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荣宝斋40年.pdf

我在荣宝斋40年.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米景扬编著的《我在荣宝斋40年》记述了作者在荣宝斋度过的四十年职业生涯,以及其间所见所闻的名人轶事,从中可以看到20世纪下半叶荣宝斋走过的历程,以及各界名家在荣宝斋挥毫泼墨的故事。本书不仅是作者对自己生平的全面回顾,也是荣宝斋发展经历和20世纪后半期中国书画名家的珍贵记录。

编辑推荐
米景扬编著的《我在荣宝斋40年》从琉璃厂荣宝斋入手,主要叙述了作者在该店四十多年的难忘工作经历,其中包括到故宫从事古画临摹,进行木版水印制作,结识董寿平、范曾、黄胄、启功、王雪涛、李苦禅、许林庐、傅抱石等大画家,并与他们打交道,组织他们作品的展览与销售等事迹,从个人的角度记述了荣宝斋珍贵的历史。

作者简介
米景扬,1936年出生于北京市(祖籍浙江省绍兴市)。1956年20岁时即参加百年文化老店荣宝斋工作,至63岁时退休。一生从事荣宝斋木牌水印书画的编辑、设计、勾描以及古书画临摹工作。改革开放后,改做对外书画艺术交流活动及书画鉴赏工作。退休前任期目标制荣宝斋副总经理。

20世纪80年代起,业余时间研习、创作小写意花鸟画,追求禽鸟之毕肖,花卉之清俏,喜作渲染画地,氤氲有致。先后在日本、美国等国和香港、台湾地区举办个展,得到好评。

现为荣宝斋艺术顾问,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专家顾问,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等。

目录
引言
琉璃厂文化街
走进荣宝斋
“侯恺同志”
荣宝斋的门面、匾额和题词
齐白石拍电影与木版水印
雅事集群贤,荣光扬众彩
荣宝斋的“门票”
古画临摹的辉煌成绩
“我陈毅是很感谢荣宝斋的!”
刘锡龄的“诗笺”和“诗筒”
邓石如书的一副长联
勾描——从练线开始
曾经密切接触的宋代名画
认识王雪涛先生
于非蔺先生印象
年轻时买的几张字画
潘天寿的《竹石双禽图》
两画换一印
2000年的一次巧遇
许麟庐与“和平画店”
国家领导人送给苏加诺的画
陪徐之谦面见郭老
荣宝斋文物也曾“南迁”
赵朴初与王雪涛合作的《咏梅图》
看黄胄画画
兰花室中日笔会
四幅大画的命运
书画家张辛稼、费新我先生
书画家宋吟可、郑乃珧先生
书画价格忆当年
雪泥鸿爪述先贤
“文革”中的荣宝斋
“中国荣宝斋展览”
陈少梅先生的绘画艺术
启功先生序《陈少梅画集》
荣宝斋第一藏品
——和硕怡亲王田黄石大对童
寿山乡得宝记
范曾先生与我
范曾巧补大千画
宋文治先生晚年变法
钱松凸先生印象
李可染与陆俨少的最后一次相晤
李可染与荣宝斋
临摹《江山如此多娇》
访问日本“和田美术馆”
张大千先生二三事
全才书画家颜梅华先生
书画家们的长寿之道
所谓“二层头”
文房清玩琐谈
盛极一时的民国刻铜文房艺术品
白石老人与书画铜艺术
日本装裱对中国古画的损害
亲历老北京的“二月二”
老琉璃厂的饮食和小吃
米景扬花鸟画作品

