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渡君.pdf

美人渡君.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灾难来临,人如蝼蚁,命如草芥,程兰偶得一枝玉兰才没有饿死他乡。若干年后,长成大美人的她,竟意外遇到了一个狂傲自大,似乎只用眼神就能吃人的他。
他是东狱的圣主,说一不二;他是暴劣乖觉的王,无人不恐惧;他与蛇同在,与其习性相近,冷酷无情、自私、疑心极重,不轻信于任何人。
这似宿命般的相遇究竟是冷酷与温柔交锋,还是冰与水的相融?
一场精彩的旅程随之开始,各种惊惧莫名、匪夷所思之事一件接着一件,究竟是有人蓄谋策划,还是闯进了另一个神秘又诡异的世界?迷雾重重、危险丛生中,冷酷无情的东狱之主是否真能为她停下自取灭亡的脚步?
这是一场不离不弃、生死相随的爱恨纠葛,且看一个现代平凡灰姑娘,如何倾心以待,换得无情人的一片真情,谱出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倾世之恋。

  

编辑推荐
故事是以男女主从五洲返回四狱途中,以怪诞绝伦的情节与缠绵悱恻的爱情来展开的。倨傲天下的东狱之主,阴险残酷,蛇一样神秘又冷血;不得不圣母的小白兔,以救死扶伤为己任;冷酷的东狱之主不得不忍受小白兔一次又一次的圣母行为,天下居然有如此女子,见人就帮?

◆ 本书作者为月下金狐 ,极受读者欢迎的超人气明星写手。曾经连载中的《美人渡君》极受读者欢迎,尚未过百章,文章收藏已过万,光评论就近一万五千评,其中最高的一章节达到近五百评论,积分只用了短短两个月就已进入季榜前三,其火爆热度极高。
◆ 作者已完成十数本小说,塑造的人物生动形象,极受欢迎,本本上晋江收入金榜,曾经在金榜长达十个月之久,在晋江获得大量支持,作者专栏收藏高达一万+,本本收藏过万,人气爆表。

名人推荐
好喜欢这本小说,作者写得很好,故事的高潮迭起都很棒,尤其最后峰回路转让我看得胆战心惊,在看文的时候甚至让我和女主一样有种茫然的感觉,没想道后面来个大逆转,也让我好心疼男主,看完后意犹未尽,让我想买书看番外了。
——读者:安可酱

写得很好的文,在我看书的这几年中觉得是高品质的文了,可以让人从头想读到尾,不会中途弃文。期待结局几万字的现言版番外,希望可以让结尾剧情更加饱满起来,创作不易写字辛苦,尊重作者大大,小金狐加油啊!么么哒!
——读者:临江仙

作者简介
月下金狐,晋江原创网签约写手,金牌作者,写作风格独特,文风清雅别致,题材多样。喜欢阅读,爱写作,笔下故事或温馨写意,或天马行空,各类题材都有涉及,情节环环相扣,人物生动传神,语言引人入胜。

目录
第一章 逃难之路
第二章 身陷囹圄
第三章 初遇圣主
第四章 功德白芒
第五章 暴劣圣主的厨娘
第六章 同病相怜
第七章 孤男寡女
第八章 初到青阳镇
第九章 惊魂血蛭
第十章 因祸得福
第十一章 沙海一线天 第十二章 死里逃生
第十三章 天险之地
第十四章 命悬一线
第十五章 圣主归来
第十六章 隐藏的秘密
第十七章 惊人的真相
第十八章 初解情意
第十九章 洞房花烛
第二十章 回归祖隗
第二十一章 厉护卫的背叛
第二十二章 圣主的大婚
第二十三章 孤身上路
第二十四章 迟来的孕事
第二十五章 落脚之地
第二十六章 万里寻妻
第二十七章 圣主的觉醒
第二十八章 令人绝望的真相
第二十九章 劝君一杯酒
第三十章 黄粱一梦二十年
番外一 圣主在现代
番外二 一条短裙引发的怒火
番外三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番外四 川景玄篇:高处不胜寒

