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pdf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是一部文学小说,主人公塞弗林是一个欧洲贵族,独爱穿裘皮大衣的女人,并甘愿成为她们的奴隶。他爱上了年轻美貌的旺达,认为她就是自己理想的对象。塞弗林乞求旺达做他的主人,并且甘心被她鞭笞侮辱。旺达在挣扎后接受了这个“奴隶”,并且与他签订了主奴合同。最终旺达忍受不了与塞弗林的畸形关系从而选择了背叛,而塞弗林也走出了自己的妄想,重新认识爱情。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中讲述了一段深情的爱恋,两个青年男女明明深爱,却相互羁绊,相互折磨。在这段爱情中,热情和冷漠并存,快乐与痛苦共生,最后在爱恨纠葛中寻觅最终的情感归宿。

编辑推荐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是一部关于情感、背叛、人性、救赎的小说。通过描写一段青年男女的爱恨纠葛,重新定义爱情。真正的爱情不应该是痛苦的,而是能够带给人快乐的,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一问世,就震惊了全世界;并遭到多个国家的封杀,直到“二战”之后各国陆续解禁。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后,它却被文学界、社会学界、伦理学界等同时奉为“经典”。因为,后世有无数同类作品模仿它,却从未企及它的高度。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告诉每位读者:爱情中的两个人是平等的。爱是牵伴不是羁绊,是包容不是纵容,爱情需要两个同样用心的人,去经营去呵护。

媒体推荐

作者简介
利奥波德•范•萨克-马索克
奥地利作家,出生于加利西亚和梅里亚联合王国的首都朗贝尔,他12岁开始学习德语,之后进入格拉茨大学学习法律、历史和数学,毕业后回到朗贝尔,在那里他成为了教授。早年间他曾写作了一些关于奥地利历史事件的作品,在同一时期他把注意力放在研究家乡风俗以及加利西亚民间传说和文化上,并成为一名自由撰稿人。他的主要作品有《俄国法庭轶事》《穿裘皮的维纳斯》等。

文摘
“当万能的上帝惩罚他,就将他交到女人手中。” ——《圣经·犹滴传》
我身边有着一位迷人的伙伴。
在我对面,挨着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大壁炉旁的,就是一位“维纳斯”。在她自己的半个世界中,她可不是个随便的女人,但在与其他男人交往中,就像克利奥帕特拉小姐一样,她用了维纳斯这个假名,在她的世界中,她是一个真实的爱之女神。
先摆弄好壁炉里的火,扇起噼啪的火焰后,她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上,火光映衬着她苍白的脸,还将她的眼睛衬得特别白,她不时地将脚探过去取暖。
尽管她的眼睛呆滞冰冷,我所看到的她仍然很美。但她总是将自己僵硬的身体裹在裘皮大衣下,像只可怜的猫咪蜷缩在里面颤抖。
“我实在不懂,”我大叫,“现在真的一点都不冷,这两周可是春日里美妙宜人的天气。你不该这么怕冷。”
“多谢你那所谓美妙的春天。”她的声音如石头般坚硬低沉,说完她打了两个喷嚏,打喷嚏的神情也如此动人,“我简

直无法再忍受下去,我开始理解了——”“理解什么,女士?”“我开始相信那些我不相信的,理解那些我不……不理解
的。突然间我明白德国妇女的美德和德国人的哲学。我也不再奇怪为什么你们这些北方佬不懂得怎么去爱,甚至不明白什么是爱。”
“但是,夫人!”我有点生气,“我可不像你说的那样。”
“啊,你——”她打了第三个喷嚏,以她独有的优雅方式耸了耸肩,“那就是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甚至经常来看你的理由,尽管每次即使穿着这皮大衣我都还是感冒。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吗?”
“我怎么能忘得了呢,”我说,“当时你留着棕色的卷发,有着棕色的眼睛,红润的双唇,但我总是从你独特的脸形和大理石般苍白的脸色认出你来,你还总是穿着那件松鼠毛边的紫蓝色天鹅绒夹克。”
“看来你特别喜爱那件衣服,还特别念旧。” “你教会了我什么是爱。你对爱情的膜拜叫我忘记了时间
的存在。” “而且我对你的忠诚无与伦比。” “呃,就忠诚而言——”“你竟然不领情!”
“我并不是责备你什么。你是个神圣的女人,但也只是个女人,你跟其他女人一样,在爱情上残忍无情。”
“你说残忍?”这位爱之女神反驳道,“残忍仅仅是激情与爱的组成部分,这是女人的天性。她必须给自己爱任何事物的自由,而且她爱那些能给她带来快乐的一切。”
“对一个男人来说,还有什么比他爱的女人对他不忠还来得残忍的事情吗?”
“的确还有!”她反驳道,
“我们只能忠诚于我们所爱的人,但你却要求一个女人忠诚于自己不爱的人,强迫她处在一个这么不快乐的境地。请问究竟是谁更残忍——是男人还是女人?你们这些北方佬总是对爱情太严肃。你们总是谈到责任,但是快乐才是爱情的责任。”
“那就是为什么我们那时的感情总是很美好,很让人怀念,而且我们的关系也很持久。”
“然而,”她打断我,“纯粹的异教徒有着永不平息永不满足的渴望,那就是爱,就是至高无上的快乐,就是神圣本身——这对于你们这些现代人,你们这些需要反思的人来说是没用的。这些只能给你们带来灾难。当你们希望表现得自然一些的时候,你们就显得庸俗。对你们来说,整个世界似乎都充满敌意。你们认为希腊那些微笑的诸神是邪恶的,认为我是魔鬼。但你们只能批判我,诅咒我,要不就只能牺牲你们自己,用在我的祭坛上用疯狂饮酒作乐的方式来伤害自己。如果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有勇气亲吻我的红唇的话,他就该光着脚穿着忏悔者的衣服去罗马朝圣了,期望花儿从他枯萎的禅杖中开放。玫瑰,紫罗兰,香桃木在我的脚下不断萌芽——但是你们不会喜欢它们的香味。所以你就待在你们北方佬的迷雾中,待在基督教的烟熏中吧。让我们这些异教徒待在熔岩下的碎石堆里好了,不要把我们挖出来。庞培城可不是为你们这些人建造的,我们的别墅,我们的沐浴处,我们的庙宇也都不是为你们这些人建造的!你们不需要神明!在你们的世界里,我们会被冻死的!”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