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室诡秘档案.pdf

解剖室诡秘档案.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解剖室是一个异常神秘的地方,在这里,发生了一个又一个离奇诡谲案件。
犯罪心理系学生张芸岚,选修法医专业,人称“怪胎”,推理能力极强,对解剖尸体有种异乎寻常的热爱,幼年时曾遭遇神秘诡异事件,以为自己曾拥有幸福家庭,但真相并非如此。在帮助当警察的哥哥破案的过程中,陷入了一个又一个恐怖谜团:嗜好辱尸的变态人魔、连环杀人狂的屠杀工厂、闹鬼村庄的血腥杀戮。她能否抽丝剥茧,挖掘出童年隐藏的恐怖真相?

编辑推荐
●近三十年来最轰动中国的惊天诡案大曝光!
●亲历者向您讲述解剖室发生的离奇诡异事件,嗜血,真实,惊悚,刺激!
●没有仇恨,就没有杀戮!
●解剖室是一个非常具有恐怖诡异气息的地方,是许多鬼故事的起源之地,让人浮想联翩。本书风格独特,故事精彩,是一部让人窒息且欲罢不能的作品,中国悬疑图书的巅峰之作!

作者简介
月翼,曾用笔名夷梦。著名悬疑作家,惊悚夜读社成员。出版作品有:《阅新堂》、《高校诡话》、《西夜怨伶》、《佛塔鬼墓》、《百骨夜宴》、《X档案研究所》系列等。多年来在众多悬疑杂志发表作品,具有广泛的知名度,拥有大批固定的读者。

目录
第一章 来自解剖室的短信 002
第二章 死亡解剖课 009
第三章 杀戮人格 039
第四章 不能说的秘密 074
第五章 废屋绝杀 094
第六章 神秘冻尸 118
第七章 人在诡途 151
第八章 举头三尺 166
第九章 噩梦迷途 183
第十章 死亡恶作剧 202
第十一章 割喉天使 230

文摘
晋安的妈妈推开一扇门,门里光线阴暗,不知道是不是背光的缘故,这个家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张芸岚环视四周,屋子收拾得一尘不染,晋安似乎是个很喜欢绘画的人,墙上挂着很多幅水彩画,画工尚可,只是给人一种阴暗扭曲的感觉。看了一圈,她发现床铺后面的那幅画有些歪,忍不住过去扶正,却发现画后面似乎有些东西。
她掀开画板,墙壁上有一大团黑色的东西,她摸了一下,浑身的血液仿佛凝固了。
是毛,从墙里长出来的黑色绒毛!
“啪”,那幅画跌落下来,玻璃画框被摔了个粉碎,晋安的妈妈连忙进来,问:“出什么事了?”
“墙,墙里有东西。给我把锤子。”
晋安的妈妈连忙拿了锤子过来,张芸岚用力朝那团黑毛周围砸过去,墙壁很松,没怎么费劲便砸出了一个大洞,她拿开洞口的碎石,露出了一双惨白的眼睛。
墙壁里有人!
晋安的妈妈失声惊叫,颤抖着道:“楠楠,是我的楠楠。”她身子一软,便倒了下去。张芸岚捂着嘴巴,浑身发冷,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了,胸口一片冰凉。
经过警方验尸,证明墙壁里的少女正是晋安的妹妹晋楠,已经死了一个星期。在晋安的床单底下,发现了一本残缺的日记,最后一则是自杀那天写的,他说自己一直以来被噩梦困扰,脾气越来越暴躁,因为一点小事跟妹妹吵架,失手将妹妹杀了,藏在墙壁中。但他经受不了良心的煎熬,决定以死解脱。
晋安可怜的妈妈哭成了泪人,精神几乎崩溃。张芸岚觉得背后阴风嗖嗖,人都已经死了,头发竟然能从墙里长出来,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难道那场噩梦真的是个诅咒吗?

“来生”咖啡馆里播放着轻柔的爵士乐,张芸岚和谭雅相对而坐,心情都很沉重。
“我们也会死吗?”谭雅问。
“我从来不相信什么诅咒,一切都是人为的。”张芸岚严肃地说,“你去过童话乐园吗?”
