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4.pdf

仙剑奇侠传4.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仙剑奇侠传.4》主要讲述:为揭开父亲云天青剑仙的秘密,山野少年云天河与神秘少女韩菱纱,结伴行走江湖。本想行侠仗义,却因不谙世事,闹出不少啼笑皆非的糗事。
江湖风波险恶,夜宿巢湖,险丧猛兽之口;途径寿阳,差点锒铛入狱。县令千金柳梦璃加入征途,那美丽温柔的外表下隐藏别样的秘密。女萝岩解决槐妖伤人,八公山淮南王陵惊魂;陈州巧解怨妇心结,见证一场以生命为证的绝世苦恋。
本意治病救人,却窥见“明珠有泪”的悲剧;偶见慕容紫英盖世剑技丰姿,便登昆仑求拜其琼华仙门。琼华派有“酒色财气”四大关,他们能否通过考验?
而恰在这时,古老门派的后山禁地里,有一位被巨冰封印的奇异男子,忽睁开本似永眠的双眼……

编辑推荐
奇剑望舒、羲和重现江湖!仙界与妖界又起血雨腥风!云天河、韩菱纱、柳梦璃、慕容紫英,他们的命运又将如何轮回?《仙剑奇侠传.4》为大宇官方授权《仙剑奇侠传》官方原著小说,“仙剑之父”姚壮宪监制。随书附赠精美海报。

作者简介
管平潮:
1977年生,江苏南通人,本名张凤翔。知名畅销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理事,硕博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日本国立情报学研究所。现供职网易,定居杭州。
姚壮宪:
1969年生,台湾省花莲县人,现任软星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毕业于台北工专,攻读矿冶专业,毕业后进入游戏行业,现定居北京。
他主导参与了著名的《仙剑奇侠传》系列、《大富翁》系列等游戏制作。尤其以“仙剑系列”作为经典RPG游戏典范而广受好评。在华人游戏业界有“姚仙”“仙剑之父”的美誉。

目录
目录
第一章  初涉江湖,轻谈诛心之剑
第二章  牛刀小试,奋勇吞粽杀鸡
第三章  壮志有怀,任尔钟馗俯首
第四章  乡语村言,共话剑仙当年
第五章  往迹休寻,英雄不问出处
第六章  巢湖夜宿,儿女醉语风情
第七章  妖魔夜啸,林暗草惊风邪
第八章  紫英初现,飞剑明河如雪
第九章  古玉仙纹,暗坚求仙之志
第十章  风起寿阳,惊闻同伴如贼
第十一章 按图索骥,巧闻缘起昨日
第十二章 县令相召,夜话旧雨新知
第十三章 暗夜如冥,凄迷妖光幻雾
第十四章 琴弹绮梦,谁立寒月清宵
第十五章 梦影雾花,相思织梦行云
第十六章 女萝岩乱,剑指八公妖邪
第十七章 幽洞妖影,风云变少年行
第十八章 离香破家,槐妖悲意堪怜
第十九章 神珠土灵,忽闻陈州仙影
第二十章 桃花烂漫,迷醉少女春梦
第二十一章 风波路远,最难相忘江湖
第二十二章 倩女游春,巧笑龟猪之戏
第二十三章 鬼火长明,淮南王陵杀机
第二十四章 箭雨落星,无畏尸鬼夺魂
第二十五章 玉壶霞丹,迷藏阴阳紫阕
第二十六章 鬼哭无明,升仙一枕黄粱
第二十七章 魂飞魄散,王侯转眼笑谈
第二十八章 弦歌台上,偶听是昔流芳
第二十九章 抚今追昔,惆怅琴姬心愿
第三十章  笑调纨绔,谁识景天之祖
第三十一章 千佛八苦,骤起风雷震地
第三十二章 君莫思归,谁怜妻悲妾苦
第三十三章 琴诉痴心,泣血仙剑问情
第三十四章 心沉永夜,一死以报多情
第三十五章 明珠有泪,永眠常春幻境
第三十六章 虔心向道,御剑仙路烟尘
第三十七章 菱纱偶恙,寒心暗隐危情
第三十八章 昆仑登临,电舞太一仙径
第三十九章 紫微毒雨,剑斩三头幻人
第四十章  白灏腥风,脚踢无头仙将
第四十一章 寂玄寒雪,义救五毒灵兽
第四十二章 千山万水,路阻琼华之门
第四十三章 仙境长春,高人寂寞如雪
第四十四章 须臾幻境,酒泛沧浪剑赋
第四十五章 何以解忧,快乐逍遥唯酒
第四十六章 冰封永寂,难阻焚心似火

