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必读丛书:秘密花园.pdf

中小学必读丛书:秘密花园.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玛丽在印度的一次霍乱中失去了父母,后被送到舅舅克兰文的庄园里。玛丽在无意中发现了死去舅妈的花园钥匙,从此,这座被尘封十年的花园成为了玛丽的秘密花园。玛丽在房子里发现克兰文儿子柯林,他因病魔缠身而不能行动。后来,柯林在玛丽和迪肯的陪伴下开始坐轮椅去秘密的花园游玩。他们在花园里播种、拔草、嬉戏,竟奇迹般地使柯林站立了起来。克兰文周游世界后回家了,看到了摆脱病魔的儿子激动不已,而玛丽也已成为他家庭中的一员。

编辑推荐
《秘密花园》是一本跨越年龄、雅俗共赏的文学经典
《秘密花园》讲述的是关于大自然和美好心灵的故事
《秘密花园》入选牛津严肃文学《世界经典丛书》
《秘密花园》是流传至今的外国文学名著
新课标同步课外阅读
先后十几次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卡通片、话剧、舞台剧

作者简介
弗朗西丝·霍奇森·伯内特,美国家喻户晓的儿童文学作家。出生于英国曼彻斯特,后移民美国田纳西州,成为美国公民。28岁时出版第一本畅销书《劳瑞家的闺女》,其后创作了大量的儿童文学作品,让她闻名于世。《小少爷方特罗伊》《小公主》以及《秘密花园》的问世,使其成为当时最受欢迎、最著名的作家之一。《秘密花园》是作者的代表作,在儿童文学作品里,它被公认为是一部无年龄界限的佳作。

目录
第一章 一个人也没剩下
第二章 非常倔强的玛丽小姐
第三章 穿过旷野
第四章 女仆玛莎
第五章 走廊里的哭声
第六章 哭泣再度响起
第七章 埋藏十年的钥匙
第八章 领路的知更鸟
第九章 奇怪的房子
第十章 吹笛子的男孩
第十一章 画眉鸟的窝
第十二章 拥有自己的花园
第十三章 “我是柯林”
第十四章 被惯坏的小王爷
第十五章 筑 巢
第十六章 “再也不会回来了!”
第十七章 歇斯底里的叫声
第十八章 “我能相信你吗?”
第十九章 “它来了!”
第二十章 “我会活到永远!”
第二十一章 花园墙外的眼睛
第二十二章 太阳下山时
第二十三章 魔 法
第二十四章 “让他们笑吧”
第二十五章 帘 幕
第二十六章 “是妈妈!”
第二十七章 在花园里

文摘
阳光洒到秘密花园里有一星期的时间了。秘密花园是玛丽对它的称呼。她喜爱这个名字,更加喜爱那种感觉:美丽的老墙将她包围起来,没人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好似被关入了一个与世隔绝的童话世界。她看过的几本书全是童话故事,其中有的故事里提到过秘密花园。有时候人在里头睡上一个世纪,她觉得实在可笑。她并不嗜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米瑟韦斯特庄园的日子里,她一天比一天清醒。她逐渐爱上在户外的生活,她不再讨厌风,反而很享受它。她跑得比以前更快了,更远了,还能一口气跳绳跳一百个。秘密花园里的球根们一定非常惊讶。它们的周围被开辟出了如此干净的空地, 它们需要的呼吸空间都能保证了,真的,如果玛丽能知道的话,它们的兴致会在黑暗的土里变得更高,玛丽也会为此更为起劲地干着活儿。阳光可以照射到它们,温暖着它们,雨水落下时能够直接抵达它们,它们渐渐变得生机勃勃。
  玛丽是个奇特、有毅力的小人儿,现在这件引起她兴趣的事可以体现出她的毅力来了,她是真的被吸引了。她劳作着,挖掘着,奋力拔出杂草,她不断地在劳动中收获乐趣,却不是感觉疲惫。这对她来说是一种极具魅力的玩耍。她发现更多的灰绿色芽芽冒了出来,这令她喜出望外。它们好像到处都在涌现,每天她都能发现新的小不点儿,有些小得刚刚够勉强从泥土中探出头来窥视。它们的数量如此之多,她想起了玛莎所说的“成千上万的雪花莲”,和球根是怎么延伸播种新生命的事情。这些球根被遗弃在这儿已有十年时间了,也许它们已经像雪莲一样播散了成千上万的种子。她思考它们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显示出她们自己是花。有时她停止挖掘,看着花园,用力想像这里将会是什么样子,成千上万可爱的花朵在这里绽放着。
