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及你好.pdf

世界不及你好.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温晚,人如其名,温婉善良,隐忍自持。在经历了一场无爱婚姻之后,她渴望的,只是平静的生活,明亮的爱人。
贺沉,人如其名,沉着内敛,心思深重。在复杂的家庭中摸爬滚打后,他希望的,只是简单的生活,温暖的爱人。

原本,他们的人生轨迹犹如平面上的两条平行线,然而,一场让人心酸的大意外,一个让人心疼的小病人,彻底将他们之后的人生紧紧拴在了一起。
她爱他,却恨意难平;他爱她,却有苦难言。

面对温晚的逃避,贺沉能做的,只有默默地等待。
他相信温晚一定会回来,回到他身边,正如他相信,温晚将是他此生唯一的信仰一样。

海报:

编辑推荐
晋江人气作者疯子三三最新力作
作者疯子三三是晋江文学城新锐人气作者,现已完成多部作品,并签约出版三部实体书。这部作品(原名《昏事》)在连载时点击过百万,积分高达100,100,000,积累了一大批忠实的读者,提前预热了实体书的人气。

“包子”女医生逆袭“蜂窝煤心眼”高富帅
经久不衰的“豪门总裁”题材。描写了一个淡然善良的“包子”医生女主和心眼多得像蜂窝煤的豪门继承人之一的男主之间相爱相恨的故事,过程虐点重重,结局皆大欢喜。作者擅于用简单的笔触刻画生动的人物,并将伏笔埋藏得恰到好处,故事节奏张弛有度,整篇作品一波三折,丝丝入扣,吊足读者的阅读期待。

淡泊如她,却因一场失败的婚姻心力交瘁,杯弓蛇影;
聪颖如他,却偏偏不懂她内心最深的渴望,节节败退。

两段情,一生伤。
她心灰意冷,可他始终没有放弃。
纵然这世间众人千好万好,他只认她,这世上最好的唯一。

名人推荐
类流浪:结束了一段形同虚设的婚姻之后,温晚以为她不会再爱,直至遇见贺沉。不幸的是,他设计她,靠近她,甚至温暖她,初衷不过是补偿。幸运的是,他却猜错了自己的心,兜兜转转,几度苦痛,爱情终是复还。故事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作者用一个大团圆温暖了当下对 爱略显浮躁的年轻人——只要珍惜,爱情一直都在。

Zheng、文燕:因为一次治病的机缘巧合下,温晚认识了贺沉,从开始的针锋相对到两人渐生情愫。此时前夫顾铭琛态度也变幻莫测,温晚一心沉浸在贺沉对她的温柔中,以为幸福即将到来的时候却发现原来一开始贺沉就是带着目的接近她,一切的美好幻化成泡影。随之多年前父亲意 外死亡的真相也慢慢浮出水面,带来的是伤害还是痛苦,两人的感情将何去何从?三三将每个悬念都描写的扣人心弦,看完之后,仿佛也随主 角经历了一场浪漫又刻骨铭心的情爱。

子清:看到三三男主定下来是贺沉时真的得觉得三三这一次的文可以突破和以往不同的风格,三三的文中的配角往往都是『善良』的很抢眼,基本上没有太另人恨的牙痒痒的配角。所以看到昏事时,特别期待顾铭琛这个渣前夫男配是否会成为三三笔下最渣男配兼被洗白而悔恨的渣男 ,虽然这一种渣男洗白的故事的元素被很多作者拿来用,但不同作者写出来的感觉触动的情感也不同。

楓蕊雪:现实向渴望爱情亲情温暖女主VS算计向认真轻佻调戏男主。温晚求爱求安稳而结婚,丈夫爱的不是她;多年后,求解脱求独立而离婚。贺沉背景复杂,求利益求忠义,对有兴趣的温晚动心了,追求是攻心为上,步步为营,只是过往的恩怨,现时的情敌,追妻荆棘之路漫漫……

IAN:很喜欢温晚,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年少开始暗恋顾铭琛,可这段无望的暗恋让她一次次受伤失望,终于在决定放弃的时候,却被对方极力挽留。可她心底非常清楚这不是自己的良人,她是个很清楚自己要什么的女人,所以当遇上贺沉——那个危险的男人让她动心了,却本能地因为害怕受伤而想逃,却最终没能逃过这场命定的爱情。这个故事其实也是温暖的,它教会了原本不懂爱情的贺沉如何去爱,也真正“弥补”了曾经为爱遍体鳞伤的温晚,所以这场爱情,哪怕千山万水,终究还是值得的。

作者简介
疯子三三,晋江人气作者,生于西南古城大理并长居于此。热爱文字与电影,最大的梦想就是将自己心目中最美好的故事加上温暖的颜色来感动读者。
已出版作品:《你的温柔比光暖》、《倾夏暖桑榆》、《心痒》等。

