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死,焉知生:法医的故事.pdf

不知死,焉知生:法医的故事.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不知死,焉知生》是日本首席法医上野正彦的代表作,作者将60年法医生涯浓缩成43个真实故事,用质朴却不失风趣的文字,为我们呈现出一幕幕与死亡相关的悲喜剧,深深打动了无数人:被残忍杀害的小孩子眼中最后的景象,被子下被冻死的老人临终前的孤独,用身体做盾牌保护爱子的伟大母爱。这就是拥有2万次医检经验的原东京都监察医务院长眼中的生命,记录了那些不为我们所知的人生。

编辑推荐
60年法医生涯 ,43个真实故事 。
  日本法医之神上野正彦作品,畅销65万册,深夜打动无数人。
  有人这样死, 有人那样活,有些人生我们从来都不懂。

名人推荐
自打翻开书页,我就明白为何这部书会卖得如此好,也很快被其生动有趣的内容以及诙谐幽默的表述所吸引。原来在社会的不同角落里,每天都会有种种离奇古怪的事情接连上演。作者用质朴却不失风趣的文字,为我们呈现出一幕幕与死亡相关的悲喜剧。上野先生不仅学术造诣颇深,还切实关心民众疾苦,我也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他宽以待人的一面。尤其是他对亡者的敬意、对生者的关怀更是打动了万千读者的心。——夏树静子

作者简介
上野正彦,日本当代著名法医,原东京都检察医务院院长。从事法医工作近60年,至今已检验两万多具尸体,堪称日本法医界之神。本书为其退休后的第一本著作,在日本热卖65万册。

目录

与死者的对话
检土杖
亲子鉴定
赤坂殉情
性交猝死
安乐死
死者之雄辩
撞击
死者未亡
死后也要看名医
食人谈


微小的呼吁
最后的时光
继承人
失信于人
头发
橘子
生命的价值
涉及保险的问题
家破人亡
医学与法律


日本毛女贞
木口小平
警官的验尸与法医的验尸
特殊的惩罚
站在死者一方的医学
堕胎
活着
来自杀人犯的电话
心脏麻痹
凯伦事件
蒙娜丽莎



生命里最后的光
谎言
了不起的提议
责任
梦中杀人
酒为百药之长
酒精依赖症
中老年人与运动
明察秋毫的法医
不同的结论
维护死者的人权


后记

序言
在我最初走上医生这条道路时,曾迷茫于究竟要选择医学的哪个领域。

这说起来有些可笑,但事实上,我在进入医学部学习时的愿望非常简单——只是迫切地希望自己以后能够成为一名医生。一直到后来我毕业了,在结束实习生活并通过国家考试之后,我才开始迷茫今后究竟要选择什么,又该在哪个领域一显身手。

父亲是一位偏远地区的全能医生,他的小诊所就像是个野战医院。他不分昼夜地给当地的人看病,不仅看肺炎、结核、肠伤寒、扭伤、骨折、刀伤,还看中耳炎、沙眼,有时甚至还要负责接生。如果碰到重症患者,他就将他们送到城里的医院。

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所以根本无法想象,原来医生也必须要有一项专长。随着我对医学知识的掌握越来越深入,我渐渐明白,无论走在哪一领域的最前沿都十分不易,更别说要面面俱到了,那简直是痴人说梦。我愈发苦恼起来。

所谓内科,就是从外侧检查病患的身体,判断病因并进行治疗。这就好比让我摸着一个雕漆的饭盒去猜里面装的究竟是红豆饭还是牡丹饼一样,很是困难,而且根据医生的判断就下定论也颇为草率。

那外科又如何呢?外科更大刀阔斧一些,就是将病死的部位切除并丢掉。这么看来就多少有些不像医生了。

虽然几经考量,但我还是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领域。考虑到兴趣和现实,我也曾想过,要不就去妇产科吧。

如果真是那样,又该是怎样一种情形呢?

