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言.pdf

非常言.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非常人、非常事、非常言》系列书参照《世说新语》之体裁,摘取了从1840-1949年间的各色人物的言行举止、思想碎片、人物掌故,力图以故纸堆里的边角料还原出历史的原貌,通过细节展现人性最本真的一面。三本书中,《非常言》分为史景、国事、武运、军事、革命、将帅、世道、爱憎、廉耻、诙谐等十五篇。三本书风格、体例相近,都是从细枝末节里窥探历史,还原历史,是难得的笔记体佳作。

编辑推荐
一套能够带给人惊喜、有着十分有趣视角的笔记体作品,虽说写满了尘封往事,但其呈现的是一个离我百年却又生动无限的世界,或者说,一个个绝尘而去的黄金时代。

作者简介
李异鸣,青年作家、翻译。

目录
史景第一
国事第二
武运第三
军事第四
革命第五
将帅第六
世道第七
爱憎第八
廉耻第九
诙谐第十
文坛第十一
学者第十二
言论第十三
敬挽第十四
苦难第十五

文摘

史景第一


林则徐开展虎门销烟,英国人不服,与清朝在广东开战,不胜而北击福建,又败,再北击渤海湾天津。渤海湾是清朝内海,完全可以水陆夹击痛歼英军,而道光帝吝惜银两,不愿再与英军开战,致使英军得地得款。大清赔列强的银两越多,人家来打大清的军队也越多。英法德日美俄,个个狼吞虎咽。几十年后,清朝就亡了。

道光帝派人审问英俘,所提问题是:“该国地方周围几许?”“英吉利到回疆有无旱路可通?”“与俄罗斯是否接壤?”

《南京条约》签订后,道光帝很难受。清史记载:“上退朝后,伏首于便殿阶上,一日夜未尝暂息,侍者但闻太息声,漏下五鼓,上忽顿足长叹。”

道光病重时,将奕詝、奕訢一起召到榻前,以便决定究竟由谁来继承皇位。两位王子事先都向各自的师傅讨教对策。奕訢的师傅旬秉恬教奕訢说:“上如有垂询,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奕詝的师傅杜受田则很会揣摩皇帝的心理,他献计道:“阿哥如条陈政,知识不敌六爷。惟有一策,皇上若自言老病,将不久于此位,阿哥惟伏地流涕,以表孺慕之诚而已。”奕詝如法炮制,道光帝果然大悦,说皇四子仁孝,于是把奕詝定为皇太子。

1860年10月18日,接到命令的3500名英军冲入圆明园,点燃了罪恶之火。一个曾参与英军罪恶活动的牧师在追忆中写道:“焚烧的命令发布后,不久就看见了重重的烟雾由树林里蜿蜒曲折升腾起来。顷刻间,几十处地方都冒出了一缕缕的浓烟密雾。不久,这缕缕的烟,聚成一团团的烟,又集合成弥天乌黑的一大团,万万千千的火焰向外爆发出来,烟青云黑,遮天蔽日。”

1861年11月2日,咸丰帝尸骨未寒,慈禧便联手恭亲王奕訢发动辛酉政变,次日即在密云抓住头号政敌肃顺。肃顺非杀不可,但用什么罪名杀,却颇费周章;大臣们密商了三日,想出这么几条:一、矫传遗诏,自封顾命大臣——这条已被史料证伪;二、擅坐御座——这条无法证实,也不可证伪;三、“于传取应用物件,抗违不遵”——这是唯一一条可以落实的罪名。

清政府在甲午中日战争中战败,这对坚持洋务运动的奕訢来说刺激很大。他总结过去:自自强新政以来,虽“人人有自强之心,亦人人为自强之言,而迄今仍并无自强之实”。他忧患未来:“以一小国之不驯,而备御已苦无策,西洋各国之观变而动,患之濒见而未见者也,倘遇一朝之猝发,而弭救更何所凭。”为此,他呼吁全国应“上下一心,内外一心,局中局外一心,自始至终,坚苦贞定,且历之永久一心,人人皆洞悉底蕴,力事讲求,为实在可以自立之计,为实在能御外患之计,庶几自强有实,而外侮潜消”。

1873年,同治帝下旨重修圆明园。第二年,工程全面铺开,内外重臣普遍认为这是劳民伤财之举,恭亲王奕訢也屡屡谏阻重修圆明园。同治帝大怒,以奕訢“召对失仪”、“无人臣礼”为由,下旨降奕訢为郡王,并撤去一切职务。翌日,慈禧出面,“加恩赏还”奕訢亲王世袭罔替。此后,奕訢对慈禧更加俯首帖耳。