  在那一周的时间里,她和季元本开始亲密起来。她有几次从他身边突然冒出,好像是从地下钻出来似的。事实上是,她害怕他看到自己过来,就会拿起工具走开,所以她总是尽可能偷偷地向他走去。但是,其实,他并不像起初那样反感她了。她很想要他这个老头做个伴儿,所以悄悄地取悦于他。同时,她也比以前更讲礼貌了。她第一次见到他,是用对一个印度土著的态度和他讲话的,她那时不知道一个古怪、坚定的约克郡人是不会向主人行额手礼的,也不知道要接受命令去做事。
  “你好像知更鸟,”一天清晨他抬头见到她就站在身边,对她说道,“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你,你会从哪里来。”
  “它现在可是我的朋友。”玛丽说道。
  “这真像它,”季元本厉声说道,“讨好女性,虚荣轻浮。为了炫耀尾巴上的毛,它没有不能干的事。它腹中填满了骄傲,就好似蛋里填满了肉。”
  他并不多说话,有时甚至不去回答玛丽的问题,只嘟囔一声,但是今天早晨他说的比平常多得多。他站起身来,把一只穿着钉靴的脚放在了铁锹上,仔细地瞧她。
  “你来这儿多长时间了?”他突然问道。
  “我大概一个月的样子。”她回答道。
  “你开始发生了不小的改变,”他说道,“你比刚来的时候胖了,也不那么黄了。你刚来这个花园的时候简直像只拔过毛的乌鸦。我想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比这更丑、更酸的娃娃脸。”
  玛丽并不虚荣,因为她从没想过她的样子,所以她并不怎么生气。
  “我知道我胖了,”她说道,“我的袜子紧了。过去要都是松的。季元本,知更鸟来了。”
  那边,知更鸟真的飞来了,她感觉它比任何时候都美丽。它的红马甲光滑得如同缎子一般,它玩弄着自己的翅膀和尾巴,歪着脑袋,跳来跳去,摆出各种活泼优雅的姿态。好像要让季元本钦慕一般。但是老季一直态度冷漠。
  “哦,这就是你的艺术!”他说道,“在找到更好的人选之前,你只能拿我将就些时候。这两星期来你一直在卖弄你的红马甲,梳理你的羽毛。我清楚你要做啥。你想要讨好那个冒失的年轻女性,向她吹嘘自己是米瑟牧尔上的头号精致的公知更鸟,做好准备要跟其他所有公知更鸟打架。”
  “啊!瞧瞧它!”玛丽惊呼道。
  知更鸟正兴致勃勃地去施展它的魅力、大胆地冒险。它跳得离季元本越来越近,越来越专注地盯着他看。它飞上了最近的茶藨(biao)丛,歪歪头,开始对他唱一首歌。
  “你以为你这么做就能让我不说了,”老季说道,皱起眉来,玛丽认为他肯定想努力不要让自己露出愉悦来。“你认为没有谁会站出来反对你——没错,你就是这么认为的。”
  知更鸟伸展开了双翅——玛丽简直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它飞上了季元本的铁锹柄,停在了顶端。老人的脸随之逐渐展露出了另一种表情。他一动不动地站立着,好似不敢喘气——好似即使给他整个世界,他也不会为之稍微动一下,以免他的知更鸟忽然飞走。他完全是在耳语般自言自语。
  “好吧,我被下咒了!”他说得那么轻柔,似乎他说的是完全不一样的话。“你真的知道怎么收买人——你的确知道!你标致得不像人间之物,你太懂事了。”
  他纹丝不动地立着——几乎没法吸气——直至知更鸟拍打了一下翅膀,飞走了。之后他一直站着怔怔地看着铁锹柄,似乎里头有魔力,后来他才开始继续挖地,几分钟没吭声。
  可他时不时地微微咧嘴一笑,这让玛丽不害怕对他讲话了。
  “你有属于自己的花园吗?”她问道。
  “没有。我是单身,现在和马丁住在大门口。”
  “要是你有一个自己的花园,”玛丽说道,“你会种些什么呢?”
