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获奖推理小说选8.pdf

世界获奖推理小说选8.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为短篇推理小说集。推理小说,又被称为侦探小说,囊括惊悚、悬疑、神秘、等诸多写作元素,以精当的情节铺陈为特色,以渲染紧张的氛围吸引看客,以挑战充满刺激、惊悚的悬念为故事架构,是献给读者破解诡计的智力读本。
本书精选13篇经典推理小说,旨在风格不拘一格,情节多元,故事线索出乎意料。在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之时,尽享前呼后应、伏笔巧妙的推理盛宴。
13篇经典佳作,篇篇出自大师之手,他们都曾荣获埃德加·爱伦·坡奖、金匕首奖、私家侦探奖、终身成就奖…… 本书遴选的作品是推理小说之必读或珍藏之作。

作者简介
海伦•塔克,美国作家,著名的作品有短篇小说《陷阱》,长篇《夏天的声音》等,她的作品注重气氛的营造,每一篇都扣人心弦。

目录
猜 疑
贪 婪 之 后
洞 里
第 四 方 案
募 捐 夜
监 视
路遇杀人犯
谋杀发生在早上
冰 场 血 案
大雪中的猎人
恐怖的课程
结 尾 无 声
记 账 簿
凶手潜规则
怪异的密室杀人案

序言
缤纷的推理小说大奖(代序)
说到推理小说的奖项,真是种类繁多,不胜枚举。如果把世界各国的推理小说奖项汇总到一起,可谓包罗万象,花样繁多。
由于人类固有的对解谜的好奇和惩罪的愿望,推理小说的诞生是必然的。
众所周知,推理小说的历史并不长,开山鼻祖是19 世纪上半叶美国作家埃德加· 爱伦· 坡。之后的40 年,即19 世纪末20 世纪初,推理小说的创作开始受到人们的重视,作品量剧增,各国优秀作家不断涌现。在以英美作家为主要写手的同时,日本也涌现了很多驰名世界的作家。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人们厌倦了战争,想把战争带来的痛苦抛到九霄云外,推理小说的诞生恰逢其时,迎合了人们期盼愉悦和消遣的愿望,受到了广大读者的喜爱和追捧。这一时期,正值世界经济、科技大发展,一个新的崇尚科技的时代,使推理小说这种特殊的文学形式契合了人类精神发展的虚幻世界。她本身独特的励志功能,与科技文明发展的主流相吻合,成为世界经济发展大潮中的新贵和宠儿。推理小说的黄金时代真正来临!
在柯南· 道尔之后,这一时期最重要的人物当属阿加莎· 克里斯蒂。她的小说内容丰富,逻辑缜密,情节跌宕,读者面临着从已知线索中推断凶手的挑战。她的作品量惊人,每年可以写2~3 部小说,笔下智慧幽默的大侦探波洛家喻户晓。而且大侦探波洛个性鲜明,睿智而风趣,故事中参与到谋杀案中的嫌疑人,大多是俊男靓女,时尚有范儿,牢牢吸引读者的眼球,这一点非常符合读者的阅读趣味,成为典型的中产阶级读物。就小说的销量而言,从20 世纪20 年代,直至80 年代,她的小说总是稳居畅销书榜首,被介绍到102 个国家,翻译成103 种语言,销量超过4 亿册。她是当之无愧的“女皇”,由此也可看到推理小说的魅力。
