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风华2君心似我.pdf

第一风华2君心似我.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墨连城放弃帝位,曲檀儿她生下一子。夫妻一起出京周游天下。中途,由于要救神秘又古怪的老头,夫妻双双返回王府,无意中掉到了另一个世界。
玄灵大陆,五大势力支撑。墨族和曲族其中两大势力,但两族是世仇。曲檀儿和墨连城,正是两族特殊的嫡系血脉。
新环境中,一段前世之谜被掀开。曲檀儿得知自己是玄神转世,前世曾杀死过墨连城,只是,她抹掉自己的全部记忆转世。为救墨连城,他封印不足二十五年的记忆被强行打开,却忘记了她。
她痛苦,绝望,却始终带着一丝希望,默默守在他身边,不离不弃。
最终,夫妻两人得到墨族和曲族的支援,成功瓦解欧阳家族数百年的势力。
古怪老头再次出现,将她带进幽冥一族,与魔帝最终一战。墨连城为救墨亦枫掉进魔鬼潭,生死不明。最爱的人已死,她不想独活,便纵身跳下魔鬼潭殉情。
诡异的魔鬼潭,却意外让二人在另外一个空间中再次重逢……

编辑推荐
该书是一部励志穿越小说,作者把曲檀儿形象刻画的非常清晰灵动,同时也把她的励志成长故事描写得非常独特。该作者功底深厚,技巧娴熟,悬念伏笔设置巧妙,让人读起来非常愉悦,同时又会有不少精神层次上的触动。

名人推荐
这书就如一杯刚泡好的茶。第一口,你品不出什么,这是平淡无奇的味道;第二口,发觉茶香融在口中,其实有点意思;第三口,茶味飘渺悠长,缠绵不已,连苦涩都令人觉得是种享受;最后的,细品缓啜又不肯喝完,才发现原来已经迷恋上这种感觉,愿为之倾尽一切的感觉。你知道这茶叫什么名字吗?它叫“爱情”!作者的书,就很好的诠释了这个名字。
——小七

作者简介
梵缺,腾讯文学明星作家,迄今已创作完成十余部作品。
其作品轻松幽默,深受读者喜爱。

目录
目录:

上册

第一章:误入异世
第二章:人心险恶
第三章:生死一战
第四章:记忆封印
第五章:心疼无痕
第六章:朦胧深情
第七章:自找苦吃
第八章:他生我生
第九章:丛林遇险
第十章:谁属猎物
第十一章:难缠人物
第十二章:恩将仇报
第十三章:悲催猎人

下册
第十四章:深夜查探
第十五章:生死攸关
第十六章:生死血契
第十七章:苍峰风云
第十八章:瓜分战果
第十九章:幽冥危机
第二十章:如履薄冰
第二十一章:舍生取义
第二十二章:回东岳国
第二十三章:风云又起
第二十四章:四面楚歌
第二十五章:破除埋伏
第二十六章:血战容安