谭雅愣了一下,说:“我小时候常去,怎么突然问这个?”
张芸岚将照片递给她,谭雅吓了一跳,问:“这是什么?”
“十年前童话乐园发生过连环谋杀案,四个年轻女性被残忍杀害。我调查过了,我拍照的这个水域,正是第四个女人淹死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
“我觉得我们的梦和这个案子有关。梦中的蓝色美人鱼就是穿蓝色衬衣的死者,海豚就是海豚游乐船,当时有人划着海豚船,将死者淹死在湖中。”张芸岚说,“而我们,很可能就是那场谋杀的目击者。”
“可我什么都不记得啊。”
“那时候我们还是不到10岁的孩子,或许当时我们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转眼就忘了,但它会根植在我们的潜意识里,通过梦境的形式一遍遍地重放。”
谭雅有些不敢相信。
“对了,你和晋安是在哪里认识的?”
“我们俩看同一个心理医生。”
“可以带我去见见这位医生吗?”
那是一间很偏僻的诊所,门庭冷落,玻璃大门上挂着一把大锁,张芸岚朝里张望着,里面只有几件稀稀拉拉的家具,看起来很久没人住了。
“真的是这里?”她问身旁的谭雅。谭雅一脸惊讶地说:“奇怪,难道他搬走了?”
张芸岚怀疑地看着她,她怒道:“怎么,你以为我在说谎?”
“晋安从来没说他看过心理医生,日记里也没有。”张芸岚往前一步,看着她的眼睛,“你是不是在隐瞒什么?”
“我怎么会……”她脸上的表情忽然凝固了,恐惧地看着她。张芸岚奇怪地看了看身后,除了一辆停在远处角落里的红色轿车,什么也没有。
“你没事吧?”她想抓谭雅的胳膊。谭雅惊恐地将她推开,大叫一声转身跑了。
张芸岚一头雾水,一边喊她的名字一边追,谭雅在转角处一拐,跑出了小巷。忽然巷外传来刺耳的刹车声,张芸岚心头一凉,追出去,看见一辆大卡车停在马路中间,谭雅倒在不远处,浑身是血。
恐惧如同藤蔓植物,从张芸岚的心底深处生了出来,在四肢百骸中蔓延不休。
“那条恐怖的鱼已经从梦里出来了,它第一个要吃的是我,第二个是谭雅,最后一个就是你!”
谭雅的死被认定为意外,张芸岚为此很自责,如果不是她提出去心理诊所看看,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她看着手中的照片,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真相。
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这张照片是在船上拍的,那么,当时船上必然有另外一个人。她小学时性格孤僻,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若说一起去过游乐园的,就只有一个了。
她给那位老同学打了电话,约他在“来生”咖啡馆见面。当他推开大门走进来的时候,张芸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林雨辰?”眼前的这个人英俊干净,和当年那个拖着鼻涕邋里邋遢的男孩判若两人。
“小岚,好久不见。”林雨辰跟她开玩笑,“小学毕业之后咱们就没联系过了,怎么突然想我了?”
张芸岚跟他寒暄了几句, 将那张照片递给他, 问 :“还记得这张照片吗?”
林雨辰悚然变脸,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说:“小岚,都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干吗?”
“我最近遇到了一些事,可能跟当年有关。”张芸岚殷切地问,“你记不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
林雨辰惊道:“你不记得了?”
张芸岚摇头。
林雨辰似乎松了口气,说:“那年,我们可能目击了杀人案。”
张芸岚愣住。
“那天我们去童话乐园,你闹着要去坐船,我们划着海豚小船在湖面上玩,远远地看见一个年轻女人站在岸边,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柳树后面忽然钻出一个男的,把她推进了湖里。我们俩吓坏了,想过去救她,但船不听使唤。划了半天也没能划过去,那个女人挣扎了一阵,沉下去了。”林雨辰痛苦地回忆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内疚地说,“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后悔,后悔没能救她。”
他们当年果然目击了游乐园杀手的杀人现场!张芸岚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问:“你还记得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吗?”
“离得太远了,根本没看清,就记得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林雨辰端起咖啡,手有些颤抖,“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人是游乐园杀手,杀了好几个人了。想想真后怕,如果我们当时划过去,岂不是要被他灭口?”
