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活着回来,就接受现在的人生:28岁遇见墨脱.pdf

如果我活着回来,就接受现在的人生:28岁遇见墨脱.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如果我活着回来,就接受现在的人生:28岁遇见墨脱》内容简介:“如果能从墨脱活着回来,我就找个人结婚,上班、过日子、接受现在的人生。”我在键盘上敲下这样的话。“万一回不来呢……”我敲到这里停了下来。我不知道。找不到生活的意义,活着对于我来说,便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28岁那年,人生一旦进入安稳,就陷入了另一种可怕。工作不好不赖,感情不咸不淡。他以为人生就这么过去了,直到他做了那个疯狂的决定……豆瓣天涯百万粉丝含泪彻夜捧读,比安妮宝贝《莲花》更走心的心灵传记。

编辑推荐
那时,墨脱还没有通公路。
而他,还没开始这段旅程。
被背叛过,新恋爱谈得不咸不淡;是公务员,铁饭碗端得麻木空虚。
于是,他做了改变一生的决定——如果我活着回来,就接受现在的人生。
天涯豆瓣百万粉丝膜拜神帖
安妮宝贝《莲花》原型地揭秘,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城。
你也许再也来不及邂逅最初的墨脱,
但你至少可以参与他的旅程。

名人推荐
墨脱。它是地图上的一个标识。在地理杂志里看到关于它的报道,是很多年前。一幅照片,赤脚的背夫背着货物走在森林之中,泥泞沼泽。树枝藤蔓潮湿交织。那段文字里写道:此地曾被成为莲花隐藏的圣地。如果不经历艰辛的路途,如何能够抵达美好的地方。神秘的象征。它所发生的意义,是一种指引。
——安妮宝贝

我是最牛B的背包客,我走过墨脱爬过K2。
我不主动不拒绝不要脸,我艳遇多的可以写本书。
——大冰

比安妮宝贝的《莲花》写得更逻辑更实在,沉浸在字里行间慢慢中毒,上瘾,欲罢不能,还没看完已泪眼婆娑,仿佛回到在天涯的那段日子……
——豆瓣网友S 蔓樾S 发表于2013/07/23

在女儿均匀的小鼾声中用手机读完了这本书。成为一个母亲后,人生暂时进入了必须以小生命为中心的阶段,只能通过读游记,看看大家行走在哪条路上,为什么快乐,为什么痛苦,为什么豁然开朗。行走的过程有一种魔力,让一个普通的人走着走着就充满了智慧和魅力。小朱,加油!
——豆瓣网友粒粒发表于2013/07/18

作者简介
小朱飞刀:
原名朱虹飞,天涯豆瓣百万驴友心中的精神偶像,因点击过百万的热帖《一生旅行,天堂地狱且行且远》红遍网络。边写作边支撑着8000米攀登,用攀登告诉自己存在的意义。

本尊是个高中体育没及过格的普通小伙儿,白天是公务员,下了班却总想向英雄一样走过这个世界。攒假期十进藏区,用双脚丈量墨脱、梅里、木里、贡嘎等多地秘境。一路爬过7100米的雪山,交过命的兄弟,睡最美的露天营地,遇见最美的姑娘。

在线即在单位,离线即享人生。
不是不去不行,而是非去不可。

目录
自序:为什么是墨脱
第○章
【28岁,一个男人的恐慌人生】
【不是非去不可,而是不去不行】

第一章:从此刻开始,没有回头路
【外国人的烦恼】拉萨 海拔高度3658米 思念指数1
【到林芝了吗?艳遇没?】林芝 海拔高度3100米 思念指数4
【红灯区,是为了重生】派镇 海拔高度3900米 思念指数2
【20分钟的绝代芳华】南迦巴瓦 海拔高度7782米 思念指数3
【根地的连环计】派镇 海拔高度3900米 思念指数1

第二章:撒野多雄拉雪山
【危险的车门】米林县 海拔高度3700米 思念指数1
【被困落猪坡】松林口 海拔高度3600米 思念指数1
【断肠人,在断崖】多雄拉山垭口 海拔高度4221米 思念指数4
【两个男人的脱衣秀】多雄拉山 海拔高度4500米 思念指数2
【透明的屋顶】拉格 海拔高度3250米 思念指数1

第三章:蚂蟥的狂欢
【穿越绿野仙踪】拉格 海拔高度3250米 思念指数4
【活着】大岩洞 海拔高度2920米 思念指数1
【落荒而逃】多雄拉河 海拔高度2920米 思念指数0
【老板娘面前脱剩裤衩】汉密 海拔高度2150米 思念指数2
【满嘴蚂蟥】老虎嘴 海拔高度1923米 思念指数 1
【有钱也要有命花】阿尼桥 海拔高度1240米 思念指数1
【大塌方】马努 海拔高度 1240米 思念指数3
【送给印度一双臭袜子】背崩 海拔高度960米 思念指数1