但事实上,于我而言,选择成为医生就意味着今后不再与活人打交道了。因为我最终选择了法医学。

那时的我并没有明确的理由与目的,只是想着与其直接成为临床医生给病人看病,不如先通过学习法医去思考“活着的意义与何谓死亡”这一困扰了很多人的问题,日后在接触患者时,这份感悟与收获也会对自己有所帮助吧。

父亲曾说过“当医生并不是做买卖”,他也十分赞成我的这种选择。所以,没有半点临床经验的我就这么走进了法医学的教室。那时的我只是想着,就算以后还回去做临床医生,体验两三年的研究生活也绝不是浪费时间。

于是接下来的四年里,我就一直在做动物的中毒以及血清学实验。但这不同于我期待中的法医学,总感觉是在隔靴搔痒。

我觉得,还是那种在事故现场进行验尸、解剖的实践型法医学更适合自己的性格。

在东京,有一个叫做监察医务院的机构,主要负责检验、解剖异常死亡(非自然死亡)的尸体,确定其死因,为检视官
检视官是日本法医尸检制度中一个独特而重要的环节,由于实施法医解剖的医生不隶属于警察部门也不承担现场尸体勘验的任务,所以检视官就成为警方负责现场尸体检视、区分案件性质、决定是否实施解剖、与解剖医师沟通协调等工作的重要角色。——译者注
的验尸提供医学帮助,在维护社会秩序的同时,提高公众卫生水平,并为预防医学作出贡献。

一般来说,就医时患者会先告诉医生自己出现咳嗽、发热等症状,然后再接受治疗。但有时一个非常健康的人也会突然死亡。这时,他周围的人、家人,甚至死者本人也许都不清楚死亡的原因。于是众多问题浮出水面,他究竟是怎么死的?是因为疾病、事故死去的?还是自杀或者他杀?

监察医务院就好比站在死者一方的法医学界圣地。在这里,这些疑问都可以得到解答,那些永远沉默的死者的人权也能够得以维护。而我,也因此选择成为一名监察医务院的法医。

这之后,我在法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恍然觉察时,早已没了再回去当临床医生的念头。
有一个还在蹒跚学步的小女孩撞上了煤油炉。不幸的是,正好有一个装着开水的水壶砸到小女孩背上,造成了严重的烫伤。虽然火速赶往急救室接受了治疗,但小女孩终究没能撑过一日就去世了。

小女孩的母亲当场就疯了。医生也开具了烫伤致死的死亡诊断书。但当小女孩的父亲前往区政府提交死亡诊断书时,对方却并没有受理。因为小女孩是在外界因素(由开水这种外力造成的死亡)的影响下死亡的,这种情况下,一般医生开具的诊断书不能成为正式的死亡证明。

在《尸体解剖保存法》第8条的要求下,医生向警方提出了异常尸体(非正常死亡)的申报。在具备了法医制度的东京都内,需要由法医和负责调查案件的警官一起进行验尸。

这是因为负责治疗的医生虽然能诊断出死因是烫伤,但并不清楚为什么开水会洒在小女孩的背上,也无法只凭家属或者周围人的话来判断死者的死亡原因。

然而警察可以揭开死者的秘密并进行深入调查,他们可以查出真实的死亡情况与原因,维护死者的人权。

小女孩的父亲拿着死亡诊断书回到了医院。医生也觉察到事情有变,立即向警方提交了非正常死亡的申报。

法医在助手的陪同下乘上检案车。十分熟悉东京交通的司机避开了拥挤的道路,向警察所在的医院疾驰而去。到达医院后,法医和助手在警官的带领下来到安放尸体的太平间。助手先向遗体行注目礼,然后脱去小女孩的衣服,拆掉一层层包扎好的纱布。

法医在听取调查情况的同时开始验尸。当他看到烫伤痕迹时很是吃惊,因为这块留在小女孩背上的烫伤痕迹竟然是一个圆形。

小女孩的母亲此时依旧精神恍惚,警方无法从她那里获取更详细的信息。但母亲能肯定,是小女孩自己撞上煤油炉导致开水壶砸下来的,是她自身的过失。不过倘若真是如此,那么开水留下的痕迹就不该如此规整。

调查到的情况与尸体身上的伤痕不吻合。这就说明一定有谁在说谎。法医指出了这一点,警方又开始重新调查。

虽然花了不少时间,但小女孩的母亲最终还是招供了。因为忧心于这个智力低下的孩子日后的命运,母亲亲手将开水倒在孩子背上,并伪装成小女孩自身的过失。

这个小女孩是家里的次女,因为智力低下成了家庭的负担。不论是对家庭还是对她自身,也许死了才更幸福吧——这位母亲就是这样自顾自地想着。

但坏事终究会败露。由于开水的量很少,倒在小女孩背上的开水被层层衣服吸收了,并没有流出来,只晕开了一片圆形的烫伤痕迹。

即使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小女孩在死前依旧奋力抵抗,导致开水最终没有流出来。这究竟是上苍的救赎,还是小女孩求生的渴望?让这片圆形的烫伤痕迹成了解开谜题的线索。

