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大变形.pdf

资本主义大变形.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资本主义大变形》内容简介:美国已经成为权贵资本主义的牺牲品。美国经济已经发生变形,华尔街成为巨大的投机赌场,欺骗、掠夺普罗大众。
美联储沉浸在美国经济增长胜利的喜悦中,迷失在伪科学的政策规则里。罗斯福新政、里根革命、奥巴马经济刺激计划都是骗人的谎言、愚蠢的行为。
美国前国会议员、里根时期白宫预算和管理办公室主任戴维•斯托克曼,直击资本主义核心国家——美国。斯托克曼细数美国80年来的社会、经济、金融、政治、军事、地产、能源等情况,痛陈美国,尤其是美联储,在应对各种金融危机和财政悬崖时所采取的不当政策。斯托克曼的分析戳穿了美国部分掌权者的谎言,证明所谓消费刺激和减税计划只会导致福利社会越发臃肿,战争国家的日益膨胀更将耗尽所有财政资源;而美联储实施的大规模货币超发政策进一步助纣为虐,救助了不需要救助的华尔街,让自由市场、美国民众承担残酷的后果。
戴维•斯托克曼在这本书中开列了一长串名单,指出了稳健货币、财政公平和自由市场的反叛者和英雄。其中包括创立权贵资本主义的罗斯福、摧毁国家财政准则和金本位制的尼克松、屈从于权力而姑息纵容泡沫金融的格林斯潘和伯南克、推升国家债务水平的奥巴马,以及倡导平衡预算和恪守金融市场准则的杜鲁门、艾森豪威尔、保罗•沃尔克、克林顿等。
《资本主义大变形》向读者展示了,美国如何走到今天,为什么会出现这些扭曲和变形,从而向人们证明了,权贵资本主义政治给美国带来了重大危害,它正威胁着自由市场的繁荣和资本主义的政治民主。
《资本主义大变形》还尖锐地指出,东亚和波斯湾地区的某些国家把天赋的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用于无休止地换取美元债务。它们所追求的商业发展模式是有缺陷的增长和繁荣。这也是大变形之一,是现代全球经济的危险所在。
任何希望全面了解当今全球经济困境和可能出路的人,都应该仔细阅读这部书。

编辑推荐
《资本主义大变形》是《纽约时报》畅销书!美国前白宫预算和管理办公室主任力作! 美式资本主义沦为权贵资本主义?21世纪资本主义何去何从?美国80年社会、财政、经济、军事、能源、房产全景画卷,谱就美国资本主义死亡挽歌。

名人推荐
这是一本用犀利的语言揭示美国的权贵资本主义正在吞噬美国的自由市场和民主制度,让国家走向散架的好书。值得一口气读完。
——张军 经济学家、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斯托克曼的分析表明:美国以及其他发达国家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已经发生深刻蜕变,蜕变成为权贵资本主义和金融资本主义,蜕变成为投机赌博资本主义,蜕变成为贫富两极分化的“拼爹资本主义”。任何希望全面了解当今全球经济困境和可能出路的人,都应该仔细阅读这部书。
——向松祚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前海国际资本管理学院(筹)院长

媒体推荐
斯托克曼令人信服并且十分中肯地控诉了一个已经危险扭曲的制度……《资本主义大变形》十分清楚地表明,我们就是过去历史错误的孽果,是所有一厢情愿的想法和毫无逻辑、错误妥协的继承者,正是这些想法和妥协产生了我们父辈和祖父辈们所担心却最终想得到的短期利益。现在,该是还债的时候了。
——《华盛顿邮报》

斯托克曼揭穿了一直围绕着里根保守主义的神话,同时对艾森豪威尔的财政和军事保守主义则赞赏有加,展现了一个真正公职人员的良心……斯托克曼在他的雄辩中包含了大量知识。
——《科克斯书评》

这是多年来对金融制度历史叙述最充分的书籍之一。
——《福布斯》

对于任何信奉奥地利经济学派的人来说,对于那些赞同斯托克曼观点的人来说,即认为权贵资本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没落已经导致财政和货币政策陷入不停增加刺激和债务金字塔不断增长的死循环中,《资本主义大变形》令人悲哀地切中要害——并且预示着悲惨的未来。
——路透社