  “卷心菜,洋芋和洋葱。”
  “但这是个花园哎,”玛丽追问道,“你准备种些什么?”
  “球根和一些好闻的东西——应该是以玫瑰为主。”
  玛丽双眼一亮。
  “你喜欢玫瑰?”她问道。
  季元本把连根拔出一棵杂草扔到了一边,才开始回答。
  “对,没错,我喜欢。我认识一位年轻的女士,我是她的花匠。她有很多的玫瑰,她爱它们像爱孩子一样——或者像爱知更鸟一样。我见过她弯下腰去亲吻玫瑰花。”他逐渐拔出了另一棵杂草,对着它皱眉。“这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那她现在在哪儿?”玛丽饶有兴趣地问道。
  “天堂,”他回答道,将铁锹强行深深地插入土壤,“按惯常的说法。”
  “那玫瑰后来呢?”玛丽追问道,兴趣更浓。
  “它们自生自灭了。”
  玛丽变得十分激动。
  “它们都死了?玫瑰自己就会死吗?”她冒险问道。
  “哦,我曾经很喜爱它们——我喜欢她——她喜爱它们,”季元本很不情愿地承认,“一年中有一两次,我会去做一点……修剪,在根的四周松松土。它们简直长疯了,因为种在了肥土里,所以有些存活下来了。”
  “它们没长叶子,又灰又褐又干的,你怎么判断它们是死是活?”玛丽好奇地问道。
  “等春天一到——等阳光照进雨水里,雨水落进阳光里,之后你就明白了。”
  “具体到底要怎么做——怎么做?”玛丽喊道,忘记了礼貌小心。
  “沿着细枝和枝条观察,如果你见到有些地方有一点儿褐色的小包鼓起,你就在春雨之后再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他骤然停住了,好奇地盯着她迫切的脸,问:“怎么你突然对玫瑰什么的这么关心?”他等待回答。
  玛丽小姐感到脸色发烫。她很害怕回答。
  “这——我是想玩那个——那个我有一个自己的花园,”她结结巴巴地回答,“我——在这儿没有任何事情可做。我没有玩具——也没有人陪我玩。”
  “哦,”季元本缓缓说道,一边看着她,“的确如此。你没有。”
  他的口气很奇怪,以至于玛丽怀疑他是否居然有些可怜她。她从没有可怜过自己,她仅仅是厌倦、不顺心,因为她讨厌的人和事。可是现在看来世界在变,变好了。要是没人发现秘密花园的话,她就能一直自得其乐下去。
  她又和他呆了不到一刻钟,请教了所有她敢问的问题。他回答了所有问题,用他古怪的声调,他看起来并不是真的不顺心,所以没有捡起铁锹离开她。当她要离开的时候,他说了一些关于玫瑰花的话,这让她想起了他说的自己曾经挚爱过的那些玫瑰。
  “你准备去看那些玫瑰了吗?”她问道。
  “今年没去。我的风湿让关节痛得僵硬得不行了。”
  他用古怪的声调嘟囔着说,非常突兀,他好像对玛丽大为恼怒,尽管她看不出来他为何要生气。
  “听着!”他大声吼道,“你别问这么多。我遇到的小孩里数你问题最多。一边玩儿去。今天我跟你说够了。”
  他的语气十分严厉,她明白没法再呆下去了。她顺着外侧走道慢慢边跳绳边走着,反复地琢磨着他,玛丽心想,说来奇怪,他身上似乎有另外一个人令她喜欢,无论他多乖戾。她喜欢上老季元本了。没错,她的确喜欢他。她总是努力想让他和自己说话。并且她开始坚信他了解世间一切关于花草的事。
