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和尚一休.pdf

日本大和尚一休.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许多人都保留着关于动画片《聪明的一休》的童年记忆,本书所写的一休宗纯即“一休”在历史上的原型。真实的一休一生十分传奇。在精神上他大智大爱、被师父赞誉到达了“罗汉境界”,然而他却特立独行,视诸多清规戒律于无物,一生醉酒狂歌,狎妓作乐,被称为“狂僧”“淫僧”“日本三大奇僧”等等。一休还是个著名诗人,留下诗作近千首。日本小说家川端康成在获诺贝尔文学奖后致演说辞时,用了很大篇幅提及过他,可见一休是极具影响力的。他是传奇,他是日本的“仓央嘉措”,他的一生,值得我们去了解、去拜读。
一休的身上至今仍存有许多谜,他传奇的一生是许多学者研究的对象,但成书很少。作者苗欣宇皈依佛教的身份,使得他定会比其他人更懂得僧人一休的内心世界。
作者深入人物身世背景,试着解开他的身世之谜,狂淫之谜,爱情之谜等等,从多角度为读者还原了一个更接近真实的一休。且作者文字功底深厚,他对人物、对历史的解析,读起来完全没有研究感的枯燥,文字鲜活、幽默、理性中带着感性,所以这是一本不同于传统的、独特有趣的、深刻却好读的传记。
传记后面还附有一休的诗选,精选自《狂云集》《狂云诗集》及诗作“补遗”,这些有代表性的诗作可以帮助读者进一步认知一休。
作者对一休独到的全面的解密,一休传记后附诗选的编排,在目前图书市场上堪属独一无二。
苗欣宇非常善于从历史中挖掘传奇人物,视角犀利,思维缜密,他所写的《仓央嘉措诗传》与本书《日本大和尚一休》属同类书,前者出版后销售突破100万册,好评如潮。

编辑推荐
他是童年的记忆,值得追溯
许多人都保留着关于动画片《聪明的一休》的童年记忆,本书所写的一休宗纯即“一休”在历史上的原型。
他是一个传奇,是日本的“仓央嘉措”,值得探寻
一休的一生十分传奇。在精神上他大智大爱、被师父赞誉到达了“罗汉境界”,然而他却特立独行,视诸多清规戒律于无物,一生醉酒狂歌,狎妓作乐,被称为“狂僧”“淫僧”“日本三大奇僧”等等。一休还是著名诗人,留下诗作近千首。
日本小说家川端康成在获诺贝尔文学奖后致演说辞时,用了很大篇幅提及过他。众多知名学者都对其有过或多或少的研究。可见一休在各个方面都极具影响力。
《仓央嘉措诗传》作者的新作品,值得阅读
作者苗欣宇非常善于从历史中挖掘传奇人物,视角犀利,思维缜密,他所写的《仓央嘉措诗传》与本书《日本大和尚一休》属同类书,前者销售突破100万册。

目录
序 001
第一章 乾坤风月总是剑:一休的身世之谜 001
第一节 满庭愁泪洒尘埃:日本南北朝和一休的父亲 003
1 源平争锋 004
2 北条氏兴起与“两统迭立” 012
3 南北朝纷争 016
4 南北朝统一与足利家族 022
第二节 地老天荒百草枯:藤原家族和一休的母亲 028
1 藤原氏兴起 029
2 藤原氏的摄关政治 033
3 藤原氏的辉煌 036
4 藤原氏的衰落 039
5 日野家族 042
6 第五种说法 046

第二章 佯歌烂醉我风狂:一休的“狂”“淫”之谜 049
第一节 众生颠倒几时休:不断跑偏的日本佛教 051
1 佛教东传 051
2 武士和禅宗互相亮灯 056
第二节 昨日俗人今日僧:一休的青年时代 064
1 早年的四位师父 065
2 一休“自杀”真相 071
3 一休的开悟 075
4 “一休”名字的由来 080
第三节 狂云面前谁说禅:一休的狂僧真相 084
1 华叟的拴驴桩子 084
2 精神印可状 091
3 禅宗衣钵 096
4 狂僧面目 103
5 狂僧真相 109
第四节 淫诗诗客色何淫:一休的淫僧本心 116
1 一休的“情人”们 117
2 晚年伴侣盲女森 124
3 一休的感情生活 132

