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仲夏清晨踏上征途.pdf

我在仲夏清晨踏上征途.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16岁的中学生郁秀,曾以《花季·雨季》影响了一代人,如今她携爱回归,在仲夏清晨踏上征途,带来睽违多年后的最新旅行文字《我在仲夏清晨踏上征途》。叩问科孚岛,拜访马可·波罗的宅子,踏上高入云端的希腊圣地,步入荒凉的伯罗奔尼撒半岛;体验法国的美食和人文情怀,徜徉于威尼斯的光景和气息;人生就是一段旅途。很多时间她都在旅行,入心,专注,意游其中,记录下一座座有味道的城市,和有故事的人。戴安娜的王室服装,“雨人”画家的天赋异秉,忧郁诗人的行吟,中年警探的悲情推理,如一道道时光的影印,呈现在文字里。她与我们坦诚分享内心的感悟和触动,以及大历史下的细碎影像,和岁月遗留的寂寞诗句,这一切都没有远离,曾经的花季和雨季。

编辑推荐
郁秀编著的《我在仲夏清晨踏上征途》是一部游记类图文书,气质淡雅、文风清新。这是作者郁秀环游世界时记录下的游记随笔,西班牙、英国、克罗地亚、希腊……《我在仲夏清晨踏上征途》中她一路娓娓而谈,谈作家、谈生活、谈风景、谈人生,适合青少年读者阅读。

作者简介
郁秀,女,1974年出生,1984年随父母工作调动移居深圳。1993年高中毕业后就读深圳大学与美国西雅图艾德蒙学院联办的学位课程。现在美国留学。在深圳十年,以一个女中学生的独有眼光,观察特区的社会变化对教育及青少年的深刻影响,对特区少男少女的丰富生活有独特的体验,产生强烈的创作冲动。高一起即在老师的鼓励下开始创作,高三时草成,大二赴美前改出。作品几乎是同步描写同龄人的生活,具有浓郁的校园色彩、特区观念与超前意识,为中学生写中学生的小说揭开了新的一页。

目录
我在仲夏清晨踏上征途
皇家歌剧院拱廊5号
追寻杜瑞尔口口问科孚岛
马可·波罗的老宅子
悬在空中的眼泪
王室的心装
森林教堂
铁轨轰隆而出的艺术
残酷的蜂蜜
韦兰德警探的故乡
座有味道的城市
餐桌上的法国
死在威尼斯
人和河流的故事

序言
生活中很多的时间我是在旅行。
有时是因为一部电影、一本书、一幅画,就跑到一个地方。目标明确。就为了看一间破旧的酒吧,一个被废弃的车站,或者一座断了的桥。有时又漫无目的,走哪儿算哪儿。
地方和人一样,时间久了,会逐渐地,一点一点地忘记她的轮廓和模样。最后,就剩下似曾相识,又不敢确认的影像。往事如烟,记忆不肯存留。
总觉得生命中有一些事情应该记住,于是养成随时随地记录的习惯。可以是在远程夜机上,酒吧的灯光下,咖啡店的椅子上,草坪的树荫下,留下零星片段。几句带过,断断续续。
如果没有办法留下文字,就会攒下旅途中的记忆,比如:照片、明信片、地图、船票。它们印证着那些在路上的时光,穿梭于机场和码头的日子。
2008年底,我抽空整理了那些记忆碎片。
这本书,集中了在欧洲旅行的所见所闻、所思昕想。没有什么特定的主题,也没有时间顺序。独立成章。
这本书不能算是单纯的游记,还谈到童年、婚姻、食物、宗教、生态等话题。书中提到的一些人,我认为有必要向国内的读者介绍。他们的有些著作目前还没有中文版,关于他们的介绍也甚少,觉得很可惜。
帕特里克·雷·费默,一位传奇般的英国作家,与他的读者有个约定。二十多年过去了,迟迟仍未兑现。他宁愿在时间中被遗忘,也不愿马虎应付读者。
已故诗人洛里·李,用诗人特有的语言和感受力,留下了叙事诗般的游记。文字优美流畅,无可比拟。超越了普通游记的界限,也提供了游记的另类模本。
还有英国小伙子斯蒂芬,虽患有自闭症,却无视命运的捉弄,用一颗朴素充沛的心在作画,成为了大师。他的作品,让每一个人看过后都叹为观止,感动不已。
留下文字就是为了纪念。有时却是为了遗忘。因为遗忘是一种对纪念的安置。
人生就是一段旅途。只是,我们每个人手里攥着的,都是一张无法预知终点的单程票。
祝大家旅途愉快!