据统计,从20 世纪20 年代直至今日,《纽约时报》小说类畅销书榜上,排名榜首的几乎都是推理小说。为鼓励推理小说和侦探小说的创作,世界各国设立了众多大奖,由各国作家协会以及其他社团组织,从每年的推理、悬念、惊悚、犯罪小说中遴选出最杰出的作品进行评选,以兹奖励那些为推理小说的创作、发展作出卓越贡献的作家。如果说美国是推理小说的创始之地,英国则是推理小说的温床,那里滋生了最多世界最著名的推理小说作家。因此,所有推理小说奖项,尤以美国和英国为多,分量也最重。例如埃德加奖、匕首奖、夏姆奖和阿加莎奖,都是推理小说的大奖,为广大读者所熟知。它们也是推理小说作家追寻的最高荣誉,广大读者心中的圣奖。说到推理小说奖,林林总总不下几十种,且名目繁多,奖励侧重的方向也有所不同,下面就一些重要奖项,作些简单介绍。
埃德加奖:1946 年创立,每年评选一次。由美国推理作家协会创办,从当年出版的各类推理、悬疑、惊悚等不同风格的作品中评选出最佳作品。奖项范围已扩及小说、电视剧、电影、戏剧及广播剧等。美国推理作家协会在该奖中于1953 年设立了“大乌鸦奖”;1978 年设立了“大师奖”。前者颁发给非推理小说作家,但对推理小说的发展作出过贡献的人;后者为作家的终身成就奖。
匕首奖:由英国犯罪作家协会于1955 年创办。每年评选一次。奖励在犯罪和惊悚领域取得杰出成就的作家。此奖项分为五个系列,即钻石匕首奖、金匕首奖、银匕首奖、钢匕首奖和国际匕首奖。钻石匕首奖由卡地亚钻石商赞助,故此简称钻石匕首奖;银匕首奖由于赞助商问题,于2006年取消。
阿加莎奖:1988 年设立。这个奖项主要奖励以传统推理小说风格创作的悬疑推理作品。设有最佳推理小说奖、最佳处女作奖、最佳短篇推理小说奖、最佳非小说奖、最佳青少年推理小说奖。评选大会在美国华盛顿特区召开,由美国国家悬疑作品协会负责评选,并非每年评选一次。
瑞典犯罪小说奖:1971 年由瑞典犯罪小说学会创立。评选瑞典本土创作的年度最佳作品和引进并翻译的最佳犯罪小说。每年评选一次。
法国推理小说奖:1972 创立。旨在评选一部年度法国本土作家创作的犯罪小说和一部引进并翻译的最佳犯罪小说。
尼禄奖:1979 年设立。每年评选一次,奖励一部推理文学领域中的最佳作品。该奖于每年12 月的第一个周六在纽约颁发。
夏姆奖:1982 年创立。这个奖主要奖励私家侦探写作风格的年度最佳私家侦探小说和作家。由太平洋西部航空公司董事局负责评选,每年评选一次。
安东尼奖:1986 年创立,每年由布彻书会世界推理协会颁奖,由参会人员评选出获奖者。该奖以曾协助创立美国推理作家协会的已故著名作家、《纽约时报》著名评论家安东尼· 布彻(原名威廉· 安东尼· 帕克· 怀特)的名字命名。
最佳私家侦探小说大赛奖:1986 年设立,每年举办一次。由美国私家侦探协会和圣· 马丁出版社举办,从参赛作品中,选出优胜作品和作者。参赛者可以是职业作家,也可以是非职业写手,甚至没有写过私家侦探小说的作者也可参赛。比赛规则,由主办者制定。
哈梅特奖:1991 年设立。由国际犯罪小说协会北美分会举办。每年评选一次,旨在选出年度最佳犯罪文学优秀小说。该奖以美国著名硬汉派侦探小说创始人达希尔· 哈梅特的名字命名。
玻璃钥匙奖:1992 年创立。由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犯罪小说协会举办,旨在奖励每年由丹麦、芬兰、冰岛、挪威和瑞典作家创作的最佳犯罪小说。