第四章:墨脱,默默虚脱
【屁股中毒】背崩 海拔高度 960米 思念指数1
【撞破好事】背崩 海拔高度 960米 思念指数1
【辟谣门巴人的毒】亚让村 海拔高度955米 思念指数1
【没完没了的坡】莲花圣地朝拜路 海拔高度 米 思念指数3
【无休无止的酒】墨脱 海拔高度1225米 思念指数3
【盖了邮戳也寄不出去】墨脱 海拔高度1225米 思念指数1
【有些事不能说太细】墨脱 海拔高度1225米 思念指数1

第五章:世界上最慢的公路
【沙丁鱼的阴谋】墨脱 海拔高度1225米 思念指数1
【一路掉零件的越野车】108K 海拔853米 思念指数1
【最优美的加油站】80K 海拔高度2300米 思念指数1
【真实发生的鬼故事】52K 海拔高度2800米 思念指数2

第六章:遗世独立
【活着,是否无足轻重】嘎隆拉雪山 海拔4700米 思念指数3
【我们会死在这里吗】雪线 海拔高度4300米 思念指数4
【堪破、放下、自在】垭口 海拔高度4300米 思念指数5

第七章:回归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雅隆冰川 海拔4000米 思念指数2
【再趟鬼门关】雅隆冰川主峰 海拔6000米 思念指数1
【温暖的日光之城】拉萨 海拔高度3658米 思念指数0

