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秽.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4-10-10 08:18:00
  • 试 读在线试读
残秽.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残秽》内容简介:本书获得日本主流文学奖项“山本周五郎”奖,是首部获得该文学奖项的恐怖题材小说。残秽,死亡之后残留下的污秽,无法消弭,只会感染。但凡沾染残秽的人,会成为新的宿主,进一步扩大感染,甚至死亡也不能停止扩散,世代轮回,永远也无法摆脱。“我”偶然接触到一起发生在某个房间里的灵异事件,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展开了调查,试图找出灵异的源头。但是随着调查的深入,“我”发现灵异的范围从房间扩展到整栋大楼,又扩散至整片地区;究其历史,先探寻到三十年前,又追溯到二战前后,最后竟至一百年前的大正时期……“我”仿佛一步一步踩入黑暗的深渊,没有源头,亦没有出口,只有透不过气的恐惧与撕心裂肺的悔恨

海报:

编辑推荐
《残秽》是日本鬼才女作家、《十二国记》作者小野不由美沉寂九年之后的首部作品。在日本和中国都拥有极高人气的小野不由美销声匿迹长达九年,引发圈内众说纷纭。直到2013年接连出版了自传式恐怖大作《奇谈百景》《残秽》之后,人们才知道在这九年之间发生在小野不由美身上的灵异恐怖事件。《残秽》以作者“我”为主角,曾为某杂志通过读者来信的方式收集灵异怪谈(即《奇谈百景》的故事内容)。以此为契机,“我”也和某一位读者成为朋友,开始调查发生在她的公寓中的某件让人非常不舒服的怪事。随着调查的深入,“我”发现这个灵异现象牵涉的时间和地域的范围非常之广,最后连“我”自己也深陷其中。《残秽》以其直逼内心的恐怖描写和毛骨悚然的灵异内容,在日本出版后很快引发各大网站论坛广泛和强烈的争议,并且轻松获得2013年度的“山本周五郎奖”,这也是该奖项设立以来的首部恐怖题材小说。

作者简介
小野不由美(1960~)
日本最具话题性的女性小说家,凭借《十二国记》系列征服了数千万拥趸。她笔下的人物各自鲜活,惹人爱憎,每一个角色都令读者津津乐道。她专注于内心挖掘和探索,反复推敲,一部作品往往耗时数年。当她将这种写透人心的技法用于恐怖小说时,创造出的阅读体验绝非一般恐怖小说的吓人程度,而是久久郁结于内心,挥之不去的深度恐惧。

目录
开端/1
本世纪/13
上世纪/53
经济高速增长期/99
战后期 I/149
战后期 II/181
战前/211
明治及大正时期/233
残渣/273

文摘
久保女士于二〇〇一年十一月正式搬入新居。进入十二月后,她才把公寓收拾干净。好容易习惯了新家的生活,她开始把没做完的工作带回家慢慢对付。她说,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她第一次听到了那种“声音”。
回家工作,总免不了熬到深夜。听到声音的那天也不例外。当时她正在客厅的工作台上埋头写稿。她得对着电脑,听写磁带里的对话录音,再将对话整理成格式工整的稿件。就在这时,她忽然听见背后传来一声细小的声响——唰。
干干的,像是某种东西擦过榻榻米表面的声音。
久保女士回头看去。她背后是一间日式房间,是她的卧室。卧室与客厅由两扇移门隔开,她平时从不会把门拉上。她工作的时候习惯背对卧室。
那是什么声音啊?她坐在椅子上,盯着卧室观察了一会儿,但没有看见任何可能发出声音的东西。她心想,肯定是听错了。于是便转身继续干活。不料片刻后,她又听见了那种声音。
唰。轻轻的响声。很久以前,人们会用扫帚打扫房间,而久保女士听到神秘响声后最先联想到的就是“用扫帚扫榻榻米的声音”,与手掌轻轻抚过榻榻米表面的声音也有几分相似。
问题是,久保女士家中并没有别人。日式房间里空无一人,怎么可能会有动静呢?她回头看了半天,却没能搞清声音的来源,只能确定声音的确是从卧室里传来的。
她感到十分不可思议,但并没有多想。因为她觉得家里本就会有各种声音。毕竟她住的是公寓楼,别人家的声音也许会通过意想不到的形式传过来。
不过打那以后,她常会在工作时听到同样的响声。就算回头仔细看,也看不到任何会发出声音的东西。如果一直盯着卧室,那种声音就不会出现。但只要她背对卧室工作,不一会儿便会听见“唰,唰,唰”的轻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榻榻米上左右往
返,来回移动。
“就像是有人偷偷为我打扫卫生一样。”久保女士如是说。
那声音不仅细小,节奏也十分缓慢,好似拿着扫帚慵懒扫地时发出的响声。而且扫的地方从不改变,一直是那个位置。在一片漆黑的日式房间里,有个不应该存在的人拿着扫帚,无力地扫着地……久保女士不禁想象出了这么一幅画面,顿时感到毛骨悚然。
不可能!屋里肯定有什么会发出声音的东西。久保女士对房间进行了地毯式搜索,但卧室里并没有能发声的玩意儿。为确保万无一失,她还翻找了客厅、厨房、洗面台与浴室,连厕所角落都没放过,可依然没找到能发出“扫榻榻米的声音”的东西。最奇怪的是,她盯着卧室看的时候不会听到声音。所以她心想,那不会是什么“灵异”的声音吧?
她决定做个实验:让卧室的灯一直亮着。如此一来,她干活的时候就能通过电脑屏幕看到卧室的倒影了。她本以为这样一来就能在听到响声时看到些什么。令人泄气的是,当她盯着倒影看的时候,声音绝不会响起。等听见声音后再看电脑屏幕,声音立即停歇了。
那种声音非常轻,随便播放一点音乐就能盖住。她曾尝试说服自己,这声音没什么大不了的,干脆无视好了。可声音总会趁着乐曲的间隙飘进耳中,在她脑中挥之不去。于是她会不由自主地竖起耳朵,试图捕捉声音的踪迹。
无论听几遍,那都是“扫榻榻米”的声音。也有点像抚摸榻榻米、用脚蹭着榻榻米走路、在榻榻米上拖动东西的声音。可要说走路,声音的间隔未免稍长。节奏也非常稳定,跟抚摸榻榻米的感觉不太一样。她听见的声音带有循环往复的机械性。
果然还是有人拿着扫帚轻轻扫地的感觉。
那应该是个女人,厌倦了人生,心中空虚惆怅。她在昏暗的房间里扫着地,心早已飘到了别处,才机械性地摆动着扫帚,脑中被其他的思绪所占据。
“我满脑子都是这种想象,”久保女士苦笑道,“可这年头谁还会用扫帚扫地啊。我都不知道这联想是从哪儿来的,但总也无法摆脱那画面:被人生击溃的中年妇女,弯着腰,就那么扫啊,扫啊……”
那个女人总是扫着同一个地方,颇有些扭曲与病态。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