斯托克曼……用自己的杰出作品向人们展示了,谁是2008年经济危机的恶棍和英雄……斯托克曼的提名清单无疑是我最喜欢的,不仅因为他的原创性研究、他所展示的历史背景(从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开始),而且因为他本身所具有的局内人的身份,以及在展示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政治上不偏不倚的中立立场。
——《今日美国》

哇,这书名……这本书……这位作者,真棒!
——CNBC

作者简介
戴维•斯托克曼,1976年当选为美国密歇根州国会议员,并于1981年加入里根白宫政府,出任预算和管理办公室主任。作为预算主管,他是里根减税计划的核心制订者之一,并协助收敛“大政府”。
1970年,斯托克曼先后加入密歇根州立大学、哈佛大学神学院,并担任国会助手。他此前的作品《政治的胜利》曾荣登畅销书榜榜首。
他于1985年加入所罗门兄弟公司,随后成为早期黑石集团的合伙人之一。在黑石集团和自己所创立的公司工作的近20年间,斯托克曼作为私募股权投资家活跃在金融界。

目录
推荐序
前言
第一部分 2008年“黑莓恐慌”
第一章 愚蠢的保尔森:救助AIG和华尔街纯属锦上添花
第二章 都市谣言:ATM的黑屏故障和银行倒闭风潮
第三章 权贵资本主义掠夺的年代

第二部分 重访里根时代:被误读的年代
第四章 里根革命:否定和变形
第五章 战争国家的胜利:引爆扩张主义
第六章 福利国家的胜利:共和党的反税传统是如何诞生的
第七章 为什么搬起石头没有砸自己的脚:1971年8月,让人厌恶的尼克松

第三部分 美元末路:罗斯福新政传说和稳健货币政策
第八章 罗斯福新政:经济复苏的神话
第九章 新政真正的遗产:权贵资本主义的胜利和国家财政的破产
第十章 被战争掩盖的财政政策插曲
第十一章 艾森豪威尔的最低限度:国防和财政公正的最后时期
第十二章 美利坚帝国和稳健货币的终结
第十三章 愚蠢的弗里德曼:美国国库券本位的崛起

第四部分 泡沫金融的时代
第十四章 猪腩交易商、浮动货币和投机金融的崛起
第十五章 美联储错在哪里:格林斯潘的新理论
第十六章 牛市文化:一夜暴富的幻觉
第十七章 泡沫、泡沫,还是泡沫
第十八章 资本市场的大变形
第十九章 从华盛顿到华尔街:房地产金融大变形
第二十章 美联储催生全民狂赌
第二十一章 金融工程的大狂欢
第二十二章 大掠夺
第二十三章 美联储被绑架了
第二十四章 赤裸裸的掠夺
第二十五章 疯狂交易:债务僵尸的崛起
第二十六章 势如野火:债务蔓延

第五部分 美国日落西山:自由市场和民主的终结
第二十七章 泡沫金融
第二十八章 愚蠢行为在蔓延
第二十九章 被盗抢的绿色能源计划
第三十章 自由市场的终结
第三十一章 难以复苏的实体经济
第三十二章 伯南克泡沫
第三十三章 美国日落西山:即将出现的国家废墟
第三十四章 另一条道路:治愈大变形

关于参考文献

序言
推荐序
戴维•斯托克曼一直是美国资本主义经济最尖锐的批评者之一,而且是一个“内部觉醒”的深刻批评者。金融海啸之后,他猛烈抨击伯南克领导美联储实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认为这样的政策只会加剧美国的收入差距、贫富分化、恶化通货膨胀预期、刺激资产价格泡沫、制造未来更大规模的金融危机。他的批评和预言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现实。
身为美国白宫预算和管理办公室前主任,斯托克曼对美国肆无忌惮实施财政赤字以支持庞大财政开支也深表忧虑,并始终强烈反对。他的基本经济政策就是稳健货币和稳健财政,大规模解除管制以刺激民间投资,大规模改善收入分配以刺激普通民众的消费。斯托克曼所分析和批评的经济政策,正是当今发达国家普遍实施的主流经济政策。这些经济政策的无效和严重的负面作用已经众所周知。人们应该回归基本面了,不能再沉溺于货币万能和赤字万能的虚幻梦想之中了,这就是斯托克曼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呐喊。
《资本主义大变形》是斯托克曼思想的完整呈现,他的分析表明:美国以及 其他发达国家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已经发生深刻蜕变,蜕变成为权贵资本主义和金融资本主义,蜕变成为投机赌博资本主义,蜕变成为贫富两极分化的“拼爹资本主义”。如果没有全局性的深刻变革,美国资本主义必然深陷泥潭甚至完全衰落。任何希望全面了解当今全球经济困境和可能出路的人,都应该仔细阅读斯托克曼的这部书。
向松祚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
前海国际资本管理学院(筹)院长