文摘
正文
第一章 误入异世

无尽的虚空。
曲檀儿只觉脑海短暂眩晕,忽而有人扑过来将自己抱住,熟悉的气息让她内心一安。随后,她发现自己身体凌空悬浮,稍微觉得不适,却没有什么危险的感觉。她慢慢地从墨连城怀中抬起头,看到了他脸上的讶异。
两个人的身体被一层淡淡的紫雾笼罩。周围流动着如水纹一样的白雾,有着如小溪流水般的柔和之境。
不知道时间流逝了多久。
曲檀儿突然有种双脚踏在实地上的感觉。
“你们新来的,快点出来,不要占着位置,别影响下一位!”粗犷的暴喝在不远处响起。
曲檀儿吓了一大跳,睁眼一望,小脸又露出讶异了。只见三面悬崖,怪石嶙峋,是一个小山谷。崖底下爬满了许多植物,是她从没有见过的。此刻,二人正处于一块诡异的平台中间、脚底踏着神秘又复杂的图纹。前面不远处站着数位身穿黑色铠甲,手持精美花纹的长枪侍卫。
曲檀儿眼中的迷惑一闪而过,印象中她应该是在东岳国的八王府内,送流千水离开,不曾想……会莫名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墨连城摸不清眼下的情况,所以没有鲁莽行事,搂住曲檀儿,施展轻功飘下平台,纤尘不扬地落到地面上,立在了三个侍卫面前。
这时,侍卫们皆露出惊异的神情,紧盯着墨连城看。
“你身上没有玄气,也不是玄者,怎么会……咦,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为首的侍卫惊讶地询问。
墨连城轻蹙眉,淡淡地应道:“轻功。”
“是不用玄气的修炼功法?”侍卫迷惘。
墨连城微微一笑,没再回答侍卫的话。
武学是禁忌,谁会轻易说出来?
侍卫好像也懂这个道理,没有继续追问,挥了挥手中的长枪,再次扬声道:“去吧去吧,往山谷外走会看到检验官。”
墨连城和曲檀儿沉默,往前走去。
二人走得并不快,同时也留意着那诡异的平台。
突然,平台上白光一闪,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青年男子。
而侍卫也做着同样的事,说着同样的话。
“檀儿,我们……似乎来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
“我想也是。像流千水那样的老怪物,还有小蜂那么奇怪的家伙,他们所在的世界也不可能会正常。对了,我去问问,你等我一会儿。”曲檀儿忽而想到流千水和小蜂,不知他们是不是也出现在这里?她松开墨连城的手,往回走,到了侍卫的前面,笑眯眯地询问了几句。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冲着自己笑的是一个美人。
侍卫回了曲檀儿几句。
曲檀儿重新回到墨连城身边,脸色有点凝重。
“他们怎么说?”墨连城轻声问。
“说的确有,不过是三天前的事了。”曲檀儿心底说不上的怪异,仅是慢了那么一会儿,结果却差上了三天。顿了顿,曲檀儿再小声道:“城城,我还听到一个怪事,呃,也算是好事吧。”
“是什么?”墨连城牵着她往山谷外走去。
曲檀儿也随着他的步伐,一边走一边说道:“我问起流千水了,他们说他没有大问题,醒来歇息半天就离开了。”
墨连城听后,越发凝眉。
“檀儿,以后不要随便离开本王的视线。”
“嗯。”
“箫还在你身上吗?”
“在,都在。”离魂和碧血都在。
“那就好,要小心保管好,不要弄丢了。”墨连城担忧。如果他一个人应付不来,到时她也能有一个自保的机会。想起流千水和小蜂的怪异……他觉得未来的路,不太容易走。
很快,两个人发觉出了小山谷,外面极为广阔,少了尘世的气息,却又多了几分隐秘。小山谷的出口处,有数座他们从没有见过的建筑物。那些建筑物宏伟高大,由整块的大石堆彻而成,隐隐可见里面有人影走动。当前一座建筑物的亭台里有一个劲装美女,正懒散地靠在椅子上,两条修长的美腿还搭在石案上。案上摆着几本册子,还有笔墨。她斜眼冷淡地扫了二人一眼,当眸光遇上墨连城时,倒是错愕了一息,眸子中闪出了惊艳。旋即,她又像发现墨连城身上缺少什么似的,露出一丝失望。
很快,美女漫不经心地问道:“新来的?”
“嗯。”墨连城回答。
“我是检验官。”美女再随意瞥了曲檀儿一眼,“你们有玄牌吗?”
“玄牌?”墨连城疑惑。
“没有的话,就需要临时办理一张。”美女检验官将两腿放下,开始翻找册子,“说吧,你们来自什么大陆?玄位是多少——”没问完,她重新打量了墨连城一眼,难得瞧见一个绝世美男,结果只是一个普通人。
真的可惜了……
检验官美女见两个人无动于衷,却又见怪不怪,遂问:“你们不懂?告诉我,来自哪里?”
“东岳国。”墨连城慢条斯理道。
“东岳国?我问的是大陆的名字。”
“没有名字。”
“没名字?”美女眸光古怪地打量了墨连城一下,旋即道,“那你们稍等。”
只见美女打开旁边一个木箱,低头在一堆册子上找。翻了半天,终于翻到了最后一本破册子,上面灰尘都积了厚厚一层。她拿出来照例翻看了一会儿,看到最后一页,撇了撇美艳的红唇,奇道:“居然没有找到记录。一般连名字都给人遗忘的大陆,多数是凡人居住的低等大陆。可奇怪了,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那里应该没有空间传送阵吧。”说罢,她疑惑地看向墨连城和曲檀儿。这两个人……不像修玄者,衣服上也没有大家族标志,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这时,从山谷内步出一个年轻的男子,穿着青色长袍,左胸的衣襟上绣着一只大鸟的图腾。只见他轻佻又熟络地吹了吹口哨道:“吉娜,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什么时候嫁给本公子?”