目录
目录
第一章 那天,狭路相逢
第二章 懂事之前,情动以后
第三章 你知我的好
第四章 空欢喜
第五章 如今,那些旧时光
第六章 爱意是难
第七章 温柔触礁
第八章 胆小鬼
第九章 只为一个人
第十章 如此喜欢你
第十一章 幸福,那么猝不及防
第十二章 故人归
第十三章 穷途末路
第十四章 何必在一起
第十五章 终是梦一场
第十六章 唯愿你还在
第十七章 爱,已病入膏肓
第十八章 每一个温暖
第十九章 不及你的好
第二十章 你若还在,岁月正好
第二十一章 谁的地老天荒
番外 顾铭琛

文摘
《世界不及你好》精彩摘录
★顾铭琛从来没有这么仔细地听温晚说过话,听着她那样轻飘飘的语气,那样释然而放松的神情,胸口有个地方忽然……疯狂地痉挛起来。
★贺沉的气息清浅地洒在她裸露的一截颈子上,这男人沉稳的心跳就在她身后, 一下下好像都撞进了她心底,和她的心跳渐渐合成同一拍。温晚回想和他相遇后的点点滴滴,她承认自己心动了。
★贺沉看着漫天光亮下她微红的小脸,那副故作坚强的倔强模样,不知为何让他心里狠狠揪了一下。他没有细想,动作已经顺应了心意,低头轻轻覆上了她柔软的双唇。他们站在凉亭里接吻,明明这里冷得让人瑟瑟发抖,可彼此整颗心都是热的。
★贺沉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一刻的感觉,他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心脏被什么尖锐地刺了一下,非常快,却很疼。他直觉觉得不妙,一种非常强烈的心虚感,想走过去触碰她,却被她不住往后退着避开了。
★贺沉以前不知道寂寞是什么滋味,也从来不缺女人,以他的条件,谁都会在他耳边软言细语地说“喜欢”。可现在,忽然觉得整个人都空落落的。