电子书奖:该奖于1999 年设立,由美国电子出版工业联盟举办,旨在从每年出版的众多种类的电子书中,遴选最佳神秘和悬念小说。
以上介绍的这些奖项,有一定的代表性和权威性,但比起浩如烟海、名目繁多的推理小说奖项,的确挂一漏万。据不完全统计,仅仅欧美推理小说奖项就有五十几种,加上世界其他地区的奖项,准确数字真的很难统计。归根结底,这说明推理小说极度励志减压,受到读者青睐,适合大众阅读,是一种很好的消遣方式。有调查显示,阅读推理小说人数的多寡,与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有着直接的关系,也就是说,当一个国家的物质极大丰富时,对文化娱乐的消费需求将大幅攀升,而推理小说恰恰是奉献给“有钱有闲阶级的专有读物”。在职场中拼搏的人们,尤其是承受巨大心理压力的白领,真的需要阅读这类小说,释放心中的块垒。我们正是看到推理小说的阅读功能和潜力,致力于推介推理小说,并逐渐搭建短篇优秀推理小说阅读平台,让读者在休闲时、度假时,可以找到最好的读本。本书所遴选的作品,无论作家,还是作品都获得过不同奖项,有些篇目还是英美年度最佳推理小说。
例如帕特里西亚· 海史密斯,曾三度获得埃德加奖,一次匕首奖,两次法国推理小说大奖,被认为是世界推理小说一百多年来最优秀的推理小说家和心理惊悚小说家。她的“魔鬼雷普利系列”,吸引了无数粉丝,并被改编成电影。比尔· 普洛兹尼创作的无名侦探系列享誉美国和世界。无名侦探以独特的人物个性著称,颠覆了侦探小说史上众多系列侦探的形象。与传统欧美硬汉侦探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所经办的案件类型非常广泛。普洛兹尼被称为贯穿古典与冷硬的派系调解者,从古典的密室推理到西部风格的生死一线,从精确缜密的逻辑到轻松幽默的游戏,他在各种风格的小说上都有所建树,从而终结了本格解谜小说和冷硬犯罪小说向来各霸一方的僵局。他始终坚持低限度的暴力情节和高水准的布局谋篇,让他的作品更有可读性,更接近推理小说注重解谜乐趣的核心。目前无名侦探这个系列共出版了35 部作品。他的小说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在30 个国家出版,三次获得埃德加奖提名,两次获得夏姆奖,是夏姆奖终身成就奖的第六位得主,曾出任美国私人侦探作家协会第一任主席,2008 年获得埃德加大师奖,成就卓著。劳伦斯· 布洛克是位中国读者熟知的作家,他于1994年获得埃德加终身成就大师奖,三度获得埃德加奖、两次荣获马耳他鹰奖、四届夏姆奖,摘得一届尼禄奖。他是美国《纽约时报》著名畅销书作家,也是私人侦探最佳写手。他笔下的私人侦探马修,是个嗜酒成性、放荡不羁的侦探,但是这样的侦探形象却几十年来长久深入人心,这要归功于著名的《八百万种死法》的名扬四海,不仅读者喜爱这本书,大银幕的展现,更使马修的形象具体化,粉丝多到无以计数。他的另一个系列“杀手凯勒”,同样具有非同凡响的知名度。布洛克已出版五十多部推理小说,一百多部短篇推理小说。苏· 格拉夫顿是美国著名推理小说作家,大师中的大师,1982 年推出的“金西· 米尔虹系列”,使她成为超级畅销书作家,首届安东尼奖获得者。这个系列的每部作品皆按英文字母的排列顺序命名,其创新手法一直为推理小说迷津津乐道。