在医院工作的医生更专注于治病救人,他们也许并没有想到这些问题。但即使他们没有想到,即使他们找不到解决的方法,也必须要提交非正常死亡的申报。幸运的是,区政府的户籍负责人经验丰富,他认为小女孩属于非正常死亡,要求通过正规渠道进行验尸,才让这次的事件得以解决。

在如今的年轻母亲当中,有一些母亲会因为孩子出生后身心并不健全就没有信心将其抚养成人,她们甚至会毫不在乎地对医生说,希望能够结束孩子的生命。她们就是这样自私任性,根本不把生命当回事。

先不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社会现象。法医和临床医生截然不同,他们是从完全相反的方向看待医学。

首先是一具尸体。

然后开始调查这具尸体的死因。

最终搞清楚与这具尸体有关的一系列事情。

活着的人会说谎。

但是沉默的尸体却绝对不会。

通过细致入微地验尸、解剖,尸体本身就会告诉人们死因所在。

法医的工作就在于聆听死者的声音。

在我看来,法医虽然不能直接治病救人,但通过侧耳倾听死者的声音,充分维护死者生前的权利,在不计其数的解剖之后,得出哪怕一点能帮助活着的人们维持健康的方法,也就完成了其作为医生的使命。

文摘
今天轮到我来解剖了。

灯光打在尸体上,穿着白色解剖服的工作人员和警官们围在解剖台旁,注视着法医手中的手术刀。

法医用手术刀划开尸体的胸腹,将内脏一一取出,再仔细剖开内脏,认真检查。

三台解剖在同时进行着,整间屋子都充斥了尸臭和血腥味。大家配合默契,默不作声地各自工作着。随着解剖的进行,原本死寂的解剖室也在法医开始检查脏器时,变得有些喧闹起来。

我解剖的是一位肥胖老人的尸体。据说他是和一个年轻女人进入情人旅馆后,在性交中突然死去的。不过年轻女人趁乱逃跑了,我们也无法了解详细的情况。

这位老人看起来像是病死的,但一想到那个逃跑的年轻女人,我又觉得有些蹊跷。三名负责调查案件的警官之所以会来到解剖现场,也正是这个原因。

在旁边的解剖台上,另一位法医正在解剖一名中年男子的尸体,这个男人大约一周前因交通事故住进了医院,结果并发了肺炎不幸身亡。他究竟是死于交通事故,还是死于疾病?法医断定的死亡原因直接关系到被害人与加害人的利益。

时不时,会有闪光灯亮起。这时拍摄的照片不仅可以记录重要的解剖现场,也是日后法院裁决赔偿等纠纷时的重要证据。

第三个解剖台上放着一名主妇的尸体,据说她是在洗衣服的过程中突然死去的。

对于法医来说,我们的工作有验尸值班日和解剖值班日之分,两种工作交替进行,基本没有休息的时间。在东京,每天平均会出现大约二十起非正常死亡的事件,监察医务院会派出五辆检案车前往东京各地验尸,每辆车配有一名法医、一名助手和一名司机。这其中,如果法医无法通过验尸判断其死因,则需要将尸体送去监察医务院,由当天负责解剖的法医进行行政解剖
行政解剖主要适用于经检视后认为死亡与犯罪无关但死因不明确者,如突然病死、灾害死亡、自身过失导致死亡、明确的自杀或死因不明的急性死亡和事故死亡尸体的检验。在日本,除了行政解剖以外还有司法解剖,司法解剖主要负责他杀、伤害致死、过失致人死亡、交通肇事逃逸及其他怀疑涉及刑事犯罪死亡的尸体检验。——译者注
以找出死因,每天平均有六七具尸体需要解剖。

法医在行政解剖时会碰到各种各样的死亡,有病死、外伤死、中毒死、灾害事故死,以及自杀,有时还会碰到他杀。

这位老人的心脏肥大,他的大动脉和为心脏输送营养的冠状动脉都出现了重度硬化。我将尸体的头盖骨打开,并未发现外伤或者其他导致其死亡的病变,颈部也未出现异常。

在解剖的过程中,警方打来电话,站在我旁边的警官也因此了解到后续调查的情况。

老人今年69岁,从事土木建筑行业。昨天晚上,他和一个年轻女人走入一家情人旅馆。大约一小时后,前台接到女人的电话,电话中女人慌乱异常,基本听不懂她在讲什么。工作人员觉得事情有些诡异,于是立刻赶到他们的房间。在房间里,工作人员发现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正在掩面哭泣,年纪大概二十岁左右。被子上倒着一个身材肥硕的男人,一丝不挂地仰面躺着正在打鼾,但意识已经模糊了。工作人员当即跑出去拨打119,但再回到房间时却发现年轻女人已经不见了。救护车到达宾馆时,男人早已没了呼吸。没有人知道这个男人和女人叫什么,来自哪里,这是一起非正常死亡事件。