第三章 诗客风流常寂寞:一休的汉诗成就 139
第一节 沉吟小艳一章诗:日本汉诗简史 141
1 邯郸学步的“王朝时期” 141
2 “江户时期”和“明治维新后时期” 149
3 受容与日本汉诗的创作水平 152
第二节 南山云起北山雨:五山汉诗 161
1 五山和一山一宁 161
2 五山汉诗的文学成就 168
第三节 言中有味孰能尝:一休汉诗解读 177
1 一休诗作的皮和骨 178
2 一休与杜牧 183
3 一休的诗非“狂诗” 189

第四章 诗情禅味风流誉:一休宗纯诗选 195

附 录
附录一 日本历史分期及本书所涉天皇世系表 265
附录二 一休宗纯大事年表 270

序言
但不管我们怎么分析一休的“狂”,怎么对他的精神和思想进行解读,我们都会面对一个问题:就算我们理解“狂”是一种抗争方式,并赞许这是一种傲骨,可在我们的观念里,一个僧人太“狂”,总归不好,与我们内心中的佛家弟子的形象不一致。
这就要说到我们的文化心理了,在我们的潜意识中,“狂”是要看身份的。
我们允许一位高洁文士“狂”,历史上的祢衡、嵇康、辜鸿铭等等,非但狂,而且还能狂出个好名声。如果一休是一位儒生名士,我们很自然地允许他爱怎么狂怎么狂,但他是禅僧,从心理层面来讲,我们就不希望他狂,甚至会自然而然地认为,佛教文化不允许僧人狂。
那么,我们就应该反问一个问题:“谁规定僧人不可以狂?”
或者说,这种“狂人”,佛门允许吗?
答案是:允许。
说明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得把“狂”分成两个部分。一种“狂”有点类似于“胡闹”,疯疯癫癫,游戏人间,多高雅、崇高的东西,在这种狂人眼里都是儿戏,这样的“狂”叫纵情任性;另一种“狂”就是行为出格,做事极端,这种“狂”是放荡不羁。
那么,我们对应着它们,分别找佛教史上的例子。
第一类狂人,恐怕很多人都会说济公,他算一个,但我更想介绍的是慈明楚圆(986~1039),他在禅宗史上是绝对的著名人物。当时,临济宗已经快衰亡了,是慈明楚圆中兴了临济宗,并直接带出了两个弟子:方会和慧南,这两个弟子就是后来杨岐、黄龙二派的祖师,从此,禅门形成五家七宗的格局,而临济宗最终也发展成为禅宗的主流。
慈明楚圆年轻的时候出家,去一个叫汾阳善昭(947~1024)的禅僧那儿求学,但汾阳善昭两年没让他学任何东西,而且每次见到慈明楚圆都指着鼻子骂,赶上心情好了,不骂了,但说起话来就是东拉西扯,净说没用的,一点道法也不传。
两年后,被骂得实在受不了的慈明楚圆哭着对师父说:“我已经在这儿求学两年了,你啥都不教我。”汾阳善昭看着他,突然大怒,连骂带打。慈明楚圆刚要开口辩解,突然,汾阳善昭将他的嘴堵住,慈明楚圆立即开悟。七年后,他离开了老师,汾阳善昭说:“他今天走了,我的道法也跟他一起去了。”
慈明楚圆得道后,干了挺多好笑的事儿。有一次他弄得蓬头垢面的、穿着一件破衣衫,去拜见一位比较出名的禅僧。到了山门,就对禅僧门下的弟子们说:“我是你们长老的师侄呀。”
小和尚们都哧哧地笑,对他很看不起。一个弟子报告给禅僧,禅僧问:“我的师侄?你问问他是谁的徒弟?”
慈明楚圆眼望着屋顶,说:“我见过汾阳善昭。”
禅僧听到汾阳善昭的名字,这才出来相见,一看见慈明楚圆的打扮,也不禁笑了起来,他问:“我听说汾阳善昭门下有个西河狮子,是你不?”
这时,慈明楚圆忽然指着禅僧身后,大叫:“坏了坏了,房子要塌啦。”
众人听了大惊,都往那边看。这时慈明楚圆却坐在了地上,脱了一只鞋,还很无辜地看着众人。