后记

文摘
第O章
"如果能活着回来,我就找个人结婚,上班、过日子、接受现在的人生。"我在键盘上敲下这样的话。
"万一回不来呢……"我敲到这里停了下来。
我不知道。找不到生活的意义,活着对于我来说,便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
两个月后,我出发了。
出发的前一夜,我把越从我的QQ好友里删除,也把自己从她的QQ列表中钩掉。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抛下所有的一切,不远万里去寻访,那个隐秘而又危险的高原孤岛。
【28岁,一个男人的恐慌人生】
2008年,我28岁。
28岁,对于中年来说,还太小;但对于青年而言,已经太老。
在这个不上不下的年纪,我陷入了一个可怕的心理阶段:工作不好不赖,感情不咸不淡。当"岁月静好"的爱情变成了单调的重复,当"现世安稳"的工作变成了今天就是昨天"ctrl C+ctrl V"。每当关掉办公室最后一盏灯,回到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望着路灯下来来往往的人们,每一个人都行色匆匆,所有的面孔都那么陌生。我站在人群中间,却感觉孤身一人。
我在广州做公务员,抱着很多人至今相信的"铁饭碗"。刚进单位的时候,我也曾意气风发,想好好干一番大事业。但新鲜感一过,问题就来了。单位有开不完的会,就有写不完的稿,几乎所有工作都是通过文字体现。天天写、月月写、年年写,解决问题就靠写。写了那么多文件、讲话,无非就是"切实推进"、"加大力气"、"着力提高"、"继续完善"。似乎每年都在进步,可到了下一年还是这几句老字号。
文章能有什么用?前一天加班加点写的讲话稿,领导在会上照本宣科一念完,就成了废纸,被扔进垃圾桶里。到了年末总结,才发现辛辛苦苦忙了一整年,只是积压了几麻袋废纸而已。这种工作,一年下来人就废了,更何况接下来还要重复几十年。
我已经能看到自己退休时候呆滞的样子。
最近几个月的状况更是让我抓狂。上级单位要来检查档案。于是整整3个月时间,我们每天加班到晚上9点。周六休息日也不能幸免,埋头在浩如烟海的档案纸堆里。把A4纸裁为16开纸,把更小的纸贴上边框,补成16开。剪刀、浆糊、加公章,如此不断反复。
是不是我的人生,就这么过去了。
很尴尬的是,单位的团支部竟然送来一口锅--恭喜我年满28周岁,光荣自动退出"共青团"队伍。呵呵,28岁,"青年"这个社会身份最后的末班车。下了车,就是要准备迎接"三十而立"的日子--迎接结婚、生子、当爹、把没完成的冒险和没实现的愿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
再然后呢?迎接日渐突起的啤酒肚、日渐稀疏的头顶,日渐老去的容颜?
这口锅,送的真是人间烟火味儿十足。我似乎听到了青春在这口锅里被煮得蜕了皮,刺痛而声嘶力竭的尖叫。
我开始酝酿一个疯狂的念头。
【不是非去不可,只是不去不行】
地点是邱刀鱼挑的,因为他实在太喜欢猫咪了。清吧位于广州环市东路,偏离主干道,方便到达又不失幽静。2008年的仲春,广州的雨水下得特别绵密。淅淅沥沥的雨水涂花了窗玻璃,房间的角落恰如其分地摆着神态各异的喵星人。灯光幽暗,音乐慵懒,气氛轻松而又灵异。
"墨脱?"邱刀鱼似乎没有听清楚。他已经有些醉意,隔着横七竖八的啤酒瓶,泛着红光的脸闪烁不定。这段时间,只要我有空,便把邱刀鱼约出来陪我喝两杯。
"对,墨脱。"我再次强调。
虽然邱刀鱼对于我的临时起意见怪不怪,但他还是愣了一下。"呃……"邱刀鱼忍不住打了个饱嗝:"难度太大了吧。"
他对我很了解。虽然我平时也坚持运动,但底子实在太弱。去年5月平生第一次徒步,去了梅里内转经。在去往神瀑的路上体力透支,多亏朋友一路拉扯,才没倒在路上。
当年10月第二次徒步,雄心勃勃想穿越木里。结果在途中高反得一塌糊涂,后半程基本上都在马背上度过。
2008年之前,这就是我仅有的两次徒步经历,而且结局都是一败涂地。
墨脱是什么概念?这是中国死亡率最高的徒步线路之一,没有丰富的经验和专业设备就接近于自杀,人们往往用"生死墨脱路"来形容徒步墨脱的艰难。全程近三百公里,需要徒步8天,穿越蚂蟥重灾区,翻越两座4千多米的雪山,还要小心泥石流和猛兽。每年都有人不幸摔下悬崖、掉进河沟而丧生,或被雪崩和泥石流卷走,或在雪山迷路被冻死。
邱刀鱼对墨脱的情况也略有所知。在网络上敲下"墨脱遇难"四个字,便会出现一长串的搜索结果。
1982年6月,5名士兵背运家信和报刊过多雄拉山,突遇大雪崩,全部牺牲。
2006年前8个月,嘎隆拉雪山共有11人遭遇雪崩遇难。
2007年5月24日,一名广西女子在翻越多雄拉山口时失温冻死。
2007年12月,2名绵阳驴友与15名四川民工在翻越噶瓦龙雪山遇到雪崩全部遇难。
……
事实上,几乎每年都会有人在这条路上意外丧生。驴友的遇难事件,大多数还能在网络上寻得只言片语的记录。而当地人和民工遇难之后,则如石沉大海,只能在当地人的交口相传中获得一两句茶余饭后的喟叹。失温、雪崩、泥石流、塌方,任何一项灾难都足以致命。
你确定能行吗?我也在问自己。
"我承认,对我来说,墨脱的难度是大了些。我体力差,经验少,但是,既然有人能走进去,我也一定可以。"
"你不会是想不开吧?"邱刀鱼呼着酒气,半开玩笑。
"想不开还不至于。哈哈。"我用笑声掩饰心里的刺痛,"再说了,随便一条高速公路的死亡率都能完爆墨脱。 开车有车祸,逛街有抢劫,洗澡有煤气中毒。就算什么都不做,只是散散步,也可能被跳楼自杀的人砸中。这个世界的意外实在太多了,你说哪里是安全的?"
我说的是去年8月,广州药学院有个大学生从7楼跳楼自杀,岂料自己没死却将一名路过的女生砸死了。你会为噎了一次而不吃东西吗?因为旅途中的危险而拒绝出发,这也叫因噎废食。
"靠,强词夺理。毕竟是墨脱,还是要理智一点。"
"多一点疯狂,少一些理智,不是一件坏事。"
难道你心里从来就不曾有过疯狂的念头吗?我想质问邱刀鱼,但最终没有说出口。拿自己特定时期的状态去衡量别人的平常日子,这不厚道。
朋友常说,等孩子大了,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等退休了,要去周游列国。我不愿在等待中虚耗生命,更不想当自己老了,走不动了,却还有一张环游世界的遗愿清单。
去年的梅里和木里之行,仿佛一把钥匙,为我打开了一扇门。我隐隐觉得,或许那就是我苦苦追寻的。我想面对未知的世界,背上包,带上我的相机和纸笔,走走停停,记录每一个瞬间的精彩,遇见有趣的人。走过森林和雪山,沙漠和草原。听柴火"噼啪"燃烧的声音,我们说、笑,躺在草地上,说着彼此的故事。
这样的生活,每一天都是崭新的。
我想对所有听过我故事的人说,或许有一天你也会做一件疯狂荒诞的事。人们会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那时你也许会想起我们这些走墨脱的人,然后坚持下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