  秘密花园外四周蜿蜒着一条带月桂篱笆的小道,终止于一道门,那道门通向公地上的一个树林。她觉得没准能顺着这条小径溜去,看看树林里有没有兔子四处乱窜。她很享受跳绳这项运动,当她到达了那道小门,她打开门穿过去,突然她听到了一道低沉的、奇特的哨音,她想找出那是从哪里发出的。那真是一件怪事。她停下来看,却几乎停止了呼吸。一个男孩子正坐在树下,背倚大树,吹奏着一只粗糙的木笛。他的模样很快乐,看上去大概十二岁左右的样子。他看起来很干净,鼻子翘着,脸色深红得像罂粟花一般。玛丽从没有在男生的脸上看到过如此浑圆又湛蓝的眼睛。在他倚着的树干上,攀附着一只棕色的小松鼠,正在观察着他,旁边的灌木丛后面,一只公野鸡正伸着它的脖子优美地探看,离他很近的地方有两只兔子坐了起来,鼻子一翕一动着吸气——看起来,它们居然都被他吸引而靠近他,聆听着他的笛子发出的奇怪的低声呼唤。
  当他见到玛丽,便伸出手,对她讲话,声音低得好像和他的笛声一样。
  “别动,”他说道,“会吓走它们的。”
  玛丽一动不动。他停止吹笛,从地上站起来。动作慢得几乎看不出来他在动,最后他站起身来后,松鼠窜入了上面的枝叶里,野鸡缩回了头,兔子四腿着地,跳开了,但是它们丝毫没显出畏惧来。
  “我是迪肯。”男孩自我介绍道,“我知道你就是玛丽小姐。”
  此时玛丽意识到不知为何她刚才她好像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他是迪肯。还有谁能像印度土著迷惑蛇一般迷惑兔子松鼠和野鸡呢?他有着宽宽的、弯弯的红嘴唇,他的微笑在脸上荡漾。
  “我需要慢慢地站起来,”他解释道,“因为你如果做了个快动作,会惊吓到它们。野生动物在身旁,身体移动要慢,说话声音要低。”
  他和她说话的样子不像他们从未谋面,反倒像多年的老友。玛丽完全不了解男生,她对他说话有些僵硬,因为她感觉很害羞。
  “你收到了玛莎的信吗?”她问道。
  他点了点一头红褐色卷发,“这就是来这儿的原因。”
  他捡起了地上的东西,正是他吹笛时放在他身边的东西。
  “我带来了园艺工具。这里有一把小铲子、耙子、叉子以及锄头。哦!都是非常棒的。还有把泥刀。我买其他种籽的时候,女店员还送了我一包白罂粟跟一包蓝色飞燕草种籽。”
  “能给我看看种籽吗?”玛丽说道。
  她好希望自己说话能像他一样。他说起来快速又轻易。听起来似乎是他很喜欢她,完全不担心她会不喜欢他,虽说他只是个普通的牧尔小男孩,穿着带补丁的衣服,眉目含笑,头发粗糙棕红。
  “我们坐在这根圆头上看花籽吧。”她说道。
  他们坐了下来,他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粗笨的小牛皮纸袋。他解开了绳子,里面有好几个个整齐的小袋子,每个上面都有一个花的图案。
  “我买了很多木犀花和罂粟花,”他说道,“木犀花是能生长的东西里闻着最香的,无论你把它们撒到哪儿它都会长,罂粟也是一样。只要你对着它们吹声口哨,它们就可以开花,它们漂亮极了。”
  他停了下来,很快转过头来,他像罂粟一样深红的脸色亮了起来。
  “正在呼唤我们的知更鸟在哪儿?”他说道。
  短啼是从冬青丛里发出的,猩红的浆果鲜鲜亮亮,玛丽认为她知道那是谁。
  “它真的是在叫我们?”她问道。
  “没错,”迪肯说道,好像这是世间最寻常的事,“它在叫它的一个朋友。是在说‘我在这里。看看我。我想跟你聊聊天。’它就在灌木丛里。那么它是谁?”