格拉夫顿运用侧面描写人物的手法,神奇地拓展了侦探小说的视野,让人物回归为小说的第一主题,使侦探小说首次有了人性深化空间。其作品笔触犀利,有时甚至略带刻薄,故事情节多变,人物性格各异,尤其在描述人与人之间亲密或对立的关系时,使读者看到生活中不只有善恶两极,更有不可言喻的中庸之道。爱德华·D.霍克被誉为美国短篇推理小说之父,一生写过990 篇短篇小说,被誉为推理小说黄金时代的最后一位本格大师。他多次获得埃德加奖,先后两次摘取安东尼奖最佳短篇小说奖,荣获金德林加奖终身成就奖、夏姆奖终身成就奖、安东尼奖终身成就奖,以及埃德加终身成就大师奖,对推理小说的影响至深至远。在霍克的短篇推理小说中,大多以本格推理的创作方式编织故事,强调犯罪现场和逻辑推理,经常在平淡中显现致命的线索和破案玄机。他的“尼克· 维尔维特系列”、“利奥波特探长系列”、“山姆· 霍桑系列”都是畅销欧美的名作。克拉克· 霍华德是以结构硬朗著称的犯罪小说作家,小说题材宏大, 在短短的一万多字中,常常把复杂的社会问题、人性善恶、犯罪根源跃然纸上,令他的作品平添深刻与回味,读者在读完之后定会掩卷深思。他获得过夏姆奖和最佳读者奖。爱德华· 戈尔曼一生获奖无数,多次获得最佳短篇小说奖。不得不提到的还有美国推理小说著名作家杰弗瑞· 迪佛,他曾三次获得艾勒里· 昆恩读书会年度最佳短篇小说奖,史密斯好读奖,安东尼小说奖,并四度被埃德加奖提名。他的“警探林肯· 莱姆系列”深受读者追捧,并使他跻身为美国《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莱姆系列中最著名的《人骨拼图》被改编成电影,公映后极为轰动,也使他的这部小说成为年度最佳畅销小说。他的故事写作奇特,想象力超群,凶手大多比较有智慧,作案手段变态残忍,读者常常难以预料情节发展。在恐怖情节推动中,他常采用委婉清丽的叙述,流水般将故事讲述给读者。情节与语言的巨大反差,使摄人心魄的勾魂美感在阅读中产生。我们不得不说他真是太有才了!
在这个获奖推理小说系列中,我们还遴选了日本著名推理小说作家森村诚一的作品。众所周知,日本也是一个推理小说创作相当发达的国度,因而设立了很多推理小说奖项,如推理文学大奖、江户川乱步奖、梅菲斯特奖、横沟正史推理大奖、松本清张奖等等。森村诚一的《人性的证明》享誉世界,获得世界的赞誉。他的作品不仅仅限于谜团和解谜,还将日本战后的社会问题、心理问题、人性的黑暗毫无痕迹地带入作品之中;他那简洁的文笔、单刀直入的情节展开、深刻的人性批判,为这位大师赢得了推理作家协会奖、江户川乱步奖、吉川英治奖等众多奖项,使他成为日本社会派推理小说的掌门人……由于本书所选作品都是出自这些大师笔下,其故事结构、语言魅力、情节设计几乎无可挑剔,是一本难得一见的可读性、文学性俱佳的读物。
在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今天,在电视节目、电子游戏、微信朋友圈,或者上网搜寻世界秘闻都使你厌倦的时候,阅读一本推理小说真的是一件非常愉悦和励志的好事,何况这是一本精品中的精品,它绝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在2014 盛夏即将过去,凉爽宜人的秋天到来之时,沐浴着阳光,泡一杯淳淳的咖啡,好好享受一次推理与谜局的盛宴吧!