文摘
开篇诗
浩气飞腾耀紫英,
天河如雪剑如冰。
红尘不解三生梦,
同上琼华拜玉清。  
——管平潮
第一章
初涉江湖,轻谈诛心之剑
韩菱纱心中想,这小野人,不通世事,怎会懂悲伤?
从青鸾峰的紫云架下来,云天河和韩菱纱便看见前面有个村子,和黄山脚下其他乡村相似。这村子并不大,但气氛宁静和谐,正是皖地典型的农家田园。
“哎呀!”走得好好的少年,忽然大叫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韩菱纱忽听少年大叫,既吃惊又期待,“是有人打架吗?”她挽挽袖子,朝云天河凝视的方向张望。可是看了一会儿,她发现那边只是有些村人走动,并没有什么新鲜好玩的。
“到底怎么啦?”看着惊呆的云天河,少女很期待从他嘴里说出什么惊人的发现。
在少女的期盼中,呆愣半晌的少年忽然蹦出一句话:“好多人啊!”
“啊?”韩菱纱不甘心地问道,“除了好多人,还有呢?”
“没有啦!怎么了?”云天河看着韩菱纱,“咦?你脸怎么了?绷得这么紧,是跟谁生气吗?你要知道,你生气的样子可不太好看。”
“你!”韩菱纱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我——没——生——气!”
“我说嘛!”云天河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见这么多人,该惊呆了才是,怎么会生气呢?咦?对了,你怎么没惊呆啊?”
“云天河!你是不是呆子啊?只是人多嘛,有什么值得——”刚说到这里,韩菱纱突然醒悟过来,哎呀,还真是错怪他啦。这野人,从小在深山高崖上待着,看野猪的机会可比看人多,也难怪他一惊一乍的。
心中想明白,她的脸色便柔和下来,好言说道:“你不用吃惊啦,只是人多而已。咱们今后行走江湖,还会碰见更多更有意思的人呢!”
“是吗?”少年听了这话莫名地兴奋,“人多好!人多好!我一年见的人,都没对面那些人多!”
韩菱纱听闻此言,心中暗笑:我就说嘛,在这野人心目中,恐怕山中老虎豹子都不及人珍贵吧。
一边说着,二人也走近了前面的村子。这座村子名叫太平村,在青鸾峰的脚下依山而建。云天河和韩菱纱下山的那天,正好是端午。按照皖地的风俗,太平村中正在举行“跳钟馗”活动。钟馗是驱鬼逐邪之神,人们跳钟馗便有送孤除煞之意。太平村的村民都相信,扮过钟馗神,跳过除煞舞,再驱逐五个同样也是人扮的小鬼之后,就能送走一切孤魂野鬼,保佑村民接下来一年里安居乐业了。
再说云天河二人。当他们走过村口的那棵大槐树,正巧看到太平村的村民正簇拥着一位巨汉扮演的红衣钟馗,威风凛凛地朝村东边的祠堂走去。
“哇!”云天河眼睛瞪圆,又是一声大叫!
这一次,韩菱纱没再吃惊,她静静地等少年的下文——只听少年叫道:“人好多!好多人!”
果然如自己心中所想!韩菱纱心中生出成就感。她白了少年一眼:“大惊小怪的,看来你真的没见过人多啊!”
“当然没见过!”云天河理直气壮地道,“这么久,也只见过你和我爹。”
“这我倒忘了……”本来暗中嗤笑他的少女,听到这句话,竟有点负罪感。她注视着少年,想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一丝悲伤,却什么也没看到。韩菱纱心想:还是我想多了。这小野人,不通世事,怎会懂悲伤?
心中这般想,韩菱纱的神色恢复了正常,“就说你是土包子,别东张西望的,小心招来麻烦!”她嗔笑着提醒。
很明显,云天河对她好心的提示充耳不闻,“菱纱,快看快看!”云天河指着正簇拥着“钟馗”的那群人,新奇地叫道,“中间那个!快看,那个穿红衣的,是不是他们的大王?”
“哼!果然没在听我说话!”韩菱纱没好气地道,“什么大王小鬼!又在说傻话!”
“呵呵,原来你不懂啊!”云天河看着少女,一脸“你很无知”的表情,滔滔不绝地说道,“山里的猴子,都会跟着最厉害的猴王。你看那个红衣服的,要不是老大,干吗一堆人围着他?”
“傻瓜,我看你干脆去当猴子算了!”
韩菱纱听云天河开口闭口就是山中的那一套,有点生气。不过,她转念一想,这“小野人”还是她哄骗下山的,心就软了几分。她看着云天河,想了想,认真地说道:“天河,你记住了,山下和山上是不一样的。我们在此人世,行走江湖,不是只比谁的拳头硬的。这世上,凡事都要讲个规矩,就像老百姓要听当官的,当官的要听皇帝的。”
