金、水、木、火,为四季之余气,及墓中将绝之气,力本微弱,又压伏于土之下,非透露天干,无可用之地。然有原局需要之神,藏蓄于墓库之内,取为用神者。如金水喜官,而一点丁火官星,藏于戌未之中;木火喜印,一点癸水藏于辰丑之中。此类库神,万不可冲,冲则必败。
又有主用两旺,运遇库地,闭塞其气,名为用神入墓。如用在财官,而行运逢财官墓库之地;用在食伤,而行运逢食伤墓库之地。此类场合,逢冲未必为福,遇合必见非殃。盖人墓本嫌闭塞,再遇合神,重重锁钥,郁塞之极,岂能免于晦滞哉!
[今译]
库,即辰、戌、丑、未四个墓库。土为本气,如果用神是土.遇到冲击就不成问题,所谓“朋冲’’就是这样。倘若用神是金、水、木、火,是四季的余气,以及墓中将绝的气类,力量本来微弱.又压伏在土下,不从天干透露就没有可用的地方。但是有原局需要的干神,藏蓄在墓库中,而取为用神的。比如金水喜欢官星,而一点丁火官星伏藏在戌未当中;木火喜欢印绶,一点癸水印绶伏藏在辰丑当中。这一类墓库之神,千万不可以冲击,遇到冲击。必然败坏。P31-33

内容简介
研究命理学,要挑版本最权威、预测最精准的典籍来读。史上最著名的“命学四书”之一的《滴天髓》,加上命学大师任铁樵权威注疏,自然是首选。《滴天髓》一书集千年命学智慧精华,由任铁樵配以大量时人命例分析,阐幽发微,成为划时代的经典之作,影响一直延续至今。
这本《滴天髓补注(最新编注白话全译)》是“中国古代占卜经典”系列之一。
《滴天髓补注(最新编注白话全译)》的作者是刘基,译者孙正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