序言
我是荣宝斋一名老职工,从1956年进入荣宝斋工作,直到1998年退休,历经四十几个春秋。
我在编辑室长期从事勾描、组稿、编辑以及古画临摹等工作,在营业部负责过各种文化艺术商品进销及接待贵宾和联络书画家等工作,也从事过对外书画艺术交流工作;1989年开始担任副总经理至退休。
在这期间,我既与国内外众多书画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又与国内外客户建立了广泛的联系;既接触过广大书画艺术爱好者——书画迷们,又接待过外国贵宾乃至国家元首。
在荣宝斋这座艺术殿堂里,我长期受到民族艺术的熏陶浸染——琳琅满目的书画艺术品与有着丰富的艺术品收藏的荣宝斋,像是一座永不关闭的艺术博物馆,使我汲取了民族文化的丰富营养;许多身怀绝技的老技师和同事以及我所接触的无数名家大师,是不收我学费的指导老师,使我学到了许多在别处学不到的宝贵知识。
我亲历了荣宝斋的成长壮大和繁荣兴盛,接触过数不清的人,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事。退休后,我与荣宝斋依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接受友人的建议,在这里,我撷取自己在荣宝斋的一些亲身经历中的所见所闻,将它们记录下来。其中除一些文字记录外,也有几十年与书画家交往中,书画大师们所赠之书画佳作的展示。这些画作,长期以来束之高阁,总觉得很对不住诸位大师当时的情意,这次有机会刊印出来,与同好共赏。
20世纪60年代初,荣宝斋派我在故宫做过一段古画临摹工作。当时所摹古画,质量尚可,借此也刊出几幅,可见当时工作的高质量、严要求。
学画从临摹入手,60年代初,我曾从王雪涛先生处,借到老先生创作的《草虫图谱》,业余时临摹了一遍,现也刊出几页,求教于同好诸友。
我从小喜欢画画,但因天资有限,又没受过系统教育,因而先天不足。庆幸的是进了荣宝斋这样一所民间大学校,每日在画丛中耳濡目染,又经常亲见现代画坛高手运笔挥毫,自然地引我走上了学画的道路。改革开放后的80年代,每个周末、假目的时间,我都花在了研究、创作小写意花乌画上,居然先后在日本、美国及中国台湾、香港地区,举办过了个展、联展。许多位老先生为展览题写过展名和题词,又请范曾先生为展览图册写过序言,这些都给予了我极大的鼓励和鞭策。借这本册子出版之机,刊印部分拙作和资料,以求同好教正。
这些,就算作荣宝斋一个职工某些侧面的记录吧。
错漏之处,敬请广大同好批评指正。

文摘
荣宝斋坐落在举世闻名的琉璃厂文化街上,是琉璃厂文化街上历史悠久、名气最大的文化殿堂。没有琉璃厂文化街就不会有荣宝斋,而如果没有荣宝斋,琉璃厂文化街也会大失光彩。所以提起荣宝斋就不能不先谈谈琉璃厂文化街。
回顾六十余年的人生旅程,可以说我与琉璃厂这条古老的文化街有着不解之缘。我祖籍浙江省绍兴市,1936年1月18日,出生于北京崇文门外;此前,我家就在东琉璃厂东北园。我20岁(1956年)进入荣宝斋工作,至1998年退休,历经四十几个春秋,中间除了搞“四清”和上“干校”,从没有离开过琉璃厂;如果加上我十几岁时每逢春节随父亲到厂甸火神庙摆玉器摊,屈指算来,我与琉璃厂竞有半个世纪的缘分。
先父米文瑞,字祥甫,生于1895年,殁于1975年。他精于古玩玉器的鉴赏,在崇文门外北羊市口“青山居”做玉器生意,商号“瑞德祥”。我年少时,每逢春节即随父亲和大哥景廉以及几个徒弟到厂甸的火神庙(东琉璃厂东头路北,其址今为北京市宣武区文化馆)摆玉器摊。这段生活使我受益匪浅:家庭的熏陶浸染,启蒙了我对中国传统艺术的喜爱与追求,也使我对这条街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琉璃厂是北京著名的传统文化街,外国人誉之为“博物馆街”。它位于原宣武区和平门外,以南新华街为界,东为东琉璃厂,西为西琉璃厂。东琉璃厂东门为“五斗斋”,西琉璃厂西门为“方壶斋”,故有“东有五斗,西有方壶”之说。
琉璃厂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三百多年以前。元代这一带即有琉璃窑,明清两代都在这里设厂烧制琉璃瓦,故称琉璃厂;明代已有街市,清康熙年问已有不少店铺。清乾隆年间四库馆开,学者文人群集于琉璃厂,书籍、古玩、字画、碑帖、文具等店铺应运而生,尤以书肆为盛,遂形成了以文化店铺为主的文化街。这里不仅为京城文人墨客荟萃、鉴赏、购物之地,全国各省来京应考的举子,也都到这里寻找参考书和购买笔墨文具。乾隆年问的学者李文藻所著((琉璃厂书肆记》曾记载了当时的情景,清末富察敦崇的《燕京岁时记》中也记载说:
厂甸在正阳门外二里许,古曰海王村,即今工部之琉璃厂也,街长二里许,廛肆林立,南北皆同。所售之物以古玩、字画、纸张、书帖为正宗,乃文人鉴赏之所也。
由此,我们不难想象当年这条文化街的繁华。此后,这条文化街又经历了中国近现代史上的无数变迁与磨难,不仅完好地保存下来,而且在改革开放的今天更显出蓬勃的生机。
琉璃厂文化街三百年来名扬四海,其文化内涵亦不断丰富,可谓一座名副其实的“文化宝库”;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尚有以文化店铺为主的近二百家店铺。
P1-2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