禅僧回过头来的时候,还以为慈明楚圆站着,看了半天没找着人。
这时,慈明楚圆不慌不忙地站起来,边走边说:“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
还有一次,慈明楚圆坐着官船去南方,途中突然口歪眼斜,对官船上的侍者说:“完了,我中风了。”
侍者大惊,跺脚说:“唉呀,你说你,这辈子成天骂佛祖,今天得报应了吧?”
慈明楚圆微微一笑,说:“没事,我来矫正一下。”
说着,他把手往脸上一抹,又好了。
我们再看第二类“狂人”,这是一则禅宗公案,很多人都熟悉这个故事,叫作“丹霞焚佛”。
丹霞天然(739~824)是马祖道一的学生,但马祖道一起先并没有收他,而是让他去跟石头希迁(700~790)学习。石头希迁先是让他干了三年烧火工,有天吩咐弟子们:“明天大家把佛殿前的草收拾了。”
第二天,所有弟子都拿着锄头干活,只有丹霞天然端了一盆水,跑到大殿前洗头。
石头希迁很欣慰,认为他已经开悟了,便给他落发剃度。
剃度后,师父照例要给弟子说戒条,可丹霞天然听着听着,就掩住耳朵跑了,说:“你讲得太多了。”
丹霞天然回来找马祖道一,到了佛殿里,直接骑到菩萨像上。僧人们大惊失色,马上报告给马祖道一。马祖欣慰地笑着,说:“我子天然。”
丹霞天然马上从菩萨像上跳下来,跪在地上说:“谢谢师父赐法号。”
这就是丹霞天然法号的来历。
丹霞天然“焚佛”的故事是说,有天他云游到一间寺院,天冷,他就把人家寺院的佛像劈了当柴烧。寺院的长老呵斥他:“你怎么把我的佛像给烧了?”
丹霞用禅杖拨弄着柴火,说:“我呀,正在烧舍利呢。”
长老说:“这不胡闹吗,那是个木佛,咋能烧出舍利呢?”
丹霞接着说:“木头烧不出舍利啊?那好,再给我劈两尊佛像来当柴烧。”
这则公案故事有很多版本,讲述的也不尽一致,但大意差不多,是说木头佛像本不是佛,拜木头有啥用,拘泥于形式,根本不可能悟道。
我们用两位高僧的故事讲了禅宗里的“狂”,慈明楚圆和丹霞天然的所作所为,都有“胡闹”和做事出格的地方,这些“狂”如果对比一休一生的狂言、狂行,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
其实在一休之前,日本狂僧就出现过,比如“应灯关”中的“关”,关山慧玄。这人就和汾阳善昭、慈明楚圆师徒差不多,不骂人不说话,就连原先从他师父宗峰妙超那儿过来的小师弟,也常被他打骂,史籍记载,有个人甚至被打出寺院二十五次。而他行事也很怪,比如寺里要烧洗澡水,他命令把房檐拆下来当柴火,再比如他看见僧人们在雨中采茶,他命令把茶树伐了,扛到屋里再摘茶叶。
顺便说个问题,有人会问,谦翁宗为不是关山慧玄的徒弟吗?那么他是个什么人呢?我要告诉大家,谁在关山慧玄门下当弟子都遭罪,谦翁宗为根本不算他的嗣法弟子,所以他在圆寂前对一休说,什么都给不了他。关山慧玄唯一的嗣法弟子叫授翁宗弼(1296~1380),这人还是后醍醐天皇的忠臣,在南北朝分裂后出家的,这种人久经职场历练,本来就是金刚不坏之躯,突然遭遇家国政变,出家的愿望更加坚定,啥委屈受不了?
我们讲了几位历史上的狂僧,但也许有人会说,这个逻辑有问题,这等于是一个人犯错,我们在用其他人犯错的例子为他开脱,证明这个人的错不用追究。佛门中固然有“狂”的例子,有“狂”的文化基因,但谁能证明一休的“狂”是在继承这种文化基因呢?如果一休真的就是世俗意义上的狂,我们的这种解释就是在曲意维护。