咖喱
马年夏末 于简书斋

文摘
猜 疑
(英)多萝西· 塞耶斯
随着列车车厢的空气里弥漫着越来越浓重的香烟烟雾,马默里先生也越来越意识到这天的早餐非常不合胃口。
早餐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棕色的面包富含维生素,《晨星报》的健康专家就曾这样建议过;熏肉烤得恰到好处,可口而松脆;鸡蛋的火候掌握得十分到位;现制的咖啡也只有萨顿太太才知道怎样烹煮。人们发现萨顿太太是个实实在在有着惊人能力的人,而且经常会让人感激不尽。对于埃塞尔,自从今年夏天她的神经出现问题以来,她的确不再适合去应付那些接连不断来来去去、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女孩子们了。如今,用不着费什么工夫就能让埃塞尔感到痛苦难受,这个可怜的宝贝。
马默里先生虽然一直在尽最大努力不再去想他身体里不断强烈的不适感,但他还是始终希望自己不会遭到病痛的折磨。除了办公室里可能会产生一些令埃塞尔非常担忧的麻烦以外,马默里先生非常愿意愉快地放下自己那没有任何意义的生命,情愿为埃塞尔分担一些令她心神不安的事情。
他往嘴里扔了一块消化药片——近来,他一直随身携带着几片药——随后,翻开了报纸。看来报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新闻,比如,关于政府打字员的问题正在下议院进行着讨论;威尔士王子满意地微笑着举办了一次全英鞋类展览;自由党内部出现进一步的分歧;警方依旧在寻找那个被怀疑在林肯郡投毒害死一家人的女人;两个女孩子被困在一家着火的工厂厂房里;一位电影明星经过斗争终于如愿拿到了她的第四份离婚判决书,等等。
马默里先生在帕拉根车站下了车,然后搭上了一辆有轨电车。他此时已经明确地认识到身体里的不适感是晕车恶心了。不过令他高兴的是,在他还没有感到最难以忍受的时刻到来以前,他已经设法回到了办公室里。他坐在办公桌边,面色苍白,可是他依旧控制着自己。这时,他的搭档一阵风似的走了进来。
“早上好,马默里。”布鲁克斯亮着大嗓门说,然后又毫不避讳地补充道,“你是不是感到冷呢?”
“非常冷。”马默里回答说,“实际上是非常令人讨厌的阴冷。”
“真够烦人的,真烦人。”布鲁克斯说,“你的电热灯全都开着吗?”
“没有全打开。”马默里坦白道,“实际上我一直感到不太——”
“很遗憾。”他的搭档打断了他的话,“真是非常遗憾。应该早就把那些灯全打开。我的那些灯上个星期就打开了。我那所小房子在春天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幅风景画。对于一座城市的花园而言,那的确是一幅画。你很走运能住在乡下。那可比船舱里要强多了,我认为就是这样,对吗?而且我们走到大街上能够呼吸到大量的新鲜空气。你太太最近情况怎么样?”
“谢谢,她好多了。”
“很高兴听到这样的消息,这让人感到非常开心。希望今年冬天她能像以往那样回到我们身边。要知道戏剧协会没有她是办不下去的。天啊!我甚至无法忘记她去年在《爱情故事》中的表演。她与年轻的韦尔伯克肯定把整个剧院的钱都挣回来了,是吗?韦尔伯克家的人昨天还问起她呢。”
“谢谢,是这样的。我希望她能很快再次参加她原来的那些社会活动。可是大夫说要禁止她过度劳累。不用着急,他说——那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她必须待在宽松的环境之中,而且也不能总是风风火火或者承受太多的压力。”
“非常正确,非常正确。就让所谓担心的事情见鬼去吧。我在多年以前就已经不再担心了,看看我吧!身体健康,精神抖擞,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我有五十多岁了。顺便说一句,你看上去好像不太舒服。”
“有点消化不良。”马默里说,“没有太大的毛病。肝脏可能受了点寒,我总结就是这种毛病。”
“就那么回事。”布鲁克斯就像总算找到了机会似的说,“生命能继续维持下去吗?那就全靠肝脏了。哈!哈!好吧,现在,就现在——我们必须干工作了,我想是这样的。费拉比的那份租约在哪里呢?”
尽管马默里认为那天上午并不是他谈话的最佳时机,但他还是相当喜欢这个提议的,而且只用半个小时与一位房地产代理商就有关职责义务进行友好商谈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顺便说一句,”他突然说,“我想你太太并不认识一位好厨师,对吗?”
“哦,不认识。”马默里回答道,“如今并不是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合适的厨师。实际上,我们只想找到适合我们自己的。为什么这么问呢?你们家的老厨师还没有离开吧?”
