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哈格的秘密:玻璃监狱.pdf

莫哈格的秘密:玻璃监狱.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乔恩·艾米利·塔尔博特在睡梦中结识了一只神秘水怪——达诺。为了拯救达诺被人类抓捕的母亲莫哈咯,两个人各自踏上了冒险的旅程。而另一边同样牵动心弦的,是十三世纪的迪尔德丽·奥克里根和她儿子诺莱格的命运。每个人都将面临难以战胜的困难,而他们唯一的武器就是坚信所有的不可能有一天终将实现。
即使迷宫一般的海底隧道隔开了莫哈格和她的亲人,即使奥克里根兄弟和诺莱格前方是苏格兰高地白雪皑皑的群山,仍然有一种力量在支持他们继续前行。小飞与达诺之间的思维感应,诺莱格和母亲迪尔德丽之间的心灵感应,以及迪尔德丽和萨拉克未完待续的情感羁绊,这些元素能够否助主人公们达成所愿呢?
莫哈格被关进纽约巨大的玻璃监狱中逃生无门,而故事的其他主角也深陷牢笼苦苦挣扎,这些牢笼有的是恐惧,有的是迷惘,还有的是猜忌。他们能不能逃离这些枷锁,奔向前方,与各自的爱人重聚呢?

编辑推荐
《莫哈咯的秘密:玻璃监狱》是一场穿越时空,跨越不同世界的冒险旅程,也是一段交织着亲情、爱情、仇恨
与宽容的人性之歌。这里有新奇,有冒险,有秘密还有忠诚和信念。是谁在我的梦境中彷徨,是谁在我的梦境中呼唤?
是谁渴望守护这方家园,是谁拼命追寻心中的执念?这是一本最值得捧读的幻想盛宴,也是一场最值得回味的奇幻冒险!

你有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这样恨过一个人?你有没有这样信任过一个人?你有没有这样追逐过一个人?
迪尔德丽跨越了数个世纪的爱恋,凡格绵延了数百年的仇恨,达诺与小飞冥冥之中梦境相连的信任感,
还有科马克幡然悔悟全力守护的忏悔心。幽静的湖水下暗潮汹涌,喧嚣的人类世界也危机四伏。
这是一场由梦境开启的奇幻之旅,人类与水怪在数百年的追逐与拯救之中一再交手,一再对抗。
在这里,你会找到心底的勇气,找到超凡的智慧,看穿贪婪背后的阴谋,守护住内心深处的秘密!

媒体推荐
《莫哈格的秘密》为青少读者打开了一扇通往奇幻世界的大门。跟随主人公小飞的冒险脚步,一起找到心底的勇气,找到超凡的智慧。
——环球邮报

  童年永远是心中最美好的时光,超越时空的幻想,超越幻想的冒险。这段寻梦传奇让人回顾了童年的美妙幻想。
   ——BBC广播电台评论

 
  读完书,我既开心不已,又有些怅然若失,故事的内容和情节的展开不禁令人折服,但是这个故事就这样结束了。水怪的秘密水晶洞,男孩隐秘的身世,感觉就像童年的白日梦,又闯进了我的心头。
   ——阿黛尔

作者简介
马丁•巴里
加拿大著名作家、编剧、导演。策划并执导了多部公益节目、纪录片、电视剧和电影,饱受媒体赞誉,并赢得众多国内外奖项。
马丁•巴里的作品因精巧的构思和独特的视角而蜚声海外,是大众传媒领域中勇于创新的先行者。
《莫哈格的秘密》是马丁•巴里特别为年轻读者创作的长篇奇幻冒险小说,已获得加拿大奇幻小说联合会“极光奖”、“平行世界青少年文学奖”,是“加拿大教师联合会”推荐的必读书目。