文摘
前言
在本书出版前不到两周时,华盛顿的权贵们艰难地达成了一项“协议”。他们声称,协议将成功阻止美国掉下财政悬崖,可事实上,他们所做的只不过是提高了债务上限,允许美国政府在未来10年里无限期地增加约5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但华盛顿的统治注定不堪巨额债务,必定因致命的瘫痪而轰然倒下。
事实上,财政悬崖是美国永远不能克服的难题。悬崖下面的万丈深渊是未来10年20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这还是保守估算,是基于对经济前景进行冷静设想的前提,并假设共和党、民主党两党在税收和支出等方面依然泾渭分明,固守传统阵线。尽管政府税收减免体系早已漏洞百出,预算也越发庞大,但在两党背后进行游说的权倾一方的权贵利益集团,为了争取每一条税收减免政策,为了获得每一项支出项目,仍会竭尽全力地争斗到底。
众所周知,财政悬崖是大变形所引发的不幸结果。导致这个结果的原因是,美国这个国家,特别是作为央行的美联储已经被权贵资本主义势力彻底占领了,它们极其敌视自由市场和民主价值观。
我撰写本书就是一个探寻答案的旅程,在写作中,深入剖析美国为什么会深陷无法自拔的泥潭。我写书的冲动最早可以追溯到2008年9月,当共和党政府宣布对华尔街实施7 000亿美元的问题资产救助计划的时候,我惊呆了。在随后众议院的投票中,虽然共和党议员一度勇敢地对救助计划投了反对票,但最终不得不违背自己的立场,在第二轮投票中妥协了。对此,我的怀疑变成了极大的愤怒。同样,我非常震惊地发现,一个个厚颜无耻、公然行贿、进行权钱交易、蛮横的超级银行间的交易方案,都是在财政部部长的办公室里密谋诞生的。财政部好像变成了高盛集团的并购部门。
同样非常重要的是,我本人还是一位业余历史学者,一直在研究20世纪财政和货币政策历史。这或许源于当年我曾在美国国会和里根政府内任职的经历,当年,我常常被卷入财政和货币问题。事实上,在进入美国政坛之前,在1968~1970年,为躲避兵役,我曾就读于哈佛神学院,跟随伟大的历史学家弗兰克•弗莱德尔研究罗斯福新政。自那时起,我没有放弃过对这一领域的研究。因此,当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开始在华盛顿东奔西跑,声嘶力竭地宣称大萧条2.0时代即将到来时,我就感到大事不妙了。
随后,美联储开始盲目地鼓吹货币流动性。在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上,前94年累积的总债务约为8 500亿美元,但在短短的13周内,总债务快速增加到13 000亿美元的水平。因此,我相信当时美联储完全是在依靠直觉做决定,目的很明显是尽快浇灭华尔街的怒火。而其鼓吹大萧条2.0时代这一威胁,无非是为疯狂印发货币找一个借口而已。这绝对是前所未有的疯狂举动。
最终,汗流浃背的时任财政部部长保尔森又一次出现在电视屏幕上。这一次他是来宣布华盛顿的决定的:财政部开出130亿美元的巨额支票拯救通用汽车公司。我正是在那上面栽了跟头。当年,我离开白宫去华尔街闯荡,从事了20年杠杆融资收购业务。正是在那个时期,我在底特律遭遇了非常倒霉的变故而名列“伤员名单”。我曾经组建和部分拥有一家价值约40亿美元的汽车零配件供应厂,也曾为其融资,并且不慎欠下了巨额债务,最后被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公司)那些狂妄自大的领导者彻底搞垮了,现在他们自己反而“紧急迫降”成功了。