文摘
甲午年初,黄梁国宁远城被大水淹没,死伤十万余人,昔日的繁华之城转眼成了满目凄凉萧瑟之地。
  荒郊野外有处牛棚,十来个从宁远城逃出来的难民,正三三两两地在里面歇脚。
  望了望灰蒙蒙的阴冷的天,再低头看看自己被雨水打湿的衣服,罗溪玉瘦得巴掌大的脸上露出一丝丝庆幸--幸好,幸好这具身体才十一岁,干巴巴又瘦又小的不怎么引人注意,否则再长上几岁,这样薄的湿衣紧贴在身上,裹臀露胸的,她也不用做人了,想起两日前路上那两具被侮辱的少女尸体,她不由得打了下冷战。
  她摇了摇首,细胳膊开始用力抱紧怀中的几根湿木柴--这样连绵下雨的天儿哪能轻易寻着干柴可烧,就这几根湿木头,还是她吃了点苦头才找到的,手指都被划了个口子,直往外淌血珠也顾不得了--眼见木棚里有火光,她开始加快脚步。
  若不走快点,等回去恐怕连把糙米都分不到,饿了两顿,她如果再不吃点东西就要饿死了。
  在她打算一鼓作气地跑过去时,脚踩进了水洼,身体一倾,顿时摔了个马趴,一块木头还磕到了下巴,疼得她眼泪都下来了。趴在地上时,她闭上眼睛有些自暴自弃地想:干脆就这样算了,这种日子实在没法过了,磕死了说不定还能回去。
  罗溪玉原名叫程兰,家里是捣鼓养花种药生意的,赶上好时候着实发了笔横财。随着家里买卖越做越大,老妈却突然病了,反反复复总不见好。
  人都说有钱了就多做点善事,积善兴德,指缝稍微漏一漏,别什么都攥手里,有舍才有得。程兰想想这道理也对,于是就跟老爸商量,说是每当国家有灾地方有难时,就会有人积极向灾难地区捐钱捐物,支援贫困山区,援建希望小学……不如让自家也做做这些,不求日后大权大贵,只要能通过做善事,让家人平平安安就值了。
  可罗溪玉没想到的是,就在一次去支援贫困山区的路上,她开车出了事儿……
  一想到这里,程兰觉得特别地郁闷委屈,但又不能埋怨苍天无眼,毕竟程兰虽然已经死了,但罗溪玉还活着--她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实在是一笔糊里糊涂的账,怎么算也算不明白。
 