没错。所以,我们就必须找出一休的“狂”与前辈高僧直接关联的例子,以此来说明,一休的“狂”是在效法古人,而不是他的个人行为。
一休有一首诗叫《赞慈恩窥基法师》:
窥基三昧独天真,酒肉诸经又美人。
座主眼睛犹若此,宗门唯有个宗纯。
窥基(632~682),是唐代开国名将尉迟恭的侄子,他父亲也是一名将军,可谓出身名门贵胄。17岁那年,玄奘想选徒弟帮他译经,偏巧选中了他,皇上下旨让他出家。
据说,他一听就急了,说:“我还没玩儿够呢,咋让我出家啊?”但圣旨已下,他只好讲条件,要求自己有三不戒:不戒女色,不戒荤腥,不戒美食。没想到玄奘一口答应下来,于是,他带着三辆车出家了,前车载着经论,中车自己乘坐,后面一辆车内容太丰富了,有酒肉、家伎和女仆数人。由此,人称其为“三车法师”。
就是这位窥基,后世成为一代高僧,著作甚多,被视为中国佛教唯识宗的初祖。
一休作诗赞窥基,说他虽然离不开酒肉、美人,但却是深通禅定(三昧)的高僧。刚夸赞了两句,他话锋一转,说现在的日本,堪比窥基的人物,就是我一休宗纯。
这首诗自然也表达出一休之“狂”,但我们从中也能读出,一休是在自比窥基。
慈明楚圆和丹霞天然的故事,让我们理解,禅宗文化中对“狂”并非难以容忍,一休自比窥基,以及他的师祖关山慧玄的例子,让我们明白,一休是在利用这种文化基因,行前辈高僧所做之事。这种“狂僧”行止,自然是很少见,也自然让世俗社会的大多数人很难理解,但并非异端,并不破坏佛门形象。
不过,一休也明白,自己的这种“狂”,只能在特殊时期、特殊环境,由一个特殊的人来完成,一百年有一个“狂人”就可以了,要是大家都“狂”,非得搞乱套了不可。所以,早在1450年57岁的时候,他就写了一段箴文,送给一些人,并且说:我这一生,没给任何人印可,我怕我圆寂后有人乖张行事,乱我佛法。
这段箴文,在当时是如何写的,我们不清楚,但现在日本确实藏有一份一休的手书,和上面表达的意思差不多,很有可能是一休晚年写的,当然,也不排除就是1450年那份。
这件手书被认为是一休的“遗诫”,他写道:
老僧身后,门弟子中,或居山林树下,或入酒肆淫坊,说禅说道,而有为人开口之辈者,是佛法之盗贼,我门之怨敌也。
在这段文字中,一休明确表示,我狂也就狂了,但我死后,要是其他人像我一样狂,像我一样进入酒肆淫坊、而又言称自己是禅宗门人,这些人的“狂”就会出问题,他们的动机可疑,行为危害极大,是我们的敌人。
这一段话,是我们解读一休之“狂”最重要的文字。
当然,一休的“狂言”还可以从文学的角度上来解释,简单地说,日本的文学传统认为,“狂言绮语”和修道是一回事。恐怕你想不到,这种文学观念竟然是从白居易而来。这一点,我们放在解读一休汉诗的章节里再说。
最后,我们来看一看日本文献中对一休的“狂”的评价。翻译之后恐怕丢失其中意味,只好在此原文抄录,其中一句是:“夫有格外之机者有格外之事,非墨守规中者所可得而甄别焉”,第二句是:“是岂狂也哉?偏大信根之所作矣”。
在日本学者看来,一休的“狂”,是具有佛陀大智慧的大行,哪是凡夫俗子、墨守成规的人能够理解和仿效的?!

文摘
苗欣宇,1976年生于长春,自由写作,有各类文体百万字散见于各类报刊,并参与编著、编译图书多种。2005年皈依佛教,后主要撰写与佛教有关的历史、文化方面的文字,著有佛教悬疑小说《观世音密码》,与梁璐璐合著《传世唐卡》等。与马辉合著的《仓央嘉措诗传》销售突破百万册,好评如潮。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