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紧张.pdf

过度紧张.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我们为何不快乐?我们为何总焦虑?是因为两千年的国民顽疾,还是因为悲催的现实?这是本中国版的《乌合之众》,揭示了我们内心的“七种耻”
继《纠结的中国人》之后,作者臧一民再度推出国民性分析力作,聚焦中国人当前的心理症状:过度紧张和焦虑。本书以心理学为支撑,从国人的心理结构着手,从历史典籍和当今社会现状中寻找分析的素材,深挖造成中国人紧张和焦虑的七种心理根源。

托熟:托人情、找关系,为何最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男女:男女关系的紧张有着怎样的政治学与经济学基础?

乞食:灾民思维阴影下的国人即使吃饱了肚子也依然焦虑不安

欺骗:不对陌生人负责的社会,“忽悠”必然横行

赌徒:生性看似平和的中国人实际上最喜欢心惊肉跳的豪赌

报复:多年媳妇熬成婆后就疯狂地报复曾经的自己

帮凶:见利忘义的掮客心理

编辑推荐
聚焦当今中国人最难以启齿缺又欲盖弥彰的心理:过度紧张和焦虑

国民性的讨论历来停留于现象的揭露和批判,或者仅从文化方面分析,难以挖到国人紧张的潜意识层面,心理层面的分析一直缺失。《过度紧张》以其对中国人心理结构和状态的透彻分析弥补这一缺憾。

取材当今社会现状和历史典籍,案例丰富,故事性强,可读性强

继《纠结的中国人》之后,作者臧一民再度推出国民性分析力作

作者简介
臧一民,文化学者,著有《纠结的中国人》,国学为主要研究方向,并为多家媒体撰写专栏。

目录
第一章人情社会,因为我们缺乏安全感 / 001
熟人好办事,但亦能坏事 / 002
不靠谱的清官 / 006
越是固守道德的人,越容易给人以伤害 / 009
廉洁比公正更讨巧 / 015
过度紧张与无意识造神运动 / 020
我们渴望把别人都绑起来 / 022

第二章两性关系,且败且向前 / 025
贞节的经济学基础 / 026
欲望是弹簧,越压它越强 / 028
处女崇拜的源头乃是“择偶恐惧症” / 032
犯法者当起了执法官 / 040
欲望一旦决堤,堪比洪水猛兽 / 044
从父亲那里失去的,要从儿子那里夺回双倍! / 047
丈夫为何总站在婆婆那边? / 049

第三章“穷疯了”与“饿怕了”的后遗症 / 055
受害者往往成长为施害者 / 056
紧张的中国人一直怀揣灾民思维 / 060
要么熬,要么靠,谁没有一点乞食心态? / 064
皇帝家也有几门穷亲戚 / 067
奋斗就是多年媳妇熬成婆 / 070
灾民思维的阴影 / 074
群体的性格与命运常由最低劣的成员决定 / 078
贫穷与善良不一定天然孪生 / 087
丐帮是典型的中国式组织 / 088
内心的恶,释放出来是多么可怕 / 095
那些爱揭人伤疤的人 / 097
穷人用数量压倒富人,富人用力量压制穷人 / 102

第四章瞒骗心理:造神世界里的自得其乐 / 109
骗子是如何诞生的 / 110
不对陌生人负责的社会,必然“忽悠”横行 / 119
欺骗为何能获得赞美? / 122
心怀英雄梦的人,最容易受骗 / 126
成功者如何洗白 / 130
暴力的复制和放大 / 135

第五章赌徒心理:为了减压而选择非理性 / 139
为什么抢劫者比小偷更守诚信 / 140
崇尚道德的人,暴力倾向反而更明显 / 148
集体无意识的愚昧 / 154
畸形心态,才会看见他们的“伟大” / 158
“非理性”真一无是处吗? / 168
后宫的女人天生爱赌 / 174
骗子深谙“带头作用”的重要性 / 175
恶霸赌博,赌出来的是人气 / 187

第六章我们为什么爱报复? / 197
当奴隶掌握权力 / 202
为什么妓女更有机会享受爱情? / 205
男人为何喜欢妾多一点 / 214
妾与小三,偷与偷不着 / 218
非竞争性杀戮 / 223
一直活在别人影子里的人,心理总会有病 / 227
奴和主的双重身份 / 235
女权主义者总在不要紧的地方纠缠平等 / 240