“黄弟?”云天河闻言一愣,“那个叫‘黄弟’的,很厉害吗?剑法如何?”
“你!”韩菱纱一滞,怒道,“你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我在听啊!”云天河见少女生气,一脸茫然,“我很认真地在听呢。因为以后我跟你‘行走江湖’,再也看不到野猪,只能跟你相依为命了。但‘黄弟’是谁?我真的不懂啊,为什么那些当官的都要听他的——是真的因为他的剑法厉害吗?”
“谁跟你相依为命?你还是挂念着你那些野猪好了!”韩菱纱一副气呼呼的样子。不过,片刻后,她忽然想到自己这样子倒像是在吃醋,还是吃野猪的醋,不由得笑了。这一笑,心情也就好多了,便耐心地跟少年解释:“皇帝是人,天下最尊贵的人。他厉害,并不是因为他懂什么上好的剑法,而是管着所有的官。所有的官都要听他的,谁不听,皇帝就会让谁官变小、做不了官,甚至坐牢、杀头。”
“杀头?”云天河一吐舌头,“那就和我以前杀野猪一样了。那时候我很凶的,那这个‘黄弟’也真凶啊。我杀猪,他杀官!”
韩菱纱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出来:“你……说话还真有趣!不过,你敢说皇帝凶,真大胆,不怕他杀你吗?”
“为什么怕?”云天河挺起胸膛,昂然道,“你不是说‘黄弟’不杀猪,只杀官吗?我既不是猪,又不是官,怕啥?”
“好吧!”韩菱纱憋着笑,“你不是猪,也不是官,不过还是要小心了,皇帝的权力很大的,只要他一声令下,成千上万的人都得掉脑袋!”
“这么厉害?”云天河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不是已经到了爹说的‘以气御剑’的境界?你还说他不懂上好的剑法!”
“哎呀,根本不是一回事嘛!”韩菱纱蓦然发现,跟少年认真说话真是一个错误,再说下去,她可能要被气死。发现这个可怕的事实后,她道:“你啊,少问一些有的没的!天色不早了,我们先找个地方歇息,然后商量下接下来要去哪里。”
“找地方?”云天河又是一脸茫然,他指着对面成片的村舍,奇怪地问道,“为什么要找?不用找啊,这儿这么多房子,我随便睡哪间都行。”
“天啊!”韩菱纱终于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傻瓜!傻瓜!大傻瓜!房子再多也是别人的,主人不同意你就进去住,是想做强盗啊?是不是还想顺手找点东西拿……停!接下来你别问我‘强盗’是什么,反正在山下你什么都不懂,一个‘不懂’和两个三个‘不懂’也没差啦!”
“哦。”见少女一副抓狂的样子,云天河虽然还有很多疑问,但担心少女不高兴,就没再说什么。他们又往前溜达了一阵儿,才安静了片刻的少年又叫道:“菱纱,我饿死了,想吃东西。”
“哼!”才清静了一会儿的少女,没好气地答道,“别满嘴死啊死的,你哪有这么脆弱!这太平村地方小,也没客栈,我们借住在村长家好了。他家院子宽敞,屋子大,既然是一村之长,住在他家也安全。”很显然,韩菱纱行走江湖的经验果然丰富。
但很明显,云天河不会注意到这一点,问道:“村长家有好东西吃吗?”
“……”韩菱纱有些无语,“你就知道吃!唉,我现在就去找村长,你别跟来了,免得添乱。”
“好啊。那我就去看那个穿红衣服的。”云天河望望那边被众人簇拥着的红衣花脸大汉,觉得现在只有他才能让自己转移饥肠辘辘的感觉。
听他这么说,韩菱纱应了一声。可是正要走开时,她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想了想,她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听好了!”只见灵丽的少女双手叉腰,郑重其事地叮嘱道,“你有什么事,一定要等我回来再说。你,不——许——惹——麻——烦!”
“放心,我最不喜欢惹麻烦,又不抵吃。再说,那些人我又不认识。”云天河这时倒答得十分顺溜。
“那就好!我走了,记得你答应我的话!”韩菱纱气哼哼地走了。
等走得远了,快看见上山前就打听到的村长家屋顶,她心里忽然冒出个念头:“真的不会惹麻烦吗?”
虽然她还在往前走着,可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