文摘
莫哈格睁开眼睛,她现在的生活只剩下做梦了。失去自由之后,她的梦越来越频繁地光顾她的睡眠,这些梦境显然已经成为了她现在唯一的精神寄托。被俘时她被注射了大剂量的镇静剂,自从镇静剂的作用消失之后,她就一直尝试逃出这个玻璃监狱。她试过用前额不断撞击玻璃壁,还尝试过用下颚钻挖池底的泥沙,她几乎耗尽了力气,企图在这个透明笼子里开辟一条出路,但一切都是徒劳。她的行为显然惊动了周围的管理员,他们只能继续给她注射大剂量的镇静剂,防止她在徒劳地越狱时伤及自身。只有那个年轻女生物学家的悉心照料让她的状态稍微有了一些起色,在几周之内,她黯淡的皮肤又重新恢复了光泽,而她也慢慢接受了这样的事实——这个透明的笼子是无法战胜的。现在她最在乎的只有三件东西:她的儿子达诺,伴侣萨拉克,还有就是独处的机会。水怪们一向习惯生活在平静的深水之中,现在这种时时刻刻被监视的感觉简直要把莫哈格逼疯了。
莫哈格现在蜷缩在这个巨型鱼缸的角落里,这里面的环境模仿了爱尔兰大多数淡水湖的生态环境,她静静地观察着鱼缸那头推推搡搡的人群,他们究竟想干什么?她在心里默默地想。
这个水族馆刚刚完工,工作人员正用大型的吸尘器清理地板上散落的废料和垃圾,电工们在宽敞的展厅里安装照明设备开关,其他的工作人员正在校准展厅里的触摸屏展示台,这些展示台用于播放莫哈格在爱尔兰纳芙威湖被追捕的全过程。
虽然隔着厚厚的玻璃板,莫哈格还是能感应到周围人群的兴奋之情,世界稀有动物研究中心水生生物馆的门口已经挤满了围观的人群,比以往任何事件发生时聚集的人都要多。展馆售票处在喧闹中摇摇欲坠,太多人涌来只为买张参观券,让自己能在一个小时之内亲眼看看水怪的真容。所有人都想亲眼看一看这只有名的“纳芙威湖水怪”,人们甚至为这只巨兽起了一个昵称—— “纳芙”。
其实,比起坊间流传的关于“纳芙”的传言,卖掉的票数只能算九牛一毛。有一个版本说纳芙的颌骨可以咬碎任何坚硬的金属,她锋利的牙齿比鳄鱼长了八倍,后鳍的尖锐程度也不亚于斧刃。另外一个版本则吹嘘这头水怪的雄性生殖器的尺寸是何等惊人,完全忽略了莫哈格的真实性别。甚至有版本说纳芙像电影里的金刚 (King Kong)一样,挣脱了玻璃缸里的锁链,吞下了十几个水族馆工作人员。一开始OZU公司的高层还想澄清这些流言,但是他们紧接着就意识到,这些流言越是甚嚣尘上,他们日后可能获得的收益就越大。莫哈格的抓捕行动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而对于公司的首席动物学家松本明来说,这是使他名声大噪的机遇,现在他和团队的成员们都迫不及待地要将纳芙公之于众了。
薇薇安穿着一件白色衬衫,走过来将手贴在玻璃壁上,莫哈格马上就认出了她,这是唯一一个和自己有思维感应的人类。莫哈格抬起长长的颈部,滑动着双鳍优雅地游动在这个人造的水底世界里。大厅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注视着莫哈格,忘记了手上的工作,虽然他们每日都看着这头巨兽,还是为她的一举一动惊叹不已。莫哈格在众人的目光中停在了离玻璃壁几米的地方。
“离这只水怪被公之于众的日子不远了,只有几个星期了……”薇薇安在心里想着,希望莫哈格能感应到她的想法。
我倒是希望人类把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这样他们就不会继续搜查我在绿岛的家了。莫哈格回应薇薇安。
已经基本结束了对那里的搜查,你居住的湖水现在已经恢复平静了。薇薇安回答她,心里庆幸自己暗地里破坏了湖底的探测器。
我现在无法感应到我的孩子达诺了,恐怕他已经离开了。
