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风赏·庸俗.pdf

文艺风赏·庸俗.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文艺风赏•庸俗》本期【文艺新锋】邀请到当红网络迷你剧《万万没想到》的“新晋男神”刘循子墨、张本煜等作为我们的嘉宾,《万万没想到》以夸张、幽默、恶搞的表演风格受到观众欢迎,剧中主演们也成为了众人追捧的“男神”。无论是剧中经典搞笑的台词还是呆萌表情,都一度引领了网络新潮流。此次他们将为大家揭秘网络剧的制作和台前幕后当红秘诀。【青梅煮酒】笛安对话知名作家格非聊新作《雪隐鹭鸶——〈金瓶梅〉的声色与虚无》,探讨善恶的传统价值观和人性的“真与妄”。而本期【风声风影】我们将以电影《魁拔Ⅲ战神崛起》为例追溯国产动画的发展和现状。

编辑推荐
《文艺风赏•庸俗》——虚伪的读者啊,我的兄弟和同类。我们总是说,经典是高雅的,流行是庸俗的。可又有多少人知道,经典出现之初,也是流行的呢?到底什么是高雅,什么是庸俗?风物宜长放眼望。本期【文艺新锋】之所以会做《万万没想到》的主创们,是因为他们代表一种崭新的势力,改变着媒体和观众的关系,也改变着作品和受众的关系。而【青梅煮酒】笛安对话格非将共同探讨《金瓶梅》中善恶等传统道德价值体系之外的“真与妄”。【风声风影】带来《魁拔Ⅲ战神崛起》并与大家共同探讨国产动画的发展历程。

作者简介
笛安
上海最世文化发展公司签约作者,《文艺风赏》杂志主编。已出版书目:《西决》《东霓》《告别天堂》《芙蓉如面柳如眉》《南音》(上、下两册)。
人气和实力并存的新生代作家,最被主流接受和推崇的“80后”作家,纯文学的代表人物。1983年出生的她第一部小说《姐姐的丛林》,对中年人的世界和成长中的情感的内核的描述独特而到位,刊登在《收获》杂志2003年第六期上。2004年收获长篇小说专号刊登了她的被称赞为“最具艺术水准的青春小说”长篇《告别天堂》。第二部长篇《芙蓉如面柳如眉》在《收获》杂志发表后,获得了读者的一致好评。2008年10月凭借短篇小说《圆寂》获得首届“中国小说双年奖”。2009年3月,发行长篇小说《西决》,自发行以来一直高居书市榜首,同时在国内文学界引发高度关注和强烈反馈,自此拉开了龙城系列小说的热销序幕。龙城系列的面世标志着“80后”作家成功地打通了传统文学与青春文学的壁垒,极具时代典范意义。而笛安本人更是凭借这部小说荣膺2009年度华语文学传媒“最具潜力新人奖”桂冠,以实至名归的姿态向大众证明——文学,理当具备思想性与畅销的双重定义。从2009年开始,笛安在韩寒、郭敬明之后,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她身上同时笼罩着市场和奖项的光环,一方面她以令其他同龄作家难以望其项背的销量,成功囊括了无数销售排行榜和商业销量榜单的显赫位置,同时,她又获得了包括苏童、刘恒、安波瞬等等前辈作家评论家的由衷褒奖,她的小说屡次登上殿堂级的文学杂志《收获》,成为全国媒体热捧的宠儿。同时她的作品被翻译成各国文字版本,席卷全球。这是在此之前,任何一个年轻作家,都没有获得过的双重光环。
hansey
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作者。摄影师,装帧设计师。现任《文艺风赏》视觉总监,别册《闪光》主编。已出版书目:《寂静》《无边世界》。
曾担任过青春文学第一刊《最小说》《岛》美术总监。2007年至2010年期间,创立书系《Alice》与《HANA》,担任该书系主编及美术总监。为国内外百余种图书设计封面。作为国内大陆最顶尖的装帧设计师,他在艺术和创意领域独具锋芒。作为作者他将自己的文字,连同他的美术世界,一并呈现在大家面前。作品《寂静》由郭敬明、安妮宝贝、笛安、落落等好友为其倾情推荐。他将以最虔诚的姿态,与读者做最真诚的心灵沟通。

目录
封面故事/庸俗
FOUND
Page 004
轮回 卢杰
Page 014
弥图
冷冰川
Page 034
青梅煮酒
造梦师的自我修养
笛安对话格非(下)
Page 042
星群
电视节目
Page 048            
小说视界
白茫茫,红彤彤 林为攀
Page 070
地心引力
第三个真相 古火拉兹
Page 076
文艺新锋
子墨、本煜、柯达
Page 094
风声风影
魁拔III 战神崛起
Page 102
特约专栏
Page 114
闪光
rasa
page 120
secret &wish
Page 126