在底特律的那段经历,使我当时深陷法律纠纷,竭力向检察官证明,公司的倒闭是因为杠杆和(我的)愚蠢所致,并非由于欺诈。我全身心与官司缠斗了3年,我确认有一件事是确定无疑的:底特律的汽车工业早已债务缠身、羸弱不堪,它变成了华尔街“游乐场”里的“纸牌屋” ,充斥着公司间的交易、杠杆融资收购。这同样包括我自己的公司,也已经沦落为别人手中的一张牌。但它真正需要的仅仅是洗个自由市场经济下清理门户式的“冷水澡”,与此同时,对于那些受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控制的就业岗位,应该大幅度降低每年高达10万美元的薪资、福利支出。
保尔森宣称,一旦汽车工业崩溃将导致数百万工人失业。对此,我哑然失笑。当年我公司旗下有40家北美工厂,为此我跑遍了美国整个汽车工业地带。在北部,我亲眼所见那些受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控制的几十家工厂破败不堪;而在南部,几十家由外国汽车厂商投资兴建的工厂,厂房簇新、运行高效、设备先进,它们随时准备发力,再次拉紧行业发展的缰绳。如果没有汽车救助计划,汽车市场也不会缩小,工人也不会失业,恰恰相反,一旦遵循自由市场经济的规则,汽车工业将会从北部搬迁至南部。
在小布什政府后期,共和党人掌控的白宫行政当局漠视传统财政准则而恣意妄为,其主事者便是政治新星保尔森,和由他率领的、野心勃勃的高盛银行家团队。当年我曾在早期里根政府中谋事,同样深陷激烈的现代财政斗争之中。从斗争中,我学到一些与事实大相径庭的东西,即国会是由435个小王国的代表组成的,他们决策的首要思维方式就是先例推论。所以,一旦开此先例,华尔街、AIG(美国国际集团)和通用汽车将被放出牢笼,这个国家的财政运行便没有了边界,公共财政成了所有人追逐攫取的对象。
多年前,里根在预算斗争中最终以黯然失败告终,那时我就发现了这个令人担忧的景象。尽管几十年里,共和党人发表各种演讲,为里根辩解,化解人们对“大政府”的指责,但他们从来没有把这种反思付诸行动。因此,在这期间,尽管共和党政府对外宣传的口号是“更小的政府”,实际上他们的所作所为只会让“大政府”更加臃肿。到了2008年,政府已经庞大到了没有任何财政“回旋余地”的地步,美国不得不进入“救助国家”的名单中。
1985年,在我离开白宫时,我曾撰写过一本朝气蓬勃的作品《政治的胜利》,谴责共和党在揭露赤字财政邪恶上的虚伪。但我也试图传递某种更积极的观点:既然里根没有提出要对预算支出进行系统性缩减,那么也就证明了没人愿意去削减那些构成“大政府”的核心支出了。
因此,巨额的联邦医疗保险和社会最低保障计划从来没有被划掉过。对于经过经济情况调查的福利补贴,仅仅做了温和的改良,而且被保留的改良措施少之又少。原因十分简单,因为这里面牵涉太多“福利女王” ;农业补贴和退伍军人福利也没有被砍掉,因为这些补贴的受益人是共和党的选民;由于中产阶级家庭强烈要求增加学生贷款和奖学金,教育部门的预算变得十分庞大。总之,在里根身后,留下一个“福利国家”,其福利支出占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仅仅比卡特政府时代低了0.5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又增加了庞大的结构性赤字。
这是25年前的事。如果说那时候在国会的共和党老人多多少少还保留了一些财政公正的话,现在这些财政公正的痕迹早已荡然无存。在小布什执政的8年间,共和党的财政政策从减支转换成增支,这是自约翰逊总统以来难得一见的情形。通过了医疗保险中的处方药福利,大量增加教育支出,设立恶魔般的国土安全部,发放巨额农业补贴,到处是过剩的“猪肉桶”。更糟的是国防预算成倍增加,而且,共和党的所谓招牌已经沦落为:无论何种原因皆可减税,无论游说集团在白宫前街采取何种形式,都可以获取其影响力。
