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爱,让我们相遇.pdf

唯有爱,让我们相遇.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唯有爱,让我们相遇》是一部画面感极强的文字电影,此书有极大的影视价值。赵薇倾情作序,据作者透露,赵薇有意要改编此书将其拍摄成电影。内容简介-孪生姐妹樱桃与谷雨,自小貌合神离。谷雨在姐姐优秀的阴影下闷闷不乐,樱桃却在一场事故中死于火灾。谷雨自此陷入心魔,在自我与樱桃的双重人格中长大。后来谷雨遇到心仪的男人霍思垣,但意外发现霍思垣爱的女孩竟是她童年时的玩伴小七。谷雨使尽手段欲夺回霍思垣,却一次次败于小七。她终于意外发现小七与多年前那场致使樱桃死亡的火灾有关。谷雨在一步步的追查真相与小七的勾心斗角中,恨着小七但又需要着她,而小七对谷雨戏弄却又忌惮。两人彼此敌对、猜疑,又彼此需要、互相温暖。人性之深邃与女性的柔肠和温情中,故事一波三折地发生……

编辑推荐
《爱遇》是一本让人拿得起、放不下的书。无疑它是好看的,好看在一看钟情、再看着迷、不看想念、看完回味……小说开篇就极抓人,手起刀落、酣畅淋漓,继而一个转向,将视野刷地铺开到两位女主人公童年生活的小镇。看到这样成熟利落的笔法,让人先放下一半心。我相信晴初,她有很不寻常的文笔和气质,沉得住、提得起、舍得开,明明柔肠百结,却又冷若冰霜。这样的作家写小说令人放心,读者们能放心地将自己交给她。这天地有太多深情,爱有一百种呈现形式,生命便有一百种可能。我想尽我所能,去感受更多。遇见,即是意义。而相遇是世上最美妙的事之一。

名人推荐
江天鸿,一个陪伴我度过外表躁动无常,内心寂寞贫瘠的青春期的小伙伴。她在我认识的朋友里,在古怪排行榜上名列前茅。举手投足让人侧目,浅吟低唱让人惊艳,舞文弄墨是她最大特长,那是一个与安分守己绝缘的奇葩!如今她要出书,我倒是一片看好。与世界去分享自己所感是大多数人的愿望,能被阅读与聆听是人的幸福与福报!我想这个舞台于她是刚刚开始,可她与这个舞台应该是久别重逢!期待你越来越好,因为猫有一双粉拳头!——导演、演员赵薇2014年9月2日书于北京

作者简介
江晴初,本名江天鸿,实力派新锐才情作家,情感节目主持人,独立广播剧制作人。神秘悠游的水瓶座女子,其文字如她的声音般充满魔力,令无数粉丝喜爱。曾著有短篇小说《蓝钻蝶》,连续45天在豆瓣畅销榜排名第一,另辟了国内特立独行的青春文学道路。蓄势多年,终有第一部长篇小说在万千读者的期待下重磅出击。

目录
Chapter 1 我遇见你,不可能没有意义
Chapter 2 你从我的世界路过,我注定不能再平静生活
Chapter 3 我不想离开,你知道我有多无奈
Chapter 4 转身就能看不见你,而我却选择蒙住眼睛
Chapter 5 生活就是:生下来,活下去
Chapter 6 我不是在等你,我只是在等时间
Chapter 7 人生就是一个圈,我们都行走在这边缘
Chapter 8 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
Chapter 9 世界不完美,生活也就难免有缺憾
Chapter 10 一辈子那么长,回忆里怎么能没有你