张芸岚沉默一阵,问:“雨辰,你说当年那个凶手有没有看见我们?”
“你怕他来报复?”林雨辰轻松地说,“放心吧,隔得那么远,他看不清我们。”
张芸岚抬头看他,为什么他这么肯定?
和林雨辰分开后,张芸岚决定去童话乐园看看。十年前的童话乐园人烟稀少,那个时代没多少人玩得起游乐园,现在却人满为患,只看得到黑压压的一片。
游乐园的基础设施早就改变了很多,湖中的游乐船也早已换了。她独自租了一艘,划着桨,朝十年前发生命案的水域驶去。
她划船的本事很差,总是控制不住船身,好不容易终于到了那片水域,掏出照片比对了一下,没错,这就是当年他们的船所在的位置。
她抬头朝岸边望去,那棵高大的柳树还在,浓密的柳条垂下来,宛如一道碧绿色的屏障。
这是怎么回事?雨辰不是说他当时看见一个男人从树后跑出来吗?可是这个位置根本看不见树干啊。
她又看了看照片,当年的柳条比现在还要茂密。
林雨辰为什么撒谎?
她百思不得其解,回到岸上,看见管理处的展板上还挂着以前的照片。一幅幅看过来,她的目光定格其中一张照片上,那是湖泊老旧的码头,很多游乐船停靠在那里。
在这些动物船中,只有一艘海豚船。
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却又什么都记不起来,只是觉得满心的不安。她连忙给林雨辰打电话,却始终都没有人接。
回到家,她从电脑里翻出游乐园杀手的卷宗,发现第四宗谋杀与前面三宗有很多不同,前面三个年轻女性都带了儿子,第四个却是独身,前三个都很漂亮,第四个长相却很普通。
最重要的,她并没有系红领巾。
因为她是两天后被从湖里捞起来的,警方认为红领巾遗失在湖泊中。
她将第四个女人的照片打印出来反复看,发现她的额头上有一道伤口,像是撞击伤。法医报告中说,那是死前造成的,并不致命。
撞击伤?有人在她死前狠狠撞了她一下?
巨大的不安弥漫开来,记忆深处有些画面在闪现,她仿佛看到了一艘乱转的海豚船,在掉头的刹那猛地撞向水中挣扎的女人。
敲门声响起,她以为是哥哥张昀澜回来了,门外却没有人,只是地上躺着一只包裹。是快递吗?包裹上没有快递单。她将包裹拆开,手猛然一抖,跌落在地。
包裹里是一张光盘和一条红领巾。
是游乐园杀手!
她将光盘放入电脑,视频跳出,竟然是一张熟悉而惊恐的脸。
林雨辰!
“十年前那个女人是我们杀的。”整张屏幕只有他的脸,背景一片漆黑,他满脸是泪,恐惧地说,“但那是个意外,那天我们去游湖,岸边有个女人不小心滑进了水里,我们划船过去救她,后来我把桨给了小岚,伸手去抓那个女人,但我忘记了,小岚不会划船。我们的海豚船失去了控制,船头撞在那女人的头上,她沉下去了。我们很害怕,说好要忘记它,正好那段时间有个连环杀手在游乐园里杀人,警察自然而然以为是他做的。求求你,相信我,这不是我们的错,那只是个意外。我们根本没有想过要嫁祸给游乐园杀手。”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芸岚看到画面拉远了一点,一只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出现了,手中拿着一把水果刀。
她听到了林雨辰的尖叫,随即画面便黑了下来。
“不!”张芸岚跪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头。她设想过很多真相,却没想过真相竟然是这样的。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晋安会看着她大喊海豚,为什么谭雅会突然逃跑,因为他们记起了当年的事情,他们以为她就是杀人凶手!
游乐园杀手无法接受这种嫁祸,他来复仇了。谭雅和晋安当年看见了案件经过,却没有说出来,在游乐园杀手的眼中,他们都是帮凶。
张芸岚蜷缩在沙发上瑟瑟发抖,他们都死了,下一个就是她。
张昀澜回到家,一眼便看到精神几乎崩溃的妹妹,他心疼地将她抱进怀中,眼底那一抹复杂和惊慌藏也藏不住,问:“小岚,告诉哥哥,发生什么事了?”