光绪二年(1876)6月,朝廷决定为两宫皇太后册封徽号。按惯例,册封大典由大学士捧上册宝。此次,两位太后同时册封,用人必然要比以往多,于是礼部上奏,要求派大学士16名。这一奏折闹出了笑话。大学士为辅臣首列,是正一品官。其地位崇高,因而朝廷授受历来审慎。按例大学士只有4名,加上协办大学士满、汉各一人,合计是6人。礼部是掌管礼仪的衙门,奏折中凭空多出了l0名大学士,此等疏忽,尤为不该。当时翁同龢为光绪帝的老师,在日记上写了三个字:“可笑也。”

光绪十六年(1890),清德宗(载湉)皇帝举行大婚盛典,各国国家元首和驻北京使节纷纷致贺。大英帝国维多利亚女王送来的贺礼是一座供玩赏的自鸣时辰钟,钟上用汉字镌刻着一副贺联:“日月同明,报十二时吉祥如意;天地合德,庆亿万年富贵寿康。”贺者无心,受者有意。慈禧一见“日月同明”的镌字后,立马脸就拉长了。当即指示大太监李莲英将英国时辰钟搬出大殿,匿迹避忌。德宗皇帝知道后,觉得英国女王的贺联,并非有意嘲弄朝廷。弃之不展,有碍中英外交关系。但在慈禧的怒颜威慑下,未敢进言缓颊。

慈禧太后忙做60大寿,翁同龢等大臣上奏要求,能不能寿诞从简,节约宫中开支以补充前线的军费,慈禧听后不悦道:“谁要是令我一时不快乐,我就要他一生都不快乐。”

1895年4月17日,清政府议和全权大臣李鸿章和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在日本马关签订了《马关条约》。条约的主要内容为:中国割让台湾岛和辽东半岛;赔偿军费白银2万万两;开放沙市、重庆、苏州、杭州为通商口岸;日本国民在中国各通商口岸,得自由从事各项工艺制造,仅纳人口税,各项机器,得自由装运入口,日本在中国制造的货物,与进口货物一样,免征一切杂捐。

光绪二十二年(1896),清政府派遣北洋大臣、直隶总督李鸿章作为外交特使,赴西欧和俄国作礼节性的访问。在欢迎会上,按照国际惯例,要演奏宾、主两国国歌。李鸿章临时编制了一首七绝诗,以充国歌,其词曰:“金殿当头紫阁重,仙人掌上玉芙蓉。太平天子朝天日,五色云车驾六龙。”后来人们称它为《李中堂乐》。

1903年,俄国公使夫人向慈禧赠送沙皇照片。德龄在她的回忆录中记道:“我们忙着准备一切,等候渤兰康太太光临。大约在十一点钟光景,她来了,先由我妹妹在会客厅接见她,然后引她进仁寿殿见太后。太后登了宝座,皇帝坐在太后左边,我站在太后右边做翻译。太后穿着黄缎绣袍,上面绣着彩凤和‘寿’字,还镶着金边,满身挂着鸡蛋般大的珍珠,手上戴着许多金镯、金戒指和金护指。我妹妹领着渤兰康夫人进殿,夫人就向太后行礼,太后也与她握握手,夫人呈上沙皇全家的相片。太后讲了一篇措辞极美的欢迎辞,并谢了沙皇帝后的盛意。我都替她翻成了法语,因为大使夫人不懂英语。太后又命皇帝与夫人相见,于是皇帝与她握握手,并问俄皇帝后安好。于是太后走下宝座,带大使夫人到她的宫中,在那里她们谈了约有十分钟。太后又命我引夫人见皇后。”

1906年7月13日,光绪皇帝发布上谕:“时至今日,惟有及时……仿行宪政,大权统于朝廷,庶政公诸舆论,以立国家万年有道之基。”从此“立宪”口号开始成为当时中国的官方话语。

慈禧太后病危,张之洞请定大计,慈禧太后只是点头。第二天,慈禧太后让奕劻去察看易州陵墓的工期,密召世续及张之洞入内,宣布将立的皇上要继承同治皇帝的位置。将立的皇上,是醇亲王载沣的儿子,已经四岁了。世续及张之洞惟恐皇后再出垂帘听政,所以一起上奏慈禧太后说:“国有长君,社稷之福,不如径立载沣。”慈禧太后戚然道:“卿言诚是,然不为穆宗立后,终无以对死者。今立溥仪,仍令载沣主持国政,是公义私情而无所憾也。”张之洞说:“然则宜正其名。”慈禧问:“古有之乎?”张之洞回答道:“前明有监国之号,国初有摄政王之名,皆可援以为例。”慈禧太后说:“善,可两用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