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荣华之一代夫人.pdf

绝世荣华之一代夫人.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他是南阳王,无心无情,冷酷霸道。身边女人不少,能让他看入眼中的没有几个,可是他却碰上了她!成亲一年,根本就不能让他有任何兴趣的王妃!
她是南阳王妃,蕙质兰心,足智多谋。在他其他女人的算计下依然能够活得好好的她,对他同样看不入眼!
一次次危难中,他们为了共同的目标,携手应对,他渐渐为她倾心,可她仍旧铁石心肠。
她替他收下了皇上赐下的美妾,设身处地地为他着想,他气急败坏,她就这么看不上他?就这么想要将他推出去?

编辑推荐
慕容舒,有着现代女性的独立冷静,不争不夺,风轻云淡。她有着自己的信仰,渴求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时的她犹如那寒风中盛开的傲梅,如果给不起,不如归去,相忘于江湖。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本王而言,你变得越来越重要,渐渐地,已无法承受没有你。”
“嗯,我知道了,那就以后宠着我,我让你向东,你就不能向西。”
“那本王向北……”

作者简介
舒歌,潇湘书院金牌作者。文风清新简练,故事动人,风格多变。为人有点小懒惰,极其自恋,典型的外表淑女,内心闷骚。最爱将自己幻想为笔下女主,感受着那乱世硝烟下云谲波诡的儿女情长。
代表作:《绝世荣华之一代夫人》《妃倾城》《妾妖娆》


目录
楔  子
第一卷 笑繁华
第一章 初来乍到
第二章 联手庇护
第三章 真犯桃花
第四章 杀鸡儆猴
第五章 众口一词
第六章 定情之歌
第七章 香泉烤鱼
第八章 南山之行
第九章 怒烧画卷
第十章 催情引毒
第十一章 攻克顽疾
第十二章 验明正身
第十三章 浅浅一吻
第十四章 登堂入室
第十五章 比武大会
第十六章 就嫁给他
第十七章 反击怒吻
第十八章 黑心本质
第十九章 亲密举动
第二十章 堪当国母
第二十一章 入住香闺
第二十二章 同床共枕
第二十三章 喜事一桩
第二十四章 将她给我

文摘
第一章初来乍到
  砰!茶杯摔碎的声音响起。
  “王妃姐姐,王爷已经歇息了,妹妹怎敢擅自将人叫醒,若是王爷怪罪怎么办?而且,姐姐只是染了风寒,让大夫看看不就行了,何苦让王爷大晚上的跑一趟?”说话的是一名身穿嫩黄色服装的女子,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举手投足间皆是风情,她不屑的目光扫过坐在主位上的女子,又看了一眼脚下摔成碎片的茶杯,颇为不满地说道。
  被称为王妃的女子闻言立即站起身,“宋雪,你不过是个身份低下的小妾,竟敢用这种口吻对本王妃讲话,不要你的贱命了是不是?”
  “姐姐莫要生气,雪妹妹也只是不想让王爷太过劳累而已。”另一名身穿粉红色服装的女子上前劝说道。
  王妃慕容舒冷冷地瞪了她一眼,声音更冷了几分,“杜可,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一个个都是狐狸精,巴不得王爷夜夜都睡在你们那里。本王妃昨晚染病,差遣红绫去唤王爷前来,宋雪,你竟敢不通报,单凭这一桩,我就能将你赶出府!”自从她嫁入王府,王爷便鲜少来她房中,昨夜她染了风寒,想趁此机会让王爷来看看她,可这个贱人竟然横加阻扰!
  被骂作狐狸精的杜可脸上笑容一僵,低下头时,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
  “妹妹都已经解释清楚昨晚是怎么回事了,若王妃姐姐蛮不讲理,硬要将妹妹驱离,妹妹也没有话讲。不过,等王爷下了朝回来后见不到妹妹,到时候若是怪罪姐姐,那可就不是妹妹的错喽。”宋雪半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
  在王府中谁不知道,慕容舒虽然是王妃,但不受王爷宠爱,手里半分权力都没有,实际掌权者是沈侧妃。
  “你!”慕容舒浑形颤抖,明显气得不轻,站在一旁的大丫鬟红绫立即上前扶住她。
  慕容舒一把推开红绫,恶狠狠地看着宋雪,“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我倒要看看王爷会不会为了一个身份卑贱的小妾来责怪本王妃!”
  话落,她立即欺向宋雪,看那架势当真是要杀了宋雪。
  原本安稳坐在椅子上的宋雪这才害怕起来,想要躲,可已经来不及了。
  坐在一旁的杜可见慕容舒发疯,眉梢抬了抬,眼中浮起一丝笑意,暗想此事闹得越大越好,正好可以一箭双雕。
  慕容舒刚要抓住宋雪,却踩到了刚才生气时摔到地上的茶杯,顿时身形不稳,摔倒时,头部正好撞到了宋雪旁边的桌子上。
  “啊!”
  “王妃!”