序言
曾经有人跟我说,其实所有人都跟你一样,自认为自己与众不同。这句真相当时令我恼羞成怒,由此可见——那时候我的确太年轻。又过了几年,我开始认同自己不过是个平凡普通的人,这么想的时候我便以为,如今我是一个成熟的成年人了——殊不知这种隐约的沾沾自喜依然暴露了一种可贵的稚嫩。今天,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并不老,并且处于生命刚刚开始丰盛的年纪,我不再关心自己的所作所为究竟是稚嫩还是成熟,也不再追究与众不同究竟有没有那么重要,于是,我兴高采烈地奔向了庸俗。
庸俗不是一种境界,但它的确是一种生命状态。虽说是一个贬义词,不过要看你用在哪里,要知道在某些语境之下,你可以将它切换成别的说法,说不定它就摇身一变,成为褒义词,用来赞美所有犬儒的心满意足。
本期“星群”,十位世界不同角落的作者,通过十个受欢迎的电视节目,展现质地相同的庸俗。不是为了挑衅你们,也不是为了凸显我们这本杂志有多么故作高端——庸俗者们之间,天生就有能力相互取暖,但相互嘲讽一下绝对必要,当面对着真正与众不同的生命体,我们总是要团结一致地加以排斥和讨伐的,所以,没有仗打的时候,相看两厌,又有什么关系。
但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真的拥有一批不那么庸俗的作者。这是《风赏》最珍贵的财富——我知道我其实应该说《风赏》最珍贵的财富是读者们,但是我相信,我们的读者偶尔也会允许我们坦率一次,至少是这一次——因为,这一次的杂志真的很好看,新鲜的“地心引力”,新鲜的“星群”,与往期比完全不同的“文艺新锋”——我们之所以会做《万万没想到》的主创们,是因为他们代表一种崭新的势力,改变着媒体和观众的关系,也改变着作品和受众的关系;以及,前所未有的“弥图”,多年旅居西班牙的冷冰川先生的作品是场醉生梦死的宴席,只不过这宴席是部黑白片。
如果没有雾霾,北京的10月就是最美好的。
支持《风赏》的你们,才是最美好的。这一次,我依然没有撒谎。
祝,阅读愉快。

文摘
无穷无尽的黑白
文/李锐
在赶往喀纳斯的半路上收到了冷冰川发来的短信,冰川说他的新书《无尽心》马上要在上海国际图书节上首发。汽车从乌鲁木齐出发,沿着准噶尔盆地的边沿,向西,而后向北,越走越远,远得让人忘了尽头,好像这次远行就是为了这样永远不停地走下去——石河子、奎屯、克拉玛依、和布克赛尔、布尔津……都已经远远地留在身后了,车窗外的千里荒漠正慢慢走向阿尔泰山,纵目远望,壮阔伟岸的群山把纯净的天际线高高举起来,像把一条哈达放进深不可测的蓝天。
在群山和大漠之间,一条来自西班牙的短信,就像是一缕忽升忽灭的轻风,一颗随风荡起的沙尘,转瞬即逝。在这个太过遥远、太过辽阔的地方,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久留。在这个地方,遥远和辽阔就是全部,就是唯一,就是永恒。烈日之下无边无际碎石遍地的戈壁,连绵不断彻底风干的沙丘、土岗,还有就是蜷缩在黄沙里的灰蒙蒙的骆驼刺,数天之内,没有看见任何一只飞鸟经过。只有在这儿你才会明白“永恒”这个词是绝不包含一丝水分的,“永恒”就是被彻底风干的辽阔和遥远。在半山上回望茫茫大漠里那条细如游丝的路,你会觉得自己身上所有可以被称为文明、教化的那些物件、那件外套,早就被剥扯得一丝不挂。在这个辽阔到无以复加的空间里,在这个被彻底风干的遥远里,甚至连时间也改变了,变成了一块窄窄的可以度量的石头。那一刻,我还根本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个几乎走不到头的古尔班通古特大沙漠,原本是通向神往之地的走廊,雄伟的阿尔泰山就是神往之地森严的城楼。
尽管早先已经看过了无数的镜头和图片,尽管已经无数次地听说过这里的风景,可是,当一川碎玉的喀纳斯河迎面扑到心里来的时候,还是被它震撼到无言以对。对比实在是太强烈了:一双被无穷无尽的焦渴和烈日榨干的眼睛,一个被剥夺到底一无所有的人,忽然间,被清凉和纯净没顶而过……你说不出你看见了什么,你也说不出你正在经历什么,眼睛里一阵热涌……这满满一川汹涌澎湃激流跌宕的玉石是真的吗?那夺川而下盘旋飞溅的是水吗?世界上还有这种河吗?它怎么可能这么干净、这么一尘不染?这哪是河?这是走了神的天堂一不小心走出了自己的后花园,这是一场意外。所以,喀纳斯河避开黄河、避开长江,避开所有人声鼎沸的去处,向南汇入额尔齐斯河,紧接着,折向西北,独自走进渺无人烟的北冰洋。这是中国领土内唯一一条流进北冰洋的河流。就像天堂是永远不可进入的,纯净的美也永远是孤独的,北冰洋才是喀纳斯恰当的归宿。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