第七章可恶的帮凶心理 / 247
“私”是一个中性词 / 250
为什么揭伤疤者比制造伤疤者更可恨 / 259
情爱的稀缺,让媒婆成了替罪羊 / 260
谁来洗刷“老师”的黑锅 / 269

文摘
灾民思维的阴影
乞丐或乞食心态的流行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即我们文化基因中的平均主义倾向。
本书一直在强调一点,我们文化诞生初始的苛刻条件,导致我们文化中的灾民思维。人们在灾变中所要具备的很多特殊心态成了我们民族的原始记忆,逐代流传后嵌入到了我们的骨子里。平均主义便是其中之一。
灾难对应的是生存资源的匮乏,这样的条件下,享乐至上的观念是不可以滋生的,那将会引导群体走向毁灭,最为符合灾变环境的思
维方式,必然是一刀切式的铲平主义。也就是大家都一样,面对一个蛋糕的时候,每个人都分到平均的一小块,不管饭量大小,都是如此, 不可以存在个体的差异。
然而,个体必然是有差异的。这时候便会产生物质平均但需求满足上并没有达到平均的现象。但群体必须要维护这种生存上的不平均, 因为之所以选择铲平主义,让人自觉接受需求满足上的不平均,不是要打压异见者,也不是故意要让一部分个体难堪、受罪,而是群体保命的唯一方式。它是整体物资匮乏下的一种无奈选择。这时候,想要维护这平均,就需要采用暴力了,只有多数暴力对少数进行压制,才能够使铲平主义得以延续。
而无数史实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铲平主义和专制暴力向来都是双轨并进的,如果没有强大的暴力机器在背后支撑,铲平主义是很难实现的,至少也会导致群体的不稳定。
不过,站在我们文化背后的,支撑铲平主义得以施行的那个力量, 却有些特殊。在最开始的时候,必然是多数人的暴力,但随即便成了文化的选择。即我们的铲平主义,进化成了平均主义。
二者的区别在于,前一种不是没有需求,而是明白环境如此,或畏于暴力机器的可怕不敢表露出来,而将自己的需求刻意打压。后者则是一种文化的选择,身处其中的个体,都遵循着大家都一样的信念, 这时候,人们不仅会将多占当成是一种耻辱,其中还有很多会将少拿当成是一种荣耀和尊严。在这个过程中,禁欲,慢慢成了美德,人们自发选择了服从于暴力机器想要达到的那个效果。铲平主义的本意不就是让人们以少拿为荣多拿为耻吗?只是他们囿于人性的反抗不敢直
接表露出来,而是打着大同的旗号,同时配合专制暴力的镇压而实现这一手段。
但平均主义的奉行,却让专制的暴力机器方便了很多,无须再战战兢兢地盯着人群中的异见者了,文化已经帮它完成了任务。这个过程就类似于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体一样,本来是那种制度的受害者,但最终却成了其维护者。
我们不好说中国人主动选择了平均主义是愚昧的,没有尊严的, 因为很大程度上,我们不是因为没有尊严意识而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更多的是一种面对现实的无奈,毕竟,在大自然面前,人依然是渺小的, 不管有多么大的豪情壮志,多么大的口气,面对大自然的时候,我们都是渺小的。
换句话即是,自主选择了平均主义是我们的耻辱,但也是能够生存下来的唯一选择。
但当这种意识成了人们文化共识之后,却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麻烦。
平均主义在灾变时段能够发挥正能量。物资极其匮乏,人群一直无法果腹的时候,平均主义是有很大的合理性的。但当物资丰富了, 平均主义变成了前进的绊脚石了。当物质条件极大发展之后,人们依然抱持那种落后的平均主义观念,就阻碍我们社会的进步了。
今天的社会,虽然没有人大声喊叫平均主义了,但却到处都能看到这种影子。有人羡慕富人、仇恨富人便是一个最好的表现。
今天这个社会依然有很多仇富者,在各类突发事件中,人们往往给底层那些穷苦的人更多道德上的关怀。
当然,平均主义思想遗留的最大危害,依然是乞食心态。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