警方火速赶往现场展开调查。男人的脸上有明显的淤血,眼睑结膜下也出现了溢血点。他像是死于窒息,又像是死于突发疾病。

法医无法通过单纯的验尸来确定死因,只能将尸体送去行政解剖。我们对死者的胃部进行了有毒物质检查,得到的结果呈阴性,可以排除服毒的可能。

我对负责调查案件的警官说:

“他大概是死于性交中的心肌梗塞。”

警官回道:

“估计卖淫女发现男人的情况不对,害怕牵扯到自己就跑走了。说她不负责吧,反正性质太恶劣,让我们也很难办。”

“医生,死者的妻子说她丈夫患有糖尿病,这十多年来都没有夫妻生活。这是真的吗?”

警官大概无法理解为什么男人会在性交中死去。

我停下手里的活。

“糖尿病就像电线杆。”

“啊?那是什么?”

“就是在家里立不住,到了外面才站得直。”

大家都笑了起来。在家里立不住,到了外面才站得直。男人不过是拿糖尿病当借口骗自己老婆罢了。

这时,警方也查出了年轻女人的身份。女人今年十八岁,是咖啡厅的服务员。她和老人是今年春天认识的,相差五十一岁的两个人有时会发生关系,老人也会不时给她点零花钱。这次,老人确实是在性交中突发心肌梗塞身亡的。

这种死亡其实并不少见。但在日本,人们并没有对这类死亡进行过统一的研究,我们只得去医务院调查相关数据。

通过调查,我们发现每年大约都会发生将近二十件该类事件,其中男性占绝大多数,但偶尔也会有女人死于性交。我们找到一篇刊登在《日本法医学杂志》上的论文,查阅了相关文献后发现世界上最早的法医学著作是中国的《洗冤录》(应为《洗冤集录》,宋朝人宋慈所作,是世界上最早的一部完整的法医学书籍。——译者注)。这本书写于1247年,相当于日本的镰仓时代,书中提到了“作过死”,其内容如下:

“凡男子作过太多,精气耗尽、脱死于妇人身上者,真伪不可不察。真则阳不衰,伪者则痿。”

虽然我不知道怎么读,但意思大致能明白。

“但凡男人纵欲过度,精气用尽、死于妇人身上的,必须查明其真伪。如果真是死于性交(在法医学中称为腹上死),则阴茎处于勃起状态,若非如此,则阴茎不会勃起。”

因此,这种死亡被称为“作过死”。

但是根据我长期验尸、解剖的经验来看,我并不完全赞同这种说法。年轻的男人一般都有纵欲的倾向,但基本没有多少人会因此死掉。而且《洗冤录》中说,如果真是死于性交,则阴茎处于勃起状态,如果不是,则阴茎不会勃起。这种说法其实是不正确的。人死之后,神经不再紧张,阴茎也不会再勃起。

但我还是不得不高度评价中国在这方面作出的努力。为了洗刷不白之冤,中国在日本镰仓时期就已经出版了这部含有大量法医学知识的著作。

先不说这个,总之我们从这篇文章中找到了这种死亡的最初说法。作过死、脱阳死指的就是这种死亡,在朝鲜半岛,人们还会用腹上死(死于妇人身上者)这个词来描述这种死。也许在很早之前,这个词就是经朝鲜再传到日本的。

更有趣的是,在台湾地区,人们将性交中的突然死亡称为上马风,性交后的死亡称为下马风,两者统称为色风。真不愧是讲究文字的地方,用的词都如此文雅,着实令人佩服。

在我国,其实并没有加以细分,只是通俗地称之为腹上死。也许是字面的原因,很多人误以为腹上死只是指性交中的猝死。但这种认识是不正确的,事实上性交后的死亡也应包含在内,腹上死也就是台湾人所说的色风。

此外,还有人把女性在性交中的死亡戏称为腹下死,这种说法很有意思,但完全是胡说的。而且,腹上死这个词描述的是死亡时的状态,并不是死亡的原因。

比如说,一个人因交通事故导致头盖骨骨折或者脑挫伤而死亡,他的死亡原因就是脑挫伤,但人们之所以说他是交通事故死,只是为了描述当时的状态,并不是死因。所以腹上死的死因是心肌梗塞或者脑出血,因而厚生省
日本负责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的主要部门。——译者注
也无法对腹上死的案例进行统计。想要得到相关数据,只能走访负责调查死因的监察医务院等机构。

