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坡/小橘灯精品系列.pdf

姊妹坡/小橘灯精品系列.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小橘灯精品系列”的策划灵感来源于冰心先生的美文《小橘灯》,注重从日常生活中攫取含蕴丰富的细节,用朴素而流畅的文字,刻画美的人物,展现美的情感,给读者以美的享受。
在关注少年儿童成长的同时,陆梅也将眼光投向了特殊儿童。
《姊妹坡》收录了儿童文学作家陆梅的数十篇儿童文学作品,向读者展示了一个内敛、乖巧的小女孩儿成长的过程。

编辑推荐
《姊妹坡》为“小橘灯精品系列”之一,是儿童文学作家陆梅短篇小说的合集。作者以温情的文字和亲切的关怀聚焦了留守儿童问题,关注了不同儿童的心灵成长经历,是一部深刻认识少年儿童成长生态的优秀短篇小说集。
通过这些故事,我们仿佛可以听到儿童长成少年、少年成为青年,那突然发出的“拔节”的声音。

作者简介
陆梅,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上海市作协2008年签约作家。“冰心奖”评委、上海优秀新闻工作者。《文学报》副主编一出版有散文集《寂寞芬芳》、《寻觅隐约的光亮》,人物随笔集《谁在畅销》、《文字的背后》、《文学家的星空》,短篇小说集《我的忧伤你不懂》,校园绘本小说《天堂来信》,长篇小说《生如夏花》、《当着落叶纷飞》等200余万字。作品曾获全国优秀少儿图书奖、冰心儿童图书奖(蝉联三届)、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大奖、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向青少年推荐的百种优秀图书等。

目录
辑一
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我的草样年华
矢车菊的天空
永远有多远
等待奇迹
我的忧伤你不懂
辑二
姊妹坡
上学记
一个人的童年
彼岸花
大舅的婚事
意念里的战争
辑三
女孩丹尼莎
哑女米莉
蝴蝶和暴雨
米舒欣的十六岁夏天
瞥见幸福的颜色
玛吉阿米
看夏荷盛开
辑四
一只猫的独白
远去的村庄
后记

后记
亲爱的读者,你是否有过因为邂逅一本好书而兴奋无眠的时候?
西班牙作家卡洛斯·鲁依斯·萨丰说:“你看到的每一本书,都是有灵魂的。这个灵魂,不但是作者的灵魂,也是曾经读过这本书,与它一起生活、一起做梦的人留下来的灵魂。一本书,每经过一次换手,接受新的目光凝视它的每一页,它的灵魂就成长一次,茁壮一次。”我读这段话时,心里的共鸣,恰似喜雨自天庭洒下!
好书是一面镜子。当你有足够的内省力,你就能在书中观照自我。我相信每一本经过你手、接受你目光凝视、最终在你心里投下光的影子的书,都是属于你的好书,是有灵魂的书。
那么现在这本书,我能够说些什么呢?
书中有我童年的影子。那些夏天水田边的奔跑,那一个个午睡醒来不见了姐的寂寥,哭着闹着也要去上学的懵懂,一个人躺在山冈上看天、听风的游离,赤着脚追逐乡间生灵的轻盈……所有童年的意象纷至沓来!
诗人里尔克说:“一个人的童年可能会始终存在着,需要去完成,除非你愿意将它当作永远丢失的东西来看待。”美国罗伯特·潘·沃伦曾说过:“多少年过去,多少地方多少脸都淡漠了,有的人已谢世,而我站在远方,夜那么静,我终于肯定我最怀念的,不是那些终将消逝的东西,而是鸟鸣时的那种宁静。”
我在写童年时,有意推出了一个叫“艾美”的女孩。与其说这个“艾美”是我童年的投射,不如讲,我希望借助这个人物,在“虚构”和“经验”之间建立起某种联系。当你明白了你是怎样丢失了自己的童年,同时也知道了你再也不能求助任何其他事物拥有自己的童年时,你就会懂得,什么才是你真正珍视的!
书中还有一个重要主题:关注留守儿童。关于留守儿童的话题,近来成为媒体报道的焦点。尤其是2007年年初,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牵手行动”,隆重推出一台“春暖2007——我有一个梦想”的晚会,将农民工的孩子引向民众关注的前台。
我写留守儿童,缘自2006年的一个短篇:《谁能把春天留住》。当时看到中央电视台一则新闻调查,说中国目前有两千多万14岁以下的农村留守儿童,他们的父母在孩子还很小的时候就背井离乡去城里打工,因为舍不得车票钱,数年才回一趟家。因打工无法照顾孩子,临走就将他们托付给老人或亲戚照看。这些“爸爸妈妈不在家的留守儿童,像野草一样地生长……”当时听到这句话,心里猛然一惊,某种疼痛堵在胸口。
我有些遗憾我是一个“文学记者”。我希望这个时候我能够以“社会记者”或“教育记者”的身份,去西部贫困山区,以真实所见,记下留守儿童们的悲欢……可惜,我所在的报社不需要如此新闻。
有一天我豁然开朗——我不是在写小说吗?我完全可以借文学之笔,关注那一棵棵“野草”!于是,一篇篇以留守儿童为主角的故事,就从笔端流淌出来。这一个个留守儿童的故事,是虚构的吗?是。但未必不是现实。甚至现实,远远要走在前面。
或许写作,就是一次次的思索和逼问,仿佛已经接近了答案,但答案其实在背后,在完全相反的方向。我想告诉亲爱的读者们:
“童年时代的某些日子是伴随着一本好书度过的。我们原以为在这样的时间中未曾有过生活,然而事实上,再也没有其他什么日子让我们感到过如此这般的充实。”

