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终仙境.pdf

无终仙境.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无终仙境(典藏版)》原名《殃神:鬼家怪谈》,后更名为《无终仙境:典藏版》,是天下霸唱“神之三部曲”中的最终章,也是他本人花心血最多的一个作品。殃,即厄运,人在死之后如果不能吐尽身上的最后一口怨气,便意味着此人生前有余恨未了,尸体上带有煞气,活人沾染煞气之后,重可致命。“我”、臭鱼、崔大离三人,无意中便挖出了一具“犯殃”的棺材,惊恐之中,三人被怨尸身上的煞气所困,命悬一线。
为了去“殃”,也为了解开女尸身上的谜团,一行人根据手里仅有的线索,踏上了寻找犬戎古坟的旅程……一路上,诡异凶险的事情纷至沓来。巨獒守护下的千年秘密,冰川掩埋下的辉煌文明,被尘封的历史真相,“树葬”古俗背后的惊天阴谋……危机四伏的古墓中,他们还会遇到什么样的凶险境遇?一行人又能否解开身上的诅咒?传说中的殃神本尊是什么样的存在?他们能否终止这无休无止如噩梦般的命运?2014年,天下霸唱再度开创“怪谈”加“盗墓”创作模式,重归盗墓之旅,揭开谜一般的地下仙境!《无终仙境(典藏版)》随书附赠天下霸唱私家珍藏相册!
传说,在人死之后,死尸中会有一口怨气,这股子怨气为“殃”,必须等到怨气出去,死人才可以入土为安。而为这些死人批写“殃榜”的人,则被称之为“殃神”。
臭鱼、崔大离和“我”三人给过世的邻居守灵之际,在侧屋的地底下发现一副棺材,棺内女尸面容如生,经年不腐。以此种方式下葬的人,大多生前有沉冤未雪,棺材犯殃。棺材中的女尸阴阳不批,谁动谁倒霉。孰料,女尸早被别有用心之人盯上,开棺之际,对方被尸虫钻入耳鼻噬死,守灵的三人也沾上了女尸身上的晦气。
为了去“殃”,同时也为了揭开女尸身上的重重迷团,一行人根据手里仅有的线索,踏上寻找犬戎古坟的漫漫长路。冰川上的吃人巨怪,地宫下潜伏的岁鬼,不死之树上的仙虫……一路上,诡异凶险的事情纷至沓来。
臭鱼一行能否解开身上的诅咒?传说中的“殃神”本尊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危机四伏的犬戎古墓里,还有着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2014年,天下霸唱《无终仙境》再次揭开神秘叵测、奇诡妖冶的地下世界。

海报:

编辑推荐
本年度天下霸唱唯一正版新作
蛇妖缠身、五鬼擒龙 、千里追尸、吃人巨怪
继《鬼吹灯》后,天下霸唱2014年全新超越之作
天下霸唱 再启盗墓密码,重归惊险之旅
揭密神秘叵测、奇诡妖冶的地下世界
独家揭秘《无终仙境》创作背景+天下霸唱私家珍藏相册
霸唱亲述旅游过程中经历的诡异事件,以及最地道的乡野诡谈和风俗禁忌


对于霸唱而言,他的作品看似基于奇思,却实为耕读万卷后的娓娓道来,他对于历史、传统民俗以及旧时奇闻的深谙远超我的预想,作为一个作家而言,这种深厚的创作底蕴,本就是一部颇具魅力的作品,而他的每一个故事,也只不过是这部作品的一个小小段落而已。
——《茅山后裔》作者 大力金刚掌

作者简介
天下霸唱,本名张牧野,天津人。
他的父母从事地质勘探工作,因此,随父母去山沟里找矿脉、挖死人骨、听当地人讲鬼故事,几乎是他童年的缩影,这也为他后期写《鬼吹灯》打下坚实的基础。他从小学习便不太好,数学更是他最大的“死敌”。但是,玩游戏、看电影、听评书、旅游,这些爱好却给了他无穷的想象力,对他后期写作的帮助也最大。
2005年,他为讨好女朋友开始写作,从而一发不可收拾,先后出版《鬼吹灯》《迷踪之国》《死亡循环》《贼猫》等,尤其以《鬼吹灯》影响最大,美国《时代周刊》也曾经发表评论:“《鬼吹灯》丰富饱满的想象力,成为它最让人刮目相看的地方。”
《无终仙境》为天下霸唱最新力作“神之三部曲”之一,本故事正是以殃神的传说为主体,讲述了一系列离奇诡异、耸人听闻的故事。

目录
引子
鬼家篇
第一章张小把儿挖人参
第二章八卦镜和桃木剑
第三章屋顶上的妖怪
第四章余家大坟
第五章棺材脸儿
第六章枯井冤魂
第七章明朝女尸
第八章蜈蚣炸弹
第九章崔老道伏魔
第十章华阳官取宝
怪谈篇
第十一章会飞的宝刀
第十二章狍子屯奇闻
第十三章透明洞穴
第十四章鱼
第十五章冰湖漩涡
第十六章乾坤社稷图
第十七章时间的激流
第十八章巨獒与大树
第十九章奇怪的果实
第二十章无终仙界
夕专——奇人篇
第一章明朝女尸和烈女坟
第二章失踪的舰队
第三章混混儿坟
第四章逝去的小孩

文摘
版权页:



崔大离以为是接触不良,拿起来拍了两下,想看看是什么原因。其实录音机响不响并不要紧,与其说“往生咒”是放给死人听的,不如说放给活人听更恰当。眼看半夜十二点了,除了他之外,西南屋早已没人,半夜三更还放什么经?但是录音机是借来的,用完了还要给还回去,用坏了不还得赔人家吗?可是他接连忙了几天,困得都快不行了,上眼皮直找下眼皮,坐在供桌旁边不知不觉便打起了盹儿。
我进屋推醒崔大离说:“你回家睡会儿,明天一早给二哥出殡,且得忙呢。”
崔大离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答应了一声,他让我和臭鱼先回去歇了。按迷信规矩,灵堂中不能断香火,每个时辰烧一次纸钱。这事儿本该是家属来做,可是二嫂子心智失常,家中的孩子又小,只有托付崔大离这位“大了”帮忙。别看崔大离在鬼会混口饭吃,他自己也不怎么信这一套,白天应付完了,半夜还是得回去睡觉。只不过临走之前,他要收拾收拾西南屋的蜡烛烧纸,该灭的全部灭掉,以免失了火烛,“火烧连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当天我和臭鱼也累得够呛,叫醒了崔大离,先回屋歇了。由于明天一大早给二哥出殡,臭鱼没回他自己家,也在西屋打了个地铺。转天早上六点前后,天已经亮了,我和臭鱼起身去找崔大离,谁承想,北屋没人,他后半夜没回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