“哦,上帝,她还没有!”布鲁克斯发自内心地笑着说,“要换掉老厨师就得有像是发生地震那样的大事件才行。没换掉。这样做对于菲利普森家族而言是非常正确的。他们家的那个女儿很快就要结婚了。她是所有女孩子中间最糟糕的一个。我曾经对菲利普森说,‘你要记住你在做什么,’我说,‘找一个你了解底细的人,否则你会发现自己可能会被这个投毒的女人陷害了——她的名字叫什么——安德鲁斯。不要马上想着给自己的葬礼送花圈。’他当时大笑了起来,可是那并非可笑之事,因此我也直接这样对他说了出来。我简直弄不懂我们付钱给警察干什么。到现在几乎快一个月了,可是警方居然依旧对那个女人束手无策。他们所说的一切就是,他们认为她还在周边地区四处逃窜和躲藏,而且‘可能在寻找当厨师的职位’。当厨师!现在我要郑重地告诉你!”
“你认为她会自杀吗?”马默里提出了假设。
“自杀,简直是荒唐!”布鲁克斯粗鲁地反驳道,“你就不能相信这种话,我的伙计。在河里发现的那件外套足以说明一切问题。他们那种人不会自杀,那样的人不会。”
“哪种人?”
“就是那些十分嗜好砒霜的疯子。他们对自己的皮肤都会小心备至。这些人狡猾得像黄鼠狼一样,那就是他们的为人。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他们会设法在她企图将罪恶的双手伸向别人以前抓住她。关于这一点,我曾经告诉过菲利普森——”
“你认为安德鲁斯太太干了那件事吗?”
“干了吗?当然是她干的。这就像鼻子长在脸上一样正常。她曾经照顾过自己的老父亲,结果老头突然间死掉了——还留给了她一些钱财。之后,她为一位年纪较大的先生看管家务,结果他也突然死掉了。现在又出现了这位丈夫和妻子——男的死了,而女的病得非常严重,检查结果是砒霜中毒。厨师逃跑了,那么你说,是她干的吗?我根本不会在乎为此打赌。如果他们挖出那位父亲和那个老先生,他们会发现这些死者身体里也到处是砒霜中毒的迹象。一旦那样的情况发生,他们就不会停下来。随着事情的发展而成长,你可能会这样说。”
“我想情况可能是这样的。”马默里说。他又一次拿起报纸,仔细观察起那个失踪女人的照片。“她看上去一点也不坏。”他评论道,“看上去是个相当不错而又充满爱心的女人。”
“她长着一张多么难看的嘴啊。”布鲁克斯一字一句地说。他有个理论认为人的性格特点都表现在嘴巴上。“我一点都不会信任那样的女人。”
时间慢慢过去,马默里先生感觉身体舒服多了。他对午餐开始担心起来,所以谨慎地选择了一点烹煮过的鱼和牛奶布丁,而且还特别注意不在饭后急着去干什么事情。让他感到欣慰的是,鱼和牛奶布丁依旧还放在原来的地方,而且他也没有再受到近两周来一直习惯性困扰着他的、那种让他疲惫不堪的痛苦的折磨。这一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他看上去才显得轻松起来。病魔和大夫的药片也暂时不再纠缠着他。他买了一束古铜色的菊花准备带回家送给埃塞尔,之后,他便心怀美好的期待下了火车,快步走上了通往蒙· 阿布里花园的小路。
他为太太没有待在客厅里感到些许沮丧,可是他依旧紧握着那束菊花急切地穿过走廊,然后推开了厨房的门。
厨房里,除了厨师没有别的人。厨师此时正背对着他坐在桌子边。就在他快要走近的时候,她看上去像是做了什么错事一般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
“天啊,先生。”她说,“您把我吓了一大跳。我根本就没有听到前面的门被推开了。”
“马默里太太在哪里?她是不是又感到不舒服了?”
“哦,先生,她有一点头疼,真是只可怜的羔羊。我让她躺下了,四点半的时候我给她端过一杯不错的茶。我猜想她现在应该是在打着盹儿。”
“亲爱的,亲爱的。”马默里先生说。
“出现难受症状的时候,她正在餐厅里干着活,如果您想了解当时的情况,基本就是这样。”萨顿太太说,“‘那么,您就别再操劳了,太太。’我对她说,可是您知道她是怎样的性格,先生。于是她变得有些焦躁不安,她简直受不了什么也不干。”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