因此,当小布什离开白宫时,留下了空前庞大的救助计划和财政赤字,金额高达12 000亿美元,占到了GDP的10%。这还是奥巴马推出经济刺激计划前的水平。但真正让人感到担忧的是,那些占据着财政部大楼三层的华尔街主管们成功地说服了倒霉的小布什,实施一次性1 500亿美元退税政策以刺激经济发展。
我与供给经济学说之流早已分道扬镳。在我离开白宫时,我还非常尊敬里根,因为他固守已经失控的国防建设。我还佩服他拒绝承认是他造成了20世纪80年代的巨额财政赤字,他认为卡特才是罪魁祸首。尽管如此,我还是认为保尔森的退税方案如同扇了里根一个大耳光,因为里根当年最伟大的成就就是埋葬了凯恩斯主义的理论观点:华盛顿通过借钱给消费者购买皮鞋和苏打水,可以创造经济繁荣和社会财富。
现在,保尔森把这块遮羞布也扔掉了。这些来自高盛的脑子不清醒的“托钵僧” 们难道不知道,当年在里根“远征军团”中有许多年轻人,特别是“供给学说之父”杰克•肯普曾经嘲笑过卡特,说卡特实施每户家庭50美元退税计划是一件愚蠢透顶的行为。而在2008年2月,保尔森兜售给南希•佩洛西的所谓退税方案,与当年50美元退税的蠢事如出一辙。
最终在稳健财政上,我看到了一丝曙光,但这与保尔森毫无关系,他依旧对稳健财政政策的清规戒律无知无畏。共和党政府推出了无数救助方案,美联储也在疯狂印发货币,这表明共和党人开始信奉凯恩斯主义税收刺激的初级理论,并达到令人生畏的程度。这事实上是华尔街发动的一场政变,其结果是华盛顿会接受任何权宜之计以维持金融泡沫,而不顾这些措施是不是对自由市场、稳健货币和财政公正等历史原则的背叛。小布什刚刚搬离白宫,奥巴马便迫不及待地推出了8 00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把人们对凯恩斯主义回归的疑云一扫而光。白宫与华尔街狼狈为奸,很快便开动了印钞机,重新开始制造经济泡沫。这是一杯自酿的毒酒,因为这意味着最终推动华盛顿的政策行为是华尔街那些快钱投机者和无人值守交易机器人,而不是白宫。特别是就第一轮问题资产救助计划投票时,人们悲哀地发现事实果真如此。这同样意味着那些大手大脚花钱的人、在白宫前街游说的掮客们、挥刀自宫的共和党减税派们,都臣服于股市这个伟大的救世主。而正是他们共同推动了国家财政赤字,如海啸般地汹涌而来,达到了在和平时期不可想象的规模。
奥巴马上任才21天,就毫不迟疑地批准了8 000亿美元的救助方案。这个救助百宝箱包罗万象,有消费者退税宣讲手册、商业救助计划,联邦和地方政府从中也获得了充足资金,其中包括高速公路“猪肉桶”项目和绿色能源计划等额外项目。批准之前,在白宫前街的掮客们中间进行了一场壮观的“大鱼吃小鱼”的吞食游戏。毫不夸张地说,参议员皮特•多梅尼西和肯特•康拉德等财政公平的坚定守护者,其数十年来不断削弱联邦预算怪兽的努力,在一眨眼的工夫就被冲刷得无影无踪。
我追根溯源,归纳了一些令人崩溃的问题:我们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到底为什么美联储在13周内印发的货币数量是原先一个世纪的货币发行量的两倍?在短短的140天内,国会批准了问题资产救助计划和奥巴马刺激计划,总额高达15 000亿美元,其政策依据甚至不曾在国会立法文件中出现过,更不要提这些政策依据是否被仔细研究和分析过。财政谨慎的原则是如何被彻底抛到脑后的?为什么股市指数从2007年10月的1 560点在15个月内跌到670点的坑底?华尔街前十大银行,其估值在2007年年中超过了1万亿美元,但为什么在随后短短的12个月内就濒临破产,需要接受政府救助了呢?为什么没有人预测到次贷危机?为什么庞大的华盛顿房屋金融中介代理商会突然陷入烈火中?为什么担保债务凭证、信用违约掉期等有毒金融衍生品交易市场会突然分崩离析?最无解的问题是,AIG为何令人震惊地突然就解体了呢?