文摘
小七14岁的时候第一次来红。她吃惊又羞耻,血淋淋全落在她爸眼里。
屋梁上吊下一根绳子,绳子另一端绑在她的腰上,她像个悬空的粽子,闷头闷脑的,胳膊被反扭在背后。她不觉得有多痛,腿以下都麻了。她努力抬起头,将眼神从那蓬茅草样的头发里斜上去。她知道她老子受不了她这副样子,果然她老子又将绳子狠命一抽,说:“老子问你,你怎么不哭?!”
脊柱像炸出一团火,她的背心湿了。
“老子王八蛋才哭。王八蛋才如你的愿。”她拿出一样的狠劲跟她老子回嘴。力气不够,牙咬得咯咯作响。
“老子丧了德才生出你这个丧蛋坯子!你生出来没淹死,浪费我十几年的米,反过来害了我儿子!你怎么还不死?”
汗糊住了眼睛,她忽然骂出来一句:“你怎么还不死?!我妈还大着肚子,我弟弟眼看要病死你不管,你只记得你跟那个野女人的小野崽子?他死了活该!”
她豁出来这一句,随即眼前一片黑,知道这下怎样也逃不了了,她老子一定抽死她。果然罗宇良愣了,他两条浓重的眉毛渐渐竖成一个倒着的八字,他咽了口吐沫,双手将绳子抽紧了。
“讲得好。今天是你自己找死。弄死了你,老子还要白赔你一床席子。”
小七的身子早麻了,她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一股力牵来荡去,脑子里却空了,远远的有使劲推开栅门的“哔哔剥剥”声,一下两下,她迷迷糊糊地想,妈来了。
她垂着头,睁开肿胀的眼,却看到一滴浓稠的液体落了下来,落在她爸的鞋面上,立刻消失了。接着是另一滴,“扑”的一声,脚下有一捆用来烧灶的草叶,不声不响地接纳了去。
像找寻一丝不明来由的风,忽然一只撞进灶台下的耗子,罗宇良抬起头,左看右看,终于聚焦在小七身上。他似乎才注意到——他14岁的女儿悬在空中,一大块臀和裆部迎着门外的光线。在那个奇特的交接处,一块红色的血渍正逐渐洇散,缓慢笨重地,似乎凝聚良久。
罗宇良皱着眉,歪着头,沉思着,直到大肚子的女人扑上来夺他手里的绳子。他一挥手就轻易地把她掀开,然后他啐了一口,一手脱了鞋子,立刻塞进了灶里。
“晦气。”他摔门走了。
“妈……”小七说。
挺着大肚子的妈妈上来解绑着小七的绳子,她双手哆嗦,这皮绳浸过油,她又是拽又是咬,指甲发青,好容易解开个疙瘩,下面的仍是解不了。
小七说:“妈,我腰里有把刀,用那个。”
她妈惶恐地瞟她一眼,小七被汗珠和血珠弄得稀脏的一张脸,乱发虬结,侧向窗外投进的一点光线,逆光里这张脸也酷似一柄刀。她腰间果然紧紧的别着一把硬东西,妈妈慢慢抽出来,也顾不上问刀是哪儿来的,小七从会走路起身上就常揣着各种奇怪的东西。
这刀居然一点不钝,割起绳子“嗖嗖”的。她一边小声告诫:“你快走吧,去你外婆那里住几天,他儿子……正在高烧,据说危险的很,万一有个好歹,他哪里饶得过你?”忽然她一眼看见小七裤子上的异样,愣住了。
“小七,你……成大女孩了……”妈妈的声音颤抖了,小七从出生到现在,没扎过辫子,没穿过裙子,没人记得她是女孩,她居然瞒住这一大家子的眼发了育。
“你歇歇,我去给你拿身衣服。”妈妈匆匆地走出去,脚步跌跌撞撞。
小七抱着蜷缩的身子便藏进里间。也可以说,她简直是想藏进灶里的。灶里的火燃着,她眼里也闪过一道火光。深深的耻辱和愤怒使她浑身打战。她手里还握着那把刀,刀身狭窄,有一层暗色的锈。她的手腕不比刀锋宽多少,手臂上累累伤痕。地上有块石头,她拿刀凑上去磨了一阵,刀锋慢慢现出光来。
是一刀切进咽喉,还是割下舌头?或者割掉他的睾丸,让他再做不成孽?那个叫罗宇良的男人,人们要她叫他父亲,但她不知从哪一年、哪一天起,便开始盘算着该从哪里下手给他一刀。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