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事典007.pdf

战争事典007.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战争事典系列丛书是战争、历史类综合读物,由众多资深历史、战史作家主编。《战争事典007》通过剖析军事地理因素对秦赵争霸的影响、拜占庭帝国三位战神的传奇人生、迦太基名将汉尼拔等,使历史爱好者、军迷更好地了解真实的历史,从而了解历史的脉络。

海报:


编辑推荐
《战争事典》是一本跨越五千年波澜壮阔战争史的绚丽画卷,更是一本从战争历史探讨人类社会文化进步与发展规律的高水平文集。
古战精粹,尚武血统,铁血豪情,尽在《战争事典》。
近在咫尺的历史知识,零距离再现原汁原味的战争史。

名人推荐
祝贺《战争事典》成功上市!期望这本军事文化文集能引领我们全面领略波澜壮阔的古战争历史画卷!
——刚寒锋,《较量》杂志总编,《号角》杂志联合创始人

填补了国内古战读物的一个空白,为此当浮一大白!
——党人碑杨超,央视新科动漫频道总策划总撰稿,SC北朝新科动漫论坛坛主,《中国电视动画》杂志策划

让自己多知道点,别以为电视剧就是历史。
——风流涕淌

精美的排版、详实专业的内容,连我一个对古战毫无兴趣的人都被深深迷住了,无法自拔。
——raingun,国内研究党卫军的战史专家

这不是一本书,这是一个充满了波澜壮阔、热血豪情的世界。
——黑甲螃蟹,古代战争史达人,SC古战版版主,新科动漫版主

希望《战争事典》成为最好的历史文化系列丛书。
——宇文若尘,文史作家、编剧

知识源自阅读,在于积累,《战争事典》毫无疑问从阅读性与知识面上满足了历史爱好者的需求。——顾晓绿,北朝(新科动漫)军普版主、原创文学版主
战非战,是国家大事;争则争,看《战争事典》。
——张七,西西河版主,著名评论家

这本精美的杂志讲述了一个个我知之甚少,甚至是闻所未闻的人物和故事,极大地丰富了对古战争史的认知。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此类杂志或图书在国内图书市场还是太少。能潜心钻研、撰写自己喜爱的那段历史,真好。
——小小冰人,著名军事图书翻译专家

战争是很好的营销课,兵法和营销有共通,读战争,悟营销,向大家诚意推荐:《战争事典》。
——王宇,豆丁网营销副总裁

作者简介
指文烽火编委会,由众多资深历史、战史作家组成,从事古今历史、中外战争的研究、写作与翻译工作,通过精美的图片、通俗的文字、独到的视角理清历史的脉络。
秋原:1979年生于北京。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导演系进修班、电影学系研究生。执着的电影从业者、顽童脾气犹在的电影人。著有《大片时代——冯小刚与华谊兄弟》、《高山丽水与白山黑水》、《大宋属国的背叛》,等等。
龙语者:西方历史研究者,酷爱历史、军事、美术、自然学,著有长篇历史小说《拜占庭英雄血脉》(由中国言实出版社出版)。

目录
前言
辗转关东武开秦——细述秦赵争霸中的军事地理学
战神的竞技场——拜占庭统军帝王传
罗马的噩梦——汉尼拔

序言
军事地理学是人类战争实践的产物,伴随着战争的发展而成熟。中国人很早就开始了对军事地理学的研究,并将其作为古代兵法的重要组成部分。早在春秋时期,“兵学之父”孙武就曾说过:“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不穷。”秦赵两国的长平之战是中国古代军事史上最早、规模最大、最彻底的围歼战。这一仗决定了中国历史的走向,催生出中国首个统一的大帝国。想知道军事地理学是如何影响长平之战的?请观《辗转关东武开秦——细述秦赵争霸中的军事地理学》。该文是知名作家秋原扛鼎之作,内有数幅原创精美地图,由马伯庸写序并倾力推荐,各位读者不可不读。
1014年的克雷西昂战役后,他刺瞎了14000名保加利亚战俘的双眼,每一百人留一只眼睛带路,将他们送还给保加利亚沙皇萨穆埃尔。当这支庞大的战俘队伍哭天喊地地出现在萨穆埃尔面前时,惨相所带来的震动令其忧郁而死。1018年,他大举入侵保加利亚,保加利亚第一王国就此灭亡。……法国拜占庭学家路易·布莱赫尔曾这样描写:“他有着战士的秉性,又是伟大的军事将领,而且兼有统治管理才能。”他是谁?他的一生又经历了什么样的考验和挑战?《战神的竞技场——拜占庭统军帝王传》一文,不容错过。
被誉为“战略之父”的汉尼拔·巴卡,自小就接受了严格和艰苦的军事锻炼,曾在父亲面前发下誓言,要终身与罗马为敌。他执矛而生,所向无敌,以一人之力对抗罗马共和国18年。他说:“如果我打赢了最后一场战役的胜利,我必会排在亚历山大和皮鲁士的前面,成为古今第一名将。”他至今仍为许多军事学家研究的重要军事战略家之一。欲知他如何成为罗马人的噩梦,请看《罗马的噩梦——汉尼拔》一文。