文摘
新的城市出现。没有人还在乎旧城的模样,有些人甚至完全不知道曾经有过旧城的存在。当地人带我去看一张老照片:镶嵌在青色山脉上的旧城,蓝色的多瑙河像云雾一样蜿蜒而至。很怀念它的旧日容颜。
消失的东西很多,其中还有一座叫作Ada Kaleh的岛屿,是一处由土耳其残--遗部落滞留、聚居而成的飞地。他们在奥斯曼帝国时期辗转来到这个小岛上,从此世世代代在这个岛上繁衍生活,延续了三百年。
费默曾拜访这里。他的描述使人眼前浮现出那种人河一体的欢喜生活:“仿佛掉进了时间隧道。男人女人穿天鹅绒的服饰。老人孩子脸上喜气洋洋。河流穿梭,波光粼粼。多瑙河是岛屿村庄的命脉。”
水坝的建造使水位上升,河水迅速地覆盖淹没了一切。岛屿消失了,祖祖辈辈在这里生活的人们不得不迁徙回土耳其。现在没有人再提起那个部落了,他们的生产劳作、繁衍生息,都随着岛屿的消亡而灰飞烟灭。
费默的书里写道:人与天地的交流要秉承敬畏之心。对于今天做事简单粗暴、下手果决的中国人,应该好好品味一下个中滋味,认真拜读一下他的书。
费默的第二部书《水木之间》结束于此。
他的这段旅途是河流流转、生命成长的史诗之旅。
1935年2月,费默到了希腊,在阿索斯山修道院庆祝他二十岁生日。之后,他返回了罗马尼亚,另一段浪漫邂逅等着他,他一待就是两年。
1937年,他听到了令人震惊的消息,德国入侵波兰。他被遣送回英格兰,仓促之中,他没有找到他写满一本的笔记。
他已经将近六年没有回家了。此日寸的他早已不是当年的叛逆少年。六年的漂泊把他历练得与众不同、出类拔萃。他精通四门外语,对欧洲各国的地形地貌了如指掌。多年的旅途生涯使他磨炼出有异于常人的机警和胆识,冥冥之中他预感自己将在战争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
他加入了新成立的特别行动队(英国空军特别部队的前身),其任务是渗透潜伏到敌后方,破坏纳粹的阵脚。用丘吉尔的话说是“让它后院起火”。1941年纳粹占领希腊克里特岛。会讲流利的希腊语又熟悉山路的费默,被空投到克里特岛,帮助当地人抵抗德军。
1944年是他关键的一年,他执行了二战中一个既危险又富戏剧性的任务——绑架德国驻克里特指挥官克赖佩将军(General Heinrich Kreipe)。
那是一个精心策划的行动。傍晚,费默和同伴斯坦利·莫思(Staflley Moss),还有克里特岛的游击队员伏击在克赖佩驱车回家的路上。看到克赖佩的车驶近时,乔装成德国军官的费默挺身而出,挥动手电筒截停,要求出示证件。这时同伴和游击队员冲上来把司机赶了出去,他们劫持了克赖佩的车,开足油门,消失在夜色中。
然后弃车步行。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厚厚的积雪和崎岖山路中前行。几乎没有任何食物。克赖佩用尽各种方法拖延时间。几天以后,他们才和其余的游击队员在一个山洞里会合了。
这时,有一件事情使情况得到改善。
一天的拂晓,看着被淡淡的阳光照耀着的雪坡,克赖佩用拉丁语,念了贺拉斯颂诗的开头。费默听到,接着背出了颂诗的全部。当他背完,将军看了看他,沉默了许久,说:“正是如此!”两人相对一笑泯恩仇。
在战争中不要说谁是敌人,谁是朋友。
其实绑架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战略意义,但这件事大大地鼓舞了士气。后来,克赖佩将军被送进监狱。费默和同伴莫思荣获特殊勋章(Distinguished ServiceOrder)。莫思还把这件事写成书《月光照铁衣》(I Met by Moonlight),小说很畅销。
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二十多年后,希腊电视台邀请那次特别行动的队员重聚一堂。当然费默也来了,他受到英雄般的礼遇。然而这时一位“不速之客”出现了,他就是当年的俘虏克赖佩将军。二十年过去了,战争一刻,早已不在。聚会上,费默自如地在德文和希腊文之间穿梭游走,是自始至终的焦点。
P115-116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