  下过雨的天暗得很,乌云憋着劲儿越压越厚,似乎晚上还要再下一场似的,罗溪玉抱着柴一瘸一拐地回到牛棚。此时,棚里有人拆了牛栏生了两堆火,有些暖意,五六个人围一堆正埋头啃杂馍,食物充裕的还接了点雨水煮些米粥喝。她闻着味儿不由得打起精神,抹了把脸上湿乎乎的水,朝着其中一堆火走去。
  那一堆火旁正坐着她的父亲,及父亲的继室罗杨氏。罗杨氏正高高兴兴地喂着自己三岁的儿子,眼角扫到一身湿淋淋的前室的女儿进来,眼底顿时露出一丝不快,脸色拉了下来。
  两个多月了,路上让她拿重的东西,给她穿得少,吃不饱,下雨天淋雨,这样就不信你还能不生病!想到即将要摆脱一个白吃饭的,罗杨氏心情好了几分,回头用勺子快速地在碗里刮了两下,将厚稠的米粥塞进儿子嘴里,这才用巾子给儿子擦了擦嘴,装着一副慈母的样子出声招呼:"溪玉啊,身上怎么又是泥又是水的?是不是摔着了?我说粥煮好了,怎么这么久不见你回来呢,这不,正要让你爹去寻你。快别站着了,过来喝一碗粥吧,给你留着呢……"罗杨氏心道:我这么说了,就算这死丫头明天饿死了病死了,别人明面上也挑不出错来。
  罗杨氏说完,周边火边的几人向女孩投来几道怜悯的目光。
  这罗杨氏是个什么人,罗溪玉可是清楚得很,心里本来就没抱什么希望。但她真是饿惨了,又冷又饿的,如果现在真能有碗热粥喝,她就满足了,于是听到粥便下意识地快走了两步--这后娘就是给她留半碗也行。
  她确实看到旁边放着一个碗,碗里还装着东西,等走近一看,本来还热乎的心一下子凉了--那哪是粥啊,碗里全是清水,有几颗糙米都数得清,早上只有一块拳头大的硬馍,晚上只有一碗清水粥?
  而且,这也能叫粥?饿得皮包骨的她忍不住看向一边吃得嘴巴一鼓一鼓的小弟,一时说不出话,并且有点喘。她自觉长这么大,没受过什么气,在家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心头肉,加上日日跟着父亲伺弄些花花草草,性子早就娴静得快跟花草一样了,没什么野心欲求,所以穿过来也是随遇而安,一些不值当的小事儿忍一忍就过了。但逃出来这一路上,罗杨氏越来越过分,分给她的食物越来越少不说,还一直指使她干这个背那个,经常累得十来岁的女孩两条腿像抖糠一样。
  这些她也认了,这年代传宗接代的儿子金贵,但是后娘和后娘养的儿子吃得饱吃得香,女儿就给这么碗清水充饥,这已经不能用偏心解释了,这分明是要活生生饿死她好节省粮食啊。
  罗杨氏是后母,罗溪玉不去怪她,便只睁大眼睛看向这具身体的爹--这位可是亲爹。
  只是,昔日生意红火、意气风发的小商贾,现在却一脸唯唯诺诺心虚的样子,根本没有给闺女做主的打算。罗杨氏见罗溪玉不理她只看自己爹,顿时将嘴角一撇,心道一个赔钱货给口吃的就不错了,挑三拣四的还当自己是商户小姐呢,语气便冷下来。
  "老爷,你闺女是嫌这粥稀了不肯喝呢,那你就再抓点米给她熬一碗吧,可别让人说我这后娘不给她饭吃虐待她……"说完,她没好气地将装米的布袋往地上一扔,搂着儿子背过身。
  罗爹听罢只好讪讪地打开袋子,里面只剩了一把米,刚犹豫了下要伸手,就听罗杨氏悲悲切切地念叨着,"一个个都是没良心的!离家几个月了,一路上银子早用光了,现在一家四口吃的用的都是用我的嫁妆首饰换来的。袋子里现在可就剩一把米了,明儿个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换米的村子,我这做娘的不吃就罢了,可怜我的宝儿啊,才三岁大点就吃不饱肚子。这样下去,可让人怎么活啊……"说完,她就低头用巾子不停地擦着眼泪。
  罗爹本来要伸进米袋的手又缩了回来,抬眼见着闺女浑身湿淋淋的滴着水,冻得小脸发白站在那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罗爹嘴颤颤地动了动,最终一狠心道:"溪玉啊,你弟弟还小,你当姐姐的就再忍忍,要是觉得不饱就去外面找点野菜充充饥,等明日天晴了找到村子,我们再换点米……"
  罗溪玉抿着苍白的嘴角,心道:果然是那句话,有后娘就有后爹。好在她不是真的罗溪玉,只当眼前两人是陌生人,不会觉得伤心难过想不开,只是越发地可怜原主:难怪病死时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才八岁的孩子晚上一个人不哭不闹孤零零地走了,若不是她穿过来,只怕尸骨硬了都没人发现。
  她放松了神情,似想通什么,目光垂下来,认命般伸手去拿那碗,憋着气一口喝了下去。雨水不好喝,一股发涩的土腥味,但好在还没凉,暖暖干瘪瘪的肠胃也好。何况这两人就算不给吃的她也不能怎么样,人小胳膊短又能干什么,若是惹恼了他们,荒山野岭的把她丢下日子就更难过了,只得忍气吞声。
  这个时候,她觉得心口难受,特别想念父母家人,一时间眼中含泪,倒是显得楚楚可怜,使得罗爹多少有点内疚起来。
  喝完了雨水粥,她凑到火前将衣服烤个半干,借口出来找点吃的走出棚子--不过这是借口,这里荒得连树都没几棵,哪有什么吃的,顶多寻点连马都不吃的黄草,拔了嚼不烂的老根在嘴里咬咬吸点水分罢了。
  不过罗溪玉出来也确实是想要填填肚子,虽然不是什么去饥耐饿的东西,但这一路要不是这东西,她恐怕也活不到现在,早被那两个后爹后娘给饿死了。
  走了一会儿见没什么人跟着,她脚尖转向一处孤零零的塌了大半的破庙走去,之前拾的几根柴就是从那庙里找到的。一根根巴掌粗的黑木头不知是被人劈的还是怎么的,插在了地上,正好被她拔出来拿去烧火。
  待找到一处能避风遮人的墙角,她穷干净地拿出袖子里的布巾将石头上的水擦干净,坐下,这才伸出手,意念随之一动,手里便多出一物。东西还未看清,一股玉兰花香便先迎面而来,清新舒服,让人心情都好了几分。
  闻着玉兰香气,罗溪玉闭目轻轻地嗅着,接着睁开眼趁着夜色开始细细地看着手中之物,每看一次都会更惊异些。那是一个鸭蛋大小的似玉非玉的圆东西,润绿而通透,形如鸭蛋,而"鸭蛋"的一头却长出一枝只有筷子长的玲珑花枝,在秋风中轻抖着娇嫩的枝条,而枝上正开了一朵只有巴掌大小,如白玉般晶莹剔透的玉兰花。花枝上的玉兰虽只有清泠泠的一朵,但却如玉雕般玉质,亭亭地立在枝头,即使在风中也不弱半点风姿。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