  “它是季元本的朋友,但是我想它也认识我。”玛丽回答道。
  “没错,它认得你,”迪肯继续低声说道,“并且它很喜欢你。它已把你当成自己人了。它立刻就会告诉我关于你的全部。”
  他靠近了那丛灌木,动作缓慢,就像玛丽之前注意到的那样,之后他发出一声和知更鸟自己的啭音相差无几的声音。知更鸟留意地听了几秒钟,之后应对,犹如在回答一个问题。
  “没错,它就是你的朋友。”迪肯轻声暗笑道。
  “你说它是我的朋友?”玛丽急切地问道。她真的非常想知道。“你认为它真的喜欢我吗?”
  “它如果不喜欢你就绝不会靠近你,”迪肯回答道,“鸟儿是挑人的,知更鸟蔑视起一个人来会比人类更厉害。看吧,它在讨好你。‘你看见了一个家伙吗?’它正在说。”
  看起来这一定是真的。知更鸟一边在灌木丛上跳着蹦着,一边侧着身走,啭鸣着,歪着头,“你理解鸟儿说的所有内容吗?”玛丽问道。
  迪肯的笑在脸上伸展开来,直至他只剩下了一张宽宽的、弯弯的红嘴纯,他揉了揉他粗糙的头发。
  “我想我是知道的,他们都觉得我知道,”他说道,“我在牧尔上同它们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我见到过它们破壳出来,长羽毛,学飞行,开始唱歌,直至我感觉自己也成为了它们中的一个。有时候我感觉自己也许就是只鸟儿,或者狐狸、兔子,或者是松鼠,甚至是一只甲壳虫,只是我自己并不知道而已。”
  他笑了起来,回到了圆木上,重新开始介绍花籽们。他给她讲解它们开花时是什么样子的,告教她怎么栽种它们,照料它们,如何给它们喂肥、浇水。
  “你看,”他忽然说道,“我可以帮你种上这些花。你的花园在哪儿?”
  玛丽纤细的小手忽然在大腿上紧攥成了一团。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她沉默了整整一分钟。她从来没有想到会这样。她感觉十分倒霉。她感到自己脸红了又变白。
  “你有一点儿花园,是吧?”迪肯说道。
  她的脸再次红了又变白。迪肯看着她的脸色这么变,却依然不发一言,他开始感到迷惑了。
  “他们不肯给你花园?”他问道,“你还没得到它吗?”
  她的双手攥得更紧,眼睛看着他。
  “我一点儿都不了解男生,”她慢慢地说道,“你能帮我保守一个秘密吗,如果我告诉你的话?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秘密。如果被人发现的话,我就不知该怎么办了。我相信我肯定会死的!”最后一句话她说得特别凶狠。
  迪肯更加迷惑了,用手再次揉着满脑袋粗糙的头发,不过他脾气很好地回答道:
  “我一直都保守着秘密,”他说道,“如果我没法对其他兄弟保守秘密,那些狐狸幼崽的秘密,鸟儿的巢,野生动物的洞穴,牧尔上动物们的安全就没有了。没错,我能保守秘密。”
  玛丽小姐并不想这样,但是她确实伸出手了抓紧了他的袖子。
  “我偷了一个花园,”她语速很快,“它并不是我的。它不属于任何人。没人要它,没人在乎它,甚至没人进去过。可能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已经死了。但我不知道。”
  她慢慢觉得发热,感觉心里和曾几何时一样的乖戾。
  “但是我不管,我不管!没人能将它从我这儿抢走,只有我在乎它,他们不。他们让它死,任它自己被锁起来。”她满腔怒火地说完了,双手捂在脸上,放声大哭——可怜的小玛丽。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