《世界不及你好》试读
第一章 那天,狭路相逢
骄阳似火,热辣辣地烘烤着整个青州市。今天的医院与往日相比似乎更加忙碌,像是来了重要病人。几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匆匆穿过长廊,表情凝重,只有年轻小护士忙里偷闲地围在一起窃窃私语,温晚走过去的时候恍惚听到一句“好可怜,这么小就得了这种病”。
她无心八卦,脚下步子没停,手却情不自禁又探进了白大褂口袋里,然后掏出手机。
轻触手机屏幕,界面还停留在刚刚收到的彩信上—照片拍得很清楚,女人雪白的脊背和男人麦色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娇俏的脸紧紧贴着沉睡男人的胸口,一双描画精致的漂亮眼眸挑衅地对准镜头。
她看了一会儿,伸手点删除。
这种照片早在她预料之中,或许有了太长时间的心理准备,悲伤的情绪就像旷日良久的皮球一点点漏气,最后完全萎缩殆尽。
如果非要找一点情绪出来,大概只剩下无奈。
照片里的男人是她的丈夫,而此刻温晚并没有多少伤心的感觉。
顾铭琛和温晚长期分居,当然,并不仅仅是因为简单的外遇问题,想到这儿, 她停在靠墙的位置斟酌着给对方发短信:晚上回来,我们谈谈。
大概想到对方未必会照做,又一字一字地删了,重新输入:离婚协议我准备好了,你回来看看有没有要补充的。
等信息发出去,温晚这才暗暗嘘了口气,握着手机的掌心已经沁出一层细汗, 白色机身也被攥得微微发热。
不远处有护士朝她招手,温晚却浑然未觉,直到对方细步跑到跟前,焦急地小口喘着气:“温医生,主任找你呢。”
温晚愣了一下。
小护士欲言又止,左右看了看,这才压低声线说:“今天来的病人不简单,您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温晚微怔,急忙把手机塞进口袋里,那一瞬间恍惚感觉到手机振了一下。来不及看短信的内容,她敛了情绪,挺直脊背道:“走吧。”
主任办公室里聚集了不少人,温晚推门进去的时候闻到一股刺鼻的烟草味,职业的关系让她有些轻微洁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主任?”
孟行良听到声音,从办公桌前望过来,眉目间马上蕴了笑,朝她温和地招招手:“来了,快坐。”
温晚不着痕迹地瞥了眼周围,房间里还有四个男人,其中年纪稍长一些的穿了一身老式唐装,其他几人俱是黑色西服装扮。几个人看向她的眼神都肃穆冷冽,带着一股挑剔的审视意味。
温晚隐约猜到究竟是怎么回事。
主任示意她坐下,又指了指一旁穿唐装的男人介绍道:“这是贺老,这是我们精神科最好的主治医生温晚。”
贺老身上带了男人特有的硬气和深沉,闻言也只是对她微微颔首,目光再次落回孟主任身上。如果温晚没看错,他看自己那一眼似乎有些不满意?
严肃的气氛让温晚有些紧张,接着听到贺老的声音如同本人一样刻板地传过来:“孟主任说温医生是权威,那么霆衍就交给温医生,希望温医生多费心,也拿出本事让我瞧瞧。”
不知是不是温晚多心,总觉得这话里有警告的意思。
她再看过去的时候,贺老只是端了茶慢慢地品,目光似乎一刻也没落在她身上。温晚无端就对这人生出几分厌恶,这种被威胁的感觉,任谁都觉得不舒服。
她转头,话是对着孟行良说的:“主任放心,这是我的工作,一定尽力做好。”
“不是尽力,而是全力以赴。”
贺老将茶杯随意地搁放在面前,拄着拐杖冷冷看她一眼:“霆衍是我儿子留下的唯一血脉,今年十六,年纪尚轻,受了点刺激才变成今日的模样。想来老孟这么器重你,一定有他的原因—”
他故意顿了顿,将尾音咬得很重:“温医生一定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温晚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思绪像是回到了四年前,心境几乎与那时一模一样,也有那么个人面目狰狞地对自己说过类似的话。她心里愤懑,却始终没有表现出来,直到出了主任办公室,这才缓缓闭了闭眼。
贺家她自然是听说过的,在青州真是谁都惹不起,贺家长子贺峰一年前车祸去世,同行的妻子亦是杳无音信失了踪,只剩这贺霆衍小小年纪承欢膝下。现在还得了这种恼人的病,老人着急上火是一定的。
看来的确是接了个棘手活,想来她刚到这医院不久,孟主任没道理说她是这方面的专家,言下之意已经很清楚,要是出了事,牺牲她一个也无妨。
人情世故温晚全都懂,所以揣测明白主任的意思她也没有多愤怒,要是早几年估计还会有找人理论的冲动,现在她已经不这么想了,除非真的不想干了。
朝前走了几步才想起刚刚收到了短信,她匆忙拿出手机一看,果然内容很符合顾铭琛的风格,只一个字:好。
连个标点符号都不屑多给,看来这男人还是一如既往地讨厌她。
温晚面无表情地将手机收好,拿着主任给的病例回了办公室。女人什么都可以没有,唯独工作和尊严不能丢,眼下还是先把贺家的事解决好再说。
贺霆衍年纪小,今年也才刚上高中,面相看起来更是白白净净很单纯。温晚进去的时候他正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坐在飘窗上,一直偏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整个检查过程中他始终没什么偏激举动,情况似乎也不严重,只是沉默得厉害。
这些情况都在温晚预料之外,之前看贺老那副兴师动众的样子,以为这孩子已经病入膏肓,现在看来似乎只是有些自闭而已,至于就送进精神科吗?
温晚还在纳闷,病房门就被人轻轻推开了。
来人约是三十出头,面目轮廓深邃表情冷漠,一双眼凉凉看过来,摄人心魄一般。
温晚与他四目相对,心脏无端就狠狠收缩一下,那双眼有些熟悉,再仔细想时却记不起在哪里见过,大概长得好看的男人都有双沉敛深刻的幽黑眸子。
温晚没怎么在意,贺霆衍的反应却吓了所有人一大跳。他忽然尖叫起来,喉间发出浑浊而粗犷的声音,像是在发怒。
温晚疑惑地看向来人,男人脸色微微铁青,倒是一直沉稳地走过来,锃亮的皮鞋踩在光洁的地板上,发出平缓而冷静的频率。
贺霆衍看着他,像是有些戒备,又像是有些胆怯,侧身避在温晚身后。
任温晚再糊涂也看出了不对劲,贺霆衍不喜欢这个男人,或者说只有这个男人能刺激他的反应。
“你们出去。”男人的声线低沉,双手插兜静静立在病床前。
他的眼神没有敌意,可是贺霆衍真的很怕他,一直畏畏缩缩地不敢吭声,死死拽着温晚的白大褂不松手。
温晚迟疑两秒钟:“先生,孩子很怕你。”
男人这才看她一眼,嘴角勾起淡笑:“我是他叔叔,你说他怕我?”
温晚皱了皱眉头,还没来得及接话,男人又说:“我平时对他或许严厉了些, 孩子正是顽皮叛逆的时候。”
男人迈开一步,修长的手指已经轻轻覆上了贺霆衍柔顺的发顶:“霆衍。”
贺霆衍忽然就不动了,站在那里安静极了,温晚心里的疑虑更甚,男人嘴角漾开温柔的笑,白净的手指在乌黑发丝里轻轻拂动:“要好好听医生的话,想早点出去,自然要看好病,不会乱说话才可以,知道吗?”
温晚站在一边观察着孩子的反应,贺霆衍的眼里明明还有恐惧和畏缩,却还是强忍着乖顺地点头。
男人满意地笑了笑,转身想走,忽然又想到什么顿住脚步,侧身看向温晚。
“温?”他看了眼温晚胸前的名牌,似乎对她的姓氏颇有不满。
温晚对这个男人从始至终就没好感,同样冷着脸:“温晚。”
男人不知道在想什么,这时候反而仔仔细细地打量起她来。
温晚被他看得不自在,男人自觉失态,这才微微笑道:“小孩子爱幻想,有时候说的话当不得真,父亲就是被孩子脑子里乱七八糟臆想的东西给吓到,现在夜夜睡不好。还请你多费心,早点令他康复。”
他说话时眼神也是淡漠的,即使面上带了笑,但那寒意像是从骨子里透出来。
这是个城府极深的男人,温晚看人的感觉不会错。
……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