  头疼欲裂!
  这是路晓醒来后的第一感受,然而很快,她便嘴角抽搐地望着完全陌生的环境--一个布置得十分豪华而又古色古香的房间。
  她是T市W集团总裁的妹妹,用了三年的时间暗中帮助哥哥在W集团奠定了不可动摇的地位,正想出国旅游休息一两年,谁知飞机失事,一觉醒来发现穿越了!
  路晓一边抚摸受伤的头部,一边接收脑海中不断传来的记忆。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慕容舒是镇北将军嫡女,两年前嫁给南阳王宇文默为正妃。这两年内宇文默只是在洞房花烛夜碰了她,之后便再也没有与她同房过。王府中另有一位侧妃沈柔--当朝沈宰相嫡出二小姐,沈贵妃的妹妹,颇受宇文默喜爱,还有四个妾室,在慕容舒的记忆中,除了她自己之外,王府中的女人皆是狐狸精。
  大部分的记忆都是争风吃醋,钩心斗角,连死都是因为一个两年内只和她上过一次床的男人!
  路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既无实权,心机手段又不够,还想着去斗,简直愚蠢!
  若这慕容舒有点脑子,要么就安安稳稳度日,谁也不招惹;要么就设法将权力夺回来,可她却只会撒泼,手段还那么拙劣,难怪几个小妾都不将她放在眼中。
  脑海中浮现最多的便是南阳王宇文默的模样:眉如墨裁,眸若点漆,鼻挺秀峰,的确是个美男子,难怪这么多女人为他争风吃醋。不过在慕容舒的记忆中,他始终冷若冰霜,就连当初娶慕容舒也不过是因为镇北将军当时立了战功,皇上赐婚。
  路晓冷笑摇头,这慕容舒真够可怜的。
  不过,这个国家并非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朝代,名为大华国。
  想再穿越回去有些不切实际,害怕和抗拒也没什么用,既来之则安之吧,当作是一场别有风情的度假好了。不过,这些所谓的侧妃、小妾最好不要来招惹她,否则……
  正要闭目再休息一会儿时,她听到房间外面传来了嘈杂声。
  “王妃都已经昏睡一天一夜了,不会有什么事吧?这宋夫人只是个妾,竟敢不把王妃放在眼中,到现在别说赔罪了,连探望都没有过。听在二夫人院中伺候的一个粗使丫头说,昨晚二夫人去向沈侧妃哭诉王妃的不是,当时王爷还在呢!”
  “云落,以后切记,不要说主子们的是非。否则让他人听了去,有你的好果子吃!”
  房中,路晓……呃……现在已经是慕容舒,睁开双眼。记忆告诉她,云落是个三等丫鬟,劝诫云落的则是贴身伺候她的大丫鬟--红绫。
  若她猜得没错,这所谓的苦主还有沈侧妃应该很快就会来讨公道。
  抚了抚伤处,慕容舒牵起嘴角,伤得还真不轻。
  这时,门被轻轻推开,身穿翠绿色丫鬟服装的红绫端着木盆走了进来,随后拧干帕子朝着床走来。
  见慕容舒睁着眼睛看向她,红绫立即笑道:“王妃,您终于醒了!”
  慕容舒点了点头,看向红绫手中的帕子,说道:“将帕子给我吧。”
  擦净脸之后,慕容舒发现红绫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于是扬了扬眉,“我摔破的是头,不是脸,应该没有毁容吧。”声音轻柔,却透着一股不容忽视的犀利。
  红绫的心咯噔一下,她刚才竟然紧盯着王妃失神了!连忙低下头,“回王妃,您的脸上没有受伤。”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王妃清醒后有些不一样,但具体是哪里不一样,她说不出来。
  “出去吧,我再休息一会儿。”慕容舒轻声道。头仍旧疼得厉害,只能等休息够了,再说其他的事。
  红绫点头,“是,王妃。”
  正当她转身要离开的时候,门外又有了声音。
  “姐姐清醒了吗?”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
  红绫立即回头看向躺在床上的慕容舒,“王妃,沈侧妃来了。”