不说这些,就说一个健康的人在性交中突然死去了,这肯定是非正常死亡。所以遇到这种情况时,应该在接受了警方的问话后,将尸体交给法医进行验尸。

但是,从这种事情的性质上来说,一般人都会出于害羞而支支吾吾。所以反过来说,警察在调查中往往会怀疑那些明明身处死亡现场却在关键处闪烁其词的人。
伊笛可(Hildico)王妃的情况也是如此。五世纪中期前后,匈人军队攻入欧洲,预示了民族大移动的开始。阿提拉
古代欧亚大陆匈人最伟大的领袖和皇帝,史学家称之为“上帝之鞭”,曾多次率领大军入侵东罗马帝国及西罗马帝国。——译者注
率领大军,势如破竹般地统治了整个区域。他在阵地迎娶了一个叫做伊笛可的少女,却在当夜暴毙身亡。匈人帝国也在不久后土崩瓦解。

不少人认为阿提拉是被伊笛可杀害的。但也有人认为,这可能是史上最早的性交猝死事件。在整个欧洲大陆都赫赫有名的英雄,真的可能在结婚初夜被自己的王妃轻易杀死吗?

如果真是性交猝死,那王妃又是否能将事情的真相如实地告诉各臣子呢?她也许只能含糊其辞吧。不过这种模糊的说法反而成了疑点,招致人们的猜疑,时至今日,阿提拉的死仍是一个不解之谜。
在普通的家庭里,活下来的妻子和伊笛可王妃一样,无法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孩子和亲戚,在警察询问时也只能闪烁其词,但听者反而觉得奇怪,认为妻子肯定隐瞒了什么。

如果这种事发生在情人旅馆,则会引起更大的骚动。到了交房的时间却没人来,工作人员只得前往客人的房间查看,却发现客人已经躺在床上死去了。回想起来,和客人一起来的女人似乎在半夜偷偷溜走了。警方怀疑这是一起刑事案件,开始着手调查。但解剖的结果却显示死者死于心肌梗塞,是病死的。这起案件就此告破,并不属于刑事犯罪。

这种事和人们的生活联系紧密,但往往不为人知,从性质上来说,这也是没办法的。有统计说,在解剖中发现的性交猝死一般伴随有动脉硬化、脑动脉瘤(动脉瘤破裂造成的蛛网膜出血)、心脏肥大、肾上腺皮质变薄、胸腺残留等病变,并没有人是真正因为性交而死的。

造成这种事故的最大原因在于患有这些潜在疾病的人并未发觉自己已经患病,他们还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据统计,夫妻年龄差距越大越容易出现此类危险。在性交猝死中,男性一般死于心脏方面的疾病(心肌梗塞等),女性一般死于脑出血(蛛网膜出血等)。正常夫妻生活中的性交猝死非常少见,但是长时间出差之后的第一个夜晚,或者迎娶年轻后妻时则应多加注意,尤其是在喝酒之后,更要小心谨慎。

这种危险其实并不仅限于性交。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处处存在着危机。比如,一个人想要赶电车却没赶上,结果在狂奔途中突然死亡,或者在剧烈运动时、在附近发生了火灾受到惊吓时都有可能出现猝死。为了预防这些情况的发生,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尽早意识到自身存在的潜在疾病,接受治疗,改变以往的生活方式。

我也发表过这方面的论文。由于题材新颖,世界各国的医生都来信说希望我能将论文寄给他们阅读。从这个角度来讲,这篇论文最为“畅销”,在我所有的论文中,仅次于那篇研究溺死的论文。不过,我还是由衷地希望每个人都能活得精彩,享受自己的美好人生。
大约四十分钟后,解剖结束了。我将尸体缝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但最终确定死因大概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病理检验师会制作大脑、心脏、肺、肝、肾等所有脏器的组织标本,交给主刀医生。医生会用显微镜观察这些标本,再细致地检查病变部分。同时,还需要将解剖时采集的血液、胃里的残留物、尿液等交给药化学检查室,得出化学检验结果。法医需要将所有的结果综合起来,再最终确定死因。

抛开检查的细节不说,我们基本可以确定老人就是病死的,女服务员的嫌疑也因此被排除了。解剖室里的几位警官们都松了一口气,回到各自的岗位上。而我,又开始了下一轮的解剖。

法医的工作非常普通,不会治病救人,也不会收到来自病人的感谢。但社会秩序的维持诚然少不了法医工作者的努力。而且,如果将工作中的经验整理成论文,亦能为预防医学作出一些贡献。我感到无比的满足,今天的工作也到此结束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