我的理解是,AIG就像是“柴火堆里的臭鼬”。我闯荡华尔街20多年的经历让我读懂了这个跨国巨头及其传奇创始人莫里斯•格林伯格。他不仅被看作金融行业的黄金标准,而且被视为金融界全能上帝的左右手。那为什么AIG突然间就需要1 800亿美元的政府救助才能继续维持其业务呢?更糟的是,这样一笔数额惊人的救助款,相当于美国商务部、劳工部、能源部、教育部和内务部的全部预算支出金额,却被伯南克当作圣诞节的潘趣酒,在虚拟数字货币机器上轻轻地按下了“发送”键,就这么轻率地分掉了。
我的探寻旅程最终成就了本书。我总是在想,在这些重大的、莫名其妙的、有征兆的事件背后,一定是有其必然的规律和历史原因。而我在华盛顿和华尔街工作了将近40年,在那个年代,绝大多数人都想象不到,这种天方夜谭式的事情有一天会发生。零利率?财政赤字占GDP的10%?6万亿美元的房地美和房利美大厦顷刻倒塌?伯南克本人前脚刚宣布“大稳健”时代已经到来,后脚就马上宣布美国进入大萧条2.0时代,为什么?
的确,这才是事情的本质,直抵本书精髓。伯南克曾在2004年宣称,美国的繁荣将永续,因为美国政府和美联储在调节经济周期,舒缓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盛衰起伏方面,已经深得要领,技艺出神入化。本书却得出完全相悖的结论:美国已陷入大变形。自由市场经济和繁荣已经危在旦夕,美国政府和美联储由于太贪婪、臃肿和外部竞争,而悲惨地失败了。它们已经堕落为某种权贵资本主义和金钱政治的工具,依然被当今集权政策的观念所束缚着。而华盛顿经济的三驾马车:凯恩斯主义、货币主义和供给经济主义都有着相同的集权政策的观念。
我们面对的是20万亿美元财政赤字这个悲惨的现实,因此似乎很难想象还会发生什么更可怕的事情。但事实上货币膨胀更加凶险。本书的核心就是美联储胡作非为的故事,控诉它如何彻底放弃了稳健的货币政策。正是它的所作所为,才使政客们对巨额公共债务实行货币化,尽享财政赤字带来的快感,却不用承受赤字所带来的痛苦。
利率机制作为金融市场可靠价格信号也已经失效。国债收益率曲线被扭曲,成为投机领先者的天堂;套利交易的杠杆被急剧放大,1%的市场波动都会给投机者带来意外横财,而一旦崩盘,这些杠杆交易又急需政府的救助;华尔街摇身一变,成为一个鲁莽、危险和贪婪的赌场。与此同时,美联储实施零利率政策,无情地压榨储户的血汗,导致全球大宗商品泡沫越吹越大。而这泡沫衍生出来的食品和能源价格上涨,又无情地打压普罗大众的生活质量。为了CPI(消费者物价指数)稳定,美联储又无耻地把食品和能源价格从CPI中剔除。
不用说,美国并非是在一夜之间沦落到如此悲惨的地步的,而是前后花了将近100年的时间。这正是我现在搜寻的当代修正主义的历史。它将揭示出,即将到来的“国家废墟”景象的渊源可以追溯到罗斯福,正是他抛弃了坚持稳健货币的两党传统,我们可以在罗斯福新政的权贵资本主义中找到蛛丝马迹。本书也简要回顾了20世纪中期,国家回归稳健货币和财政公正的黄金年代。在那一时期,艾森豪威尔入主白宫,小威廉•麦克切斯尼•马丁任美联储主席。
自此以后,国家废墟的早期景象又再次复活了。1971年8月,“狡猾的尼克松”背信弃义,在马里兰州戴维营公然宣布,美国不承担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中的债权义务。把美国带离金本位是一个危险的开端,自那以后,游资泛滥、巨额债务缠身、全球超发货币都导致了极其危险的动荡。尼克松的罪行从来没有被清算过,到了里根时期,罪恶继续延续,直至最终摧毁财政公正,促使“战争国家”和“福利国家”继续膨胀,而对普通民众并不加以任何税赋约束。在美国最终滑向泡沫金融的时代,对于格林斯潘和伯南克掌舵下的美联储,金融操控变成了常态机制,加上财富效应和纵容华尔街的政策,所有这些就像是扣下了扳机,危机随即发生。