“闭上你的臭嘴,老娘就算嫁不出去,也轮不到你。”
“哈哈……”
男子爽朗大笑,从身上取出一个奇特的牌子,丢到石案上。
被称呼为吉娜的美女拿了起来,却不给情面地扔了回去,斜眼冷道:“排队。”
男子一怔,看了墨连城和曲檀儿一眼,倒是无所谓地微微一笑。
“我们继续。”吉娜的视线再度看向墨连城,接着扫了扫案上一个圆形的检测石盘,“你,将双手用力按上去。”她点名的,是墨连城。
“做什么?”墨连城质问。
曲檀儿也好奇,笑问:“是啊,能不能详细说明一下?”
吉娜简单回答道:“例行检查。如果是修玄者,石盘就会有反应,不是就没有变化。”
墨连城虽然疑惑何为修玄者,但还是平静地将手掌往古怪的石盘上一按。
片刻后,石盘上没变化。
“非修玄者。下一位,你来。”吉娜指向曲檀儿。
曲檀儿也照着墨连城的样子,轻轻将双手放上石盘,再倏地一按,本以为也会没有变化,却不料石盘骤然紫光大现,然后砰的一下,石盘裂开。她吃了一惊,怎么回事?弄坏了人家的东西了?她不由有点忐忑不安地退回到墨连城身边,小声抱歉道:“城城,我不是有意的。”
“嗯,没事。”墨连城冲着她淡淡一笑,让她不要担心。
吉娜愣了一会儿,然后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起,和那名青年男子一样,奇怪地盯着曲檀儿看,像瞧见了什么怪物。结果是,她从最初的惊奇,再到渐渐感到疑惑……意外,刚刚肯定是意外。
“我不知道石块会那么不经按。”曲檀儿蹙眉道。
她是真的……没有想过要破坏公物,唉。
“檀儿,别自责,可能是本……是我刚刚用力太过。”墨连城改变了自称,在这一个世界,他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事,心下渐渐警惕和凝重。
两个人简单的对话,令吉娜和青年男子的表情更怪异。
吉娜喝道:“苏杰!刚刚你什么都没看到,知道吗?敢乱说,我们东域联盟绝不会放过你。”
“是!检验官大人。”叫苏杰的看似恭敬,回答却有点不以为意。
吉娜瞥了一眼,道:“你们先闪到一边去。”
然后她又冲着苏杰喝道:“上来,登记。交税钱。”
苏杰笑呵呵上前,将玄牌和银币丢到石案上面,当然也免不了调戏吉娜几句。等手续办完,苏杰再深深地看了曲檀儿一眼,便离开了。
吉娜沉默地再将视线移到墨连城二人身上,耐心地向他们解释一些情况,例如他们目前来的大陆,名字叫玄灵大陆;流通的货币分别是金币、银币和铜币,一个金币等于一百个银币或一万铜币。再比如,玄牌是玄灵大陆特有的通行证,是代表自己身份的牌子。没有玄牌,五行大陆的各大城池将禁止进入,也无法利用空间传送阵。空间传送阵就是刚才夫妻二人出现的诡异平台。
“十个银币,办理一人的。你们两个人,来,交二十个银币。”吉娜敲了敲石桌,等着墨连城和曲檀儿交钱。
墨连城取出了一锭银子道:“这个行吗?这也是银子。”
吉娜眸光一闪,断然道:“不行!”
“那这个呢?”墨连城又拿出了几片金叶子,还有一颗龙眼大小的夜明珠。
“不行!这些不能顶钱用。”
墨连城缄口不语,这女人分明存心刁难。
沉默了须臾,墨连城直接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在墨连城的注视下,吉娜的眼眸又闪烁了一下,冷哼道:“要是没有钱办理,那你们在这里有没有亲人和朋友?通知他们来领人就可以了。如果没有就只能在这里干活,等挣够了钱,将玄牌办理好了再离开。”
看到吉娜有些闪烁的眸光,墨连城心生疑惑。
“檀儿,我们走!”
突然,墨连城一搂曲檀儿的腰,施展轻功往前掠去。
他要逃!
危机感太重,从刚刚檀儿按那检测石盘开始,这女人看檀儿的眼光就起了变化,就算想隐藏,也隐藏不了。他不会让她出任何意外,于是,果断地带着曲檀儿离开,就算暂时没有玄牌,也要先离开这里再说。
“臭小子,就凭你一个普通人,也想逃掉?”吉娜冷眼瞥了瞥墨连城逃离的方向,清了清嗓子,倏地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
啸声一起,屋内陡然涌出十几个身穿铠甲的侍卫,个个手持长枪,领头一个男子神色冷峻,过来之后瞥了一眼,见空空无人,询问道:“有谁在闹事?怎么没有人?”
“有人往那边逃了,将他们捉回来,记住不要伤着那女的。”吉娜面无表情地交代,不过当望向那个方向时,她突然又是一惊,“不好!你们得赶紧点,过了那一座山,外面说不定有猎魂者,死了……就可惜了。”
可惜了?可惜了谁?
只有说者知道……
而一刻钟后——
曲檀儿伏在墨连城的背上,墨连城往前狂奔着。
风呼啸而过,扬起了两人的发丝,时不时交缠在一起。他们没有想到,刚刚来到这里,就遇上心怀叵测的人。
“城城,你为什么不先答应做事换玄牌?”
“我拿出银子和金子时,看到她的眸光闪了闪,所以应该是可以用的,就算不能代表钱币,也至少可以兑换一些。所以,那女的分明是存心刁难。”
“嗯,也是。”
“她的目标是你。如果答应留下来做事,就中了她的缓兵之计,我敢肯定,不出几天就会有人将你带走。”墨连城光想到她一个人面对那可怕的局面,他的心就揪得痛。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