文摘
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是什么地方呢?北极?南极?牙买加?玉龙雪山?西藏?香格里拉……要是在百度上搜一搜,你会看到很多“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有一天,收到一张寄自印度的明信片,上面写着:
小艾:
印度,瓦拉纳西
恒河边
这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是我亲密好友笑笑的笔迹!我把明信片翻过来,庙宇殿阁的大红和明黄,正午天空的亮和蓝,繁茂枝叶的油绿古树,台阶码头上不同装束的信徒,白衣游人……我惊诧于眼前的多种色彩,说不出一句话。
其实我现在要讲的这个故事,和天堂、印度无关,和色彩也没多大联系。这个故事里的女孩是我多年前认识的一个朋友。这么说,好像是在暗示:下面我要讲的故事,都是真的。
可事实是,为了要使一本书(一篇小说)能吸引我们,“就必须在它所虚构的故事与我们的经验之间建立某种联系——在我们自己的与存在于书页之间的两种想象力之间,建立起一种巧妙的联系”。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加拿大作家阿尔维托·曼古埃尔写在他的《阅读日记》里的一句话。我把它拿来,仅仅是想给自己找个同盟。
可问题是:真实,或者虚构,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很多时候,我们活在自己的想象中。
这个女孩叫晋明。“‘魏晋南北朝’的‘晋’,明朝的‘明’!”第一次见面,女孩就很自来熟地拉住我的手,自我介绍道,“我叫晋明,‘魏晋南北朝’的‘晋’,明朝的‘明’!我很喜欢看你在报上写的那些文章,很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就贸然找来了!” 我当时坐在座位上脑袋正发蒙,稀里糊涂被一个叫“晋明”的陌生女孩拉住手,说喜欢我,想和我成为朋友。一屋子的人都回过头来,看着我们两个。我傻傻地坐着,双腿像是被地板粘住,竟没站起来。
我是一个记者,在一家报社上班。每天除自己写稿外,还要看很多来稿。大部分来稿句子艰涩,信息闭塞,新闻价值少得可怜。如此等等,看多了就头疼,好像一只嗡嗡嗡的小虫在脑袋里飞。
女孩来时,我正在发呆。发呆是让我觉得上班是有意思的事情之一。偶尔外出采访,碰上激动人心的场面,抑或仰慕已久的大家,却不必赶着发稿,也觉得有意思。
我看着窗外的一簇簇新叶。那是报社门前的一个庭园,巴掌大的一片,却种了不少花和树。若是开花时节,黄色的月季、粉色的茶花、金黄的绣线菊、翩然摇曳的蝴蝶花,还有小叶杜鹃、灌木和藤萝……真正是姹紫嫣红。
庭园里还有一棵枇杷树,正对着我的办公桌。这样,我发呆的时候,就不必空对虚无。天气好时,阳光透过簇叶,在树冠里晃来晃去,像无数盏绿色和金色的小灯。要是雨天,雨点打在枇杷叶上,细嫩的叶片承不住击打,一次次地弯腰低头,像是有着满腹心事的少女,恍惚而忧伤……
P3-5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