本书并非按时间排序。它首先像剥洋葱般地揭开了人们的困惑,由华尔街、救助方案的辩护者和华盛顿经济学家一起演唱的三重奏,他们皆假设国家可以拯救失败的经济。而在现实中,是失败的国家正在摧毁芸芸众生的福祉。
本书的第一部分讲述了“黑莓恐慌” ,是特指在2008年9月那个历史时刻,华盛顿如何动用援助资金来拯救华尔街。这部分也对所谓的都市谣言进行了澄清,展示这些虚构传闻是如何诞生的。据悉,当年美联储和财政部就是用这些所谓的都市谣言来刺激国会,让国会在恐慌中匆忙通过问题资产救助计划。同时,美联储也不惜将谣言当作借口,为资产负债表上激增的债务寻找理由。所谓的金融危机其实只发生在华尔街,是华尔街自我毁灭给投机者造成了损失。与此对应,市场上其他银行系统并没有受到严重危害,ATM(自动柜员机)没有关闭,货币市场也没有崩盘,而所谓的大萧条2.0时代也没有到来。
这个观察很重要,因为它表明在2008年9月发生的华尔街危机,并不像来自深邃太空的彗星一样,突然神秘到访太阳系,从而需要使用“紧急隔热罩”,如采取超发货币、财政赤字和救助方案等破坏财政法则和纪律的做法。相反,危机是在过去几十年里,华盛顿不断违背准则和纪律所慢慢累积的。它用未经国会拨款的战争、减税和“福利国家”的扩张,腐蚀了国家的金融传统;它允许权贵们疯狂掠夺国库,在美联储总部举办了一场场金融赌场的盛宴。
第二部分又揭开了历史的另一层面纱,更加清楚地看见比现实更远一点儿的大变形历史。我将会戳穿共和党的怀旧老调:尽管这几年美国患上了一些神秘的小毛病,造成了金融危机,只要我们回归到原汁原味的里根主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美国的早晨” 的情形从来没有在现实中发生过,财政灾难却正在发生。
同样,本书第三部分扫清了其他一些思想上的困惑,来理解目前危机的历史深度。即现今凯恩斯主义“大主教”宣称,罗斯福新政早已经写下神圣的誓言,他们所要做的就是紧紧跟随,准备随时战斗;而事实是,除了一些历史书还在对罗斯福新政大吹大擂之外,所谓的新政就是一场政治秀,它根本没有解决当年的经济大萧条。同时,大萧条是由全球贸易和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崩溃所引起的,因此,与造成目前美国经济创伤的原因相去甚远。
本书讲述了自“一战”以来不断演进的故事,是对历史事实的简要描述,是对那些错误行为的批判。本书以那些政策反叛人物为主角,他们是非稳健财政的最主要成员。这些人物包括罗斯福、尼克松、阿瑟•伯恩斯、沃尔特•海勒、米尔顿•弗里德曼、约翰•康纳利、乔治•舒尔茨、阿瑟•拉弗、卡斯帕•温伯格、格林斯潘、纽特•金里奇、罗伯特•鲁宾、小布什、亨利•保尔森、蒂姆•盖特纳、杰夫•伊梅尔特、麦晋桁、保罗•克鲁格曼、劳伦斯•萨默斯和奥巴马,特别还有伯南克。
对应着这些反叛角色,还有一批政策英雄们,包括早期的卡特•格拉斯、H•帕克•威利斯、柯立芝、胡佛、刘易斯•道格拉斯和詹姆斯•沃伯格,以及后期的杜鲁门、艾森豪威尔、乔治•汉弗莱、小威廉•麦克切斯尼•马丁、道格拉斯•狄龙、比尔•西蒙、保罗•沃尔克、霍华德•贝克、皮特•多梅尼西、克林顿、保罗•奥尼尔、罗恩•保罗、理查德•谢尔比,以及希拉•拜尔。
反叛人物和英雄之间的战争,其结局并不公平。当故事结束时,我们会得出清晰的结论:权贵资本主义如何最终赢得了胜利,为什么说财政悬崖是不可逾越的,以及我们将面临一个怎样的凯恩斯主义国家废墟。在本书的最后章节,我尝试指出另一条可以选择的道路。基于大变形根深叶茂,尽管那条道路所通往的前景催人奋进,但道路本身将极其崎岖险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