  沈侧妃,就是掌管着南阳王府的沈柔?她来做什么,来替宋雪讨公道?慕容舒心中冷笑一声,这些侧妃、小妾是否忘了自己什么身份,一个个的都飞上天了!
  “告诉她们,本王妃在休息,不见客。”天大地大此时也不及她要休息大。刚醒来半个时辰,不断有新记忆涌现,纵使她接受能力强,也需要时间好好消化。
  红绫点头,走到门前时,就听到外面几个丫鬟说道:“见过王爷。”随即有些为难地转过头看向慕容舒。
  慕容舒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同样推拒。”
  王妃竟然将王爷拒之门外!红绫眼睛闪了闪,立即推开门走了出去。
  宋雪低着头站在宇文默和沈柔后面,眼眶红红的,肩膀还在颤抖,白嫩的小手拿着帕子不停地拭泪。
  宇文默一脸冰霜,背手立于门前。
  沈柔脸上挂着优雅的笑容,看上去颇为和善。
  王府中人都道王妃眼里容不下人,见不得王爷身边伺候的人多,其实王爷身边只有四个妾,在皇室宗族中,恐怕是最不近女色的了。沈侧妃则不同,性子好,又与王爷情投意合,当然得王爷的喜爱,而且凭她的身份,就算要当正妃也绰绰有余。只要沈侧妃能够生下一儿半女,这王府里哪还有王妃说话的地儿!
  红绫暗中叹了一口气,如果当时她能够拉住王妃就好了,恐怕这次二夫人要抓着这件事不放了。两年来王爷还是第一次到王妃这里,却是与沈侧妃和二夫人一道,不晓得王妃见到后会多么愤怒。
  红绫对三个主子福身行礼,恭敬地说道:“王妃昨天摔伤了头,现在还有些昏昏沉沉的,不方便见客,请王爷、沈侧妃、二夫人见谅。”
  宇文默听后表情没有变化,只是点了点头。
  沈侧妃温柔地笑着回道:“让姐姐好好休息。改日我们再来探望姐姐。”
  红绫松了一口气,还好今天通情达理的沈侧妃来了,如果只是二夫人,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到时候免不了又气得王妃失去理智。
  慕容舒听到沈侧妃的声音后,嘴角牵起。声如其名,还挺温柔,不过要是没有野心,又怎能掌控府中大权,还任由小妾们骑在王妃头上?
  “奴婢替王妃谢沈侧妃。”
  这时,一直在宇文默和沈侧妃身后扮演小可怜儿角色的二夫人宋雪却号啕大哭起来,“王爷,王妃受伤与贱妾绝对没有关系啊!前天晚上贱妾也是为了王爷的身体着想,才没有叫醒王爷,可王妃却始终不相信,还要来打贱妾,若早知道会让王妃受伤,贱妾一定会主动上前跪下来让王妃教训的啊!”
  一旁的下人也纷纷为她鸣不平。
  宇文默眉梢微动,回头看了一眼宋雪,声音犹如腊月寒冬般冰冷,“闭嘴!”
  宋雪娇美的小脸瞬间变得惨白,连忙低下头,改为低声啜泣。
  沈侧妃回头看向宋雪,声音柔柔地说道:“妹妹无须自责,此事王爷定会解决的。”话落,看了一眼宇文默后,又不动声色地看向慕容舒的房间,眼中有一丝诧异之色闪过。
  如今外面动静这么大,慕容舒竟能待得住,任由宋雪在她的地盘上张狂,这……有点不对劲。
  想到这里,沈侧妃立即看向红绫问道:“姐姐是不是伤得很严重?”
  刚才王妃已经清醒,大夫也说了,就是失血有点多,只要休息好就能恢复。红绫斟酌着怎么开口,才不会让人寻到错处。
  这时,一道夹杂着威严与凌厉的清冷声音自房内传出,“本王妃还没死,是谁一大早就来哭丧?”
  宋雪愣了一下,王妃的反应怎么跟她想象中的不同?
  沈侧妃面不改色,只是眼睛快速地半眯了一下。
  至于宇文默,慕容舒究竟是什么样的性格,他完全不在乎,所以没多大反应。
  久久得不到回应,房中的慕容舒皱了皱眉,不过她不急,该着急的是导演这场戏的人。
  伸了个懒腰,撑起身子靠在床上后,房外终于有了回应。
  “王妃,王爷、沈侧妃、二夫人来探望您了。”红绫说道。
  “嗯,请他们进来吧。”慕容舒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怠倦之意,暗示她的确伤得很严重。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