是的,他已经离开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莫哈格知道自己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达诺离开幽谷湖去找她了。他离开了平静的湖底,即将面对的将是外面未知的危险。
你的消息准确吗?莫哈格问道。
是小飞,就是那个湖边的爱尔兰小男孩,他告诉我的。
你要和这个男孩保持联系,他和其他人不一样。莫哈格接着说。
然后她用绿色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女孩,说了一句让她措手不及的话:
你已经知道了水底标志的涵义了。
薇薇安大吃一惊。
我只是知道了一部分,其他的几个标志我还没弄明白呢。
有一天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作为回报,你要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里,让我见不到我的亲人。
达诺在这片广阔的水域快速游动着,他看到了贸然出水的后果。不一会儿,又来了第三条小艇,过一会儿,第四条,所有船只都在水面漫无目的地穿梭,只为再睹这只长颈绿眼的水怪的奇景。
到达水底之后,达诺继续贴着沙土游动,想尽快离开这片已经引起人类关注的水域。他游了好一会儿,直到感觉自己已经安全了才停下来,身边除了几条鳟鱼,再没有什么动静。这种宁静让他觉得心安,但是这种惬意马上被一种被窥视的不安代替了,目光所及之处不过是水底阴暗起伏不平的景象,但是他突然听到了一个低沉的声音,是用感应信号传过来的。
你这个无知,轻率的傻子!居然敢引起人类的注意!
达诺向四面看,寻找这个声音的来源。
你死定了,你这只无用的可怜虫。那个声音继续说。
谁在那儿?达诺不安地问道。
我是纳尔格。你难道不知道擅闯我的领地必死无疑吗?
我不是故意的,我叫达诺,我是莫哈格和萨拉克的儿子。你出来吧!
接下来的景象让达诺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他看到远处有什么东西在半明半暗间移动,就好像是幽暗的小山自己动了起来。他立刻意识到这是一只巨大的水底爬行动物,一种未知感让他全身流过惊慌的电流。这头巨兽转向达诺,停在几米外,再慢慢向前,几乎要遮住达诺上方的光亮了。达诺一动不敢动,任这只水怪在自己周围打量,他知道将有一场恶战,而且逃跑可能根本没用。
你是从哪出来的,半水怪半海蛇的怪东西?纳尔格一边问,一边继续围着达诺打转。
达诺不敢回头看,只能直直看着自己前面,纳尔格的移动让水底有些微震。
我的家在幽谷湖。达诺说。
你的家在哪儿已经不重要了,你反正也回不去了。什么幽谷湖对于你来说马上就没什么意义了,我是这里的主人,你的样子只不过让我觉得可笑,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只有捕食。在这个地球上,比我更残酷更贪婪的物种,只有人类了。你将死在一片血泊之中,就像我不久前吃掉的那只和你长着同样绿眼睛的水怪一样。
是我妈妈吗?你吃了她?你瞎说!
她的尸骨撒满了湖底,她倒是很容易解决的猎物,跟之前一样,没有任何猎物能逃出我的掌心。