文摘
插图:











廉颇稳坐山头,偌大的丹河河谷尽收眼底。山下有什么一举一动,山上都看得一清二楚。秦、赵两军在此对峙,并不是单纯把各自几十万人的兵力沿两翼展开,弄出一个无比宽大的正面阵地,而是有针对性地锁定重点地段——故关,这个山口海拔最低,是赵军防线上最薄弱的地方,秦军肯定会重点“照顾”这里的。
不过,在幅员面积较大的丹河河谷北部,还有一个较小的小东仓河河谷,故关就处在这个小河谷北端尽头,被羊头山横截的位置上。大粮山和韩王山山脉向南延伸,左右相夹,使这个小河谷的东西北三面都被群山包裹。如果把丹朱岭—羊头山视为城墙,把故关视为城门的话,大粮山和韩王山就如同从城墙向外延伸出来的“马面”或瓮城,提升了城门的防御强度。
因修筑的工程规模远远超过西垒壁,后人对赵军东垒壁防线有“百里石长城”的别称,说明廉颇对坚守这条防线的信心和决心都非常大。这点是没有任何疑问的,这道防线后面就是本国的东上党,赵军已不能再退了。
长平之战过去1860多年,到了公元17世纪初的明朝晚期,根据万历二十九年辛丑科(1601年)殿试二甲进士、山西长治人周一梧的文字记叙,此时在丹朱岭、羊头山至马鞍壑一线,断断续续还存留有五十余里长的东垒壁长城。就算是今天,丹朱岭上依然还有部分残段。
前文曾提到过魏国大夫公孙颀对上党重要性的评价:“挟上党,固半国也。”在王龁进攻西上党以前,上党地区是战国的一个世外桃源,从未发生过战争,三晋之间的易地行为属于和平交换,没经历过战火创击。虽然长治盆地还不足上党的一半面积,但开发成熟,因此依然可以作为赵军的补给基地,当前方兵力的增加超过了这里的供给能力,更多的粮草物资和兵员,还可以通过内陉上党关和外陉滏口陉,从晋中盆地、华北平原地区和国都邯郸调配过来。
相比三个月前,廉颇防守空仓岭西壁垒时担心被包抄的尴尬,如今退回丹河东岸,地形优势尽享,后勤补给相对便利,还无后顾之忧。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不就是如此情景吗?
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写过一册著名的河系地理专著《水经注》,为著此书,他跋涉山河艰辛考察,在讲述晋南沁河和丹河水系时,记录了自己在长平城周边看到的垒壁长城:“长平城在郡之南,秦垒在城西,二军共食流水,涧相去五里。……城之左右沿山亘隰,南北五十许里,东西二十余里,悉秦、赵故垒,遗壁旧存焉。”北魏的这个长平城,就是战国时的泫氏城。古人以坐北朝南为正姿,“城之左右”就是城东城西。他还在城两边,看到了当初长平之战两军修筑的垒壁工事,此时已经过去大约750年了,这些古迹合起来还有七十余里的长度,由此可见当初修筑得很牢靠。
长平城东西两边的这些故垒遗迹,就是东垒壁和西垒壁——谁如果就这么想当然地做出推断,那就犯错了。请注意郦氏文中这两句:“秦垒在城西,二军共食流水……城之左右沿山亘隰……悉秦、赵故垒,遗壁旧存焉。”“隰”,是低湿之意;“亘隰”,可以理解为连续不断的低湿之地,那么肯定不是在山梁上。郦氏在城东西两边的所见,是秦、赵两军在丹河两岸各自修筑的前沿垒壁防线,为了和空仓岭的西垒壁、丹朱岭沿线的东垒壁加以区分,不妨把丹河两岸的两军垒壁称为秦垒壁和赵垒壁。
“战国”,顾名思义,因时值天下诸国混战不休而得名。既然有战争,就会强烈刺激军事需求,由此,战国成为中国古代军事技术装备、军事战略思想和战术运用体系得到突飞猛进的时代。长平之战所处的战国晚期,秦、赵军都已经组建了独立的骑兵集团,利用无马镫骑兵的机动性和有限突击能力,突击对方防线或进行迂回包抄。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就是战国晚期骑兵军事改革的代表。再如秦始皇陵兵马俑,既有车兵,又有骑兵,说明这时秦军的机动兵种,已经处在由战车向骑兵发展的过渡阶段。随后的楚汉战争中,西楚霸王项羽更是使用骑兵的翘楚。骑兵集团的出现和骑兵战术的运用,促使同时代的各国军事指挥将领,必须采取相应的制衡战术。于丹河河谷的东北边缘,如果廉颇完全退守东垒壁,虽拥有险峻地利,却把地形平坦开阔、极适合骑兵驰骋的丹河河谷全都让给秦军了,还使本方缺少防御纵深。于是,廉颇就在丹河东岸附近的河滩平地上,以泫氏城为中心,修筑了与丹河大致呈平行走向的赵垒壁。赵垒壁向西北一直延伸到长平关,向南延伸到高平、晋城交界的上、下城公村,绵延百里以上,成为赵军的最前沿防线。