“哥……”张芸岚靠在他温暖宽阔的胸膛,紧紧抓着他胸前的衣襟,声音在不停地发抖,“我,我曾经杀过人。”
张昀澜的身体明显地僵硬了一下,将她搂得更紧,仿佛害怕失去最重要的宝物,柔声安慰道:“别胡说,你怎么会杀人,你是我的妹妹,最善良最富有正义感的妹妹,你绝对不会杀人。”说罢,他又沉默了半晌,“小岚,告诉我,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张芸岚正陷入自责和恐惧之中,并没有听出他话中隐藏的含义,指了指电视柜里的DVD。
张昀澜一步步朝DVD走去,每走一步都仿佛踩在棉花上,双腿像是灌满了铅。脑中有一幕幕血腥的画面闪过,像一部R级美国电影,当他走到电视柜前的时候,几乎鼓不起勇气打开。
但他仍旧打开了,林雨辰惊恐的脸再次出现在屏幕。
看完整个视频,张昀澜脸色沉重,心里却暗暗松了口气,不是那件事,实在是太好了。
“小岚,别怕。”他再次将妹妹抱在怀里,“哥哥会好好保护你,一定。”
两天后,警方在一处垃圾场发现了林雨辰的尸体。他身上被刺了很多刀,脖子上系着一条血红色的红领巾。为了保护张芸岚,张昀澜把她暂时安排在警察局内的宿舍里住。
“小岚,别看了,休息一会儿吧。我们会抓到那个杀人魔的。”张昀澜心疼地看着形容消瘦的妹妹。她拿着几个案子的卷宗,翻来覆去地看,似乎不找到线索誓不罢休。
“当年的事,只是个意外。”张昀澜按住她的肩膀,“何况你那年还不到十岁。”话还没说完,手机便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他接了通电话,说:“小岚,你待在这里别乱跑,晋安的妈妈来领她女儿的尸体,我得过去看看。”
张芸岚仿佛没听见他说话,只是自顾自地看着那些血淋淋的照片。一张张翻过去,她的手忽然一顿,那是晋安自杀时的场景,他吞了整整一瓶安眠药,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如纸。他的身侧就是那幅挂在墙上的画,画的后面藏着晋楠的尸体。
这张照片照的是全景,卧室里的陈设都能看得一清二楚,非常整洁,所有东西都有序地放在各自的位置上,没有一丝凌乱。
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翻出晋家其他房间的照片来看,情形和晋安的卧室完全一样。
原来,是这样吗?
她急匆匆地跑进资料分析室,毒舌费抬起眼睑斜了她一眼:“又有什么事?”
为什么要加个“又”字?张芸岚没心思跟他抬杠,说:“费警官,麻烦你帮我查一个人,很重要。”
“我为什么要帮你?”毒舌费依旧是那副欠扁的模样。张芸岚满脸严肃,再次哀求道:“拜托你,费警官,那对我很重要。”
费景明盯着她看了半晌,最后默默打开电脑,问:“查谁?”
张芸岚以为自己一定会被拒绝,没想到他竟然同意了。其实细细想来,虽然他比较毒舌,但每一次有求于他,他都没有拒绝。
这位费警官,其实只是刀子嘴豆腐心罢了。
“到底要查谁?”费景明不耐烦了,“我很忙的。”
张芸岚打起精神,说:“就是这个案子的第一个死者——晋安。”
停尸房里弥漫着浓郁的消毒水味儿,让人很不舒服。晋安的妈妈站在冰柜旁,看着里面的女孩直流泪。张昀澜安慰道:“大姐,请节哀顺变。”
“我老公死了,两个孩子又死了,我没有活路了。”晋安的妈妈低声呜咽着。张昀澜连忙吩咐运尸的人进来搬尸体,扶着她到走廊的长椅上坐下,说:“大姐,未来还长着呢,你要想开点。”
晋安的妈妈捂着脸只顾着哭,张昀澜想让她一个人静静也好,便帮着运尸的人抬尸体。晋安的妈妈忽然抬起头,带着满脸的泪凝望他的背影。
眼神冰冷。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