正在这时,达诺感觉纳尔格朝自己扑过来了,他一侧身,躲开了纳尔格,飞快地游开了,只一会儿工夫,纳尔格就追上了他,达诺立刻掉头,钻到纳尔格的颚下,用自己的前额猛冲向其腹部。与其说纳尔格是痛得一惊,不如说是他对达诺的还击大感意外,纳尔格试图咬住这只小水怪,但是达诺的速度超出了他的预想。达诺一边躲避纳尔格的咬杀,一边出其不意地继续撞击其小腹,然后寻找一丝间隙再逃开。现在纳尔格的胃口已经完全被恼怒取代了,他疯狂地追击达诺。达诺原本已经甩开纳尔格很远,直到他看见湖底铺满了一眼望不到边的骸骨,他情不自禁地减慢速度试图找到莫哈格的残骸,纳尔格追了上来,就在纳尔格的尖牙马上就要咬住达诺尾巴的时候,达诺改道向水面猛冲上去,然后又猛地转身,用尽全力撞向纳尔格的右眼。纳尔格一个趔趄,眼睛吃痛,花了好几秒才重新看清前面的小水怪,达诺刚钻进一个石缝中,纳尔格马上追了上去。
达诺感觉自己很幸运,这条缝隙是很多条隧道的入口,一定有一条是能带他逃出这个鬼地方的通道。他全速游动着,在面前数个通道的岔路口随机选择了一个钻了进去,但是这个隧道又狭窄又曲折,他不得不放慢速度,只一会儿,他就感觉纳尔格快要追上来了,但是在这个根本施展不开的隧道里,纳尔格一嘴就能把自己吞下去,他来到一个洞口前,不假思索地钻了进去,这才发现里面是一个没有出口的洞,他无奈折返身,却看见纳尔格右眼肿胀着,已经朝这边扑过来了,身后还跟着一条血迹,是这条狭窄的小道擦伤了这头巨兽的皮肤,纳尔格张开大嘴,想要咬住达诺,却突然被卡在了半中央,无法触及到达诺,他开始一次又一次撞击身侧的石壁,想把洞口开得更大,不一会儿,就有大块大块的石头脱落下来,达诺蜷缩在洞中,准备做无谓的反击,他知道自己几乎是在等死了。
不好意思。达诺听到一个很细小的声音,仿佛是从梦中传来的一般。
借过一下,我要过去。
达诺看到自己面前有一只螯虾。
您挡住我的路了。这只螯虾跟他说。
达诺只得起身给这只虾让路,原来达诺身后的石壁上有一个很小的缝隙,螯虾就从那钻了过去。然而这时纳尔格的大半个身子已经钻进洞里了,达诺突然想起妈妈跟他说过有关曼陀族的事情,是他们开辟了这些隧道。事不宜迟,他马上像纳尔格一样用自己的下颚撞击面前的石块,原来他一直低估了自己下颚的力量,不一会儿,他就凿出了一个足够自己通过的缝隙,他又看见刚才钻过去的那只螯虾,她明显被达诺的举动惊吓过度了。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您可以继续凿吗?这样我以后就可以直接过去那边的隧道了。那只螯虾说。
隧道?
嗯,就在这石壁那边。
达诺马上撞向石壁,石壁坍塌之后显出一条更大的通道,也就在这时,他感觉纳尔格几乎要咬到自己的尾巴了,现在纳尔格的整个身子几乎都进入到洞里了,只是身体的后半部分还是卡在洞口,让他无法自由游动。达诺立刻钻进新开辟出的隧道中,几乎是在同时,纳尔格挣脱出石缝,追上了达诺,但是达诺新开出的石缝比刚才的洞口更为狭窄,纳尔格被重新卡住了,他试图后退,但是被紧紧夹在中央,只能不停地蹬腿,但是像一条被渔网夹住的鱼,无法动弹。
达诺于是转过身来。
你之前说的对于我来说都是废话,我知道你说的不是真的,今后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穿越你的领地。你没有权力决定任何人的生死。我可是莫哈格和萨拉克的儿子,如果有一天你从这里逃出去了,滚回你的老家去疗伤吧。我知道我的母亲没有死,而你也再不是什么令水怪闻风丧胆的天敌了。
说完,达诺就朝东飞快游走了。
纳尔格从来没有被打败过,他从来没让任何猎物在自己的眼皮下逃脱过,他也从来没有被人像今天这样羞辱过,他现在终于知道了被羞辱的滋味,心里愤怒到了极点,从今天开始,他的内心,只有“复仇”两个字。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