如此一来,赵军拥有丹河东岸河滩平地上的赵垒壁前沿防线及丹朱岭上的东垒壁防线,在丹朱岭后面的长治盆地,还部署随时准备增援前沿的赵军预备队。最终,赵军形成了有多重防线构成的大纵深防御体系。
廉颇是如此规划的,河对岸的对手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
王龁是突入丹河河谷了,但是任凭如何挑战,赵军死活不再应战,可谁知道廉颇会不会趁秦军懈怠时搞突然袭击呢。赵军如果组织几队悍勇敢死精兵,向无险可守的河谷盆地来一个冲锋,那里的秦军一定会遭到很大冲击;更何况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早就名扬天下了。在战国晚期的著名将领里,王龁名气不如廉颇和李牧,成就不如白起和王翦王贲父子,但并不代表他没水平,他只是被这些人盖住了风头而已。做到知己知彼,对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做出提前预防,是王龁这种宿将必备的军事素养。
在丹河西岸附近,恰好有一道叫李家山的山岭,是空仓岭东麓延伸出来的支脉;在处于相对下游位置的浩山东麓山脚下,还有一座光狼城。因此,本着与廉颇相似的顾虑,王龁就以李家山—光狼城一线为中心,构筑了秦垒壁防线。秦垒壁向北一直延续到釜山与丹朱岭快要相接的地方,向南一直延续到丹河河谷南部的河滩平地,建筑规模与赵垒壁旗鼓相当。
秦军以秦垒壁为前沿防线,以空仓岭西垒壁为第二道防线。另外,还在空仓岭西边的沁河河谷布置了有数万人的秦军重兵,这在随后的战斗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当秦垒壁和赵垒壁完工之后,以中间的丹河为对称线,秦、赵两军都形成了各自拥有前后两道防线,前后两块纵深阵地和一块后方阵地的大纵深防御体系。整个丹河河谷布满了垒壁长城,如同一张被切割得支离破碎的披萨饼。
作为双方的前沿阵地,秦垒壁和赵垒壁之间最近的地方大致为3.6公里,中间就隔着丹河。秦军数次挑战,赵军皆不应战。这么近的距离,双方就没有擦枪走火的时候?一条丹河就这么管用?
如果想解答这两个问题,就又要涉及另外两个学科:水文和季节性气候因素。作为黄河中游的一条支流,丹河可不是小河。今天山西省晋南的高平市、晋城市和河南省焦作市,还是依靠丹河提供的水源。在上游修建了任庄水库、焦河水库和青天河水库等水利工程,对河水层层截留的前提下,丹河在晋城市附近河段依然有约100米的河宽和每秒1520立方米的最大径流量——后一个数字对比前一个数字,已经属于“洪峰”的概念了。由此往回推2200年,这时是公元前260年的7月,中国北方处在雨季,正是河水水位最高,水体径流量最大的时候。
当时的丹河,因为上游没有水库截留,因此,无论是河床宽度,还是水体径流量,都要比现在大得多,在泫氏城与大粮山附近河段,还有大、小东仓河在此汇入。这给双方形成冷战制造了有利的自然条件。综上所述,秦赵隔丹河而不战的疑问就完全解开了:秦、赵两军夹丹河对峙时,正处在阴雨连绵的汛期高峰,大雨还形成洪水,洪峰从丹朱岭上冲下来,河面滥涨,河水湍急,让人望而却步。你很难过来,我也很难过去,对坚守不战的廉颇来说,这等坏天气乃是神助;但对河对岸的王龁来说,这可是倒了大霉。
古人常说,为将带兵,除了要熟读兵法体察军心,还要留意观察所到之处的山川形势,“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此话着实不虚。
秦垒壁和赵垒壁的建筑规模非常之大,都超过百里,合计约有270里长。因为秦、赵军都担心如果本方的垒壁比对方短了,对方就可以从两翼绕过去包抄。所以两军较着劲比着修,你的长一丈,我的就不能只有九尺,秦、赵垒壁就向南北两边逐渐伸展出去,越修越长,一直到山脚下为止。平原是人口密集聚居、平时生产活动频繁的地方,当战争结束,外逃躲避兵灾的老百姓回来了,这些垒壁既没用,还挺碍事,遂逐渐被人们拆掉,构筑垒壁的石料也都挪做盖房子铺路之类的生活或生产用途。于是,就有了长平之战结束750余年后,郦道元在长平城东西两边看到的合计70里左右的垒壁遗迹。赵垒壁基本坐落在河滩平地上,被拆得最彻底。到了今天,只有在李家山的地表上,还残存少量秦垒壁的墙体。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